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20章 妖邪故人
    “萧小友,你要当心。此人对你们无极门非常反感。当年,他可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据说曾经和泰兴真人交过手,被泰兴真人打得重伤而逃。现在应该还没有恢复到元婴期的修为,不过也还是要特别小心。”

    萧凡的耳边,随即响起了宣明真君的警告之声。

    “晚辈理会得。”

    其实不用宣明真君提醒,萧凡早已对黑雾中人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之情。不管怎么说,猿飞伊昌确实是死在他的手里。服部介措是猿飞伊昌的师父,要是知道猿飞伊昌陨落的真相,彼此之间,恐怕就完全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了。

    饶是如此,听说服部介措昔年曾经是元婴中期修士,萧凡还是大吃了一惊。虽然他迄今不曾和元婴修士交过手,但从宣明真君那里,可着实学到不少东西。纵算萧凡修炼的天赋再高,也不得不承认,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元婴修士在修炼中领悟到的东西,远不是金丹期修士可以想象的境界。

    修炼已是如此,对战之时,元婴修士的境界和手段,肯定更加厉害。

    “这位道友,你还不曾回答我的问题呢。”

    服部介措和宣明真君聊了几句,目光又紧紧盯在了萧凡脸上。

    “不好意思,恐怕要让服部宗主失望了,在下萧凡,无极门当代传人,并不是哪位前辈的转世之身。”

    萧凡向着黑雾略一拱手,不亢不卑地说道。

    无论如何。眼下服部介措也还没有回复到元婴期的修为,只要没相差一个大境界。那么就算打不过,全身而退的机会还是有的。

    此人已经明白表示了对无极门的反感,萧凡对他也就没太客气。

    “无极门!”

    原本已经渐渐平静的黑雾,猛地一阵翻腾。

    “道友果然是无极传人,这气息倒是不错。不过,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道友年纪甚轻,真实年龄。不过四十岁左右。这样的年龄,就修炼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而且已经接近金丹中期的顶峰。无极门当年虽然人才辈出,但道友天赋之佳,也未免太出人意料了。”

    尽管隔着一层黑雾,萧凡也能感觉到服部介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个不停。

    “啧啧。这几个姑娘,更是一个比一个年轻,居然也都有了不俗的修为。萧道友,这些姑娘都是无极弟子么?或者,是萧道友的内眷?”

    稍顷,服部介措的目光又落到了辛琳等人的身上。不由得啧啧赞叹起来。

    辛琳等人,都是筑基期修为,虽然出了陈阳之外,其余数女都已到了筑基后期境界,但在服部介措这种元婴老怪眼里。自然不屑一提。服部介措只是惊讶于她们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这样的境界。一个萧凡。四十岁左右便突破到了金丹中期,已经足够令人惊讶的了,现在他身边跟着的几个女孩,同样年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也都有机会尝试凝结金丹。

    一个门派之中,同时出现这么多天才的修炼者,饶是服部介措见多识广,也觉得颇为不可思议。

    服部介措当然不知道,这几个女孩,除了谭轩陈阳母女之外,其他几位,压根就不能算是无极传人,只能算是萧真人的内眷。俱皆是各自传承之中,最出类拔萃的,堪称天才的姑娘,只不过眼下聚集在萧凡身边而已。

    而且,最重要的是,服部介措从未听说过“南极灵药园”这样逆天的宝物。

    纵观整个修真界,也很少有人能够将精进修为的丹药给自己的女人当“饭”吃。如此土豪的行为,也只有萧真人做得出来。

    萧凡笑了笑,没有吭声。

    宣明真君哼道:“服部道友,你万里迢迢跑到漠北来,不是为了要和我们聊天叙旧的吧?”

    服部介措笑道:“这倒不是,老夫还不至于如此无聊。几位道友因而而来,老夫也是因何而来的了。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期待,这水下如果真是卡玛祖巫的坐化之所,或许确实能有所收获呢。眼下中土界的灵气还是没有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重新回到元婴期的修为,难度不小。只能到这里来碰碰运气了……宣明道友恐怕也是同样的心思吧?”

    “那是自然。”

    听服部介措自承尚未恢复到元婴期修为,宣明真君暗暗舒了口气。好在这也能推断得出来,这老怪物如果已经恢复到了元婴期境界,哪怕只是初期境界,以他对无极门的厌憎和反感,只怕也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在这里和萧凡废话,老早就出手了。

    以元婴境界,灭杀一个金丹中期和几名筑基期的小辈,自然只是举手之劳。

    “不过,宣明道友的情形,好像和我不大一样。道友的肉身早就毁了吧?这是夺舍后的肉身,想要恢复到元婴期境界,恐怕没那么容易,还需要重新凝结元婴才行。这个瓶颈,不是那么好突破啊。”

    至于借尸还魂之术,很少见人施展,服部介措压根就没往那个方面去考虑。

    “谢谢服部道友关心,老道自有分寸。”

    宣明真君不冷不热地说道。

    如非必要,他也不愿意随便得罪服部介措。这老怪物就算还没有恢复到元婴期境界,至少也该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了。十年前他徒弟猿飞伊昌都已经有了金丹中期顶峰的境界。

    服部介措又转向萧凡,冷冷一笑,说道:“萧道友,听老夫一句劝,你还是带着你的妻妾们回去吧,最好不要蹚这趟浑水。不瞒道友,我昔年和贵门的李掌教有些过节。老夫可不敢保证,到了陵墓里面之后,我还能克制好自己的脾气。”

    威胁之意,暴露无遗。

    一听这话,辛琳和姬轻纱倒还能忍耐,苑芊芊和陈阳早已俏脸泛红,向着空中的黑雾怒目而视。这东岛来的老鬼子,是打算独自进入卡玛祖巫陵墓,独吞里面的好处了。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服部宗主对我们无极门有成见,实话说,我对贵宗也没有什么好感。道友若是觉得有十足把握击败我们的话,尽管出手好了。萧某不介意领教宗主的手段。”

    一股凛然之气,透体而出。

    “哈哈,好,很好。年轻人,勇气可嘉。只希望你的本事,能够配得上你的傲气。宣明道友,你们正道联盟的人,想必是站在一起的了?”

    服部介措并未暴跳如雷,只是冷冷地说道。

    宣明真君笑道:“服部道友,不要白费心机了。你既然还没有恢复元婴期修为,想凭着一句话,就将我们吓跑,绝无可能。”

    他心里明镜似的,服部介措真正忌惮的,还是他这位曾经的元婴修士。想要将萧凡吓住,这样一来,宣明真君和茅山派的几名弟子,就比较势单力孤了。

    现在无极门和茅山派合在一起,金丹修士有三人之多,服部介措只有一个人,就算他有金丹后期修为,一旦动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相对而言,他们这边还是占据着不小的优势。

    黑雾缓缓翻涌着,陷入了沉寂之中。

    便在这个时候,又一道遁光飞射而来,却是来自西方,与服部介措遥遥相对,一样的黑雾翻滚,充斥着妖邪之气。

    萧凡和宣明真君对视一眼,脸上俱皆闪过一抹忧虑之色。

    那黑雾的遁速,丝毫也不在服部介措之下,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众人上空,不住翻滚着,妖邪之气更甚,还带着隐隐的血腥气息。

    神念探去,大家都微微变色,竟是不下于金丹后期修士的灵力波动。

    萧凡更是在黑雾之中察觉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

    “来的又是哪位道友?显出本相吧!”

    宣明真君冷哼了一声,说道。

    黑雾翻滚着,缓缓消散,露出了里面一张苍老的面容,身穿白袍,胡须和头发都卷曲着,洁白如雪,只有一双眼睛,则是通红的,闪耀着血色的光芒,令人一望之下,便即浑身寒气大冒,非常的不舒服。

    这样的眼神,实在不应该是人类该有的,好似一头蛮荒猛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这双血红的眼珠,只在宣明真君脸上停留了一下,便定定地落在了萧凡的脸上,嘴角一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缓缓说道:“萧真人,别来无恙!”

    好像和萧凡很熟悉的样子。

    萧凡双眉微微一眯,也定定地盯住了半空中的白袍老人,冷冷说道:“多承容天教主挂念,我很好。”

    这个人,竟然是萧凡的死敌,西离教教主容天祖师。

    虽然自始至终,萧凡都不曾和容天祖师面对面,他们之间,却有着两次生死决斗。对彼此的气息,实在再熟悉不过了。从汪伟成的嘴里,萧凡也早已了解到容天祖师和西离教的一切。

    只是,十几年前,容天祖师明明身负重伤,为了避祸,整个西离教总坛一夜之间变成了空城。原以为这十几年过去,容天祖师就算没有伤重而死,也早已是风烛残年,离死不远了。

    谁知道他却忽然站在了大伙面前,也成为了一名修真者,并且还有了金丹后期的可怖修为。

    这个戏法到底怎么变的,纵算睿智如萧凡,一时之间也有些参悟不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