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19章 妖刀宗主
    二十多天一晃即过。

    饶是萧凡等人都算得见多识广,真的见到眼前的一片汪洋之时,仍然忍不住目瞪口呆。

    白狼山附近的地形,这二十几天来,他们可是太熟悉了。方圆千里之内,俱皆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在天上的时候,尤其看得清楚。大草原上,偶尔有凸起的小山包,但绝没有湖泊。

    更不要说这么巨大的湖泊,一眼望不到尽头。

    离白狼的狼窝子,仅仅只有数十里远。这个巨大的湖泊,好像是一夜之间从地底冒出来的。

    “这就是会移动的海子?”

    萧凡扭头问身边的白狼,眼神在他身边的黑衣女子娜仁其木格脸上扫过。只见此时的娜仁其木格,双目迷离,满脸恍惚之色,很明显进入了梦游般的状态。大家就是在其木格的引导之下,才第一时间赶到这个湖泊边上来的。

    白狼也是满脸讶异,说道:“会移动的海子,我以前也听老辈人说过,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海子,怎么来的?这要是再往西几十里,不就把我们全淹了么?”

    他身边的娜仁其木格,忽然一声不吭,迈步就往湖里走去,双眼直直望向前方。

    白狼大吃一惊,连忙一抬胳膊,拉住了其木格的手。

    谁知素日温柔娇婉,对白狼百依百顺的娜仁其木格,却猛地一挣,力气大得出奇,白狼猝不及防。竟然一下子就被她挣脱了,继续向着汪洋大湖之中走去。

    萧凡轻轻叹息一声。一抬手,一道法诀激射而出,娜仁其木格浑身一震,顿时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不过脖颈上瞬间青筋暴涨,似乎正在竭尽全力,想要挣脱五行禁制之力的束缚。

    “狼王。既然到了这里,你把这药丸给其木格服了吧。剩下的事,我们自己来解决。”

    萧凡说着,手腕一翻,将一个白色的小玉瓶递给了白狼。玉瓶里面,就是他专门为娜仁其木格炼制的解药。

    白狼连忙接了过去。

    宣明真君双眉微微一蹙,说道:“萧小友。我看还是再等一下吧。让其木格下到水里去,找到那陵墓的入口再说。既然她曾经从里面出来过,也回去过,对她来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害处的。”

    萧凡笑了笑,说道:“前辈。不要紧,左右这也不是真正的大海,面积不会太大。既然到了这里,总是能够找得到入口的。”

    看上去,样子十分笃定。

    宣明真君有些将信将疑地望了他一眼。也就不再说什么。虽然他曾经是元婴修士,境界比萧凡要高得多。但目前来说。萧凡才是他们这一行人之中修为最高的。而且白狼也是萧凡的朋友,既然如此,此行自然就以萧凡为主了。

    宣明真君也了解萧凡性格,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他不会说得如此肯定。

    萧凡确实比较有把握,刚刚一到湖边,他体内的“乾坤鼎”便已经感应到了空间波动。这让萧凡心里头有些打鼓。

    不是说,有可能是卡玛祖巫的陵墓吗?

    怎么会有那么剧烈的空间波动出现?

    难道这里不是什么祖巫陵墓,反倒是一处崩塌的空间通道遗址?

    不过娜仁其木格毫不犹疑就领着他们来到了这处湖边,想必也是有原因的。或许,卡玛祖巫陵墓本身就附带着空间禁制。这倒是很有可能。

    娜仁其木格曾经说过,陵墓很大很大,这么多年来,她在里面搜寻过无数次,连一个角落都不曾搜完。

    但宣明真君对此却另有看法,娜仁其木格只是一名凡人女子,如果她所处的陵墓真的是卡玛祖巫当年的坐化之所,其中的禁制法阵,不知道有多少。娜仁其木格又怎能闯过那些禁制?可能永远都是在一个小角落里打转,在她眼里,自然就觉得陵墓大得出奇。

    不管怎么说,“乾坤鼎”有了这样明白的感应,要找到那处陵墓,都不会太难的,却是没必要再让娜仁其木格去冒险了。

    白狼已经迫不及待的将丹药给娜仁其木格服下。

    片刻之后,娜仁其木格的眼神便开始变得清澈起来,脸上的迷茫之色也渐渐消褪,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看着眼前的汪洋巨浸,顿时尖叫了一声,扑在白狼怀里,轻轻颤抖起来,显得害怕至极。

    白狼连忙拍打着她的脊背,不住低声安慰。

    “狼王,接下来的事,会比较危险,你还是带着其木格小姐先回白狼山吧。”

    萧凡关心地说道,同时抬头向天上看去。

    远远的天际,一道惊虹正飞速向这边射来,虽然因为相隔太远,神念之力暂时无法感应,但在天眼神通之下,已经很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名修士在肆无忌惮地施展飞遁之术。

    随着时间推移,一些封印的古修逐渐出世,这种情形今后只会越来越多,中土世界,行将变回真正的修真世界了。

    白狼一惊,说道:“萧先生,如果有危险的话,我不能走!”

    这就是白狼的惯性思维:你是我的朋友,你有危险,我怎么可以先跑掉?你这是打我的脸呢!

    姬轻纱微微一笑,低声说道:“狼王,我们都知道你是讲义气的人。不过其木格小姐太虚弱了,你先把她送回去再说。”

    这当口,也不好给白狼解释修真者和普通人的区别。

    这边还没有解说明白,一道耀眼的黑色遁光,已经到了众人上空,倏忽停在那里,半空之中,黑雾滚滚,邪气逼人。

    所有人都微微色变。

    宣明真君冷“哼”一声,说道:“来的是哪位道友?可以现身了,这么鬼鬼祟祟,算怎么回事?”

    也不怪宣明真君不悦,以他元婴期修士的神念之力,一扫过去,却被那层翻滚的黑雾毫不客气地吸收掉了。既没有反弹而回,也没有推开,就好像一拳打中了一团海绵,无所着力之处。这种情形,就算是宣明真君也碰到得不多。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来人的神念之强,绝不在他之下。

    也就是说,此人的真实境界,起码也是元婴期修士。

    只不清楚眼下到底恢复到了何等造诣。

    萧凡眼中绿芒闪烁,运起天眼神通,径直透过黑雾,看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黑雾中这个人,似乎和猿飞伊昌是同样的打扮,东岛武士模样,腰间插着一长一短的两柄刀。至于相貌如何,却是看不清楚了。

    但萧凡可以肯定,此人的修为,只在猿飞伊昌之上,绝不在猿飞伊昌之下。

    “呵呵,宣明道友别来无恙啊。没想到千年之后,还能再见到道友,真是不胜之喜。”

    稍顷,黑雾之中传来一阵轻轻的笑声。

    宣明真君吃了一惊,对方居然一口就叫破了他借尸还魂后的身份,自己却还是对其一无所知,这可落了下风。当即冷哼一声,说道:“阁下到底是谁?既然是老朋友,又何必藏头露面?难道是瞧不起在下么?”

    “不敢。茅山宣明真君威震一方,谁敢瞧不起道友?只不过道友误会了,在下这就是本来面目,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

    黑雾中人又是淡淡一笑,略带一丝讥讽之意。

    “看上去,宣明道友的情形不是太好啊,莫非施展了夺舍之法?怎么这么多年过去,道友的修为才将将踏入金丹中期的境界,要恢复元婴期修为,看样子还真是遥遥无期了。”

    宣明真君不由大怒,手腕一翻,金灿灿的雷鞭浮现而出,眼中怒色隐现,狠狠盯住了那一团不住翻滚的黑雾,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黑雾中修士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目光转到了萧凡脸上,淡淡说道:“这位道友很年轻啊,难道不是当年一起留下来的那批老家伙?或者,你也是夺舍重生的?请恕在下眼拙,认不出来。不过,道友身上的气息,我倒是很熟悉。十年前,小徒猿飞伊昌远赴华夏办事,却就此失踪,再也没有回去。难道此事和道友有关么?”

    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变得冷冰冰的,纵使隔着一层厚厚的黑雾,萧凡亦能感受到黑雾中修士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煞气。

    “服部介措?你是服部道友?”

    不待萧凡开口,宣明真君惊呼出声。

    这浑身黑雾缭绕的家伙,竟然是东岛“妖刀宗”宗主服部介措,猿飞伊昌的师父。

    黑雾中人轻轻一笑,说道:“宣明道友终于认出我来了。我还以为千年不见,道友认不出老朋友了呢。”

    宣明真君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冷哼一声,说道:“不敢当,在下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服部介措笑道:“看来宣明道友对我们妖刀宗还是有很深的误会。虽然说,贵派属于正道联盟,但和我们妖刀宗也没有过太多的冲突,灵感宗才是你们茅山派的死敌。至于在下,更喜欢和无极门的道友们打交道。这一点,想必宣明道友也是知道的。”

    宣明真君又是一声轻“哼”,却并不继续反驳服部介措,只是脸色变得益发的难看了,似乎对这位“妖刀宗”宗主颇为忌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