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96章 断刀
    “土遁术!”

    萧凡嘴里脱口而出,想都不想,立即飞身而起,向着三清宝殿的上方射去,“哗啦啦”一阵大响,萧凡穿透三清殿的屋顶,直飞到十数丈高处,才顶住身子,眼里绿芒闪耀,运起天眼神通,仔仔细细向地下搜索起来。

    事实证明,萧凡这种极速反应,非常必要。

    “妖刀宗”以刀术和隐匿术见长,萧凡已经领教过猿飞伊昌的移形换影之处,可谓是疾如闪电。只要反应稍微慢一点,就有可能着了道儿。可不能指望人家在关键时刻,动作忽然变得缓慢起来。

    萧凡的天眼神通刚刚运转,三清宝殿坚硬无比的青石地板之中,无声无息地冒出来一道人影,就在萧凡刚才的立足之处,刀光耀眼。

    猿飞伊昌战斗经验亦是丰富无比,这边才使用土遁术避开萧凡的当头一刀,立即便展开了犀利的反击。萧凡只要慢半刻飞天而去,只怕就已经被猿飞伊昌劈为两爿了。

    “哟西——”

    一刀劈在空处,猿飞伊昌仰头望向半空中的萧凡,脸上闪过一抹极其阴厉的神情,恼怒无比。大约这老怪物做梦也没想到,单纯比试刀法,他竟然会败在一个华夏修士手中。

    说起来,猿飞伊昌输得一点不冤,论世俗武技,萧凡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绝对可列入顶尖高手之林。又在银翼雷鹏的内丹之中领悟到了风遁术的神妙,以快打快,猿飞伊昌确实不是对手。

    “萧道友年纪轻轻,武艺高强得很。不过我们毕竟是修士,终究还要在法术和法宝上一决高低。萧道友可敢下来,再和我一战?”

    猿飞伊昌脸上的阴厉神色一闪而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

    刚才那一道长长的伤痕,已经痊愈。破烂不堪的衣服下面,是晶莹的肌肤。毕竟只是普通的皮外伤,对于修士而言,自然是转瞬即愈。萧凡并未激发炎灵之刃的精炎之力。

    “师弟,这个东岛老鬼很狡猾,他想尽量发挥土遁术的威力……”

    萧凡的耳中,骤然传来文天的传音。

    很显然。妖刀宗的隐匿术,就是以土遁术为基础的,离开了厚实的大地,土遁术便无所施展。猿飞伊昌的实力就要打几分折扣。

    萧凡微微一笑,也传音说道:“不要紧,我对这土遁术也比较感兴趣。研究一下,看看有什么诀窍……”

    这话倒也不算矫情,萧凡确实对土遁术比较感兴趣,居然无论用神念之力还是天眼神通,都难以察觉,萧凡很是警惕。

    从目前的情形看,妖刀宗与无极门的仇怨似乎很深。这猿飞伊昌专程从东岛赶过来,就是找无极门麻烦的。既然如此,萧凡就更加要对妖刀宗的隐匿术多几分了解才行。可不仅仅只是想办法打败猿飞伊昌那么简单。

    文天顿时有些无语。

    这当口,萧凡居然还在想着要研究土遁术,难道他有十足把握击败猿飞伊昌?

    “师弟,此人修为犹在你之上,还是沉睡了千年的古代修士,肯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厉害手段。千万不可大意。”

    萧凡笑道:“我理会得,师兄尽管放心。你们两位在这里为我掠阵,仔细察看一下他的土遁术。真要是情形不对,我自会避其锋芒,不和他硬拼。”

    文天也知道萧凡谨慎的性格,见他说得笃定,也就不便多劝。

    “萧道友是怕一个人不是我的对手么?那也没关系。你们三人一起上好了,我并不在乎。”

    见萧凡嘴唇微动,很显然是在和空中的两名同伴商议对策,猿飞伊昌便朗声说道。那股刚刚才被萧凡打下去的傲气,又隐隐透了出来。

    这姓萧的小辈,不过是武技高明而已,也不知有何机缘,年纪轻轻就凝结金丹成功,可是,难道三十岁的年轻人,功法神通和斗法经验,真能和自己这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相提并论不成?

    至于对方加上两名筑基期的帮手,猿飞伊昌更是毫不在乎。金丹期和筑基期相差一个大境界,这中间的巨大鸿沟,绝不是随便可以填平的,文天和谭轩最多能够从旁起个牵制作用。

    而猿飞伊昌自信自己真正的神通施展出来之后,顺手斩杀两名筑基修士,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阁下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对付你,还用得着倚多为胜么?”

    萧凡冷笑一声,一按遁光,飘然而下。

    眼见萧凡真的回到了地面,猿飞伊昌脸上飞快闪过一抹得意的阴笑,身形一晃,忽然之间,从他身上分裂出两道人影,一样的衣着打扮,一样的相貌模样,手持武士刀,分别往两边一闪,就对萧凡形成了合围之势。

    萧凡没想到猿飞伊昌还有这么一招,连忙用神念一扫,发现其中两名,不过是虚影而已,与主体的灵力波动,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饶是如此,萧凡也不敢大意,右手捏诀一挥,十枚冰魄飞刀俱皆浮现而出,围绕着自己,滴溜溜地打转,带起丝丝的冰寒雾气,摆出了防御架势。

    “冰属性飞刀,嘿嘿……”

    猿飞伊昌冷笑着,忽然一声暴喝,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踪迹,下一刻,在萧凡的侧后冒了出来。与此同时,那两个分裂出来的虚影,也开始施展移形换影的遁术,三道影子,围绕着萧凡走马灯似的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很快便形成一个黑色的屏障,将萧凡包围在中间。

    一时之间,又哪里分得清那个是真身,那个是虚影?

    “嗤——”

    一道闪亮的刀芒,划破虚空,向萧凡飞斩而来。

    一枚冰魄飞刀一抖,迎着这道刀芒飞射过去,带起一溜冰寒的雾气。刀芒一接触到这冰寒雾气,顿时就是一窒,速度大降,变得十分缓慢,随即闪耀几下,就此溃散在虚空之中。

    “冰髓”天下至寒之物,尽管飞刀之中凝练得不多,对付区区一道虚化的刀芒,却是毫不费力。

    “嗤嗤——”

    不待这柄冰魄飞刀收回去,第二道第三道刀芒再次飞斩而来。

    “嗤嗤嗤——”

    紧接着,就是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刀芒,一道比一道劲急,很快,闪亮的刀芒便在萧凡的四周形成了一张光闪闪的刀网,向着萧凡挤压而来。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举手一扬,十枚冰魄飞刀骤然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看似气势汹汹的刀网,转眼间就被冰魄飞刀斩得七零八落,不成样子。

    萧凡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意之色,反倒手腕一抬,炎灵之刃浮现而出,骤然之间,刀刃便由暗红变成鲜红色,“轰”地一声,烈焰蒸腾。

    一声大喝!

    “看刀!”

    萧凡纵身而起,向着脚下的青石地板,猛劈而下。

    便在此时,猿飞伊昌将将从地下冒了出来,双手握着雪亮的武士刀,撩向萧凡的下身。此刻围着萧凡走马灯似的乱转的,居然只是他那两个化身虚影,真身却趁机潜入地下,想要对萧凡进行偷袭。

    结果刚刚冒头,只觉得一片火海铺天盖地笼罩而下。火海之中,一道惊虹般艳丽的刀光,闪耀着神秘无比的银色符文,当头劈下。火海刀锋尚未及身,猿飞伊昌顿时就觉得三清殿内气温急骤升高,一下子变得口干舌燥,似乎浑身的血液,都要被蒸发掉不少。

    猿飞伊昌大骇,当下顾不得太多,举起武士刀,死命往上一搪,也不去管是否能抵挡得住,便毫不犹豫地再次发动了土遁术。

    照炎灵之刃如此声势,猿飞伊昌估摸着自己这一搪,多半不会有什么效果。

    事实也是如此。

    “嗤——”地一声轻响,猿飞伊昌那柄锋锐绝伦的武士刀,被炎灵之刃一削两段,连半分挣扎都没有。所幸猿飞伊昌见机甚快,提前发动了土遁术,火焰刀顺势而下,猿飞伊昌早已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轰!”

    火浪滔天。

    三清宝殿的青石地板,碎石纷飞,好不惊人。

    等火浪终于散去,却只见原地多出来一道长达三丈的刀痕,深入地下一丈有余,甚至连青石地板都在熊熊烈焰之下被融化成了琉璃的颜色。

    一斩之威,竟至于斯。

    下一刻,猿飞伊昌在数丈之外冒了出来,手里握着半截武士刀,嘴一张,“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几分,神情也变得十分萎靡。

    这武士刀是他的本命宝物,被一劈为二,自然立即心神受损。

    猿飞伊昌扫了灵气尽失,黯淡无光的半截武士刀一眼,露出极其痛惜的神情。他这柄武士刀,乃是以极其稀有的材料炼成,以锋锐著称,杀人无数,饮血如渴。再也没想到,会毁在萧凡手中,并且是以刀对刀,以硬碰硬,没有丝毫投机取巧。

    稍顷,猿飞伊昌才抬起头来,猛地望向萧凡,死死盯住了萧凡手中已经变回暗红色的长刀,嘶哑着声音问道:“你这是什么兵刃?如此锋利!”

    “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阁下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萧凡冷笑一声,淡然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