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95章 看刀
    饶是萧凡睿智过人,一时之间,又哪里能够猜到猿飞伊昌心中有这么古怪的想法?

    “怎么,尊驾看萧某很像元婴期的高人么?”

    萧凡嘴里带着三分调侃之意,手腕一抖,一柄暗红色的长刀,出现在手中,斜斜指向地面。他略显瘦削的身材,文静雍容的长相,加上这柄造型奇特的长刀,彰显着一种另类的霸气。

    “妖刀宗”既然以隐匿术和刀法见长,萧凡偏不信这个邪。论刀法,萧真人可不信东岛刀术胜过了华夏刀法。至于隐匿术,刚才猿飞伊昌自地下杀出,很明显是土遁术。难怪自己以天眼神通和神识查探,都不能发现他的踪迹。

    然而只要知晓了他使用的是土遁术,总也能够做到有迹可循。

    猿飞伊昌的目光只是在“炎灵之刃”上略略一瞥,就毫不在意了。没有激发精炎之力的火焰刀,除了造型比较奇特,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这年轻人掏出这样一柄长刀来,是打算和自己比试一下刀术么?

    简直就是自行找死。

    就算他真是元婴期老怪夺舍,单纯比试刀法,猿飞伊昌也有绝对把握,三招之内就将他的脑袋斩下来。

    “阁下是无极门哪位高人转世?”

    猿飞伊昌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猜测,谨慎地问道。

    “我们无极门的前辈高人,尊驾都很熟悉么?妖刀宗和无极门,以前有多深的仇怨?”

    萧凡说着,眼神在三名遇害的道士身上扫过,神色渐渐严厉起来。此人专程赶到这里,杀戮几名挂着无极门名义的道士,又一直在地下埋伏,等自己到了之后,突施偷袭,凡此种种。都显示出猿飞伊昌对无极门的仇恨程度,非同一般。

    见萧凡的神情不似作伪,猿飞伊昌又有点动摇起来,无论如何,如果眼前真是一个活了数百年近千年的老怪物,眼神不至于如此清澈。

    “这么说,阁下真不是元婴期前辈夺舍?请教贵姓大名?”

    猿飞伊昌依旧双手紧握武士刀。目光烁烁,全神戒备。

    萧凡淡然说道:“在下无极门萧凡。尊驾与我们无极门何怨何仇,为什么要在这里残杀无辜?”

    “无辜?”

    猿飞伊昌不由笑了起来。

    “就是些蝼蚁罢了。这些凡人,多几个少几个有什么关系?看来是我误会了,阁下真不是元婴期前辈夺舍。在那些老怪物眼里,这些凡人算得什么?”

    说到这里。猿飞伊昌顿了一下,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讥讽之意:“不过,阁下倒真是无极门的传人。也只有你们这些正道联盟的家伙,才会一个个道貌岸然,满嘴仁义道德。”

    萧凡冷冷说道:“仁义道德,不仅仅是用来说的。尊驾既然是妖魔一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萧某今日正好领教妖刀宗的刀法和隐匿之术!”

    猿飞伊昌就笑起来,又扫了萧凡手中的长刀一眼,冷笑着说道:“你拿出这么一把刀来,就是想要和我比试刀法么?”

    萧凡同样冷笑一声,渐渐将炎灵之刃举了起来,说道:“尊驾要是不敢比试的话,也可以各凭法术法宝。决一胜负。”

    “我不敢?”

    猿飞伊昌一怔,随即仰天大笑,笑声远远传了开去,震得整座海岛似乎都在隐隐颤抖。

    正悬浮在小岛上空的文天和谭轩,不由得脸色一变,相互对视了一眼,谭轩手一抖。一条盘龙软鞭浮现而出,鞭身上灵光隐现,对文天说道:“师兄,果然是那个东岛修士。我们要不要下去助一臂之力?”

    文天白眉紧蹙,轻轻摇摇头,说道:“猿飞伊昌是金丹中期顶峰的修为,我们境界相差太远,正面放对,帮不上什么忙的,反倒会碍手碍脚。不如就在这里,见机行事。要紧关头,给这东岛人一家伙,让他手忙脚乱一番,也是好的。”

    说着,手腕一翻,几张金灿灿的符箓握在了手中,灵气逼人。

    这些符箓,是近段时间文天在清虚观炼制的,远比以前炼制的符箓威能要大得多。

    谭轩一见,马上也收起软鞭,取出几张符箓来。

    她和文天都只是筑基期修为,面对一个金丹中期顶峰的对手,普通法器法术,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倒不如试试这些新炼符箓的威力。文天说得对,他们还能趁其不备搞偷袭,以筑基期的修为,想要灭杀金丹中期顶峰的猿飞伊昌,自然是痴心幻想,但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给猿飞伊昌造成些慌乱,倒也有可能。

    高手相争,原本就是一线之差。

    或许这样一来,就能给萧凡创造获胜的机会。

    下边三清宝殿之中,猿飞伊昌狂傲的笑声终于渐渐止歇:“小辈,你真是狂得可以。就凭你,也敢挑战我们妖刀宗的刀法?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死个明白!”

    “看刀!”

    一言未毕,原地就失去了猿飞伊昌的身影,只见黑影一闪,下一刻,猿飞伊昌就和萧凡近在咫尺,双手紧握雪亮的武士刀,当头劈了下来。

    动作之快,无与伦比,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瞬移术,也相差不多。

    萧凡不闪不避,双手握住炎灵之刃,反手撩了上去,动作丝毫也不比猿飞伊昌慢半分。猿飞伊昌如果不回刀招架的话,他的刀尚未劈到萧凡,自己就会先被开膛破肚。

    这是纯粹的刀术,没有夹杂其他法术在内,与凡俗武术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萧凡的动作更快,反应更敏捷,刀上附带的劲力更强。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站在这里,哪怕武功再高,也是绝对反应不过来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猿飞伊昌一刀劈为两爿。

    萧凡这种看似两败俱伤,实则反手争先的打法,让猿飞伊昌吃了一惊,顿时将小觑之心一下子收了起来。以攻对攻,无疑是最凶悍的。假如一上来就躲避,猿飞伊昌接下来就会一刀比一刀更快,根本就再也不给半分喘息之机了。

    昔日猿飞伊昌还是练气期小修士的时候,不知道仗恃着这样狠辣的刀法,斩杀了多少对手。甚至于比他高一个境界的筑基期修士,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也被他斩杀了好几个,连法器都来不及祭出。

    踏足金丹期境界之后,这样硬拼刀术的打法,就十分罕见了。其他修士明知“妖刀宗”刀法和隐匿之术非同小可,也绝不会以己之短攻敌所长。一见到猿飞伊昌,就立即远远退开,驱使法宝进行攻击,绝不和他近身缠斗。

    一旦被猿飞伊昌欺近到身边丈许之内,就算不被他力劈刀下,也会好一阵手忙脚乱,甚至不得不舍弃肢体,也要再次和他拉开距离。

    这个看上去文静瘦削的华夏男子,刀法竟然如此凶悍,猿飞伊昌自艺成之后,还真的从未碰到比他还要勇悍的刀客。

    “唰——”

    猿飞伊昌身影一晃,移形换影到了两丈开外。

    萧凡目光绿芒闪动,如影附形地跟了上去,猿飞伊昌尚未来得及站稳身形,暗红色的刀芒,已经当头劈了下来。

    猿飞伊昌骇然。

    这华夏人的遁术,貌似不在他之下,移形换影技巧简直出神入化。

    眼见炎灵之刃当头斩落,猿飞伊昌避无可避,只得再一次施展瞬移术,转移到了两丈之外。

    “看刀!”

    结果还是一模一样,刚刚冒头,都还没站稳,萧凡又已如同跗骨之蛆,紧紧杀了过来。

    猿飞伊昌郁闷得几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分明是他们妖刀宗的特长,怎么情形居然反转过来了?自己被萧凡压着打,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照这样下去,总有一次他的瞬移术会出现失误,非得挂彩不可了。至于祭出其他法宝来抵挡,更是腾不出手来,萧凡压根就没给他祭出宝物的时间。

    “唰——”

    猿飞伊昌瞬移而逃。

    “看刀!”

    毫无意外,萧凡转眼又杀到了跟前。

    “小辈,欺人太甚!”

    猿飞伊昌气得双颊通红,终于不再使用瞬移术躲避,一声暴喝,双手握刀,迎着暗红色刀芒就冲了上去,以攻对攻!

    顿时红芒飞舞,白刃纵横,密集的兵刃交击之声响了起来,很快就形成了一道连绵不绝的长音。两人交手之快,以至于兵刃交击之时,已经没有了前后间歇。

    “嗤……”

    这种情形并未持续多久,裂帛声中,一道血箭冲天而起。

    “八嘎!”

    猿飞伊昌一声怒吼,不得不再次施展移形换影术,飞遁出三丈之外,和萧凡脱离了接触。只见此刻的东岛修士,一道长长的伤痕从右肩直拉到左肋,皮开肉绽,鲜血四溅,情形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妖刀宗宗主服部介措的得意弟子,以刀术和隐匿术名动修真界的猿飞伊昌,竟然在和一个华夏人比试刀法的时候,从头到尾被压着打,并且当场挂彩。

    猿飞伊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胸肋间长长的刀痕,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萧凡冷冷地盯着他,双手渐渐将炎灵之刃高举过顶。

    “看刀!”

    人影一闪,暗红色刀光当头劈了下去。

    “唰——”

    这一刀却劈了个空,眼前一下子失去了猿飞伊昌的身影。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