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89章 妖刀宗
    文天和柳正大吃一惊,文天想都不想,飞身向后退出十余丈,全神戒备。

    对方虽然是修士,但如此装扮,却也能够看得出来,似乎还练习有东岛的刀术和忍术。这两种东岛传承千年的武技,如果由金丹期的修士施展出来,不知是何等的可怖。

    文天相信,十余丈的距离,以猿飞伊昌刚才展现出的那种恐怖遁速,绝对是眨眼即至,他要是动作稍慢一点,不要说还手之力,甚至连招架之功都不会有。

    柳正也立即将灵力灌入足下的玉如意之中,徐徐向后退去,沉声说道:“猿飞前辈,文师兄是我茅山派的客人。”

    你在茅山派的根本重地肆意妄为,可要想清楚后果。

    “茅山派?嘿嘿,眼下的茅山派,你恐怕就是早已最高的修士了吧?我就算将茅山派一举覆灭,也不费吹灰之力……”

    猿飞伊昌冷笑连连,很不屑地说道。

    “是吗?阁下好大的口气!东岛妖刀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狂傲了?”

    便在此时,一股凌厉万分的气势骤然自清虚观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正是宣明真君的声音。

    “元婴期修士?”

    刚才还傲然无比的猿飞伊昌大叫一声,脸色瞬间大变,眼里露出恐惧的神色。

    “嘿嘿,小辈,服部介措是你的什么人?覆灭茅山派,亏你也敢这样大言不惭。”

    与此同时,又一股凌厉的气势自清虚观中传出,却是威灵上人,元婴期修士的威压,丝毫没有掩饰,尽皆显露无疑。

    “前辈认识家师?”

    猿飞伊昌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抱拳说道。

    “哼!本座当初纵横中土世界之时,你这小辈还不知道在哪里呢?看在服部介措那个老不死的面上,此番就饶你一次。还不快滚?难道等着本座将你挫骨扬灰不成?”

    威灵上人益发的拿捏,魔道元婴修士的气息,更是完全释放出来。

    “是是,不知道两位前辈在这里,打扰两位前辈清修了,晚辈这就走,两位前辈恕罪……”

    猿飞伊昌如蒙大赫。嘴里念念叨叨,脚下狂风一起,顿时便向着来路飞遁而去,片刻之间,就只剩下一道黑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柳正和文天对视一眼。俱皆骇然。

    幸好要紧关头,两位元婴期修士的气势吓跑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东岛修士,不然他俩无论如何都是抵挡不住的。当然,要是会合萧凡一起,倒也并不畏惧猿飞伊昌这名金丹中期顶峰的东岛人。关键这当口,萧凡根本就抽不开身。

    否则就要前功尽弃。

    眼见猿飞伊昌远遁而走,两人这才飞身而下。

    刚刚来到地下一层。就看到金色光罩内,雷声阵阵,萧凡十指箕张,将银白的电弧源源不断地注入到雷鞭之中,雷鞭上,一道道金色电弧不住闪耀,鞭身更是金光闪闪,耀眼生辉。那股狂暴的雷电之力。连灵官伏魔大阵都遮蔽不住。

    雷鞭之下,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的灵躯,目不转睛地死死盯住了那雷光闪烁的金鞭,宣明真君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威灵上人则满脸惊惧。

    刚才那名叫猿飞伊昌的东岛修士忽然前来搅局,正好两人的元神分离到了关键时刻,元神之力毫无保留地激发出来。形成了元婴修士那种无与伦比的威压气势,无巧不巧的将那东岛人吓得落荒而逃。

    应该说,猿飞伊昌内心也不会完全没有半分疑虑,只是在两名元婴修士的威压之下。他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绝对提不起那么大的胆子,下去查探个究竟。万一真的有两名元婴修士在,他这么做就纯粹是找死了。

    原本他就只是路过此地,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自杀?

    就算下边的元婴修士是假扮的,于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为了好奇之心去找死,实在不划算。

    “疾!”

    脸色苍白的萧凡一声暴喝。

    蓄满了雷电之力的金鞭骤然一颤,一道粗逾手臂的金色电弧,激射而出,当头猛轰而下。

    “啊——”

    威灵上人一声惨叫。

    下方的黑影,猛地翻滚起来,宛如煮沸的开水一般,翻涌激烈无比。

    “轰——”

    灵官伏魔大阵的金色光罩闪了几下,便即爆裂而开,寸寸碎裂,变成点点金光,消散于无形。八名茅山弟子,同时“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顿时萎顿在地,一个个脸色惨白,萎靡不堪,仿佛浑身法力,俱皆已经耗尽。

    一时间,柳正文天谭轩等人只觉得眼前金光耀眼,黄灿灿的一片,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

    “收!”

    金光闪耀之中,又听到萧凡一声低喝。

    黑黝黝的聚魂钵腾空而起,在虚空中不住旋转,钵口一个三尺左右的漩涡显现而出,一阵滴溜溜的转动,片刻之间,就将空中弥漫的黑雾,俱皆收了进去。

    萧凡手捧聚魂钵,飘然而下,站在了柳正文天谭轩等人面前。

    直到此时,灵官伏魔大阵之中的金光黑气,才算是消除干净,整间密室变得安安静静,落针可闻。

    稍顷,柳正四下打量了几眼,才迟疑地问道:“萧真人,成功了么?”

    萧凡微笑点头,说道:“幸不辱命。如今两位前辈魂力消耗过剧,正在聚魂钵内休息,养精蓄锐。”

    原本“乾坤鼎”也有安魂之效,不过自从确定“乾坤鼎”是真正的空间类宝物之后,萧凡一般情况下,就不怎么拿出来示人了。万一被一些千年老妖认出来,不免要引起许多的麻烦。

    柳正顿时长长吁了口气,满脸欣喜之色,说道:“多谢萧真人。”

    “柳真人不必客气。”

    片刻之后,萧凡柳正文天谭轩四人已经来到了地下二层,萧凡将聚魂钵送入五行阴阳长春阵之中,又点起一支养魂香,以阴阳灵眼和魂香木之力,滋养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的元神。

    强行分离。一连受到好几次雷击,纵算是元婴修士的元神稳固无比,也大感吃不消。不好好静养一段时间,无论如何都施展不了还魂术。

    办完了这些事,萧凡才轻轻舒了口气,脸上神情变得十分轻松,就在长春阵旁边盘膝坐下。虽然不是在长春阵之中。但此处是方圆数百里之内最佳的龙穴灵眼,灵气充足无比,在这里休息,效果非常之好,可比在其他地方打坐要强得多了。

    柳正等人谁也不敢打扰他,也一个个盘膝运气。吐纳调息起来。

    密室里静悄悄的。

    不知不觉间,数个时辰过去,萧凡才缓缓睁开眼睛。他这一收功,柳正等人也马上睁开了双眼,望着他,等他示下。

    成功分离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的灵躯,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还魂术,尚需要萧凡主持大局。

    萧凡却问起了那个东岛修士猿飞伊昌的情况。

    “师兄,柳真人,那个东岛人,是怎么回事?”

    脸色凝重,似乎对此颇为关心。

    柳正和文天对视一眼,说道:“这个东岛人,我也不知道他是从何而来。可能是路过此地。不过此人的修为极高,不在萧真人之下,也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好像还是金丹中期顶峰的样子。”

    文天白眉紧蹙,说道:“我感觉到这个猿飞伊昌,对我们无极门十分敌视。一听说我是无极门人,立即就露出明显的敌意。准备动手。而且,他身上带着十分浓郁的陈腐气息,应该是沉睡了很久,才刚刚醒过来……”

    这时候。聚魂钵里传来宣明真君的话语:“这东岛小辈,自称是妖刀宗服部介措的弟子,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的分析就很正确,他确实是沉睡了很久的人。”

    经过几个时辰的调养,宣明真君也略略恢复了一些元气,只是声音听上去依旧十分虚弱。

    萧凡忙即问道:“前辈,妖刀宗和服部介措,是怎么个情况?”

    “呵呵,妖刀宗是东岛最大的修真流派,这个流派的修士,都极其擅长刀术,还有隐匿术也非常在行。东岛凡人的刀术和所谓的忍术,其实就是从妖刀宗流传出去的一些皮毛,加以简化之后,适合凡人修炼。服部介措,是妖刀宗的宗主,也和我们一样,是元婴期修士。不过这老家伙,当时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了。这么多年过去,他如果没有留在中土世界沉睡下来的话,只怕早就寿元耗尽,一命呜呼了。”

    谭轩禁不住问道:“前辈,这位服部介措,有没有可能进入悟灵期?”

    “悟灵期?”

    宣明真君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丫头,你想什么呢?悟灵期是任谁都能踏足的么?那不但要万中无一的天赋,还要万年难求的好运气才行。你们无极门,当年何等兴盛?也要好多代才能出一位悟灵期的修士。”

    “原来如此,倒是晚辈孤陋寡闻了。”

    宣明真君又是一笑,继续说道:“服部介措不是那老家伙的原名,所谓介措,就是斩首者的意思。这老家伙是金土双属性灵体,以金属性为主,一柄妖刀,当真使得出神入化,甚至单凭一柄刀就能布下刀阵,同阶修士,多半不是他的对手,不少修士被他斩首身亡。所以被称为服部介措。小友,日后碰到这个流派的传人,要注意他们疾如闪电般的刀法和隐匿之术,还有他们的刀阵,也要小心在意。”

    “是,谨遵前辈教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