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88章 猿飞伊昌
    夜,月色清冷。

    灵官殿内,金光灿灿,地下一层的灵官伏魔大阵,运转到了极致。那股庞大的气息,再也难以掩饰,直冲云霄,四周的天地元气,汹涌翻滚,搅作一团,气势惊人。

    原本盘膝打坐的柳正文天谭轩等三人,早已站起身来,目光烁烁地望着光罩之内。

    光阵中心,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的元神,已经到了分离的最后关头。原本漆黑一团的黑气,分为两部分,不用天眼神通也能看得清楚,两人腰部以上的灵躯,已经完全分开,只有两条腿还是黏在一起。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以及养魂香的奇效,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看上去都神采奕奕,精气充沛。

    倒是石台上空萧凡的脸色,略显苍白。

    在过去的十二个时辰内,萧凡一连两次全力催动体内的雷电之力,虽然法力消耗谈不上多严重,原本被压制下去的银翼雷鹏暴虐之气,又开始蠢蠢欲动。

    银翼雷鹏是风雷双属性的天生圣灵,萧凡炼化其破损内丹,掌握了召雷术的皮毛,一般程度上的召雷术使用,自然不至于激发雷鹏的暴虐。然而接连不断地全力以赴催动雷电之力,那就是两回事了。

    萧凡运转浩然正气,将蠢蠢欲动的暴虐之气,勉强压了下去,运起天眼神通,全神贯注地盯住了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的灵躯。

    “老魔头,准备好了没有?”

    宣明真君望了对面的威灵上人一眼,笑着问道。

    威灵上人冷哼一声,理都不理他,却抬头望向悬浮在上空的萧凡,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萧真人,这最后一击,可是至关重要。”

    萧凡笑了笑。说道:“威灵前辈,你是不相信在下,还是不相信无极门,或者,不相信宣明前辈?”

    威灵上人不由得有些讪讪的。

    眼见得只差最后一击,两人的元神就可以分开,这老魔心里又有些不踏实了。万一萧凡毁约。食言而肥,他可就麻烦大了,以他现在这个样子,元神之力大衰减,萧凡若要出手对付他,他可是半点抗拒之力都没有。

    宣明真君有些不屑地说道:“老魔头。你有什么好害怕的?难道我宣明会是那种自毁诺言的人么?无极门的教规教义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泰兴真人为了正道联盟的修士,可以亲自率无极门人断后,这样的品格,你有什么信不过的?”

    威灵上人讪笑着说道:“两位误会了,我没有怀疑之意。”

    “废话少说,现在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

    “好,那就开始。”

    当下两人同时闭上嘴巴,运转魂力,开始进行最后的分离。

    萧凡的脸色,益发凝重起来,十指间电弧隐隐闪烁不已,蓄势待发。他也很清楚,这最后的分离也最要紧。一旦分离失败,两人魂力消耗过剧,短时间内是很难再进行第二次分离的。甚至于有很大的可能再也无法分开。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元神的分离,渐渐到了最要紧的关头。

    便在这个时候,文天和柳正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紧接着。谭轩的双眉也扬了起来。

    一股强大的气息,正自东北方向,快速向这边逼近。

    光罩之内,正在全神贯注注视着元神分离的萧凡。眉棱骨也轻轻掀动了一下。他的修为远在文天等人之上,尽管有灵官伏魔大阵的遮蔽,也还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这股强大气息。

    甚至连宣明真君和威灵上人都感应到了。

    威灵上人吃了一惊,忍不住说道:“情形有些不对,似乎有人过来了……好像气息不弱……”

    以他元婴修士的神通,都说来人气息不弱,可见此人实在不是好相与的,却不知是友是敌。

    柳正随即向着光罩之中略略一躬身,朗声说道:“祖师,弟子出去看看。”

    宣明真君说道:“来人的修为在你之上,务必小心在意,千万不要激怒了他。”

    “弟子理会得。”

    文天说道:“柳真人,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好,有劳文师兄。”

    说罢,两人联袂出了灵官殿,柳正袍袖一样,一件玉如意浮现而出,柳正身子轻飘飘地站了上去,如意缓缓飞向空中,施展了御器之术。文天微微一笑,也不见他祭出什么法器,身子无风自动,飘然而起,与柳正并肩而行,却是御风之术。

    萧凡领悟到风遁术之后,将之传授给了门中师兄弟和弟子们。虽然文天没有炼化银翼雷鹏的内丹,对风遁术的领悟自然不如萧凡那么深入,但御风飞行,却难不住他。

    两人刚刚飞到半空之中,只见东北方向,夜空之下,一道黑影向着这边激射而来,遁速极快。

    文天暗暗吃惊,别的姑且不论,单单这飞遁的速度,似乎就不在萧凡之下。难道来人的修为,与萧凡在伯仲之间?果真如此的话,当真是个劲敌,他和柳正联手,只怕也未必能够抵敌得住。

    当然,来的不一定是敌人。

    只是这末法时代,修真之士实在是罕见罕闻,倒是随着中土世界修炼资源的恢复,一些沉睡多年的上古修士和妖魔,陆续觉醒。这边施法正到了要紧关头,最强的萧凡不能擅离,两人便格外紧张。

    黑色遁光转瞬即至,却是一名浑身黑衣的男子,头上戴着一顶竹笠,压得低低的,看不清楚长相,腰间插着一长一短两柄黑色的腰刀,双手抱胸,脚下一双白色袜子,一双木屐,竟然是东岛武士装扮。

    黑衣男子见到文天和柳正二人,在十余丈外停住遁光,略略抬起头来,乃是一名五十余岁的壮年男子,眼神阴冷,一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十分怀疑他的真实年龄。

    文天和柳正双双探出神念,一扫之下,顿时大吃一惊。

    此人的气息,竟然比萧凡还要强大,隐隐已经是金丹中期顶峰的修为。两人和这东岛武士之间,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在修真界,这样的差距,几乎是完全无法依靠任何宝物来逆转的。

    只是这当口,怎么会有一名如此强大的东岛修炼者,忽然来到茅山?

    他是路过还是专程冲着清虚观而来?

    柳正来不及细想,连忙双手抱拳,对这名东岛黑衣修士施了一礼,恭谨地说道:“在下茅山柳正,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文天也双手一抱拳,说道:“在下黄海文天,见过前辈。”

    此人的年纪,看上去只有五十来岁。但修真者年岁大小,决不能看长相。金丹中期顶峰的修为,就算天赋再杰出,正常情况下,至少也要修炼一百多年。这东岛黑衣修士的真实年龄,绝对比文天要年长得多。像萧凡那样三十岁就凝结金丹,一年多时间又跨入金丹中期的情形,百分之百是特例,万中无一。如果没有雷鹏内丹的加成,没有在默兹堡服下血丹,没有灵药园的千年灵药,萧凡只怕早已爆体而亡,更不用说跨入金丹境界了。

    听文天以“黄海文天”自称,柳正在心中略略一愣,脸上自然半点也不带出来。

    文天没有报出无极门,其实是一种直觉,让他感应到了这东岛修士身上带着的敌对之意。尽管文天暂时尚未踏足金丹期,但领悟到了“天人相”第一层的些许境界之后,直觉的敏锐度大大增加。

    “天人相”相尽天下万物,对危险的感知,本就不是其他门派的修士能够比拟的。

    “鄙人猿飞伊昌。”

    黑衣修士冷冽的眼神,在柳正和文天脸上一闪而过,缓缓说道,声音如同金属摩擦一般,令人听在耳中感到极度的不舒服。

    “原来是猿飞前辈!”

    柳正不敢怠慢,又是抱拳一拱,语气益发恭谨。

    “你是茅山派的当代真君么?”

    猿飞伊昌冷冰冰的目光盯住了柳正,沉声问道。听上去,对茅山传承还颇为了解。

    “不敢。当代茅山真君是在下的师侄。请问猿飞前辈……”

    “师侄?嘿嘿,你的修为已经这么低下了,当代茅山真君居然还是你的师侄?这么说,你们茅山派也已经完全没落了吗?”

    不待柳正的话语说完,猿飞伊昌已经毫不客气打断了他,语气之中满是不屑之意。

    柳正不由得暗暗心惊,听这语气,此人莫非又是一个刚刚觉醒没多久的千年老怪物?难怪甫一靠近,那股陈腐气息就扑面而来,和他前段时间在地下鬼市见到的那些老妖魔气息相同。最关键的是,这个猿飞伊昌似乎对茅山派十分敌视。

    “请问前辈,是东岛哪个流派的高人?前来茅山,有何指教?”

    面对着这样一个强悍至极的高手,尽管对方语气之中,对茅山派颇为蔑视,柳正也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小心翼翼地出言应对,避免激怒他。

    猿飞伊昌对柳正这个话理都不理,扭头盯住了文天,冷冰冰地问道:“你是无极门的传人么?”

    文天一挺胸,朗声说道:“正是。”

    既然人家都开口问了,文天自然再没有隐瞒的道理。

    “哟西!”

    猿飞伊昌一声冷笑,伸手按在了刀柄之上,“轰”的一声,一股凛然的气势扑面而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