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79章 宣明真君与威灵老魔
    柳正引领着三位客人,来到殿宇之前,取出一面小巧的玉牌,对着殿宇正门举了起来,玉牌之中放出一股无形的灵力,顿时就和殿宇内的灵官阵起了共鸣,正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三位道友,请!”

    一行四人进了殿宇,那名执事弟子按照柳正的吩咐,就在门外守候,没有柳正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座灵官殿。

    殿宇不大,正中供奉着一尊金盔金甲,红眉红须,三目怒视,高举雷鞭的神祇塑像,正是王灵官。

    柳正疾步上前,在王灵官神像前长揖到地,恭谨参拜。

    萧凡师兄妹三人也不敢怠慢,上前拜过了这位道教的护法大神。只见王灵官容貌威严,雕工极其精巧,尤其右手高举的那条雷鞭,和金光灿灿的灵官金身颇为不同,而是一种暗金色,显得颇为陈旧,居然并不是和雕像浇铸在一起的,而是一件独立的兵刃。

    萧凡甚至隐隐从这条雷鞭之中感受到了灵力波动。这条雷鞭,竟然真的是一件宝物。

    见萧凡的眼神注视在雷鞭之上,柳正微微一笑,说道:“萧真人,这条雷鞭,乃是我茅山先辈祖师宣明真君曾经使用过的兵刃。一直供奉至今,有一千多年了。”

    萧凡点了点头。

    这雷鞭果然是千年前修士的随身法宝,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无人驱使,这法宝的灵性已经基本隐敛不见了。

    这座灵官殿虽然不大,却分为上下两层,在一处不起眼的屏风之后,暗藏着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柳正领着四人来到这条通道前,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立即扑面而来。萧凡修为高深,自是泰然自若,文天运功抵御。谭轩甚至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由此可见这股阴寒气息的厉害。

    萧凡问道:“柳真人,贵派的那位先辈祖师,就是在这地下宫殿内么?”

    柳正曾经说过,茅山的这位先辈祖师,是以灵躯形式存在的,单单一个阴魂,在灵官阵的镇压之下。居然还是这样的阴寒至极,足见这位先辈祖师灵躯的强大。

    “是的,萧真人。那位先辈祖师,就是宣明真君。当年嫉恶如仇,以神雷大法闻名天下,雷鞭之下。镇杀了无数妖魔鬼怪,是我们茅山派有名的神雷祖师。”

    柳正说道这里,神色颇为傲然。

    萧凡点头称是。

    柳正打开地下通道的禁制,阴寒气息更是喷涌而出,萧凡身前一个乳白色的护体光罩浮现而出,顿时便将阴寒之气遮蔽在外,柳正等三人体表也纷纷浮现出护体光罩。遮蔽寒气。

    地下殿宇并不很深,就在王灵官雕像的正下方,四周全都是青砖砌成的墙壁,阴森森的,令人寒毛直竖。殿宇中心四周,有八座真人高矮的灵官塑像,矗立在八个石台之上,高举雷鞭。手持风火轮,三目瞪视,正对着中央的一个石台。

    这个石台不小,成八角形,每一个角都正对着一座灵官雕像,石台四周,阴气森森。薄雾缭绕。

    尽管这地下宫殿装了十分明亮的灯光,却依旧显得阴暗无比,寒气袭人。

    文天低声说道:“这是灵官伏魔大阵!”

    谭轩的双眉已经蹙了起来,有点诧异地重复了一句:“灵官伏魔大阵?”

    也不怪谭轩诧异。既然这地下殿宇的先辈祖师,是茅山的宣明真君,生前嫉恶如仇,乃是有道大德,却为何要用灵官伏魔大阵来镇压他的阴灵?

    萧凡的目光只在灵官伏魔大阵之上略略一扫,便即盯住了最中心的那个石台。

    就在那个中央石台之上,搁置着一个钵盂,漆黑如墨,阴寒至极的气息,正是从这个漆黑的钵盂之中散发而出。

    萧凡神念探出,打算一探钵盂的究竟。

    谁知刚刚一接触到灵官伏魔大阵的边缘,便即被一股无形的禁制挡在了外边。萧凡轻轻一“哼”,随即加大神念之力,硬生生突破了大阵禁制的阻扰,向这漆黑如墨的钵盂覆盖下去。

    这灵官伏魔大阵的禁制固然厉害,但如今萧凡的修为已经到了金丹中期,神念之力大涨,而且灵官伏魔大阵主要是镇压妖魔,对于神念之力的隔绝,并不太擅长。

    但这股神念之力,将将触到钵盂的边缘,忽然“嗖”地一声,急速向钵盂之内吸去,几乎势不可挡。萧凡吃了一惊,急忙运功,将神念之力急速收了回来,若是稍微慢一点,只怕这缕神念之力就要被钵盂吞噬掉了。虽然损失这么一缕神念,问题不大,但也让人不大舒服。

    这钵盂之中的阴灵,还真的有点古怪。

    紧接着,身边的文天和谭轩都闷哼了一声,谭轩更是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微变,显然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小亏。文天的修为比谭轩精深,情况也就稍微好一些。

    “咦,神念之力很强大嘛,反应也很快。小友,你是何门何派的弟子?”

    忽然之间,钵盂之中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听上去,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也并不如何苍老。

    不待萧凡答话,柳正便怒声喝道:“妖魔,又想害人!”

    那中年男子却不以为意,哈哈一笑,说道:“柳正,你年纪也不小了,火气怎的还是那么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没有什么长进啊。啧啧,看来你这一辈子,是休想凝结金丹了。撑死也就是个筑基期的小辈。”

    语气之中,带着调侃之意,似乎和柳正很熟稔的样子。

    萧凡师兄妹三人却面面相觑,颇为诧异。

    听这语气,这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茅山的先辈祖师,否则,柳正怎会厉声斥责其为妖魔?肯定是哪里出了岔子。

    柳正冷笑一声,说道:“妖魔,我能否凝结金丹,不劳你操心。实话告诉你,这一次,我专程请了无极门当代掌教萧凡萧真人和他的两位同门师兄师姐来收拾你。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无极门?”

    那中年男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似乎颇有些恼怒,又隐隐带着惊恐之意。

    “无极门当代掌教?难怪神念之力颇为强大……”

    便在此时,漆黑如墨的钵盂里,又响起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听上去,比先前中年男子的声音要苍老几分,也要低沉几分,带着说不出的威压之感,似乎此人生前,是一位手握大权的人物。

    柳正立即微微欠身,换了一种语气,恭谨地说道:“是的,祖师。这位就是无极门当代掌教萧凡萧真人,是弟子专程请来帮忙对付妖魔的。”

    合着这钵盂之中,竟然有两个不同的阴灵。后面这一个声音较为苍老的,才是宣明真君。

    萧凡等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只是一个小小的钵盂里面,同时容纳着两个灵躯,这样的事情,以前他们连听都不曾听说过,如今亲眼所见,仍然觉得十分新奇。

    “哼哼,凭这个金丹期的小辈,就想对付我威灵上人,你们是在做梦吗?”

    先前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十分恼怒地喝道,却是没有了刚才那股镇定自若的气度。

    宣明真君却哈哈一笑,说道:“威灵老魔,要是在当年,你肉身未毁,神通全盛的时候,一名金丹期的晚辈,在你面前,固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但现在还是当年么?你现在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在这聚魂钵内苟延残喘,随时都有可能形神俱灭,居然还在这里胡吹大气,好不要脸!”

    被称为威灵老魔的中年男子声音更是勃然大怒,冷笑着说道:“臭道士,我是一缕残魂,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还不是和我一样,在这聚魂钵内苟延残喘?一千多年了,你可曾占得半点上风?”

    宣明真君却不发怒,笑着说道:“威灵老魔,我是没有占到半点上风,但我有后辈传人,正在想方设法救我出去。你呢?你的魔崽子在什么地方?只怕早就被我们正道修士灭杀得一干二净了吧?剩下你这么一个孤家寡人,还在这里发威。我真是替你可怜!”

    威灵老魔不住冷笑,说道:“臭道士,不要在这里自己哄骗自己了。你以为凭着你这些连金丹都凝结不起来的徒子徒孙,修为那么底下的筑基期小辈,就能把我们两个元婴修士的元神分开?别做梦了!我们俩早就注定要成为一对患难兄弟,一起生一起死。把你单独救出去,亏你敢想。”

    一直静静听着他们对话的萧凡,忽然开口了,淡然说道:“威灵前辈,虽然我们以前确实不曾见过这种情形,但你又怎能肯定,我们一定想不出好办法来?”

    威灵老魔一怔,随即又大笑起来,很不屑地说道:“后生,如果是李泰兴那老不死的在这里,他说这番话,我就信了。你又算什么东西?你是他多少代的徒子徒孙了?”

    文天和谭轩俱皆脸色一变。

    威灵老魔嘴里的李泰兴,对他们而言,那是如雷贯耳。正是无极门第三十三代掌教真人,无极门后辈弟子,尊称为泰兴祖师。

    听上去,这威灵上人竟然和泰兴祖师是同时代的修士。

    果真算得是千年老魔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