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78章 灵官阵
    文天不由笑了,说道:“柳真人,这事当真有趣。难道一个人是不是活着,你都不能判断吗?”

    萧凡和谭轩也十分认真地看着柳正。

    柳正的脸色再次变得严肃起来,眼神在三人面上一一掠过,沉声说道:“三位,灵魂存在……算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什么?”

    饶是文天已经耋耄之年,见多识广,听了柳正这话,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倒是萧凡比较镇定自若,看了看柳正,缓缓说道:“柳真人的意思,是贵派有一位先辈祖师,以灵躯的形式存活着?”

    类似这种情形,萧凡可不是头一回见过,“乾坤鼎”内的清阳祖师,在他眼里,那就是活生生的。但柳正嘴里的这位茅山先辈祖师,情形应该和清阳祖师有所不同。否则,柳正的神色应该不会这样古怪。

    而且,“乾坤鼎”是罕见的空间宝物,无极门镇教之宝,萧凡也不相信,类似的空间至宝随时可见。

    听萧凡这样一说,柳正轻轻舒了口气,连忙说道:“是这么回事。灵躯……应该算是吧。”

    萧凡所言灵躯,柳正还是第一次听说,但也能够理解。

    萧凡问道:“柳真人,具体的情形是怎样的?”

    柳正想了想,说道:“萧真人,具体的情形,三言两语还真的说不清楚。如果三位有时间的话,可否移驾去鄙派总坛一叙,当面和鄙派的那位先辈祖师聊聊?”

    萧凡文天谭轩三人面面相觑。

    看来柳正今儿前来拜访,就是为了他们茅山这位先辈祖师,来请萧凡等人帮忙的。

    见三人迟疑,柳正又说道:“萧真人,文师兄,谭师妹,不瞒三位说。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让祖师重新还阳。只是此事实在太难,靠柳正一人之力,无论如何都办不到。萧真人神功通玄,文师兄和谭师妹也是当世高人。三位若是肯出手相助的话,柳正感激不尽。一旦此事办成,祖师真的还阳重生,柳正当恳请祖师。将定身符和真元符的秘诀相赠。”

    原本柳正此来,是想请萧凡一人出手,既然文天和谭轩都在,那自然是一块相邀了。多两位高手相助,此事的把握就更大几分。反正他许下的“酬劳”,是不怕人多平分的。

    定身符和真元符的炼制秘诀。萧凡获得之后,想必也一样会传授给门中弟子。

    萧真人可不是敝帚自珍的性格。

    萧凡目光在那个装着青光犀符笔的盒子上扫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打扰柳真人和茅山的诸位道友一回。文师兄,四师姐,两位意下如何?”

    文天笑着说道:“师弟是掌教真人。你说了算。”

    谭轩也是嫣然一笑。

    他俩都了解萧凡性格,不要说柳正还许下了这么诱人的“酬劳”,就算看在那管青光犀符笔的份上,萧凡也会跑这一趟的。茅山派也是术法大宗,和茅山派交好,绝对没坏处。

    况且柳正这个人,很受人待见。

    不过谭轩还是加了一句:“柳师兄,你说的这种情形。我们以前谁都不曾碰到过,万一帮不上什么忙,还请师兄不要见怪。”

    她是谈判专家,又和柳正关系比较密切,这句“丑话”是一定要说在前头的。不然,萧凡脸皮薄,到时候恐怕会不好意思。

    柳正连忙说道:“谭师妹尽管放心。三位答应去茅山,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这世界上的事情,谁又能有绝对的把握?”

    谭轩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

    当下萧凡给辛琳等人留下话语。便即和柳正一起,四人前往茅山。

    柳正引领他们去的,并不是茅山主峰大茅峰,而是驾车直驱一个水库之旁。类似的水库,在茅山山区甚为常见,这座水库面积不大,地处偏僻。水库边建造了一座三进院落的道观,门匾上书三个金漆大字——清虚观。虽然游人寥寥,胜在清静安然。

    柳正带着歉意向三位贵客解释说,这些年来,茅山主峰早已被开发成旅游胜地,每日里游人如织,络绎不绝,好不热闹。实则已经不适合再作为清修之地。

    这座“清虚观”,才是他柳正的清修之所。

    这话里的意思其实就很明白了,不管茅山主峰香火多么旺盛,这座名不见经传的清虚观,才是当代茅山派真正的“总坛”所在地。

    一路行来,萧凡等人也早已发觉,这边虽然偏僻清静,但盘山公路修得很好,一水的柏油路,等级非常之高,路况极佳。甚至在接近清虚观时,还设置了检查站,闲杂人等,不得靠近。以柳正在安全部门的身份地位,他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再看清虚观,背山面水,道观之后山势走向连绵不绝,成龙脊之形,果然是绝佳风水宝地。难怪柳正要选此处作为清修之所了,当真是好地方。

    不过在清虚观大门口,萧凡的脚步去略略停滞了一下,双眉微微扬了起来。

    这细微的变化,自然立即就被柳正捕捉到了,忙即征询地问道:“萧真人……”

    萧凡随即舒展眉头,缓缓说道:“柳真人,这观里好清冷的气息。”

    这话说得客气,事实上,萧凡在清虚观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阴气。虽然这里比较偏僻清静,但却是难得一见的龙穴宝地,原本应该生机盎然,吉气缭绕,怎么眼下反倒阴郁之气纠结不散?

    柳正苦笑一声,说道:“萧真人慧眼如炬,清虚观眼下,确实已经有些不妥。请三位贵客先进观内奉茶,容我详细为三位解释。”

    “好。”

    萧凡不再犹豫,迈步进内。

    虽然清虚观阴气缭绕,以萧凡目下的修为,自也凛然不惧。再说,柳正为人正直端方,是值得信赖的好友,绝不会专一设计陷害他们。

    萧凡师兄妹三人都精通相理,阅人无数,这一点是不会看走眼的。

    刚刚一走进观内,就有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道士,身穿灰袍,急匆匆从一侧偏门跑了出来,一见柳正,双眼一亮,叫道:“师叔,您可算是回来了,那人……那人……”

    看得出来,这名道士原本有很多话要对柳正说,猛可里见到萧凡等人,顿时就将后边的话都咽了回去,神情讪讪的,颇为不好意思。

    柳正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显得颇为不悦,教训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是!”

    那名道人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一敛形迹,低眉垂目地应答了一声,转瞬就变得十分庄重。

    萧凡打量了一下,这名中年道士修为不低,隐隐也已筑基成功,身上灵力波动很是强烈,似乎在清虚观内也只是普通的执事弟子,衣着简朴,神态谦恭。看来茅山派的真正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露在外的那么一点。

    “萧真人,文师兄,谭师妹,里面请。”

    一声喝住了那名执事弟子,柳正便即转换神色,恭谨相邀。

    执事弟子神念悄悄探出,在来人身上一扫,顿时大吃了一惊,望向萧凡的眼里,就露出了敬畏之色。这位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修为竟然如此精深,远在师叔柳正之上。难怪他年纪轻轻,柳师叔却对他这样敬重客气。

    其余两位客人,修为似乎也不在柳师叔之下。

    “来,三位请先进房休息,喝杯茶水。”

    柳正亲自引领着三人来到一间厢房前,说道。

    话音未落,一股远比刚才浓郁得多的阴气,冲天而起,原本低眉垂目的那名执事弟子,脸色又是一变。

    萧凡双眉稍稍扬起,说道:“柳真人,茶水先不喝了,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毫无疑问,这清虚观内,镇压着某种极其阴寒的物事,搞不好就是柳正所言的那位先辈祖师的灵躯元神,不知什么原因,出了状况。感觉上,就要镇压不住了。

    柳正也是极有决断之人,闻言略一沉吟,便即说道:“好吧,那就失礼了。三位,请随我来。”

    随之转身,向通往内院的侧门走去。

    这清虚观的建筑,都是复古式样的,色调以青灰为主,无论主殿还是厢房,看上去都灰扑扑的,毫不起眼,没有丝毫富贵奢华之气,连地板都是青砖铺成,颇得道教清静无为的意境,和止水观有异曲同工之妙。

    萧凡一看就很喜欢。

    那种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所谓“圣地”,实在红尘气息太重了些。

    清虚观的后院,有一栋独立的殿宇,乍一看,颇有些突兀。因为两侧全都是一排排低矮的平房,衬托得这座殿宇益发的鹤立鸡群。

    萧凡神念往殿宇里一探,竟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道轻轻弹了开去。

    这殿宇之中布下的禁制大阵,颇为神妙。

    文天忽然开口说道:“柳真人,这殿宇之中,布置的是灵官阵吧?”

    显然,文二太爷也发现了这座殿宇的不妥。

    柳正连忙答道:“正是,文师兄渊博得紧。”

    王灵官乃是道教的护法大神,镇山神将,又称华光元帅,五显灵官。

    文天捋了捋胡须,说道:“渊博谈不上,年轻时候,曾经见识过灵官阵的厉害。”

    清虚观专门在后院建造了这样一座大殿,布置下灵官阵,肯定大有原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