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53章 速战速决的策略
    “艾美娜呢?她在哪里?”

    克莱曼冷笑一声,并未和萧凡讨论道德问题,径直问起了艾美娜的情况。

    萧凡冷冷说道:“她已经死了。”

    克莱曼脸色一寒,沉声说道:“萧先生,原本我还打算与你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可能了。正好我这里还需要一个祭品,就是你了。”

    萧凡看他一眼,蹲下身子,准备将阿杰莉娜放在地上。他刚才已经将浩然正气输入到阿杰莉娜的体内,简单检查了一下阿杰莉娜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生命精气亏欠太多,已经伤及本源。普通的办法,完全不会有效用。看来只有先打败克莱曼,再想办法了。

    “萧先生,要救阿杰莉娜,必须先打败他!”

    一直在微型维琴堡阳台上观察着这一切的米兰达,忽然高声说道。

    她现在被下了禁制,不能离开这个阳台。

    萧凡尽管早就发现了她,却没有急着将阿杰莉娜送到阳台上去,这种情形,一看就知道阳台上很可能也被下了某种禁制,平日里萧凡要破除这些禁制,自然是毫不为难。眼下,克莱曼却绝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炎灵之刃一斩之下,竟然未能当场摧毁克莱曼仓促之间凝聚出来的血剑,早已令萧凡内心的警惕之意,提高到了最高的等级。

    “阿杰莉娜现在生命精华流逝得太严重,必须依靠这里的血池才能恢复。”

    米兰达又加上一句解释。

    萧凡眼中一亮。

    他正犯愁要怎样给阿杰莉娜弥补亏损的生命本源,差点忘了阿杰莉娜是血族的公主。这处一望无际的血海,对普通人而言,除了恶心还是恶心,对纯正血族传人,却是大补的圣地。

    “米兰达,看来你是被这个东方人完全迷惑住了。你以为,他真能是我的对手么?”

    克莱曼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尽管刚才仓促间一交手,他似乎吃了个小亏,心里头却很清楚,像那样强横的攻击,必定要消耗大量的法力,不可能一直不停地施展下去。否则先支持不住的,必定是萧凡自己。

    而自己脚下就是血海。只要不离开这个环境,就能源源不断地获得法力补充。

    萧凡在阿杰莉娜额头上轻轻一吻,背后雷鹏虚影一闪,飞身而起,来到了空中,遥遥和克莱曼对峙。克莱曼冷冷看着他。背后血红的披风无风自动,腊腊作响。

    克莱曼双手平伸,嘴里念念有词,血海之中,丝丝缕缕的血气升腾而起,克莱曼右手忽然向前虚空一抓,五指再次张开来。却有一只血红的小鸟,在他手中浮现而出。

    这只小鸟不过拳头大小,通体血红,鲜血淋漓,双翅不住扇动,两只眼睛也是血红色的,并没有瞳仁和眼白,偏偏却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满含着嗜血的暴戾之意,死死盯住了萧凡。

    克莱曼左手又虚空一抓,第二只一模一样的血色小鸟也凝结而出。

    顷刻之间,就有数十只血红小鸟围绕着克莱曼身边上下翻飞,没有丝毫振翅之声,也没有啼叫之声,一切都安静得惊人。只有血鸟眼中的暴戾之气,益发的浓郁。

    萧凡举手一抬,十枚冰魄飞刀浮现而出,在他身边两侧排成非常整齐的两列。锋刃朝下,刀头向前,轻轻抖动着,严阵以待。

    “去!”

    克莱曼一声冷喝。

    忽然破空之声大作,数十只安安静静的血鸟,争先恐后向萧凡猛扑过去。

    “起!”

    克莱曼又是一声大喝,双手往上一抬。

    原本略略恢复了平静的血海,猛地卷起一股旋风,十余道红色的血柱不住旋转着,紧跟在血鸟之后,向萧凡席卷而去。

    克莱曼再虚空一抓,一柄长长的血剑再次凝聚而出。这柄血剑,明显只是由法术幻化而成,此刻却给人一种耀眼刺目的感觉,比真实的利剑还要锋锐。克莱曼双手握住长长的血剑,凌空高举,飞射而前,宛如泰山压顶一般,向萧凡当头力劈而下。

    克莱曼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三重攻击齐出,全力以赴,力求一举建功。

    毫无以为,克莱曼选取了对他自己最有利的打法。

    血祭进行到一半,就被萧凡硬生生切断,克莱曼表面看上去还算平静,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关键是,时间拖得越长就会越麻烦。血海之灵已经吸取了阿杰莉娜一半的生命精华,万一时间拖得太长,这一半的生命精华渐渐消耗殆尽,一切都需要重新来过的话,谁都不敢保证,阿杰莉娜剩下的那一半生命精华,足够支撑血祭顺利完成。

    克莱曼可不想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为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萧凡,让中断的血祭继续进行。如果能够像当初他和艾美娜商量的那样,将萧凡也当成血祭的祭品,那就最好不过,血祭肯定能够大功告成。

    他如今背靠血海,不怕法力消耗,可以肆无忌惮地“发大招”。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萧凡为了自保,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争斗的双方,一个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法力补充,另一个却只能硬扛,法力用一点少一点,得不到及时的补充。孰优孰劣,一目了然。换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打。真要是和萧凡不温不火地游斗,那才是脑子秀逗了。

    克莱曼打的什么主意,萧凡心里头明镜似的。

    不过萧凡却并不反对这样打。

    克莱曼要速战速决,他更要速战速决。阿杰莉娜的情形,丝毫也不乐观。生命精华流逝得太厉害,就算已经将那些血色触手切断,也难以遏制情形继续恶化下去。人体不是机器,那样严重的伤害已经造成,可不能说停就停。

    必须尽快打垮克莱曼。

    眼见数十只血鸟气势汹汹地猛扑而来,腥风扑面,萧凡手一挥,十枚冰魄飞刀激射而出,迎了上去。冰魄飞刀所过之处,奇寒彻骨,所有被奇寒笼罩的血鸟,俱皆被冻成了冰雕,没有任何一只血鸟能够躲过冰魄飞刀扬起的严寒。

    克莱曼脸上没有丝毫意外之色,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在见识过萧凡的冰魄飞刀瞬间冻住六只血色触手的强大威力之后,克莱曼压根就没有指望这数十只血鸟真能够突破冰魄飞刀组成的“玄冰防线”。他放出这些血鸟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消耗萧凡冰魄飞刀的实力。

    就好像萧凡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无法及时获得法力补充一样,他的飞刀也得不到新的玄冰之力滋养,这种玄冰之力,每释放一次就少一次。不管如何逆天的法宝,其中蕴含的灵力,始终是有限的。等级越高的法宝,蕴含的灵力越多,但终究会有一个极限。

    而类似的血鸟,血海之中却可以无穷无尽地产生。除非血海的血灵之力被彻底耗尽。

    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萧凡这十余枚飞刀,就算再逆天,蕴含的灵力也绝不可能和整个血海蕴含的血灵之力相提并论。

    冰魄飞刀刚刚一冻住那数十只血鸟,更多的血鸟又在血海上空化形而出,瞪着暴戾之气十足的双眼,前赴后继地向萧凡扑来。

    这些血鸟还在半空之中,脚下一根根的血柱,已经席卷而来。

    高举血剑的克莱曼,也已到了萧凡的头顶,长长的血剑力劈而下。

    萧凡脸色严峻,手一伸,一枚冰魄飞刀倏忽飞了回来,萧凡握在手中,法力一催,原本只有七八寸长的飞刀,骤然开始“疯长”,转眼间就长到了两尺多长,寒光闪闪,宛如一柄弯刀相似。

    萧凡挥舞冰魄长刀,猛然迎向克莱曼,在法力催逼之下,这柄冰魄长刀释放出来的奇寒之气,远胜从前,向四周鼓荡而出,顿时将那些在空中飘荡的丝丝缕缕的血色雾气都冻成了小小的冰晶疙瘩,纷纷向下边的血海坠落。

    甚至正在气势汹汹席卷而来的一根根血柱,也为之一滞,似乎陷入了沼泽泥泞之中,行动力大降。

    萧凡自己的眉毛之间,都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

    “嗤!”

    刀剑相交。

    一股雪白的冰霜,立即顺着那柄长长的血剑蔓延上去,竟然瞬间就被冻结了。冰霜之气毫不停留,瞬即蔓延到了克莱曼的手腕之上,然后就是手肘……

    照这个速度,只不过片刻之间,克莱曼浑身都会被冻僵。

    克莱曼却毫不在意,双手紧紧握住血剑,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意思,嘴角一扯,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似乎眼下处于劣势的,并不是他,而是萧凡。

    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

    便在此时,萧凡只觉得脚下一紧,两根席卷而来的血柱,忽然化为两条长长的血色绳索,毫无征兆地缠住了他的双足。紧接着,两股巨大的力量自脚上传来,萧凡被这股巨力拉得情不自禁地往血海之中直坠下去。

    克莱曼双手一抖,血剑和手肘之上凝结着的层层冰霜,寸寸碎裂。随即头下脚上,人剑合一,闪电般向萧凡追杀而下。

    血光闪闪的长剑,在萧凡头顶闪烁不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