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52章 救人
    异变是在瞬间发生的。

    悬浮在血海上空的克莱曼此刻全神贯注于血祭,对周边的情形,几乎是视而不见。从不久前艾美娜传来的消息看,萧凡固然悍勇无比,艾美娜在几名巡查使者的协助之下,也还是能够拖得住他。再说,传送阵密室之内真正的黑蝠大阵尚未启用,这一点才是最令克莱曼放心的。

    就算萧凡再了不得,刚刚传送现身的那一刻,遭遇到黑蝠大阵的迅猛攻击,也绝对抵挡不住。纵使萧凡能逃过灭顶之灾,身负重伤,功力大降却是绝对避免不了的。

    克莱曼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血祭。

    血祭一旦完成,和血灵圣殿的通道重新开启,先祖大人们来到这个世界,区区一个萧凡算得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匍匐在血族的脚下,也就是匍匐在他克莱曼的脚下。

    如果克莱曼知道,艾美娜不过转瞬之间就殒命在萧凡手下,恐怕他就不会这样自信了。

    就在克莱曼歇斯底里大喊大叫的时候,传送阵地下密室的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来,一身唐装的萧凡,出现在血海之侧。

    饶是萧凡见多识广,差刹那间也被这地底深处的血海所震惊。这血色湖泊实在太广大了,一望无际。当然,如果是在地表,这样的湖泊也谈不上太壮观,但这是在地底深处,并且不是地下水,而是整整一湖的鲜血。

    几乎是在瞬间,萧凡的脑海之中便浮现出在“乾坤鼎”须弥空间见到的那一幕——血海之中,阿杰莉娜被一个中年男子吞噬。

    萧凡的震惊,并未维持多久,几乎是马上,萧凡便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看到了血海上空的阿杰莉娜和那六只正在汲取阿杰莉娜生命精华的血色触手。

    短短片刻之间,阿杰莉娜脸上居然显出了一道道细细的皱纹。皮肤也不再那么富有弹性。

    年轻的阿杰莉娜,因为生命精华的大量流逝,已经开始衰老。

    萧凡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一念之间,身周黑中透亮的光芒闪烁,十枚冰魄飞刀浮现而出,猛可里光芒大放,向前激射而去。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紧接着,萧凡毫不迟疑地取出“炎灵之刃”,背后银翼雷鹏虚影一闪,随即腾空而起,双手高举长刀。向悬浮在血海上空的克莱曼疾劈而去。

    “轰”地一声,炎灵之刃火焰腾腾,顿时将血海一角映照得红彤彤的。

    眼见阿杰莉娜危险,萧凡想都没想,瞬间便将自己最强的杀手锏施展出来,没有半分迟疑犹豫。刚刚经历过强行激化雷鹏变身以致真气完全枯竭的萧凡,此刻早已恢复。变得精神饱满,法力充盈。

    艾美娜体内那颗绿豆大小的血丹,蕴含生命精华之多,远远超出萧凡的意料。炼化之后,不但瞬即将他枯竭的法力补足,萧凡甚至可以感应得到,自己的体质都因为这充沛的生命精华而有所改变,可能寿元都会因此增加不少。

    对于刚刚凝结金丹的修真者而言。寿元充足是最要紧的。毕竟修行之道是如此的艰难,如此的漫长。寿元增长,就意味着有更加充足的时间去冲击更高的境界,踏足更高的层级。

    自然,就算没有艾美娜的血丹补充法力,看到阿杰莉娜被人如此残害,萧凡哪怕自身再危险。也会毫不犹豫出手。

    高高在上的克莱曼,给了萧凡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个人的气息,比艾美娜强得太多了,甚至可以说。是萧凡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强者,比大雪山深处附体在洛吉大上师身上的风无邪还让人感到危险。

    面对这样的至强者,萧凡不能有任何试探和留手。

    趁着他猝不及防,全力出击!

    十枚冰魄飞刀的速度,比萧凡更快一筹,闪电般绕着六只血色触手转了一圈,其中蕴含着的极度冰寒之力,饶是这六只血色触手是什么“血海之灵”所化,也抵挡不住,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全部被冻成了六条血红色的冰柱。在朦胧的关照之下,闪耀着奇幻诡异的光泽。

    “住手!”

    变故陡然发生,血祭的过程被生生切断,克莱曼顿时暴怒起来,双眼猛地向萧凡扫去,喷射着愤怒的火焰,原本风度翩翩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只不过,克莱曼的愤怒也没能维持多久。

    眨眼之间,耀眼生辉的“炎灵斩”已经杀到了近前,克莱曼甚至可以感受到肌肤被烈焰炙烤的灼痛。

    萧凡眼中喷射的怒火,丝毫不在克莱曼之下。

    克莱曼毫不怀疑,萧凡已经被引动了杀机。

    西米恩亲王毕竟不是等闲之辈,眼见炎灵之刃气势汹汹杀到,不闪不避,右手一抬,一柄鲜红的长剑在他手心浮现而出,浓烈的血腥气四溢。

    大喝一声,克莱曼双手握住鲜红巨剑,向着猛扑而来的萧凡迎击上去。

    虽然萧凡手握的炎灵之刃一看就不是凡品,蕴藏着极其暴烈的火系灵力,西米恩亲王对自己却也信心十足。

    “轰然”一声爆响!

    炎灵之刃与血剑碰撞在了一起。

    这柄南方离火之精凝练而成的神兵利刃,萧凡已经使用过很多次,几乎每一次使用都不曾让萧凡失望过。从王仙芝鬼魂所化的厉鬼骷髅到刚刚殒命的艾美娜,无不是应声而斩。包括那位精通风遁术的妖灵风无邪,被炎灵之刃击中之后,也一样的抵受不住,灰飞烟灭。

    这一次,情形终于起了变化。

    鲜红巨剑和它的主人西米恩亲王,并没有被炎灵之刃一劈两半。刀剑相交,红光乱闪,西米恩亲王一声闷哼,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往后激射而退。手中持着的鲜红血剑,变得其薄如纸,短短一瞬间,就已经被炎灵之刃炽热的至阳之力熔化了绝大部分。

    与此同时,萧凡并未乘胜追杀,颀长的身躯,骤然往后翻了出去,手中炎灵之刃一扬,一道长长的火线,横扫出去。被冰魄飞刀冻成冰柱的六只触手,应声而断,半分都抵挡不住。

    萧凡飞射而过,一把搂住了半空之中依旧昏迷的阿杰莉娜,一个“细胸巧翻云”,轻飘飘地到了血海的边缘,冷冷扫了远处的克莱曼一眼。

    克莱曼死死盯住手中其薄如纸的鲜红血剑看了一会,脸上的神情又惊又怒,似乎绝不相信自己的血剑竟然如此不济,交手一招便差点被毁掉。稍顷才一抖手腕,血剑顿时消失不见,双眼朝血海之中望去。只见那六只血红触手被炎灵之刃斩断一截之后,余下的部分依旧还是冻成冰柱,僵硬地矗立在血海上空,丑陋无比。六条触手就宛如六个巴掌,摔在克莱曼的脸上,“啪啪”作响。

    这个萧凡,竟然同时身怀阴阳两种截然不同属性的法宝,并且俱皆驱使得十分顺手,尽管冰魄飞刀的冰寒之力,尚不能和炎灵之刃蕴含的离火之精相提并论,也已经十分了不得。

    很少有人可以同时驱使冰火两种尖锐对立的神通,普通的术师,能够将这两种天生相克的灵力捋顺,都已经很厉害了,更不用说收为己用。

    难怪米兰达会看上这年轻的东方人,果然有几分道理。

    “很好,萧先生,你总算来了。”

    克莱曼不愧是活了那么多年的人精,很快就将自己心中的讶异和愤怒强行压了下去,双目缓缓抬了起来,望向对面的萧凡,并没有急着想办法给冰冻住的“血海之灵”解冻。

    萧凡看着自己怀里依旧昏迷不醒的阿杰莉娜,和那似乎骤然老去了十几岁的容颜,心中又是怜惜又是愤怒,迎着克莱曼望了过去,冷冷说道:“你就是西米恩亲王?”

    “没错,就是我。你可以叫我克莱曼!”

    萧凡轻轻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面临大敌,情绪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乃是高手过招的大忌。这一点,萧凡知道得很清楚。

    “我不管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残害阿杰莉娜?”

    这个人,和他在“乾坤鼎”须弥空间来看到的那个中年男子一模一样。推演血相之时,阿杰莉娜就是被他所吞噬。现在已经应验了。如果萧凡再晚到一步,恐怕阿杰莉娜就要被血色触手吸净全身精华了。

    “因为她是女儿。她的生命是我给的,我现在要收回去!”

    克莱曼毫不迟疑地说道,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言辞之间,充满着冷酷无情的气息,没有半点父女之情。

    “阿杰莉娜是你的女儿?”

    萧凡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没错,是我的亲生女儿。萧先生对此有什么疑问吗?”

    萧凡就笑了,笑容冰冷。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样残害阿杰莉娜的,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你更该死!”

    萧凡死死盯住远处的克莱曼,一字一句地说道。

    每个字都冷冰冰的,充满着浓烈的杀机。

    这种情形,发生在萧凡的身上,实在是非常的罕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