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28章 血海
    时间缓缓流逝,夜色渐深。

    休息室的窗户上挂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从外间根本就没办法观察到里面的情形。

    休息室内,天地元气翻滚涌动,萧凡胸前不远处,化劫舍利随着天地元气的翻涌而上下沉浮,早已不是当初黑黝黝毫无光泽的“土气”模样,而是金光灿灿,耀眼生辉。

    阿杰莉娜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宛如龙珠一样的化劫舍利,满脸都是沉醉的神情。

    太美了!

    阿杰莉娜简直无法想象,这个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

    那颗珠子,给阿杰莉娜的印象,仿佛已经有了生命,就要活过来似的。

    真是神奇。

    不过此刻的萧凡,就没有阿杰莉娜那么轻松浪漫了,额头上早已渗出点点的汗水。连续几个小时不停的施法,纵算萧真人法力浑厚,也觉得有些疲累。这颗化劫舍利已经被完全激发,一开始的时候,左冲右突,想要挣脱萧凡法力的束缚,却被萧凡牢牢控制住了。经过几次较量,终于变得十分“老实”。

    萧凡双目牢牢盯住化劫舍利,两手箕张,雄浑的浩然正气,将金色的舍利子紧紧裹住,开始炼化。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舍利子的光芒,逐渐变得黯淡起来。那层闪闪的金光,被压制在舍利子的表面,显得远比先前要呆滞得多,似乎失去了灵性。

    萧凡左手捏诀,继续控制着法力形成的壁障。牢牢束缚住已经被炼化得差不多的舍利子,右手轻轻一弹。一枚银光湛然的柳叶飞刀疾飞而出,来到了化劫舍利的上空,刀头朝下,静止不动。

    一缕鲜艳的血痕,在飞刀上缓缓浮现而出,在刀头处形成一滴小小的血珠。

    这滴血珠,是从阿杰莉娜身上取得的。

    “咄!”

    萧凡一声断喝。

    那一滴在柳叶飞刀刀头不住颤动的血珠,骤然滴落下去。毫无迟滞地穿透法力化成的五彩壁障,滴落在了化劫舍利之上。

    “嗤啦——”一声爆响。

    如同一颗水珠骤然滴落在沸油之中,血珠化为无数更加细小的血点,四散飞溅开去。

    萧凡不由得微微一愣。

    佛骨舍利居然抗拒阿杰莉娜的鲜血,不愿意和这滴血珠融合。

    这其实已经是炼化化劫舍利的最后一步,只要舍利与阿杰莉娜的鲜血相融合,炼化就算完成。化劫舍利沾染了阿杰莉娜的气息,要紧关头,自然会为阿杰莉娜化劫。

    只是萧凡却不曾想到,最后关头,佛骨舍利竟然“拒绝”!

    还没等萧凡回过神来,化劫舍利骤然金光大放。一道虚淡的金色人影,在空中显现而出。这道人影只有数寸高矮,却五官毕现,清晰异常,乃是一位身穿僧袍的僧人。

    “呀——”

    一直在注视着场中情形的阿杰莉娜。见到这般神奇变化,禁不住伸手掩住樱桃小嘴。惊呼出声。

    “疾!”

    萧凡大喝一声,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如戟,猛地向那个数寸高矮的金色小人指去,随即又向阿杰莉娜一指,想要驱使金色小人与阿杰莉娜强行融合在一起。

    休息室内原本略略平息了几分的天地元气,骤然翻滚如沸,狂暴混乱,爆发出惊人的气息。

    这一指之力,差不多激发了萧凡所有的法力,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出人意料的是,金色小人对这开天裂地般的一指毫不理睬,在空中略略一凝,便即飘然而前,毫不费力地突破了萧凡法力所化的五色壁障,一眨眼间,就来到了萧凡面前,骤然往前一扑,顿时便没入到萧凡的天庭之中,不见了踪影。

    萧凡浑身一激灵,感觉到一股极度舒服的温暖之意,瞬间就遍布了自己的四肢百骸,暖融融的,舒畅无比,刚刚因为炼化舍利子而耗费不少的法力,转眼就变得极其充盈,整个人神采奕奕,精神焕发。

    法力构成的五彩壁障之中,变得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原本应该在那个位置的佛骨舍利,早已不知去向,踪影全无。

    萧凡愣怔稍顷,不由得苦笑起来。

    费尽心血,想要为阿杰莉娜炼制一个替劫化身,化解那隐藏体内的“凶兆”,不成想到头来,这位不知姓名的上古高僧,却那么“固执”,就认定了自己。

    也算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萧凡……”

    一直旁观的阿杰莉娜再也忍不住,蹦跳着过来,拉住了萧凡的手,笑嘻嘻的,满脸兴奋之色。刚才这一出“戏法”,演出的时间虽然长了点,但确实好看。

    “那个小人呢?哪去了?我看到他好像钻进你的体内去了……不要紧吧?”

    尽管阿杰莉娜非常关心萧凡的安危,这一次却并没有太担忧,金色小人钻进萧凡体内之后,萧凡的变化她可是看得出来,神采飞扬,绝对不应该是坏事。

    “我倒是不要紧,可惜……”

    萧凡伸手轻轻抚摸着阿杰莉娜的小脸,叹息着摇了摇头。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忽然被完全改变,一时之间,萧凡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既然上古高僧如此“固执”,看来只能再想办法为阿杰莉娜寻找另外的替劫之物了。只是这样神奇的东西,还真是可遇不可求,得看运气。

    “你不要紧就好……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玩!”

    阿杰莉娜像个孩子似的,笑着嚷嚷道,哪里有半点公主殿下的矜持和雍容。

    萧凡笑了笑,随即说道:“阿杰莉娜,去那边坐好。我还要办件事。”

    “哦。”

    阿杰莉娜乖巧得很,马上便点了点头。回到法阵生门位置坐下,扑闪着蓝色的大眼睛,笑嘻嘻地看着这边,不知道萧凡又要变什么样的“魔法”。

    萧凡再次盘膝坐下,右手一抬,褚红色的“乾坤鼎”缓缓飞了出来,在他胸前慢慢旋转。萧凡开始捏诀做法,“乾坤鼎”上的混沌图案渐渐闪亮起来。宛如活物一般,绕着小鼎急速流转。

    阿杰莉娜索性支起下巴,看得津津有味。

    萧凡手一抬,又一枚柳叶飞刀浮现而出,飞临“乾坤鼎”的上空,再次凝结出一颗小小的血珠,在萧凡法力的催逼之下。缓缓滴入小鼎之内。

    房间里的天地元气,骤然翻腾起来,将阿杰莉娜吓了一跳,禁不住坐直了身子,诧异地望向四周。

    虽然看不到,阿杰莉娜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一次天地元气的翻涌,甚至比刚才炼化佛骨舍利之时还要更加厉害,更加狂暴几分。

    相比起阿杰莉娜,萧凡的吃惊更甚,脸色变得凝重无比。

    他正在施展无极门的血相之术。为阿杰莉娜推演命相。

    血相之术,是无极门最高深的相法。以萧凡眼下的修为。仅仅只为一个人推演血相,而且目前来说,阿杰莉娜和他没有特别亲近的关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不要说刚刚与化劫舍利幻化出的金色小人合体,令他法力瞬间恢复如初,就算是法力消耗较为严重,萧凡也不觉得推演一个人的血相,会出现力有未逮的情况。

    谁知阿杰莉娜的鲜血刚刚一滴入鼎内,竟然立即就引发了极其狂暴的天地元气变化,似乎冥冥之中的上苍,对萧凡此举大为生气。

    萧凡冷“哼”一声,洁白的唐装鼓荡而起,浩然正气向四面八方涌出,瞬即铸成一个防御圈子,将暴怒的天机之力挡在外边。随着萧凡修为精进,一般的天机反噬想要伤到他,越来越不容易了。

    萧凡不去理会在防御圈子外翻腾咆哮的天地元气,凝神静气,将神念之力渐渐探进“乾坤鼎”。尽管他已经确切地知道,“乾坤鼎”是空间宝物,却并不妨碍他像以前那样,继续使用“乾坤鼎”来推演血相。宝物之神奇,远不是现在他这样的修为能够完全了解清楚的。

    不能知其所以然,那就先知其然吧!

    萧凡的神念刚一探入“乾坤鼎”,一股滔天的血浪,猛地向他汹涌而来。这股血浪之巨大,宛如海啸一般。感觉上,萧凡此刻正站在一处血泊大海之前,一望无际,血浪滔天。一股浓烈至极的血腥气,更是将他完全包裹其中,几乎像是有形之物,浓得化不开。

    以萧凡的见多识广和心志之坚,也差点当场呕吐。

    下一刻,血腥之气骤然消褪,滔天的血浪,也缓缓向后退去,血泊大海显得平静下来。稍顷,一朵小小的血花溅起,慢慢从血海之中,涌现出一个曼妙的身姿,美艳无比,洁白无瑕,浑身上下不着寸缕,正是阿杰莉娜。

    阿杰莉娜一眼就望见了海边的萧凡,顿时绽放出欣喜的笑容,张开双臂,向萧凡跑来,脚下血花飞溅,却一点也不会沾染到她光洁的皮肤之上。

    奔跑着的阿杰莉娜,绝美不可方物。

    明知只是幻象,萧凡还是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双臂,想要抱住这具绝美的娇躯。

    便在此时,血海再一次咆哮起来,巨浪滔天而起,一个男子的人脸,在巨浪上显现而出,恶狠狠地盯住了阿杰莉娜,张开血盆大嘴,呲出四颗白色的獠牙,在萧凡即将接到阿杰莉娜的瞬间,猛可里将阿杰莉娜一口吞了下去。

    “不……”

    萧凡大叫一声,眼前血海情景骤然消失,神念之力已经从“乾坤鼎”里退了出来。

    这一刻,萧凡冷汗澹澹而下,转眼间就湿透了衣服。

    “萧凡,萧凡,你怎么样?”

    阿杰莉娜一跃而起,急急跑了过来,连声问道。

    萧凡猛地张开双臂,搂住了她娇嫩的身躯,紧紧搂住,似乎生怕一松手,血相幻境立马成真,阿杰莉娜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阿杰莉娜分明感受到了萧凡对她那股深深的不舍之意,尽管她不知道刚才萧凡经历了什么,却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对阿杰莉娜而言,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种感觉,比这种感觉更加美妙,更加令人陶醉。

    “阿杰莉娜,别怕,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萧凡低声说道,语气却坚定异常。

    “我知道我知道,萧凡,我好开心……”

    阿杰莉娜连连点头,也将萧凡搂得更紧。

    至于萧凡嘴里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阿杰莉娜才不会去在乎。

    她只在乎萧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