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24章 公主殿下
    没有人阻拦。

    在纳卡市,怎么可能有警察敢于阻拦拉赫曼大主教的专车?

    小型车队缓缓开到近前,停了下来。

    老爷车的车门打开,一名年轻的随行人员一跃而下,拉开了后座车门,走下来一位身穿民族服装的老年人,雪白的胡须略略卷曲,年纪虽老,却精神矍铄。正是纳卡市人人熟悉的宗教领袖,拉赫曼大主教。大主教一把推开了准备上前搀扶他的年轻随行人员,快步向后边的劳斯莱斯幻影走去,亲手拉开了劳斯莱斯的车门。

    “公主殿下,请!”

    拉赫曼大主教微微弯腰,对着车厢之内,恭恭敬敬地说道。

    香风涌动,一片雪白的裙裾,从劳斯莱斯车里出来。紧接着,所有人眼前一亮,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丽姑娘缓缓出了名贵轿车,公主殿下之美,无与伦比,这一刻,仿佛天际的骄阳都黯然失色。

    不少人嗔目结舌,哈喇子忍不住就流淌下来。

    难道这世界上,真有仙女么?

    甚至连跪在萧凡跟前的阿卜杜拉,也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公主殿下如大海般深邃的碧蓝美眸,越过拉赫曼大主教,越过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越过跪在那里的阿卜杜拉,径直落在了萧凡的脸上。

    公主殿下比仙女还要美丽还要娇艳的容貌之上,忽然焕发出梦幻般的迷离光泽,深邃的碧蓝美眸之中。泪水晶莹,宛如两颗大大的蓝宝石。在不住打转。

    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在眼中同样续满了泪水。

    公主殿下就好像有着特殊的魔力,紧紧攫住了大家的心。为她笑,为她哭。

    但是所有这些人,在公主殿下的眼里,都如同空气一般,完全透明。这一刻,公主殿下无论眼里还是心中,都只有一个人。只有萧凡!

    公主殿下提起雪白的裙裾,缓缓向前走去,一开始,还能勉强控制自己的步伐,马上就越走越快,到后来,简直就是飞奔向前。

    “萧凡。萧凡……”

    公主殿下嘴里发出如梦似幻的呢喃之声。

    萧凡嘴角也浮起一丝愉悦的笑容,站起身来,张开了双臂。

    公主一头扑进了他的怀抱之中,紧紧环住了他的腰,伏在他的胸口,泪水终于倾泻而下。瞬间就将萧凡的唐装打湿了一大片。

    “阿杰莉娜!”

    萧凡轻轻搂住了这千娇百媚的小尤物,微笑着亲了亲她闪耀着金子般光泽的长发。

    这位迷人的金发碧眼的异国公主,正是当年离开京师返回东欧寻亲的阿杰莉娜。只是再也没想到,当初在京师被人欺负的小绵羊,竟然是异国的公主殿下。

    一两年不见。阿杰莉娜比当初更加成熟更加漂亮,整个人魅力四射。高贵得如同仙女下凡,却又娇媚得如同倾国倾城的性感尤物。女人的诱惑,至此为极。

    “萧凡,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一定会的,我一直都在等着你……”

    阿杰莉娜晶莹的泪水,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落下来,将萧凡越搂越紧,似乎生怕自己稍一松手,眼前这位令自己魂牵梦绕的男子,就此消失不见。实在,阿杰莉娜经历过太多这样的梦境,每次在梦中和萧凡相会,都是那么的甜蜜,一旦梦醒,却又总是那么痛苦失望。

    爱得越深,痛苦越深。

    萧凡将阿杰莉娜搂得更紧了些。

    这一两年,他虽然偶尔也会和阿杰莉娜通话,却始终没有答应阿杰莉娜回京师来看他,更没有给阿杰莉娜任何明确的“信号”,就是怕阿杰莉娜越陷越深。今天见到阿杰莉娜这个样子,萧凡终于明白,纵算自己再怎样强大,也无法斩断一个女孩子缠绕在他身上的情丝。

    爱情,和所有其他因素无关,只和感觉有关。

    这一刻,萧凡很歉然。

    是应该对这个痴情的异族姑娘好一点才行。

    “你们都在干什么?”

    这边缠绵悱恻,卿卿我我,那边厢,拉赫曼大主教开始发飙了,眼望四周完全看傻了的一大堆警察,怒目圆睁,厉声喝道。

    “嗯?”

    “还不快把枪都收起来。敢这样对待我们最尊贵的客人,简直岂有此理!”

    大主教大发雷霆,白胡子几乎一根根竖了起来,双眼喷射着怒火。

    瞧这个架势,傻瓜也知道那个年轻的华夏男子,和公主殿下关系非同寻常。这样一位最尊贵的客人,却被他治下的一百多警察拿枪指着,却叫拉赫曼下次见到王妃之时,一张老脸往哪里搁?

    警察们这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将枪械收了起来。

    原本一直负手而立的首领大上师,也早已收起风淡云轻的笑容,大步走到拉赫曼大主教身边,满脸震惊之色,望着拉赫曼,希望能够得到某些提示。拉赫曼望向他的目光之中,却包含着强烈的不满。

    任谁得罪了公主殿下的贵宾,都是和他拉赫曼故意作对。

    王妃,公主殿下和眼前这位大上师,孰重孰轻,拉赫曼大主教心中掂量得一清二楚。

    大上师和达尔喀的心,直沉了下去。

    他们之所以能够在纳卡市安居乐业,甚至发展出偌大的产业,与拉赫曼大主教对他们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一旦拉赫曼大主教改变态度,所有这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半点都带不走。

    “好了,阿杰莉娜,别哭了,我们先处理一下眼前的事。”

    萧凡轻轻将阿杰莉娜的娇躯扶了起来,伸手给她拭去脸颊上的泪珠,微笑说道。

    “嗯……”

    阿杰莉娜乖乖地点了点头,一如在京师之时,对萧凡说的每一句话,都奉若纶音,绝不反驳。

    “公主殿下,非常抱歉,我不知道您的朋友到了纳卡市,有失远迎,请公主殿下和贵客恕罪。”

    拉赫曼立即向阿杰莉娜和萧凡深深鞠躬,彬彬有礼地说道,眼神的余光,从依旧跪在那里的阿卜杜拉脸上扫过,阴沉沉的。阿卜杜拉只觉得心中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没有了一点底气。

    阿杰莉娜轻轻“哼”了一声,俏脸板了下来。虽然不管阿杰莉娜如何生气,也总是那么美艳迷人,可是只要她表现了生气的意思,那就足够了。足以让许多人胆战心惊。

    拉赫曼顿时就很是尴尬,轻轻咳嗽一声,望向萧凡。

    他很清楚,想要让公主殿下不生气,萧凡才是关键,尽管一时半会还不清楚公主殿下和这位东方男子之间的具体关系,但公主殿下对萧凡仰望的神情,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对所有人而言都高不可攀的公主殿下已经完全被萧凡折服,这是确定无疑的。

    “萧先生……”

    拉赫曼大主教尴尬地开了口。

    萧凡摆了摆手,扫了阿卜杜拉一眼,淡然说道:“大主教阁下,听说这位阿卜杜拉先生,是您的弟子?”

    “不,萧先生,他只是以前是我的弟子!”

    拉赫曼立即答道,毫不迟疑。这位大主教显然是个聪明人,瞬间就找到了理清眼前这一团乱麻的线头。

    阿卜杜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再也没有半分血色,浑身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这么说,阿卜杜拉先生也就不再有资格担任主教职务了?”

    “那是当然。他冒犯了萧先生,我们将永远把他清理出去,他是我们教派的罪人!”

    拉赫曼马上说道,语气坚定无比。

    阿卜杜拉大叫一声,双眼一翻,晕死过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拉赫曼大主教这个判决,意味着什么。不但曾经与他近在咫尺的大主教宝座,从此与他再也无缘,只怕他的生命都未必能够延续到明天日出时分。

    教派处置罪人的方式,极其残酷。

    阿卜杜拉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用这种残酷的方式处死过多少所谓“罪人”。在这个国家,宗教处罚是无需经过审判的,大主教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任何一个教众的生死。

    为了挽回在萧凡心目中的恶劣形象,拉赫曼大主教毫不吝惜他的头颅。

    要找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并不为难。

    萧凡点了点头,那股凛冽的杀机又再收敛了几分,望向拉赫曼的眼神,也变得比较友善。

    拉赫曼大主教暗暗舒了口气,连忙趁热打铁地说道:“萧先生,大驾光临纳卡市,不知道有什么是我们可以效劳的?”

    仅仅处置阿卜杜拉,肯定还不能完全平息萧凡的怒火。

    萧凡笑了笑,望向大上师。

    大上师脸色略略一变,随即展现出笑容,温和地说道:“听说萧先生是道教大师,释道本是一家。我们竭诚欢迎萧先生到这里来做客,不知道萧先生有没有时间,在寒舍小住几日。有一些经文上的疑义,想要向萧先生请教。”

    萧凡微微颔首,望向大上师的双眼,依旧目光炯炯。

    显然,大上师这个答复,尚不能让萧先生完全满意。

    大上师暗暗一咬牙,缓缓说道:“萧先生,听说您和我的一位追随者丹增多吉是朋友,我们很希望这种友谊能够持续下去。如果萧先生不嫌弃的话,我希望丹增多吉今后能够追随萧先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