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23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大上师又看了萧凡一眼,便即转过身去,望向远方,不再和萧凡说话。

    便在此时,别墅外边响起了一阵阵凄厉的警笛鸣响之声,数十台警车,警灯闪耀,纷纷向这边驶来,最前边开路的,却是一台拉风无比的大奔。

    达尔喀脸色一变,低声说道:“萧先生,是阿卜杜拉……这个人的脾气非常暴躁,被惯坏了。”

    这样的评语,实在不算高。联想起刚刚达尔喀与阿卜杜拉是在一起,就能知道,这才是达尔喀心目中对阿卜杜拉的真实评价。对阿卜杜拉笑脸相迎,那是因为不得已。达尔喀作为首领大上师最信任的助手,在纳卡市,是不大可能得罪阿卜杜拉的。但表面的笑容,绝不表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萧凡双眉轻轻扬了起来,达尔喀清楚地感觉到一股暴虐之气,冲天而起。

    萧凡动了杀机!

    别看达尔喀一直在萧凡面前表现的比较强硬,却并不代表他真的不害怕萧凡。毕竟在丹增多吉的描述之中,萧凡已经不是普通人,而是神明一般的大能者。就刚才,达尔喀也亲眼见识到了。

    “萧先生,相信以你的能耐,杀掉他们不要费太大的力气。但在这里大开杀戒,肯定会造成极坏的影响,对萧先生的令尊大人乃是整个家族,恐怕都不是那么有利。请萧先生三思……”

    达尔喀壮着胆子说道。

    萧凡扬起的双眉,又渐渐平复下去。转过身,缓步走到大树之下。在椅子里坐了下来,就坐在首领大上师的一侧。首领大上师依旧远眺前方,对此不闻不问,好不风淡云轻。

    达尔喀长叹一声,转身就向外边走去。

    别看阿卜杜拉已经年逾不惑,而且身为主教,理应很有休养很有风度,但正如达尔喀所言。这人被惯坏了,是个做事不管不顾的大纨绔。如果不急着去阻止的话,这家伙绝对有可能将这地方拆掉。

    事实证明,阿卜杜拉的性格,只有比达尔喀评价的更糟,真正暴怒起来,绝对的六亲不认。

    达尔喀刚刚来到大奔之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从大奔里一跃而下的阿卜杜拉扒拉到一边,阿卜杜拉正眼都不看他一下,毛茸茸的手臂不住挥舞,嘴里哇哇大叫,几十台警车里跳下来一百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不少身穿防弹衣,手持冲锋枪,火力强大,明显是防暴警察。

    这些警察一下车,便散开成一个半圆形。向着萧凡和大上师所在的大树围拢过来,无数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而前。闪耀着死亡的寒光。

    “不许动!”

    “谁敢抗拒,格杀勿论!”

    一名四十几岁胖胖的警察,站在一众警察前头,用英文大声喝道,挺胸凸肚,倒也威风凛凛。应该是个指挥官。这是因为,包围圈里的两个人,都是赤手空拳,看上去实在没有任何威胁。如果是面对两个持枪歹徒,指挥官是绝对不肯站在最前边的,必定要躲在一堆下属的身后。

    没有任何动静。

    萧凡和大上师就好像压根没有看到他们,一坐一站,安静得惊人。

    指挥官愣怔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两个人,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犯罪嫌疑人都不相同,当警察多年,指挥官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情形。

    “哈哈……”

    阿卜杜拉分开一众警察,缓步来到包围圈内。矜持这种东西,是阿卜杜拉在东方人那里学到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倒也相当的适用,至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如果阿卜杜拉看过华夏国古代的章回体小说,就能知道,每一位大奸角出场之前,都要仰天大笑三声的。

    “萧凡先生,你好啊。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阿卜杜拉眼望萧凡,笑哈哈地说道,脸上明显带着猫抓耗子的神情。如今局面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阿卜杜拉自然要好好显摆一番,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方人狠狠地羞辱一顿,方能出得了心头那口恶气。

    萧凡瞥了他一样,眼神益发的冷漠。

    任谁都看得出来,萧凡压根就没有将阿卜杜拉放在眼里,也没有将身边那一百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放在眼里。甚至于萧凡刚才那一眼是不是真的在望向阿卜杜拉,都不一定。

    这份镇定乃至轻蔑,实在不大像是装出来的。

    难道,他还有什么仗恃?

    但萧凡这种极度蔑视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阿卜杜拉。

    “抓起来!”

    主教先生一挥手,怒吼道。

    “是!”

    警察们暴雷也似的答应一声,当即便有两人亮出手铐,晃晃悠悠地走上前去。看他俩的神情,脸上都带着轻松至极的笑容,甚至连手枪都收了起来。

    实在也没看出来,萧凡有什么可怕之处。为了抓捕这么一个瘦弱的东方青年,动用到一百多名警察,其中甚至还包括几十名防暴警察,至于的吗?估摸着这人狠狠得罪了主教先生,主教先生要教训他。

    这应该是唯一的解释。

    “注意,这个人会魔法……”

    阿卜杜拉嘴里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会魔法……”

    两名上前铐人的警察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主教先生真会开玩笑。

    下一刻,爆笑之声戛然而止,萧凡的眼神扫了过来,没有任何征兆,两名警察便腾空而起,哇哇大叫着,手舞足蹈的向远方摔去。

    “啊……”

    “什么……”

    这一下,一众警察顿时大乱起来。原本已经有些心不在焉的,又再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枪械。直直指向萧凡,满脸莫名其妙的神色。

    还没等大伙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身材高大的阿卜杜拉忽然也飞了起来,如同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直直飞到萧凡跟前,“噗通”一声,单膝跪倒。顷刻间,阿卜杜拉脖子上青筋暴涨。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之外,但无论他如何使劲,却始终都是徒劳的,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牢牢压住,连动一个手指头都很困难。

    “你……你放开我……”

    阿卜杜拉咬牙切齿地叫喊起来,声嘶力竭。

    萧凡又瞥他一眼,眼神冰冷。阿卜杜拉张开嘴,第二声叫喊硬生生被堵了回去,一股寒意,骤然自尾椎骨处升腾而起。他分明在萧凡眼里看到了一抹强烈的杀机。甚至于,他还能感受得到,自己之所以还能活着。是因为萧凡自己在很努力地压制这种杀气。

    就本能而言,萧凡其实很想一刀结果了他,却被自己的理智扼住了那柄杀人之刀。

    事实上,迄今为止,萧凡都还没有大开杀戒。就是因为他的理智一直在和胸中的暴虐之气搏斗。

    佛与魔之间,本就只有一线之隔。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萧先生,误会……”

    这种强烈抑制的杀机,却完全吓住了阿卜杜拉,他眼珠子一阵乱转,连咽了两口口水,脸上神情忽然一变,露出讨好谄媚之意,满脸堆笑地说道。

    “好大的胆子……”

    “你做什么……”

    “喂,快放开主教先生!”

    外围那些警察,却一个个急了眼,乱怏怏地大喊大叫,纷纷拉动枪栓,想要吓唬萧凡。

    萧凡看也不看他,只是淡淡对负手站在一边,依旧平静如水的首领大上师说道:“大上师,第一,给丹增多吉自由,解除他当初的誓言;第二,将所有宗伽大师手书经文交给我翻阅一次。这件事,就算了结。我不会再追究下去。”

    首领大上师的身子,轻轻一颤,随即淡然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杀我,但休想我改变主意。”

    萧凡点点头,没有再说。

    “萧先生,萧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我都答应。大上师不同意,我帮你劝说他,他一定会同意的……”

    阿卜杜拉马上说道,似乎终于找到了脱身之策。

    “就你?差得太远了。阿卜杜拉先生,你实在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你一定要记住,你不是拉赫曼大主教。”

    萧凡终于正眼看了他一下,淡淡说道,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不屑之意。

    阿卜杜拉咽了一口口水,说道:“萧先生,我虽然不是大主教,可是能够说服大主教的人,只有我……”

    萧凡就笑,眼里的讥讽之色益发的明显。

    便在此时,一个小型的车队,疾驶而来。打头的是一台非常古老的老爷车,挂着教会的旗帜。一见到这台小车和那面教会旗帜,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甚至连一直风淡云轻的大上师,双眼也猛地眯缝起来,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除了萧凡,这台挂着教会旗帜的老爷车,在场所有人都认识。

    这是拉赫曼大主教的专车!

    紧随老爷车之后的,是一台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乌黑锃亮的古典豪车,奔驰在风景如画的林荫道上,那股不可一世的富贵气息,扑面而来。

    最后,则是一台警卫车。

    车队规模虽小,但规格之高,却令人目瞪口呆。

    大主教的座驾,居然不在正中位置,而是担任前导,那么,劳斯莱斯幻影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呢?

    毫无疑问,这位的身份地位,更在拉赫曼大主教之上。

    在纳卡市,乃至在整个国家,这绝对是真正至高无上的地位了。

    是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