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04章 幻阵(下)
    洛吉大上师老则老矣,行事作风极其干净利落,一旦答应萧凡,立即便在一面山壁前盘膝坐下,一手横胸向下,一手捏诀向上,摆出了创派祖师妙悟大道之时曾经做过的姿势——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原本是佛陀降世之时,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的偈句。高原佛教的创派祖师,妙悟大道之后,将佛陀这个姿势略加变动,仍然还是表示自己通晓天地造化之意。

    此后,高原佛教的得道高僧,都会在要紧关头,摆出这样的姿势。

    洛吉大上师是高原佛教最著名的隐士,首领大和尚都以师礼相待,自然有这样的资格。

    随即,一阵阵梵唱之声,在山洞中响起。

    萧凡只觉得,身边的空气,似乎起了某种细微的波动,尽管这种波动非常微弱,但确确实实在发生。洛吉大上师果真了得,甫一开始作法,便有此反应。

    “想破阵?做梦!”

    幻阵中的雪妖立即也感受到了这种细微的波动,顿时惊怒交加,大吼了一声。

    姬轻纱曲指轻弹,一只金灿灿的小甲虫,骤然向着一面看似结实的山壁飞了出去。恰在此时,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巨掌,从山壁之中探了出来。姬轻纱放出去的小甲虫实在太小,和千年雪妖的巨掌比较起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加上这山洞之中,冰雾充斥。能见度极低,除了姬轻纱自己和她身边的萧凡。几乎没人看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紧接着,千年雪妖毛茸茸的身躯也从山壁之中冲了出来。胸口的毛发,还是带着明显被烧灼过的黑颜色,显得乱糟糟的。看来这十来天的休养,远远不足以让它的伤势完全平复。

    “砰”地一声响。

    金灿灿的甲虫,猛地凌空爆炸开来,一股金色的飓风,骤然扬起。将四周的冰雾都震散了,半空中如同放了一个烟花弹,无数的金色焰火,向着千年雪妖身上散落而去。

    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千年雪妖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反应,金色的焰火便有一小半沾到了它的身上,就好像散了一层金粉。白色的毛发之上金光灿灿。

    千年雪妖吃了一惊,顾不得攻击他们,反身就缩了回去。

    “爆裂虫?”

    这一回,连萧凡都大为讶异。

    这爆裂虫,可是南洋一等大降头师的压箱底手段之一,连摩鸠大国师都伤在苏南的爆裂虫王之下。怎么姬轻纱竟然也会培育?

    姬轻纱嫣然一笑。低声说道:“假的,只是看上去有点像而已。真正的爆裂虫要以活人作为寄主,我可没有那么残忍。不过这些虫子,确确实实是培养爆裂虫的品种。培养时间不长,现在还不能杀敌。不过可以让雪妖身上血降的气息更加明显,它要是想悄无声息地接近我们。可以提前发现它的藏身之处。”

    这些爆裂虫,还真是姬轻纱上次南洋之行的收获,相对于真正的爆裂虫而言,这些幼虫固然毫无威力可言,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搞到。苏南大国师为了结好萧凡,送了十二对幼虫给姬轻纱,又将培育真正爆裂虫的方法,也毫不保留地教给了她。

    要想培育出真正的爆裂虫,要求实在太高,限制也实在太多,苏南大国师,倒并不担心在华夏国冒出一位可与他比肩的女性大降头师。

    不过苏南大国师也意想不到,姬轻纱竟然会将爆裂虫的培育方式与河洛派的术法传承糅合起来,加以改变,换了其他的用途。以姬轻纱的冰雪聪明,以及河洛派传承的神妙莫测,假以时日,姬轻纱未必就不能培育出比南洋降头术更加厉害的爆裂虫来。

    “吼——”

    山洞深处,一声暴怒的大吼传来。

    千年雪妖被激怒了。

    尽管这些金色的“焰火”一时之间没有对它造成什么直接的伤害,但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千年雪妖那样的庞然大物,却屡次遭到姬轻纱纤纤弱女的戏耍,心中暴怒,可想而知。

    梵唱之声渐急。

    围绕着洛吉大上师身周,浓浓的冰雾开始扭曲起来,仿佛水纹一般,一圈圈的荡漾开去,逐渐扩大,不久之后,一侧的山壁,甚至都微微晃动起来,开始扭曲变形。

    “小和尚,你找死!”

    千年雪妖再次怒吼起来,吼声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惊慌之意。

    眼下,这幻阵是它最大的倚仗,一旦幻阵被破,它就要和敌人硬碰硬。面对着这样一群强人,刚刚复苏不久的千年雪妖,可没有取胜的把握。

    说起来,这雪妖也是流年不利。沉睡了一千多年,好不容易,外界环境变了,天地灵气逐渐增加,它醒转过来,尚未来得及恢复多少当年的神通,就碰上了萧凡。假如再给它几年十来年的时间,让它将当年的神通恢复一多半,眼前这几个凡人,算得什么?轻轻松松就灭杀掉了!

    但现在,它却面临着极大的风险。

    “嗤——”

    一声轻响,千年雪妖从另一处山壁之中探出头来。

    诸人早已得到了姬轻纱的提醒,严阵以待,雪妖刚一冒头,弓弦震响,一支黑色的羽箭激射而来,眼前红光耀眼,三张符箓演化成混沌图,当头笼罩而下。姬轻纱和丹增多吉,一左一右,猱身而上,一个刀风霍霍,一个五爪如勾,分袭雪妖的左右两肋。虽然没有事先演习过,却配合得天衣无缝。

    千年雪妖小眼睛里红光四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两只巨掌凌空挥舞,向着两边横扫出去。血盆大嘴一张,一股白茫茫的光柱激射而出。

    这道光柱又粗又大,甫一喷出,一股可以将人浑身血液都冻住的严寒扑面而来。黑色羽箭被光柱迎面击中,仿佛撞在坚冰之上,“咯”地一声轻响,羽箭顿时就被冻在了光柱之中。当头镇压而下的三个混沌图,也被光柱一冲而散,转瞬就不成形状了。

    千年雪妖情急拼命,这全力一击,竟然远在先前喷出的光柱威力之上。

    一下金属交击之声,长刀和雪妖的巨爪相交,丹增多吉只觉得一股无可与抗的巨力骤然奔涌而来,一声闷哼,身子腾空飞起,足足飞出七八米远,只觉得胸口发甜,一口鲜血涌将上来。雪域刀王也是条硬汉子,使劲一提气,硬生生将这股鲜血咽了回去。

    他手中的长刀,固然得到过上古时期大能者的加持,也只有在击中雪妖身上薄弱部位之时,才能伤到那妖物。雪妖的利爪,是它身上最坚硬的部位,也是最强悍的攻击利器,以硬碰硬,力强者胜,力弱者败,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

    交手一招,丹增多吉的五藏六府俱皆被震伤。

    从雪妖右边冲上去的姬轻纱,眼见巨灵般的利爪拦腰扫了过来,不闪不避,五指纤纤,化爪为掌,轻轻地在雪妖锋锐的利爪之上抚摸了一下,“温柔”无比。

    不管多么锐利的武器,轻轻抚摸一下,肯定是无害的。

    借着利爪上传来的巨力,姬轻纱在空中一个漂亮的空翻,向萧凡身边飞去。

    所有交手,俱皆在同时进行。

    从千年雪妖嘴中喷出的光柱,轻而易举地击破了萧凡和丹珠两人的进攻,不过光柱也比开始时缩小了三成还多,依旧气势汹汹向着盘坐做法的洛吉大上师激射而去。

    无疑,千年雪妖也很清楚,眼下对它威胁最大的,不是萧凡,而是嘉原寺那个“小和尚”。无论如何,不能让他顺利破除幻阵。

    洛吉大上师继续盘膝而坐,一动不动,嘴里梵唱不绝,对激射而来的光柱,不闻不问。

    暗红色的刀芒一闪,一柄长刀骤然出现在萧凡手中。

    炎灵之刃!

    萧凡双手握住刀柄,一刀挥出,刹那间长长的刀刃由暗红变成鲜红,山洞中彻骨的奇寒,瞬间被驱散,顷刻间鲜红的刀芒就和白茫茫的光柱撞击在一起。

    “嗤嗤”之声大作。

    宛如烧红的烙铁插进凝固的黄油。

    白茫茫光柱转瞬气化为雾,炎灵之刃的威能在顷刻消耗殆尽,变回黯淡无光的深红色,毫无灵气。

    千年雪妖恶狠狠地盯住萧凡手中长长的锋刃,眼里闪过又惊又怒的神色,仰天一声怒吼,转身退回了山壁之中,踪影不见。

    这个幻阵虽然不是由它所布,但他对这个幻阵的变化却了如指掌,进出随意。倘若是不熟悉阵法的人闯入其中,却会立即被困住。

    梵唱之声骤停,原本闭目做法,一动不动的洛吉大上师,猛地睁开眼睛,望向萧凡手中的炎灵之刃,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好强大的火灵力……”

    “萧真人,这是什么兵刃?难道是贵派的镇教之宝么?”

    萧凡笑了笑,说道:“这是火焰刀。镇教之宝还谈不上,不过确是鄙派开派始祖传下来的兵刃。据说是在南方离火之中生成,是火炎之刃。”

    “原来如此。难怪那雪妖见了这兵刃便退避三舍,精炎之火原本就与冰雪寒魄互为克制。”

    洛吉大上师点点头,感叹地说道,双目中飞快地闪过一抹艳羡,甚至隐隐夹杂着贪婪之色。只是洞中太暗,无人留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