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600章 大上师
    洛吉大上师对其他人完全无视,冷电般的眼神,径直落在了萧凡的脸上。

    自然,这样做很是无礼。

    不过,洛吉大上师的年龄,使他有资格这样做。而且,真正的隐士,对世俗的礼节,本就不那么在意。他们往往能够撇开事物外在的表象,直接看到本质。

    “洛吉大上师!”

    萧凡在台阶下站定,微微欠身。

    一丝笑容在老和尚如同风干橘子皮似的老脸上绽放开来,如春风吹拂严冬。

    “萧先生客气,请进!”

    洛吉大上师所居的院子,室内陈设一样简陋。苦修之士,对于那些身外的享受,毫不在意。在嘉原寺这种地方修炼,那是做不了秀的。一年到头,连外人都见不到几个,作秀给谁看?只有真正的高僧大德,才会选择来这里苦修,磨砺心志。

    大家在院子里分宾主坐定,连椅子都没有,每人一个蒲团。嘉措上师亲自动手,为客人们奉上一杯清茶。是清茶,不是酥油茶。酥油茶的主要作用是增加人体热量,抵御高原的严寒,帮助消除高原反应。说到香醇,自然还是不及真正的绿茶。

    “萧先生是出自中土哪个术法流派?”

    洛吉大上师微笑着问道,双目张合之间,目光依旧如冷电一般慑人。

    姬轻纱略略有些不大习惯,对于这么一位高龄的老和尚而言,原本世间的一切。都应该看淡了。如此冷冽的眼神,与洛吉大上师高僧大德的身份。似乎有那么点不般配。当然,这也仅仅只是姬轻纱个人的感觉而已。或许,雪域高原的上师,和中土佛教的和尚,苦修的目标原本就不尽相同。

    “大上师,我是是无极门传人。”

    “无极传人?”

    洛吉大上师耸然变色。

    “那么,萧先生和止水真人,是何种关系?”

    萧凡连忙欠了欠身子。恭谨地说道:“正是家师。”

    洛吉大上师更是大吃一惊,诧异地上下打量着萧凡,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萧先生是止水真人的亲传弟子?可是,如果老僧没有看错的话,萧先生很年轻啊……我虽然和止水真人缘锵一面,但是很早以前,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去中原游历之时,就听说过止水真人的赫赫威名……”

    你才多大一点年纪,怎么可能是止水真人的亲传弟子?

    洛吉大上师尽管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然而和止水祖师相较而言,却又是个“年轻人”了,如果当年有幸见到止水真人。洛吉大上师多半还要持弟子礼节的。比如嘉措上师就是洛吉大上师的弟子,看上去很年轻,实则也已年近五旬。

    姬轻纱在一旁微笑说道:“大上师,萧先生不但是止水祖师的亲传弟子,还是无极门的当代掌教真人!”

    洛吉大上师更是惊讶。再次向萧凡合十为礼,说道:“原来是萧真人。失敬……听嘉措说,萧真人帮助多巴部落打跑了千年雪妖。原来是无极门的当代掌教真人,这就难怪了。”

    萧凡谦逊了两句。

    对洛吉大上师这样高龄的大德高僧,萧凡发自内心深处的敬重。

    “听嘉措说,萧真人一行是准备深入雪山去追寻千年雪妖的巢穴,是打算将这妖兽彻底灭杀么?”

    “确有此意。”

    洛吉大上师的神色,顿时便严峻起来,沉声说道:“萧真人,传说之中,这千年雪妖是雪中妖灵,力大无穷。请恕我直言,你们在多巴部落能够将它打伤甚至赶走,应该是打了它一个措手不及。但你们也要清楚,在雪山深处,雪妖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而我们人类,却会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真正的实力很难发挥出来。”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大上师说得是。”

    见萧凡并没有要改变主意的意思,洛吉大上师又问道:“萧真人,请问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你们怎么追踪那千年雪妖的下落呢?”

    萧凡说道:“我们和雪妖交手之时,曾经趁其不备,在它身上留下了一些后手。只要这雪妖没有离开千里以外,就能察觉到它的踪迹。”

    洛吉大上师惊讶地说道:“想不到萧真人还有这样的手段,国真不愧是中土大派。”

    高原的苦修之士,修炼的“冥想”,也有类似的追踪手段,但那仅仅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要追踪这种雪中妖兽,自然就远远不够了。

    萧凡笑了笑,又再谦逊两句。

    洛吉大上师沉吟稍顷,沉声说道:“这样吧,萧真人,几位在嘉原寺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我陪诸位一起进山,去寻找那千年雪妖。”

    所有人顿时都大吃一惊。

    丹增多吉几乎跳了起来,急急叫道:“大上师,那怎么可以?”

    不是吧,老和尚?您老人家就算没有一百岁,也该九十几了。在这样风雪交加的天气深入大雪山,是和我们开玩笑么?您确保出了寺院的大门,还能走上一里地?

    普通的九十几岁老人,能够在风和日丽的时候,不用人搀扶,慢慢自己走上几百米,已经很了不得了。就算洛吉大上师修为高深,内功精湛,是雪域高原名声最响亮的隐士,大家也绝不相信他还有这样的体力。

    嘉措上师也忙不迭说道:“师尊,万万不可!”

    眼见萧凡和姬轻纱都要开口相劝,洛吉大上师摆了摆手,止住了他们,微笑说道:“萧真人,令师在百岁高龄,还能收徒授业,难道就这样看不起我这把老骨头么?无极门固然是中土大派,千年传承,我们高原佛教却也有自己的独到之秘。到时候真要是拖了你们的后腿,萧真人只管把老和尚丢在路上,不必理睬。”

    萧凡不由得苦笑起来。

    这老和尚还真的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这番话硬邦邦地说了出来,顿时便将萧凡所有的劝诫之词全都堵了回去。再说什么,就是瞧不起高原佛教的独到之秘了!

    而况且,老和尚既然如此自信,想来也绝不是一时冲动。真要是心中没有一点底,洛吉大上师也不会冒冒失失地提出这样的要求。

    并不是因为人家年纪大,就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想自行找死。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当晚,一行五人就在嘉原寺休息,姬轻纱好好洗了个热水澡,顿时浑身清爽,数日的疲累似乎都一扫而空,变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次日一大早,追杀队伍离开了嘉原寺。

    洛吉大上师赫然在队伍之中。

    老和尚手持一根硬木拐杖,穿着棉袍,戴一顶棉帽,和丹增多吉等人一样,腰间围着一个长条形的皮囊,里面装着干粮,雪白的胡须在呼啸的寒风之中不断飞舞,显得十分耀眼。

    嘉原寺依旧静悄悄的,除了嘉措上师,没有其他苦修者现身相送。丹增多吉给萧凡解释过,在嘉原寺隐居修炼的上师们,原本就互不统属。洛吉大上师年高德勋,平日里寺庙中若有什么事务,一般都是向他请示处置方法,却并不代表着,其他上师是他的门人弟子。在雪域高原,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但凡是苦修僧们隐居的山中寺庙,都和嘉原寺的情况差不多。

    嘉措上师是洛吉大上师的嫡传弟子,自然与别人不同。

    原本嘉措上师想要跟着师尊一起进山,被洛吉大上师阻止了,老和尚没有说理由,只是语气和神情都极其严肃,嘉措上师不敢违拗师父之命,只得罢了。

    大风雪已经停止,眼前白茫茫一片,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一回,却是洛吉大上师走在队伍的最前边,洛吉大上师说得明白,对大雪山深处的地理情况,没有谁比他更加熟悉,甚至连多巴族最资深的采药人,都不如他。

    这一点,倒是没有人质疑。

    雪域高原的苦修之士,有些类似中原的道门隐士,追求长生之道,是他们的共同特点。只不过道门隐士是烧汞炼丹,高原苦修之士,则是采药配药,大致差不多。为了采集药材,洛吉大上师年轻时节,肯定不止一次深入大雪山的腹地。

    萧凡和姬轻纱紧随其后。

    一来他们要追踪千年雪妖的气息,给领头人指明方向;二来也是对洛吉大上师不大放心。万一老和尚体力不支,可以及时救援。倘若将老和尚放在队伍的最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风刮走了,其他人都还不知道。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萧凡和姬轻纱便都改变了最初想法。

    老和尚体力之强悍,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拄着一根拐杖,不徐不疾地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虽然速度谈不上多快,但一个小时下来,却没有停下过脚步,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匀速前进。萧凡姬轻纱还好,丹增多吉也能跟得上,贡布和丹珠内力明显不如,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勉强又走了一个小时,甚至不得不主动要求停下来略微歇息片刻。师兄弟两人坐下之后,相互对视一眼,都露出又惊又佩的神色。

    洛吉大上师名震高原,连首领大和尚都以弟子礼参见,绝不是没理由的。

    又走了七天,一行六人翻过大冰川,登上了一座高高的雪山。

    “这就是咯贡山!”

    洛吉大上师眉毛胡子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霜,精神却依旧抖擞,淡然说道。

    萧凡和姬轻纱并排站在洛吉大上师身边,极目远眺,同时双眉一扬,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