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96章 惊退
    这枚羽箭来得好刁钻。

    寨子后门的碉楼之上,丹增多吉的师弟丹珠,手中持着的黑色巨弓,尚未放下,又反手在身后的箭壶里抽出一支黑褐色的羽箭,认在了弦上。

    丹珠手臂奇长,甚至左臂比自己的右臂还要长上两寸。这是常年练习箭术造成的结果。

    这样一位精通箭术的高手,自然知道怎样抓住最佳的时机。

    等千年雪妖察觉有异,羽箭已经近在咫尺,招架格挡,那是万万来不及了。这妖物倒也好生了得,百忙之中猛地甩了一下脑袋,原本必中的羽箭,擦着它的面门,飞了过去。一道黑色的痕迹,立即就在雪妖的脸上显现而出,仿佛被烈焰烧灼一般。

    这一箭,伤到了它!

    萧凡却不容这妖物反击,右手一扬,又是三枚符箓飞射而出,左手一捏诀,“乾坤鼎”滴溜溜地一转,腾上半空,褚红色混沌图在鼎口不住旋转。

    果然,千年雪妖一见符箓镇压而来,想都不想,又是大嘴一张,白茫茫的光柱再次喷射而出,向着符箓所化混沌图迎击上去。

    便在这时,“乾坤鼎”鼎口的混沌图案猛地涨大,往中间一凹陷,顿时形成一个漩涡,向千年雪妖嘴里喷出的光柱笼罩下去,一下子将光柱吸走了一多半。光柱马上变得极其稀薄,威能大减。三个鲜艳的混沌图一闪而前,贴在了雪妖雪白的胸膛之上。

    刹那间红芒耀眼。雪妖大声狂吼起来,胸口雪白的毛发。瞬间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不过下一刻,雪妖就对这些不管不顾,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闪电般向着头顶不远处的“乾坤鼎”抓去。这雪妖灵智已开,显然很清楚,“乾坤鼎”居然能够收走它喷出的白色寒雾,才是对它威胁最大的法宝。白色寒雾被破,它将很难抵挡得住萧凡连续不断的符箓攻击。

    虽然。从常理上来推论,这样攻击力强大的犀利符箓,萧凡应该也不会有太多才对。但这终究只是推测,唯有毁掉那座褚红色的小鼎,才是最保险的办法。

    只是萧凡又怎会给它这样的机会?

    眼见毛茸茸的巨爪劈面抓来,萧凡举手一招,“乾坤鼎”疾如闪电般飞回他的手中。雪妖一爪抓在了空处。

    便在此时,破空之声大作,第二枚黑色羽箭激射而来。

    连连失手,雪妖已经被激得狂怒不已,扬起巨爪,猛地劈了过去。忽然腰间被姬轻纱抓过的地方,浮现出五道赤红的痕迹,一闪即逝,很快便消弭于无形。庞然大物却好像感受到了某种极端的苦楚,满是绒毛的丑脸。瞬间扭曲起来,扬起的巨爪一下失去了准头。劈在了空处,黑色羽箭正中它的右上臂。

    “嗷——”

    千年雪妖一个踉跄,往后连退几步,痛得呲牙咧嘴,鼻孔里不住往外喷着浊气,小眼睛里闪耀的红光益发瘆人。

    人影连闪,丹增多吉和贡布从寨子里抢出,与萧凡姬轻纱并肩站到了一起。

    丹增多吉手持一柄长刀,当然,所谓的长,也是和他以前惯用的折刀比较而言的,这刀刃长两尺,黑沉沉的,看上去毫无锋锐的感觉;身材粗壮的贡布,则双手握着一杆长柄斧头,和丹增多吉的长刀一样,斧刃也是黑沉沉的,毫不威风。

    远处的碉楼之上,丹珠第三次拉开了巨弓,弓弦之上,一枚黑黝黝的羽箭对准了雪妖的面门。

    “咔嚓”一声,千年雪妖举起左臂一扬,利爪过处,右上臂的羽箭箭杆一折为二。不过右臂中箭部位的四周,已经浮现出一层黑色的灼痕,和它脸颊上的伤痕一模一样。

    此刻的雪妖,狼狈不堪,脸上,胸口,手臂上伤痕累累。

    “愚蠢的下等人,你们彻底惹怒本王了!”

    千年雪妖血红的眼珠子扫了受伤右臂一眼,随即扫视过来,在萧凡姬轻纱丹增多吉贡布等人脸上一一掠过,冷冷说道,雪白的獠牙磨得嘎嘎作响,双掌慢慢扬了起来,长达数寸的利爪在夕阳之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寒光。

    丹增多吉等人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兵刃,目不转睛地死死盯住了对面的庞然大物。

    姬轻纱手腕一翻,左手中多了一件剑轮般的法器,和苏南曾经使用的剑轮法器,颇为相似,右手五指上血光隐隐。

    “你们以为,凭着这些破铜烂铁,就真能对付得了本王?白日做梦!”

    千年雪妖又是一声狂吼,一股狂暴的气息,向着众人滚滚而来。看来,这千年雪妖是真的被激怒了,接下来的一击,必定惊天动地。

    萧凡右手一抬,一柄暗红色的长刀,骤然握在了他的手中。

    刀刃奇长,远在丹增多吉手握的长刀之上。

    正在蓄势的千年雪妖蓦地一惊,血红色小眼珠猛然盯住了萧凡手中的长刀,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小眼睛里竟然浮现出惊慌之意,那股滚滚而来的狂暴气息,骤然一顿。

    萧凡双手握刀,慢慢将长刀斜斜指向前方,暗红色的刀刃,渐渐亮起了火红的光泽。

    “吼——”

    忽然,对面的庞然大物一声闷吼,一步一步往后退去,退了几步之后,猛地扭过身子,四肢着地,狂奔而去,一时间冰雪飞溅,白雾翻腾。

    “不好,它要逃跑……”

    丹增多吉很快就回过神来,大声叫道。

    千年雪妖奔行奇速,丹增多吉刚刚醒悟,还没来得及决定是否要追击,转眼之间,那庞然大物便翻过了眼前高高的雪坡,踪影不见。

    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长串的巨大脚印。

    稍微沉寂片刻,身后的寨子里,骤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正在碉楼上观战的头人阿扎,甚至一屁股坐倒在地,额头上冷汗如同流水般滚滚而下。

    “萧先生!”

    丹增多吉扭过头去,望向萧凡,脸上露出征询之意。

    一场混战下来,雪妖受伤而遁,虽然是大家的功劳,但毫无疑问,萧凡才是主要战力,没有萧凡正面和雪妖放对,牵制住了妖物的大部分注意力,无论是姬轻纱的千变手还是丹珠的羽箭,都很难给雪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最后,雪妖大惊遁走,也是因为感受到了萧凡长刀上的杀机。

    自然而然,丹增多吉便已奉萧凡为主。

    更何况,萧凡刚才救过他的性命。

    淳朴的多巴汉子,恩怨分明。

    萧凡手中暗红色的长刀,倏忽不见,不知道收藏在何处。传说中的修真者,拥有一个储物戒指储物手镯之类的微型空间宝物,已经很了不得,萧真人却有整整一件须弥之宝作为“储物鼎”。

    果真是牛皮哄哄的。

    当然,这“储物鼎”,萧真人暂时还只能开辟一个很小很小的空间供自己使用,充其量也就是搁下几件兵刃什么的,储存量远远赶不上真正的储物戒指或者储物手镯。

    只不过,“乾坤鼎”潜力无穷,假以时日,萧真人的“储物鼎”肯定是最牛的“私人空间”。

    “先回寨子再说吧,马上就要天黑了。这东西受了伤,估计短期内不会再来骚扰你们部落。”

    望着雪坡上那一串长长的脚印,萧凡缓缓说道。

    贡布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显然,他认为应该趁着这个机会,继续追杀,一举将那妖物灭杀掉。丹珠的羽箭两次建功,他手中的斧头也是多巴祖庙供奉的神兵之一,却没有“大发利市”,难免心中有些失落。但贡布也知道,萧凡说的是正理。马上就要天黑,冰天雪地的野外,是雪妖的主战场。在大雪山深处和雪妖抓迷藏,那纯粹是自找麻烦。

    “萧先生,姬总,两位请!”

    丹增多吉微微躬身,伸手延客,礼让萧凡和姬轻纱在前。

    很快,寨子后门缓缓打开,数十名多巴人在寨门两边站成两列,前头数人一齐举起长长的铜质号角,“呜呜”地吹响起来。

    多巴头人阿扎带着自己的儿子奥多,身后跟着几名上了年纪的老人,大步迎了出来。大伙手里,都捧着洁白的哈达。

    尽管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后门外还有好几位遇难族人的尸骨尚未收敛,阿扎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了这个临时的欢迎仪式,迎接对整个多巴部落都有再造之恩的救命恩人。

    如果不是萧凡姬轻纱及时赶到,在雪山深处生存延续了上千年的多巴部族,只怕今晚上过去,就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举族老小,俱皆会成为那怪兽的口中食。

    阿扎恭恭敬敬向萧凡鞠躬,一连串的感激话语,从他嘴里冒了出来,丹增多吉就在一旁担任翻译。其实,就算没有翻译,单纯从他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对萧凡和姬轻纱充满着感激之情。

    “阿扎头人,不必客气,大家都是朋友,理应相互帮助。”

    萧凡微笑着说道。

    “朋友!朋友!”

    阿扎连连点头,向萧凡,姬轻纱,贡布等贵宾敬献哈达,躬身邀请贵宾进入寨子休息。

    “呜呜”的号角之声,再次鸣响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