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53章 杀人魔王
    萧凡一声冷“哼”,右手一扬,浩然正气涌出,顿时就在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同时向前一步,拦在了苑芊芊的身前。

    苑芊芊只觉得一股和煦的暖风瞬间将自己笼罩其下,就好像萧凡每次为她祛除体内的阴煞之气一样,暖洋洋的特别舒服,随即便站起身来。

    那道黑影被浩然正气一逼,立马就拦在了外边,无法靠近。

    萧凡胸前褚红色的光芒一闪,“乾坤鼎”浮现而出,褚红色的混沌图案在鼎口缓缓旋转。

    那道黑影忽然之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倏忽间便扭转身子,向着洞穴深处飞射而去,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有古怪?”

    苑芊芊这才开口问道。她却是只有一点模糊的感觉。

    “嗯。”

    萧凡点点头,将“乾坤鼎”收了起来。他可以肯定,刚才那道黑影,必然是鬼魅之属。和降头师蓄养的阴鬼固然略有区别,但本质上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且这东西机警异常,远在降头师蓄养的阴鬼之上,“乾坤鼎”刚一显露出来,立即就远远遁走,没有半分迟疑犹豫。

    萧凡甚至怀疑,这东西有着一定的“智力”。

    “不会吧?这光天化日的……”

    苑芊芊不由抬起头向上望去,晴空万里,尽管季节已经是深秋,气候不热,阳光却依旧耀眼。按照我国古代的传说,邪魅鬼物之类,最怕太阳。可是现在,这洞穴之中的鬼物,竟然光天化日就敢袭击。如果碰到的不是萧凡。恐怕又要多一个王晓义了。

    只不过,这实在和传说之中颇为不同啊。

    到底是传说有误,还是这里的情况发生了某种超出常规的异变?

    “既然是邪魅作祟,那就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萧凡淡淡地解释了一句,又看了看那个洞穴。

    “要不要继续深入看看?”

    萧凡摇摇头。说道:“不急。”

    刚才那东西,尽管十分机警,萧凡却并未在它身上感受到太强烈的煞气,就算是邪魅鬼物,也该是下等货色。单单几只这样的鬼物,危害不大。萧凡担心的是。这洞穴之中,还有其他未知的怪异。此地正处于红山镇,一定要处理得清清爽爽,不留丝毫后患才行。

    必须先做好充足的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

    两人退出了陷坑。

    当天晚上,就在镇里的“红山酒店”住了下来。登记了两个单间。不过苑芊芊似乎并没有打算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虽然说现在已经无须每天祛除一次阴煞之气,可以两天一次。但苑芊芊早已经习惯和萧凡腻在一起的感觉。

    宋纨他们来得很快,带着王雁等几个精干弟兄,连夜坐夜班飞机从首都赶到三江市,一大早就雇车赶到了红山镇。

    唐萱没来,一个兄弟家中出了些事故,唐萱赶着过去处理。

    听萧凡和苑芊芊大致说明了情况。宋纨二话不说,携带上萧凡给的符箓,带着几名弟兄,就下到了陷坑之中,从里边刨出一些棺椁腐烂的木板和一些土陶的碎片,就这么泥乎乎地带回了酒店。

    “初步估计,应该是唐朝末年,五代初期墓葬群……”

    王雁等人将这些东西在房间里一一摆开,宋纨肯定地说道。尽管带上了萧凡给的符箓,大伙还是遵循着萧真人的吩咐。只在陷坑外围挖掘出这些东西,没有深入洞穴之中。陷坑外围,就只有这么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未曾找到有文字记载的物品。

    凭着这么一堆破烂零碎,就能得出唐末五代的初步判断。“天眼”宋三哥名不虚传。

    萧凡没有说话,来到这堆物品之前,伸出手去,拿起了一个锈迹斑斑的菱形物体。

    “这东西,是有点特别,好像是个箭头……”

    宋纨心里一跳,连忙说道。

    对于那些棺材板子,瓷器碎片,宋纨不是很在意,但这个锈迹斑斑的菱形箭头,却让他心里浮起那么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似乎箭头之上,沾染着某种特别的气息。如今萧凡一声不吭,伸手就拿起了这个箭头,宋纨绝不相信这仅仅只是巧合。

    如同萧凡这样的大术师,第六感之敏锐,绝非普通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这是枚箭头。”

    萧凡肯定地说道。

    这枚菱形物体表面尽管沾着泥土,锈迹斑斑,大致形状还是能看得出来。萧凡特意将这枚箭头从一堆零碎之中取出来,倒不是因为它的形状,而是这箭头上与众不同的凶煞气息。

    “煞气冲天”!

    这是这枚锈迹斑斑的箭头给萧凡的直感。

    萧凡也不顾这箭头上脏兮兮的,左手捏住了,伸出右手拇指,双目微闭,慢慢地推了过去。宋纨等人都闭上了嘴巴,全神贯注地望着萧凡,谁也不敢出声打扰他。

    在刘八爷府上,宋纨王雁曾经亲眼见过萧凡用这种方式鉴定古董。

    “这枚箭头喝过血,而且,应该不是普通人的血,是个大人物……”

    稍顷,萧凡慢慢睁开眼来,沉声说道。

    “大人物?有多大?”

    苑芊芊随口问道,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个问题,难度实在大了些。他们现在谈论的,可是发生在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凭着一枚遗留下来的箭头,要是能够判断出这枚箭头曾经射中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

    谁知萧凡却给了他一个几乎是肯定的答复。

    “很厉害,极有可能是魔君之相。”

    “魔君之相?”

    这一回,苑芊芊宋纨王雁等人都呆住了。这种评语,他们还真是头一回听到。

    其实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萧凡自己心里也晃悠了一下,立马就想起了半个月前。在摩鸠庄园地底看到的那座雕塑,那也是典型的“魔君之相”。

    没想到短短半个月时间内,他就第二次接触到了类似的“魔君”。

    就好像“天子命至尊相”俱全的真天子命相一样,真正具有“魔君之相”的人,也非常稀少。只有亲手掀起过滔天的血雨。杀人无数的魔头,才有资格被萧凡评价为“魔君”。

    比如像希特勒那样的,乃是“盖世魔王”,是上天降下来惩罚人类的大灾星!

    不要说在平行时空,就算纵观整个中外历史,这样的魔君也极其罕见。甚至比“天子命至尊相”还要罕见。

    因为只要有朝廷。就有皇帝。真天子命相的人,每朝每代都要出不少。但一个朝代,魔君之类的大灾星,往往只会出一两个。

    当然,如果将那些杀人盈野,嗜血无度的军阀和造反者都算进去。那么这类灾星也不算太少。

    单凭着一枚千年前遗留下来的箭头,萧凡也只能推断到这种程度了。

    “照这么说,这墓群里埋着个千年的凶煞厉鬼?当初的杀人魔王?”

    苑芊芊有点好奇地说道。

    尽管萧凡并未解释什么是“魔君之相”,苑芊芊还是能够想象得到。这几个月在“止水观”,苑芊芊翻阅过不少无极门典籍,萧凡非但不禁止,反倒鼓励她去翻阅这些典籍。要根除苑芊芊体内的阴煞之气。单纯靠外力,费时费力,事倍功半。主要还要靠苑芊芊自己。这段日子下来,苑芊芊对无极门的相术和术法,也算了解些皮毛。

    “可以这么理解……”

    萧凡点了点头。

    苑芊芊蹙眉说道:“唐末五代,世道太乱。朝廷与逆贼,朝廷与诸侯,诸侯与诸侯,诸侯与逆贼,逆贼与逆贼之间。打成了一锅粥。这样的杀人魔王,简直是成群结队地出世。有谁是死在这附近的?”

    宋纨也颔首附和:“是啊,往往极盛之世后边,就是极乱之世。汉末,唐末。宋末,都是这样。我们汉人创造了最辉煌灿烂的文化,创造了最富裕的花花世界,那些异族破坏起来,也最肆无忌惮。为祸也最惨烈……”

    “胭脂社”与普通的盗墓团伙不同。一般的盗墓团伙,充其量就是三四个人纠结在一起,多的时候也不超过十来个人,通常还是临时纠集在一起。“胭脂社”是“常备组织”,成员相对固定。而且,不少成员的文化程度还很高,比如宋纨,就正儿八经是科班出身,考古学专业。

    “如果是唐末,最大的杀人魔王是谁?”

    萧凡淡然说道。

    “黄巢?”

    苑芊芊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可是他不死在这里啊,离这远得很。而且,根据历史记载,他是被自己的外甥砍了脑袋,拿去请降,不是死在弓箭之下的……”

    萧凡缓缓说道:“在黄巢造反之前,还有一个人,名气比他更大,造反比他更早。也是个私盐贩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王仙芝!”

    苑芊芊和宋纨对视一眼,一齐叫道。

    “对,就是他。这也是个杀人魔王,唐末大乱世,实际上由他开端。打着造反的招牌,纠结一批流氓无赖,到处攻城略地,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后来被招讨使曾元裕打败,丢了性命。如果史书记载是实的话,他应该就是死在这附近的。”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对那个打着造反招牌,实际上嗜血成狂的流氓无赖没有丝毫好感。

    苑芊芊和宋纨再次对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抹惊惧之意。

    这样的杀人魔王,确实也堪称是“魔君之相”了,生前杀人无数,死后化为厉鬼,必定也要趁机作祟,祸害人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