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43章 魔君之相
    萧凡右手一举,在身前划了个圈子。

    那灵躯虚影妖异的眼神在他和姬轻纱身上一扫而过,毫不停留,便即向着储物室的一角,飘然而去。那是一面石墙,看上去和其他墙壁没有任何区别。都在墙壁正中刻划着某种古老的图案,似乎是土著人的图腾。

    摩鸠是土著落伽人部落的大祭司,在他练功所在的储物室墙壁上,刻上某种图腾,太正常了,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包括米哈伊尔这样千年的“老狐狸”在内。

    说来也怪,灵躯虚影在那面石壁之前一站定,石壁图腾上便有几个光点开始闪烁不已,很快,那几个光点发出的光芒便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图案,耀眼生辉。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沉闷无比,整面石墙都在缓缓移动,一条地下通道,渐渐显露出来。

    灵躯虚影飘然向前,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熟悉。

    这虚影本就是摩鸠灵躯的残余部分,虽然已经没有了自主记忆,但一些潜意识依旧留存,指引着它做出本能的反应。

    萧凡一拉姬轻纱柔嫩的小手,悄然跟随在后。

    一般来说,不少的地下建筑,都有着意想不到的防卫措施。但萧凡并不是很在意,毕竟这里是摩鸠生前修炼的居所,摩鸠自己经常进出此处,在这里设置太多的陷阱,意义不大。再说,摩鸠在世之日,敢于擅闯摩鸠庄园的人,本来就凤毛麟角,摩鸠更不必太过小心谨慎。

    就算有什么陷阱机关,真想伤到萧真人。可也不是那么容易。

    如同萧凡所料,地下建筑内,果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唯一让萧凡和姬轻纱吃惊的是,这地下建筑非常之深。黑黝黝石板铺就的狭窄通道,只容一人通过。一路盘旋,蜿蜒向下。转了一圈又一圈,让萧凡想起了首都一些大型的地下停车场,稍微开得开一点的话,真能把司机给绕晕掉。

    然而无论是首都哪个地下停车场,都绝对难以和摩鸠这个地下室相提并论。两人跟在灵躯身后。一个接一个圈子的转下去,似乎永远都无穷无尽。

    也不知兜了多少个圈子,姬轻纱忍不住低声说道:“萧凡,不会是个错觉吧?”

    有一种迷宫设计,可以让人的脑子产生错觉,以为自己在不断地前进。其实是在原地兜圈子而已。

    萧凡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做了记号。”

    一开始转了几个圈子之后,萧凡就担心自己会造成错觉,开始随手做记号。结果到目前为止,他确定没有走过重复的通道。

    这地下通道,确实是一直在往下走。

    足足走了有两三刻钟光景。才终于感到脚下的地势开始变得平缓起来,似乎已经不再是下降的通道,而是水平前进了。

    原本干燥的通道,也开始变得有几分潮湿,一阵阵阴风席卷而来,吹在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萧凡白色的唐装略略鼓荡起来,浩然正气流转,将这潮湿粘稠的阴风阻隔在外。

    紧随其后的姬轻纱嫣然一笑,知道萧凡是在照顾她的感受。

    这个男人。总是那么细心。

    在水平通道里前行了片刻,萧凡和姬轻纱都察觉到,这是一个迷宫。不知什么原因,摩鸠似乎对迷宫情有独钟。在地表之上建一个巨大的迷宫,将整个“圣泉”包裹其中。还可以说是起一个保护的作用,却不知在这地底深处也建一个迷宫,所为何来?

    不过萧凡在这迷宫之中,感受到了极其强大的神念压制之力,远远比他上次在东岛国“九鬼流”总坛受到的神念压制要强得多,神念之力,基本上没办法离体。感觉上,连飘然在前的摩鸠灵躯,都已经割裂了和他的神念联系,正在脱离他的掌控。

    萧凡心中一凛,手腕一动,又是一张符箓祭出,封镇在灵躯之上,防止意外情形发生。当然,萧凡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摩鸠灵躯只剩下很少的残余部分,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主要是担心灵躯失控受损,那可就太可惜了。

    这些日子,萧凡一直将神念探入“乾坤鼎”内,研究摩鸠这具残余的灵躯和自摩鸠庄园收集到的其他阴鬼阴气,颇有所获。但离研究透彻,自然还差得远。他可不希望灵躯在这里受什么损害。

    好在除了神念之力受压制,倒没有别的意外发生,灵躯也并未当真失控。

    这地下迷宫,较之地表迷宫的规模要小一些,灵躯飘然前行,没有丝毫迟滞,多一盏茶光景,眼前豁然开朗,终于从迷宫中走了出来。

    通道尽管深入地底,却灯光明亮。纵算是潮湿的地下迷宫之中,也每隔一段距离就亮着明亮的灯光。摩鸠生前贵为大国师,落伽人部落大祭司,一派之主,要将这地宫全部电气化,毫不为难。

    刚刚走出迷宫,萧凡就听到淙淙的流水之声,不由略感诧异。

    怎么在这地底深处,还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难道有地下暗河?

    “萧凡,你看……”

    姬轻纱忽然伸手指向前方,低声叫道。

    顺着姬轻纱青葱般的手指望过去,只见前边一处瀑布倾泻而下,水花飞溅,声响远远传了出去。再也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瀑布。就算按照最保守的估计,这里也已深入地下两百米以上,也许还不止。

    很快,萧凡和姬轻纱就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大厅,或者说,是一个地下溶洞,但是带着明显的人工斧凿,加装了照明灯,还有一些其他的人工建筑物。

    但是萧凡和姬轻纱此刻顾不得这些,他俩都被瀑布那边的景象吸引住了。

    瀑布之下,是一处水潭,水面大约在四五十个平方,水潭四周,以黑黝黝的石头砌起来一道围栏,围栏之上,则是一尊尊的白玉雕塑,潭水之中,一缕缕漆黑的雾气,升腾而起。尽管隔得不近,彻骨的奇寒,还是扑面而来,纵算是萧凡,在猝不及防之下,也大感吃不消。

    所有这一切,都和“圣泉”的情形非常相似。

    水池围栏之上雕凿的白玉雕像,是十二尊,六男六女,雕工精致,栩栩如生。甚至,来白玉雕像的容貌,都和“圣泉”围栏上的十二尊雕像十分神似。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萧凡姬轻纱的目光,只在这些雕塑上随意一扫,便滑了过去。

    真正引起他们极度关注的,是瀑布之后的情形。

    在瀑布之后,一座巨大的雕像,若隐若现。

    这座隐藏在瀑布后面的巨大雕像,粗粗一看,足有三四丈高,不是白玉雕成,也不是黑色的石头雕成,浑身上下,呈一种暗红色,仿佛是凝固的鲜血一般,在聚光灯的照射之下,显得格外瘆人。头顶不住有泉水流淌,面容看不真切,但想来绝不会是“英俊小生”。

    一股凌厉无比的煞气,扑面而来。

    姬轻纱惊呼出声:“我的天,这是什么东西?”

    在这地底两三百米深处,一个溶洞之中,摩鸠耗费那么大的力气,雕凿这样一座巨大的雕像,到底有何用意?仅仅以部族图腾来解释,是说不通的。

    这东西,太阴森,太狰狞了,给人一种极度的压迫感。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原本飘然在前的摩鸠灵躯,忽然像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召唤,猛地加速,疾如闪电般向着瀑布之后的巨型雕像飞了过去。

    萧凡一惊,立即左手捏诀,嘴里咒语之声响起,右手成虎爪之形,凌空抓了过去。一股巨大的吸力顿时便黏住了摩鸠的灵躯,猛地往回拉。

    然而摩鸠灵躯仅仅只是在空中略一停顿,便即挣脱了萧凡的控制,头也不回地射向雕像。等萧凡再想祭出“乾坤鼎”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看着灵躯穿过瀑布,径直钻了进去。

    雕像的身躯之上,骤然红光大放,暗红色的光泽变成鲜红色,仿佛凝固干涸的血液,在瞬间又被激活了,变成了鲜血。

    原本自雕像头顶流淌而下的泉水,像是受到了某种“指引”,向两旁分开,露出了雕像的真容。

    这雕像狮鼻阔口,眼若铜铃,满脸阴鸷,神态极其猛恶。

    对于萧凡这样的大相师而言,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典型的“魔君之相”。如果是真人有这样的容貌,此人必定是一代盖世魔王。比如黄巢,比如张献忠,比如东条英机,都长着典型的魔君之相。这种魔君一现世,必定会掀起滔天的腥风血雨,伏尸百万,积骨如山。

    眼前虽然只是一座雕像,却是满眼血光,一股强烈至极的凶煞之气,猛扑而来,直想钻进人的骨头缝里去,将人的五脏六腑甚至灵魂都吞噬掉。

    倘若这雕像真有原型,那么早已掀起过一场血腥无比的人间惨剧了。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少年,区区一座雕像,居然还有偌大的煞气。

    而在这雕像脚下,一整块红色的石头也光华闪耀。这是雕像的基座。在这块血红色的大石头之上,雕刻着四个大大奇形怪状的象形文字。

    “天鬼之门!”

    姬轻纱死死盯住那四个大字,喃喃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