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31章 苏南的后手
    姬轻纱惊讶地看到,一只巨型蜈蚣,咬住了苏南的脚。

    这条蜈蚣,毫无疑问是摩鸠的本命灵宠,一开始在“圣泉”上空驱逐血色钵盂,苏南飞身远退之后,就无人去在意它的行踪了。

    然而,作为第一降头师的本命灵宠,实在是不应该这样被忽视的。在最关键的时刻,这条蜈蚣果然钻了出来,一击建功。

    瞬息之间,苏南的脸就变成了死灰色,一股死亡的气息,刹那就将他整个笼罩其下。

    只不过这个时候,钵盂之中的“爆裂虫王”也终于爆炸开来,一团绚丽无比的金色光华,猛然在半空绽放,一下子将血色钵盂炸得四分五裂,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向着摩鸠当头罩下。

    便在这一刻,原本手软脚软,身子转动不灵的摩鸠,忽然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双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径直向着苏南冲去。

    所有的事情,几乎都发生在同一个时间。

    本命蜈蚣咬住苏南,虫王爆炸,摩鸠逃生,同时发生,没有任何先后顺序可循。

    饶是摩鸠动作快如闪电,虫王爆炸之后形成的金色漩涡速度实在太快,摩鸠的身子是离开了金色漩涡笼罩的范围,但他的右脚,终于没有躲过去。

    一声惨叫!

    自摩鸠的嘴里发出。

    只见金色漩涡一沾染到摩鸠的右脚,就如同温度极高的熔岩滚过,所过之处,皮开肉烂,只不过顷刻之间。摩鸠的整个右脚,就化为脓血,被金色漩涡吞噬得干干净净。而这种惊人的腐蚀,并未停止,反倒以极快的速度向上蔓延。一眨眼间,摩鸠的小腿又化为了脓血。

    摩鸠二话不说,右手一翻,手中多了一件黑黝黝的法器,反手一挥,整条右腿齐膝而断。鲜血顿时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然而,摩鸠受伤又和普通人受伤的情形有所不同,随着鲜血喷涌,姬轻纱依稀看到了几张血红的脸孔,在空中一闪而灭。仿佛就是摩鸠刚才强行吞噬的那七个生魂,尚未完全被融合。摩鸠骤然负伤,这些生魂的精气,顿时便随着血液向体外流逝而去。

    当然,摩鸠绝不会容许这种情形毫无阻碍地继续下去,袍袖一扬,一条乌黑细长的小蛇激射而出。

    那条小蛇看上去极为纤细,身躯却长达五六尺。纵算蛇虫类大多身躯细长,这条小蛇的“身材”也未免太“苗条”了些,在蛇虫之中,都堪称异类。

    这条乌黑细长的小蛇似乎颇有灵性,甫一射出,看到摩鸠腿部飞溅的鲜血,立马仰起头,“嘶嘶”地吞吐着蛇信,似乎特别兴奋。不待摩鸠有进一步的吩咐,身子一扭。飞射而前,就缠在摩鸠的右大腿之上,使劲收紧,尖尖的小脑袋则一头扎进血泊之中,大口"yun xi"着鲜血。“啧啧”有声,听在姬轻纱耳朵里,好不瘆人。

    然而这种另类的止血方法还挺管用,几乎是立刻,摩鸠膝部飞溅的鲜血就止住了。饮过鲜血的细长小蛇,颜色也由黑色变成了暗红色,细长的身躯,似乎略略粗大了一分。

    摩鸠的脸色却变得苍白,双手再往地上一撑,猛地站了起来,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站稳了,死死盯住了不远处的苏南,眼里喷吐着无比愤怒的火苗。

    苏南就笑了,一种讥讽的笑容在他死灰色的脸上渐渐舒展开来,两眼无神地迎了上去,和摩鸠对视,没有丝毫胆怯之意。

    “摩鸠,你以为这样子就可以了吗?你也太小看我的虫王了吧?”

    摩鸠挥刀断腿,确实足够果决。但是他所采取的,说到底也仅仅只是止血的措施,普通止血的措施,又哪里能够阻止得了“爆裂虫王”的降头术的侵蚀?

    尽管苏南也承认,这还不是真正的虫王,威力却也已经足够强大了。

    摩鸠冷笑一声,冷冰冰地说道:“这有什么关系?抓住你,吞掉你的魂魄,再吸干你的精血,你下的降头,自然解除。”

    “你觉得,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么?”

    苏南哈哈大笑起来,猛地张开了嘴。

    姬轻纱差点惊呼出声。

    摩鸠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只见苏南张开的嘴里,出现了一只金灿灿的小甲虫,牢牢钉在苏南的舌头之上,似乎正在吸取苏南的精血。

    这只小甲虫,摩鸠当然认识。

    又是一只爆裂虫!

    与其他爆裂虫不同的是,苏南竟然将这只爆裂虫养在自己的体内,以自己的精血饲养它。难道,这只爆裂虫是以苏南本人为寄主的?

    不至于这样疯狂吧!

    但事情明摆着,不管这只爆裂虫是不是以苏南本人为寄主,摩鸠想要吞噬苏南的灵魂,吸干他的精血,却是万难办到了。只要摩鸠一有这样的动作,苏南就会立即引爆嘴里的爆裂虫,将自己炸得四分五裂。并且,摩鸠相信,苏南肯定还会将自己的身体当成最后的攻击手段,以自爆的方式来对敌人进行最后也是最惨烈的杀伤。

    这是任何一个降头师自爆之时都会采用的方式。

    苏南只笑了两声,声音就立即变得嘶哑低沉下去,一股死亡的气息,在他的脸上闪过。咬住他脚踝的巨型蜈蚣已经消失不见,但降头早已深入他的体内。被大国师的本命灵宠咬过之后,还能坚持不倒的人,在这世界上,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苏南也决不能例外。

    区别就在于,苏南比其他人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

    但也仅此而已。

    苏南背对着石柱,缓缓坐倒。

    在他的身后,则是第一名被摩鸠吸取了精魂的纯阳命相年轻男子,早已成为一具尸体,脑袋歪向一边,脸色惨白,阴凄凄的。

    苏南就靠在这具尸体的腿上。

    看得出来,用不了多久,堂堂“纳吉派”教主,丹曼国一等一的大降头师苏南,也会和这个年轻男孩一样,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不过苏南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讥讽的笑意。

    能够在摩鸠庄园的核心地域和摩鸠大国师拼个同归于尽,苏南似乎也已经无憾了。

    但摩鸠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大国师极其厌恶地盯了苏南一眼,冷笑着说道:“苏南,你果然是谋略深远,为了对付我,简直是不择手段了。但是在这里,你的一切谋划,都注定会无效的。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那是什么——”

    大国师猛地转过身去,伸手指向“圣泉”中央的大红花——“赤炎草”!

    “赤炎草”依旧盛开,随风摇曳,生机旺盛如海。

    “只要有‘赤炎草’,无论我受的伤有多重,无论你给我下了多歹毒的降头,都不过是小事一桩。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修炼‘天鬼降’。苏南我告诉你,等我神功大成之后,第一个就要把你的‘纳吉派’消灭干净,鸡犬不留!让‘纳吉派’从此在丹曼国消失!”

    摩鸠怒吼起来,咬牙切齿。

    尽管他嘴里说得好像有恃无恐,其实苏南的出现,已经给他造成了足够大的麻烦。

    “天鬼降”是何种神奇的无上神术?千百年来,除了“大天王”拉扎得里,再没有第二个人练成过。摩鸠为了修炼这门神术,差不多整整准备了三十年。在精气神都处于巅峰时期来修炼,都不见得一定能够成功,遑论他现在接连受伤,身中两次降头?纵算有“赤炎草”,关键时刻能够救命,但自身精气损失太多,修炼“天鬼降”成功的几率又要降低很多了。

    修炼“天鬼降”是一条不归路,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而失败的后果,就是“死”!

    控制不住十二阴鬼的反噬,必死无疑。

    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由此可见,摩鸠对苏南是何等的痛恨。

    不过这会儿,摩鸠却不敢靠近苏南。苏南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甚至对摩鸠的咆哮都没有了任何反应,死神随时都会降临。但只要苏南还有最后一口气在,摩鸠就不愿意冒险。反倒双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急急做法,在苏南身前连下两个禁制。

    这是为了防范苏南最后关头自爆而作的准备。

    降头师的死亡,不能以常人的标准去看待,纵算苏南已经气息全无,只要还有一丝神念之力存在,就能指引爆裂虫自爆。假如摩鸠一不小心接近了苏南,依旧有可能被算计到。

    这样的当,摩鸠绝不会上的。

    好不容易,摩鸠做法完毕,这才轻轻舒了口气。有这两个禁制在,就算苏南自爆,也很难伤害得到自己了。

    只不过这一番下来,摩鸠法力消耗更多,脸色变得益发灰白,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神态。也直到这时候,摩鸠才能腾出时间来,仔细查探一下右腿的伤势,又临时做了一些处置。然而不管他怎么做,眼下他终究是少了一条腿,行动远不如刚才方便了。

    等摩鸠终于将伤腿处理完毕,再次轻轻舒口气,抬头向“圣泉”中心望去,准备汲取“赤炎草”的精华,恢复一下伤势,双眉却猛地扬了起来。

    只见一名身材颀长神态斯文的年轻男子,正缓步从迷宫之中走出,向着石阵走来。

    摩鸠的瞳孔,蓦然收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