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30章 爆裂虫王
    足足小半个时辰过去,盘膝打坐的摩鸠才再次睁开眼来,手指一弹,一个绿色小光团再次射向姬轻纱,姬轻纱体内的奇痒,终于有所缓解。

    汗水已经湿透了薄薄的纱衣和亵衣,益发衬托出姬轻纱的妖娆多姿。

    姬轻纱轻轻喘了口气,望着摩鸠,一言不发。

    摩鸠冷冷说道:“姬小姐,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就应该恪守俘虏的本份,别胡乱说话。否则,会多吃不少苦头。”

    姬轻纱淡淡一笑,说道:“大国师,我想现在的局势,你比我更清楚。你已经中了苏南教主的降头。虽然你修为高深,强行压住了这些降头不至于马上发作,然而一旦你继续修炼‘天鬼降’,法力消耗过巨,肯定就压制不住。到那个时候,内忧外患,纵算大国师再了不起,恐怕也不好应对吧?”

    摩鸠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冷笑一声,说道:“姬小姐,你对降头术懂得不少啊。可是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是中了苏南的降头,但只要我抓住他,融合他的魂魄,吞下他的精血,就能解除降头。”

    “既然解药就在眼前,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姬轻纱不由略略一愣。

    她确实不曾听说过,降头术有这样的解降技巧。当然,普通人乃至一般的降头师,就算知道这个技巧,也无法使用。单单融合魂魄这一点,就很少有降头师能够办到,更不要说生吞苏南的魂魄和精血了。

    摩鸠不再理睬姬轻纱,随即开始捏诀作法,驱动隐匿在白玉雕塑之中的第七个阴鬼。吞噬一名年轻男子的生魂,将血红色的小人,从年轻男子的额头正中抓了出来,一口吞了下去,然后盘膝坐下。开始强力镇压融合第七个生魂。

    这一次,情形更加艰难,摩鸠脸上肌肉连连抽搐,露出了痛苦至极的神色。

    一直在冷眼旁观这一切的苏南再不犹豫,脚下一动,身子宛如离弦之箭。向着被血色薄雾笼罩着的石阵激射而来,手指一弹,一只圆滚滚,金光闪闪的甲虫激射而出。转眼之间,甲虫就扑到了血色薄膜之上,随即挣扎扭曲起来。似乎这血色薄膜对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砰”地一声!

    爆裂虫猛地炸裂开来,金色飓风四散飞扬。

    血色薄膜尽管玄妙万分,却也抵挡不住爆裂虫的爆体,顿时被炸开了一个大洞。这个大洞刚一炸开,就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疾缩小,只需顷刻之间,就能复原如初。

    苏南争的就是这刹那时光。身子鬼魅般一晃,在大洞即将复原的瞬间,从中穿了过去。

    以一只昂贵无比的爆裂虫做代价,才得以争取到这片刻光景,“血影降”名不虚传。只不过,紧接着的事实证明,苏南还是太低估“血影降”的威能。

    苏南刚刚一进入石阵,一股彻骨的奇寒汹涌而至,以苏南之能,瞬间也有要被冻僵的感觉。动作一下子慢了下来。便在此刻,一层血色薄膜毫无征兆地浮现而出,向着苏南笼罩而下。

    血腥扑鼻。

    这“血影降”居然还有后手。

    正在盘膝而坐的摩鸠张开双眼,冷冷地扫了过来,嘴角闪过一抹讥讽的微笑。以为摩鸠自损精血。亲自布下的“血影降”就这么一点威能,苏南将大国师当成什么人了?

    苏南微微一惊,却也临危不乱,一声低喝,手腕一扬,同样血红色的钵盂状法器倏忽飞起,一股精纯至极的生命精气喷涌而出。正是苏南前不久偷偷从“赤炎草”那里窃取过来的天地精华。

    这精纯的生命精气,正是“血影降”的克星,当头罩下的血色薄膜,顿时像蛇虫遇到烈焰,立马反转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讥讽的神情顿时僵化在摩鸠的脸上,如同一个卡通面具,拙劣不堪。不过摩鸠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表达惊奇之意,下一刻,他的脸孔便剧烈扭曲起来,肤色变得如鲜血般通红,一个小人的面孔,就在他的面孔下浮现而出,不住挣扎扭曲,似乎极力要突破桎梏,脱离困境。

    瀑布般的冷汗从摩鸠的额头汨汨流淌而下。刚刚想要站起来,又猛地一屁股坐了下去,狼狈不堪,大国师镇定从容的风度,那是半分也不剩下了。

    苏南狞笑一声,猛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向着空中的红色钵盂喷出,只见滴溜溜转动的红色钵盂瞬间光华大放,血光灿灿,旋转着,激飞向跌坐在地,正在竭力运功镇压生魂和降头的摩鸠。

    转眼之间,钵盂便飞到了摩鸠的头顶,血色光芒将摩鸠笼罩其下。

    摩鸠顿时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百忙之中抬头一看,原本血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只见钵盂正中,一只巨大的金色甲虫正趴在那里,张牙舞爪。这只金色甲虫,和摩鸠苏南培养的爆裂虫一模一样,金色甲壳光华闪烁,绚丽异常。唯一的区别在于,这只甲虫比普通的爆裂虫大得多,足有半个拳头大小,一对獠牙露在嘴外,长约半寸,面相狰狞无比。

    “爆裂虫王?”

    摩鸠禁不住失声惊呼。

    传闻之中,许多年前,曾有降头师培养出“爆裂虫王”,威力远比一般的爆裂虫大得多,爆炸之后,无论是谁,只要沾上一点,立时毙命。只不过培育“爆裂虫王”的成本大得惊人,需要许多只成熟的爆裂虫相互吞噬,最终胜出的那一只,就是虫王。

    爆裂虫本就极难培育,每一只爆裂虫,都要以活人作为寄主,一只爆裂虫就代表着一条人命。一般的降头师,根本就没这样的能力培育爆裂虫。更不用说培育“爆裂虫王”了。摩鸠居大国师之位垂三十年,权势熏天,也没有尝试培育“爆裂虫王”。

    那是没把握的事情。

    故老相传,培育“爆裂虫王”需要极大的运气,就算以许多成熟的爆裂虫相互吞噬,最后也未必一定能培育出虫王来。同归于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可真是血本无归了!

    再说,对摩鸠而言,普通的爆裂虫就已经足够了,一般的对手,哪里轮得到大国师以爆裂虫去对付?摩鸠一举手间,就令他灰飞烟灭。

    “爆裂虫王”威力再大,对摩鸠而言,也是用不上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爆裂虫王”的培育之法,早已失传,可不仅仅只是让虫子相互吞噬,自相残杀那么简单,还有许多必要的辅助窍门,一着不慎,就前功尽弃。

    摩鸠万万没想到,苏南竟然已经偷偷地培育出了“爆裂虫王”这样的超级大杀器。就在半个月前,黄府之中,摩鸠以爆裂虫对付苏南,苏南还大吃一惊,义正辞严地斥责摩鸠戕害人命,炼制邪虫。谁知这位以“儒雅”著称的苏南教主,暗地里不但培育爆裂虫,甚至连虫王都搞出来了。

    却不知道戕害了多少人命。

    道貌岸然!

    摩鸠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这个词语。

    恍惚之间,摩鸠忽然想了起来,似乎传闻之中,那个曾经培育出“爆裂虫王”的大降头师,就是“纳吉派”的祖师,多年以前,丹曼国的“第一降头师”,皇室钦封大国师荣衔。

    难怪苏南能够培育出虫王。

    “苏南,你这个伪君子!”

    摩鸠又急又怒,大喝起来。

    那件血色钵盂,也不知是何等宝物,不但能够汲取“赤炎草”的生命精气,发出来的光芒,甚至令摩鸠都感到筋酥骨软,似乎浑身劲力,正在源源不断地被这个东西汲取过去。加上体内死命挣扎,不肯乖乖就范的血色小人和苏南所下的降头,摩鸠纵有通天彻地之能,此时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难以抵御。

    苏南儒雅的脸上浮现出一阵狰狞的笑容。

    “摩鸠,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虽然还不是真正的虫王,但也是超级爆裂虫了。我用十二只爆裂虫才培养出来的,对付你足够了!”

    “苏南,原来你一直都在算计我?”

    “那当然。摩鸠,你别忘了,我儿子维多,就是死在你们‘不古派’手里,我跟你们‘不古派’不同戴天!”

    苏南恶狠狠地说道,双目之中,血光迸射,恨意滔天。

    “杀你儿子的是夷孥!”

    摩鸠叫道。

    听得出来,摩鸠大国师是真的害怕了,甚至将罪责往夷孥身上推。如果不是到十分窘迫的田地,以摩鸠大国师的傲气,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

    “夷孥已经被我杀了。他用‘血雨降’杀我儿子,我也让他尝尝‘血雨降’的味道。他现在已经粉身碎骨!”

    “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我要灭掉你们‘不古派’,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让全丹曼国的人都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第一降头师’。”

    “摩鸠,受死吧!”

    苏南大吼起来,双手捏诀,同时向前一指,两道雄浑无比的法力激射而出,打在血色钵盂之上,钵盂光华益发耀眼,原本稳稳黏在钵盂正中的“爆裂虫王”,身子瞬间胀大,浑身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

    下一刻,这虫王就要爆裂开来了。

    就在这时候,苏南嘴里的念咒之声,戛然而止,双眼蓦地瞪得老大,流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神情。

    似乎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忽然发生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