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29章 血影降
    摩鸠一声怒吼,举手一扬,一缕无形的劲力飞射而出,绕着“圣泉”中央的“赤炎草”转了一圈,一片艳丽的花瓣,忽然飞扬而起,在“赤炎草”上空飞舞轻扬,似乎恋恋不舍,不愿意离开本体。

    摩鸠向着虚空一招手,那片花瓣仿佛受到某种召唤,如同离弦之箭,向摩鸠激射而来。摩鸠将花瓣接在手中,仔细查看,满眼都是火热与不舍的神情,不过随即就一咬牙,张嘴将花瓣咬住,咀嚼几下,吞咽了下去。

    苏南并未出手阻拦,只是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摩鸠,似乎也很想见识一下“赤炎草”的效果。对于大多数降头师而言,“赤炎草”起死回生的神效,只不过是传闻而言,真实药效到底如何,谁也不得而知。

    摩鸠一吞下“赤炎草”花瓣,原本血红的肤色迅疾消褪,又变得黑黝黝的,体内拼命挣扎,躁动不安的血红色小人,瞬间被镇压融合,再也没有丝毫动静。

    目睹这一切,姬轻纱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苏南教主,你应该阻止他的。现在的摩鸠,已经不是先前的摩鸠了。”

    苏南脸色一变,双眼瞳孔蓦然收缩。

    姬轻纱还只是模糊地感觉到摩鸠的气息和先前大不相同,同为大降头师,苏南在这个方面的感觉,就要敏锐得多了。

    “你……真的成了半鬼之身?”

    望着不远处的摩鸠,苏南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神念之力扫过去,竟然在摩鸠身上感应到了阴森森的厉鬼气息。不是蓄养阴鬼的气息,而是,这种气息明明白白发自摩鸠的本体。苏南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应。

    “哈哈……”

    摩鸠仰天狂笑起来。对迷宫之中再一次发出的惨嚎之声毫不在意。

    “苏南,你到现在才发现,不觉得太迟了么?”

    苏南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摩鸠,远比半个月前要强大得多,纵算是苏南。面对着他,也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尤其是整个人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更令苏南惊心。

    传闻之中,练成“天鬼降”之后,降头师能够成就半人半灵之躯,可以让身体随时在虚实之间转化。有了这种技巧。几乎就已经成为不死之身。许多攻击对他都是无效的。难怪刚才苏南放出自己的杀手锏——秘密炼制多年的爆裂虫,对摩鸠也毫无伤害。

    爆裂虫只对血肉之躯效果明显,一旦沾染,后患无穷。但对于阴鬼之躯,作用却是不大。爆裂虫所携带的降头术,对阴鬼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苏南。我早就对你说过,‘拉扎得里大天王’传下来的无上神术,神妙莫测,不是你能领悟得到的。现在,你相信了吧?”

    摩鸠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得意之情,大笑着说道。

    “天鬼降”在丹曼国流传了那么多年,除了传说中的“天鬼王”拉扎得里。千千万万降头师再无一人能够练成,甚至连尝试都没人办得到,如今他摩鸠终于曙光在望,成为继拉扎得里之后,千百年来的真正“第一降头师”,怎不令人洋洋得意,忍不住要炫耀一番?

    苏南,实在是个很好的炫耀对象。

    就好像真正的高富帅,绝不会对屌丝炫耀。他炫耀的对象,只能是另一个高富帅。

    摩鸠一直不杀姬轻纱。而是让她旁观,就是这种炫耀心理在作怪。

    苏南随即镇定下来,冷笑道:“摩鸠,这才过了一半,离‘天鬼降’大成。还早得很呢。你现在就得意洋洋,不嫌太早么?”

    “是吗?苏南,你知道么,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我现在,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马上回头,去杀了萧凡,我就当你是自己人,不再追究过去的一切。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摩鸠沉下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苏南也忍不住笑起来,边笑边摇头,似乎在奇怪摩鸠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杀了萧凡?摩鸠,你开玩笑吧?你以为我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是来听你说笑话的么?而且,你把萧先生当成什么人了?以为谁都可以对付得了他?”

    摩鸠的脸颊抽搐了几下,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姬轻纱忽然说道:“苏南教主,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他受伤了。你刚才放出的小虫子,伤到了他!”

    “住嘴!”

    摩鸠暴怒地大喝,一扬手,一团绿芒化为一只蝴蝶,向着姬轻纱激射而去。

    姬轻纱浑身真气法力被封,没有丝毫抗拒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绿色蝴蝶粘在自己身上,顷刻透过薄薄的轻纱,钻了进去,胸口微微一凉,随即一股奇痒瞬间传遍了全身。饶是姬总素日最讲究风度,也忍不住闷“哼”一声,紧紧咬住了艳丽的红唇,细密的汗珠,汨汨自额头涌出。

    苏南手一抬,一个钵盂状法器浮现而出,趁着摩鸠向姬轻纱出手而分神的刹那,钵盂迎风而起,向着“圣泉”上空飞了过去,钵盂法器一经祭起,便即发出一股强大至极的吸力,“赤炎草”庞大无匹的生命精气,纷纷向着钵盂飞去。

    “敢!”

    摩鸠怒吼,袍袖一扬,一条两尺长的巨型蜈蚣飞扬而出,横过“圣泉”,向着钵盂迎面扑去,张开大嘴,一口毒液喷出,两颗尖锐的獠牙在清冷的月色之下,闪耀着致命的寒芒。

    与此同时,摩鸠脚下一动,双臂大张,飞身而起,宛如老鹰扑食一般,当头杀奔苏南,脸上肌肉抽搐不已,满是狰狞之色。

    苏南不敢怠慢,袍袖中飞出一个黑色的剑轮,在空中团团飞舞。左手捏诀横胸,右手连扬,将一道道法力打入剑轮之中。剑轮越转越快,幻化出一股股黑雾,在半空中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漩涡。横亘在摩鸠身前。

    “呼——”

    摩鸠一掌拍出,顿时狂风呼啸。

    剑轮幻化出的黑雾漩涡,没有丝毫抗拒之力,立时消散。

    苏南毫不恋战,剑轮一经祭出,脚下已经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向着迷宫方向,如飞般退去。同时伸手一招,那个飞向“赤炎草”的钵盂顿了一下,极速回射,顷刻就回到了苏南手中。

    巨型蜈蚣一口咬在了空处。

    苏南一刻不停,直退到迷宫出口处。才顿住身形,眼望摩鸠。

    摩鸠袍袖一展,从空中落下,神色阴沉沉的,脸上肌肉又是一阵抽搐。这里已经是石阵之外,一离开石阵,摩鸠立即便感到体内气血翻涌。原本已经被镇压的阴鬼生魂,似乎又有些蠢蠢欲动。

    摩鸠心里明白,这么短短一点时间,根本不足以真正融合那些阴鬼生魂。纵算有“赤炎草”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精气,也只是让他的本体变得生机旺盛,有足够的能力强行镇压,囫囵吞噬掉阴鬼生魂。真要完全融合,还得在石阵之中待上不短一段时间,不受任何外力干扰,慢慢运功做法。一点点“消化”掉才行。

    不过苏南明显没打算让他这么“悠闲”。

    眼见摩鸠并未追杀,苏南笑了笑,淡然说道:“大国师,是不是不能离开那个石阵太远?我就知道,‘天鬼降’没那么好练。咱俩就算耗上了!”

    看来苏南已经打定主意。绝不和摩鸠正面交手,只要摩鸠一回到石阵之中,准备继续修炼“天鬼降”,苏南便跑过来捣乱。一旦摩鸠震怒,想要取他性命,苏南立即远远躲开,避其锋锐。

    这就叫: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当年某位伟人的游击战术,当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摩鸠狠狠瞪了他一眼,暗暗一咬牙,伸出右手食指,左掌聚气为刀,轻轻一划,食指指尖顿时鲜血涌出。摩鸠转过身去,就在身后的巨型石柱之上飞快画出一个古怪的图案,红光一闪,血淋淋的古怪图形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似乎被石柱硬生生吞噬得干干净净。

    摩鸠袍袖一扬,飞身而起,绕着石阵转起了圈子,右手食指中鲜血源源不断地涌出,一个个符咒般的古怪图案一一铭刻在石柱之上。

    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渐渐弥漫开来。

    当最后一个符咒图案被石柱吸收吞噬之时,十二根石柱忽然发出“嗡嗡”的轰鸣之声,十分低沉,却清晰可闻。石柱之上雕刻的裸男"luo nv",身体上浮现出一丝丝的血色,渐渐射出一道血红的光芒,彼此之间,连接起来,瞬间整个石阵都被一层薄薄的血雾笼罩,血红色的光幕,若隐若现。

    摩鸠缓步回到姬轻纱对面的白玉雕塑之前,盘膝坐下,运气调息,双眼微闭,再也不向苏南那边望上一眼,似乎压根就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血影降……”

    苏南死死盯住那层若隐若现的血色光幕,喃喃说道,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

    “血影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和自爆一样,是一种两败俱伤的降头术。不到万不得已,降头师不会施展。如今摩鸠施展“血影降”将石阵完全笼罩,苏南想要进入石阵攻击摩鸠,就必须穿过“血影降”形成的屏障。

    也就是说,在攻击摩鸠之前,苏南会先中降头。

    当然,这样一来,摩鸠本身也要元气大损。只不过,他身后就有一株“赤炎草”,损失一些精元,能及时得到补充。就算一时三刻不能完全补偿,起码也不是完全的拼消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