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24章 赤炎草成熟
    夜色昏暗,月牙如刀。

    摩鸠庄园内城,迷宫石阵。

    “圣泉”上空无时无刻不在的阴雾,虚淡了许多,几乎完全不见了踪迹,偶尔可见缕缕黑雾,在空中飘扬而过。那种刺骨的奇寒,也基本消褪。只有丝丝的凉爽之意,似乎“圣泉”的地脉阴气,已经被耗得干干净净。“圣泉”表面水纹闪动,波光粼粼,再不是漆黑一片,如同一块铁板的样子,看上去和普通泉水无异。

    “圣泉”正中,三名绿色的叶片成品字形排列,不过已经由翠绿变成了淡绿色,不如先前那么娇艳欲滴,充盈的灵气更是消失殆尽,和普通的莲叶并无二致。

    叶片上方,一朵茶杯大小的红花,怒放盛开,在夜风中轻轻颤动着,清香扑鼻。花瓣如同红宝石一般,成半透明状态,整朵红花的表面,似乎都被一种氤氲的紫气包裹,闪耀着迷离的光泽。

    真正最引人瞩目的,还是红花之中蕴涵着的惊人生机,饱满的天地灵气,似乎已经藏掖不住,一丝丝一缕缕地往外流淌着,生命气息旺盛如海。

    就算是没有任何见识的山间野人,一见这朵红花,心里头也立即就会明白——这朵花已经完全盛开,完全成熟了。

    “赤炎草”已经到了最圆满的境界。

    甚至于,“圣泉”的地脉阴气,都已经被成熟的“赤炎草”汲取得干干净净。

    摩鸠大国师身穿金线绣边的华贵黑袍,背着双手站在“圣泉”一侧,望向“圣泉”正中的“赤炎草”。眼神热切无比,就好像热恋中的少年。正在注视着自己的情人,含情脉脉。却又难以尽掩心中**裸的**之火。

    三十年!

    他等了这株“赤炎草”三十年!

    终于成熟了。

    而他精心准备了十年的一切,今天也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石阵之外,站着两名和摩鸠一样身穿传统服饰的土著男子,神态恭谨,气度俨然,从身上的气息能判断得出来,这是两名功力深厚的大降头师。

    十二根石柱之侧,整齐地站着十二名相对较年轻的降头师,俱皆是摩鸠的徒孙辈。这些年轻的降头师。手里紧紧握着各种形状怪异的法器,神色严肃,夹杂着难以遏制的紧张之意。

    大国师修炼“天鬼降”之时,他们负责催动石阵,配合大国师。

    这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一着不慎,就会酿成大祸。

    终于,一直注视着“赤炎草”的摩鸠大国师,缓缓转过身来。眼望恭谨站立在石阵之外的两名大降头师,沉声吩咐道:“开始吧。”

    “是!”

    两名大降头师齐声答应,半个字都不多说,转身就走。

    不过片刻之后。一股煞气冲天而起,整个摩鸠庄园瞬间就被这浓郁的煞气笼罩其中。这种情形前所未有,无疑是某种强大的法阵禁制被启动了。

    吩咐完两位大降头师。摩鸠又转过身去,不发一言。

    约莫两刻钟过去。石阵之外响起嘈杂的脚步声,一个长长的队列鱼贯而入。

    一名大降头师走在最前边。紧随其后的,就是姬轻纱。姬轻纱身后,跟着一名荷枪实弹的土著守卫,目光炯炯,死死盯住了她,生怕她有什么异动。其他阳男阴女,也是同样的“待遇”,每个人身后都跟着持枪守卫,严密监视。

    这些纯阳男孩和纯阴女孩,似乎受到了某种术法禁制,神情变得有几分呆滞,也没被绑定手脚,就这么默默地被押解着往前走,动作也很是机械。

    唯独姬轻纱是个例外。

    步履轻盈,眼神清澈,甚至脸上还带着丝丝微笑。

    这一行人数虽多,除了嘈杂的脚步,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在大降头师的吩咐之下,十二名阳男阴女分别在石柱之下站好。姬轻纱站在离摩鸠大国师最近的一根石柱之下。

    此刻的姬轻纱,早已去掉易容,恢复了自己的绝世容光,高挑的身材被薄薄的纱衣包裹着,线条曼妙无比。

    “姬小姐,怎么样,这里和你以前见过的不一样了吧?”

    摩鸠大国师扭头望向姬轻纱,微笑着说道。

    姬轻纱也毫不避讳,眼神四处一扫,随即越过摩鸠大国师的头顶,定在“圣泉”中央的“赤炎草”之上,微微动容。

    “大国师,‘赤炎草’已经完全成熟了么?”

    摩鸠轻轻点头,说道:“当然。今晚上,萧凡先生应该会现身吧?我知道,他是为了‘赤炎草’而来。”

    “夷孥告诉你的吧?对了,大国师,夷孥先生还活着吗?你应该不会饶了他吧?我对这个人的印象不大好,希望你不要放过他。”

    姬轻纱微微一笑,说道。

    提到夷孥,摩鸠脸色略略一沉,说道:“姬小姐,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不古派’对叛徒的处置,从来都没有半点仁慈。不过,夷孥暂时还不会死,他是萧凡先生的‘定心丸’,你明白吗?只要他还活着,萧先生就会深信不疑,认为你们的计划是如此的完美。”

    “你想让夷孥去诱骗萧凡上当?”姬轻纱不由哑然失笑:“大国师,你不是开玩笑吧?夷孥那智商,连你都瞒不过,还能瞒得过萧凡?”

    摩鸠脸色又是一沉,冷笑说道:“看来姬小姐对萧先生的崇拜很盲目啊。好吧,就算按照你说的,夷孥骗不了他,那又怎么样?只要你还在这里,只要他想采‘赤炎草’,他就得过来。明知这是一个陷阱,他也只能往里跳。还是说,他其实是个胆小鬼,会在关键时刻抛下你不管,临阵脱逃。”

    姬轻纱淡淡说道:“大国师,我们就不必逞口舌之利了吧,事实到底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天鬼降’的修炼过程,肯定很精彩,我很高兴,能够全程目睹。”

    摩鸠笑了笑,说道:“当然,这也是我想做的。这样精彩的过程,如果没有人欣赏的话,会很寂寞。不过,待会我全力以赴的时候,恐怕没时间再关照姬小姐,所以,在此之前,我要做些必要的准备工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姬小姐也是同道中人,而且在术法上的造诣不低。”

    姬轻纱微微摇头,说道:“大国师过奖,我确实研究过术法。但和大国师比起来,自然是天差地远。”

    “呵呵,姬小姐谦虚了,不管怎么样,今晚上,我不能允许出现偏差。如果给姬小姐造成什么不适,还要请姬小姐多多原谅。”

    “看起来,我并没有反抗的余地。”

    “恐怕是这样。”

    摩鸠大国师轻轻颔首,手腕一翻,掌心之中,忽然绿芒耀眼,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瞬间涌现而出。

    这种绿芒,姬轻纱不是头一回看见。不过上次隔得比较远,看着摩鸠和苏南元成子等人交手,只觉得这绿芒绚丽多彩,煞是好看。如今面对面了,姬轻纱才终于明白,摩鸠大国师施展的这种神通,是何等的可怕。摩鸠尚未出手,强大煞气就已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甚至连体内的法力也变得有些粘稠,转动不灵。

    姬轻纱没有抗拒。

    在摩鸠庄园的核心重地,单独面对摩鸠大国师,四周降头师云集,姬轻纱很清楚,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自取其辱罢了。

    对姬轻纱的镇定,摩鸠似乎很满意,但也有些惊诧。

    这个女孩,实在太镇定了,镇定得摩鸠都差点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低估这华夏女子了?还是说,她说的那个萧凡,真的有那么强大,姬轻纱有绝对的自信,萧凡一定能够救她出去?

    不过当此之时,摩鸠大国师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仔细推敲这些事情了。弯刀般的下弦月,缓缓向中天移动,修炼“天鬼降”的最佳时机,已经逼近。

    摩鸠手臂微微一震,三点绿芒自他手中飞起,一转眼,在半空中化成三只绿色的蝴蝶,瞬即就飞到了姬轻纱的头顶,大大的双翅一扬,一头扎了下来,毫无阻碍地穿过姬轻纱身上披着的薄薄轻纱,钻入她的体内。

    姬轻纱只觉得一股奇异的力量,瞬息之间就流遍了自己的全身,四肢百骸都变得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就好像正在享受最顶级的温泉疗养,一动都不想动。

    明明是最厉害的降头术,偏偏又让人如此舒适,“第一降头师”果真名不虚传。

    姬轻纱暗暗大吃了一惊,立即深吸一口气,想要调动真气内力相抗,却发现,自己的那种感受,不是错觉,而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她连半分真气内力都不能再调动,就这么定定站在那里,难以移动半分。但是头脑却益发的清醒。

    摩鸠大国师淡淡地望了她一眼,说道:“姬小姐,我知道你还藏着些法器之类的东西,但那没什么,你不会有机会施展的。我只禁锢你的行动,并不伤害你的魂魄。我将让你和最后一名阴仆融合,这样,你不但能看到修炼‘天鬼降’的整个过程,也许还能听到萧凡先生不慎失手的消息。如果你运气够好的话,或许你们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天鬼降’练成之后,需要强大的魂魄来稳固境界,我相信,萧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

    摩鸠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傲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