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21章 识破
    让姬轻纱未曾想到的是,好梦最先破灭的,不是夷孥,而是她自己。

    在摩鸠庄园这个新环境之中,姬轻纱睡着了,睡得很踏实。这也是姬轻纱的特殊本领,不管局势多么险恶,她都能强迫自己入睡。睡不好,对于应对险恶局势毫无作用,只会让自己体力不足,精力不够集中,犯错的机会增多。

    经常性焦虑不安,绝对不是一个领袖人物应有的情绪表现。

    在燕北省,在铁门市,姬轻纱决定着很多人,决定着很多家庭的前途和命运。这样举足轻重的位置,要求姬轻纱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尽可能保持冷静。

    正因为这样,纵算身处摩鸠庄园,纵算摩鸠大国师就在不远处,离自己的直线距离可能不超过五百米,姬轻纱还是慢慢进入了梦乡。

    夜半时分,四周一片安静的时候,姬轻纱忽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

    无论局势多么险恶,都能安然入睡,是姬轻纱的特殊本领;与此相对应的,姬轻纱还有另外一样特殊本领,那就是无论她睡得多么香甜,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到最佳状态。

    所以,睡眼惺忪这样的情形,一般不大可能发生在姬轻纱身上。其实姬轻纱自己对这种情况,并不乐意。她很希望能像普通女孩子一样,依偎在"qing ren"强有力的怀里,一觉睡到自然醒,而不是被乱七八糟的意外骤然惊醒。

    只不过,能够为姬轻纱遮风挡雨,让她完全放松的男人。实在太难找了。

    这么多年,也许只有萧凡能够达到这样的标准。

    但现在,萧凡不在。

    监狱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一个并不高大健壮的人影,在许多人的簇拥之下。缓步走了进来。

    姬轻纱猛地坐了起来。

    她的房间离监狱大门最近,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其实算得比较矮小的人影,穿着奢华的黑袍,金线绣边,在监狱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这个装束。姬轻纱见过。

    摩鸠大国师!

    没想到深更半夜的,摩鸠大国师忽然亲自莅临牢房了。

    姬轻纱深深吸一口气,一阵轻微的关节爆裂之声响起,右手的纤纤五指,仿佛突然之间长了些许,红色的蔻丹。显得益发的鲜艳夺目。同时,真气内力流传全身,瞬间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可是表面看去,她只是一个无助而纤弱的女孩,以敬畏的眼神紧张不安地望向摩鸠大国师和他的一大帮随从。

    姬轻纱的双眼,微微眯缝了一下。

    在摩鸠大国师的随行人员之中,她看到了夷孥和范英。夷孥是摩鸠大国师的亲传弟子。又是“不古派”日常事务的实际主持者,在这种关键时刻,夷孥跟随在摩鸠身后,一点也不让姬轻纱感到意外。真的让姬轻纱吃惊的是,范英也在。

    根据范英的描述,在此之前,他真的没有这样的荣幸。尽管他是摩鸠大国师的嫡传徒孙,但连近距离接触摩鸠大国师的机会都不曾有过。在摩鸠大国师心中,这位落伽城的大富豪,华人领袖。和“不古派”数十名普通降头师没有任何区别。

    而现在,范英却得到了这样的机会,跟随在摩鸠大国师的身后,半夜来到这里。或许因为这件差事办得好,范英已经得到了摩鸠大国师的格外垂青。

    然而姬轻纱心中。却飞快地闪过一丝不安。

    这件事,也许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实在摩鸠大国师不是那种可以轻易蒙蔽,更加不是会轻易跌入陷阱的人。

    还没等姬轻纱想得十分停当,摩鸠大国师已经来到她所在的囚室之前,炯炯有神的双目,直逼而来。姬轻纱牢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下意识地避开了摩鸠大国师的眼神。

    她必须装出一副比较害怕的样子来才行。

    或许,摩鸠大国师是亲自前来“验收”这一批“炉鼎”的质量吧,这对他是否能够成功练成“天鬼降”至关重要。

    事实证明,姬轻纱的推测很有道理。摩鸠大国师只是扫了她一眼,就缓步走向下一间囚室。相对而言,另外七名男孩女孩的表现就要糟糕得多了,在摩鸠的眼神之下,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年纪最小的那个小姑娘,甚至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静夜之中,尖锐的哭声听起来格外瘆人。

    摩鸠笑了笑,也不制止,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缓缓转回来,再次在姬轻纱的囚室之前停住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一回,摩鸠大国师并未马上离去,反倒微笑着向姬轻纱问道,语气非常的随和。

    跟随在大国师身后的加纹,夷孥等人便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诧异。他们追随大国师多年,深知摩鸠的性格并不随和,“平易近人”这样的评语,和大国师可扯不上什么关系。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姬轻纱这么客气。

    一个炉鼎而已,即将成为阴鬼吞噬的食物,有必要知道她姓甚名谁么?就算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叫姬轻纱。”

    姬轻纱心中一样的充满疑虑,还是如实告知了大国师自己的姓名。

    摩鸠点了点头,随即扭头吩咐道:“请姬小姐出来说话。”

    “是!”

    负责监管他们的狱卒不明所以,却毫不犹豫就执行了大国师的命令。对于他们来说,大国师说的每一句话,都比最高苏丹的圣旨还要管用。大国师如同天上的神祇,是绝对不能抗拒的。

    沉重的铁门打开来,姬轻纱犹豫了一下,慢慢走了出去。

    很明显,情况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摩鸠大国师每次都不按规矩出牌!

    姬轻纱缓步来到大国师面前数米外,站住了脚步,依旧牢牢记住自己此刻的身份,低垂着头,不敢抬头望过去。

    摩鸠大国师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姬小姐,我们终于见面了。你那位朋友还好吗?”

    稍顷,大国师终于开口了,微笑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滚滚惊雷,在姬轻纱的头上轰隆隆地碾压而过。

    姬轻纱猛地抬起头来,脸色微变。

    紧跟在大国师身后的夷孥和摩鸠,更是面如土色,各自从对方的眼里读到了惊骇欲绝的神情。

    摩鸠大国师却仍然脸带微笑,眼望姬轻纱,不徐不疾地说道:“姬小姐,不必这么惊讶。前些日子,你拜访过我的庄园。你的气息,早已经留了下来。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再次造访,而且用的是这样的方式。不得不说,姬小姐是个聪明人,胆子也是真大!我摩鸠活了七十岁,还真的是头一回见到你这样胆大的女人。”

    姬轻纱不由苦笑起来。

    这真是她不曾想到的。她从来没有小觑过摩鸠,前来摩鸠庄园之前,她很精细地易过容,大幅度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将绝世容光基本遮掩起来。为的就是不太引起别人的瞩目。现在的姬轻纱,看上去仅仅只是一位长相还算不错,身材很棒的年轻女子而已,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

    事实证明,她还是低估了降头术的神奇,或者说,她低估了摩鸠大国师的能耐。事情过去了十来天,摩鸠大国师居然还是一见面就能准确地辨别出她的气息。据姬轻纱所知,这应该是某种动物的本能,人类应该没有这样的能力。

    当然,降头术和其他所有术法一样,都能强化人类的本能,只是强化的途径各不相同而已。

    “姬小姐,既然你是聪明人,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我相信我们能够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我希望姬小姐是一位值得我尊敬的对手,如果姬小姐试图突围,那就很不好了,会破坏我们之间的这种氛围,那将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情形。”

    摩鸠大国师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笃定无比,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姬小姐应该明白,在我面前,你不会有任何逃跑或者反抗的机会。当然,如果你那位朋友能够及时赶到,情况或许会有所不同。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那位朋友,应该不会这时候赶过来,他很可能会在我正式开始修炼‘天鬼降’的时候才现身,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是这样的吧,姬小姐?”

    “真是很不错的计划。”

    摩鸠微笑起来,竖起一根手指,在自己面前轻轻晃动了两下,似乎对这个计划,满怀赞叹之意。

    姬轻纱死死盯住摩鸠那张黝黑的脸,瞳孔不住收缩。

    只不过,她心里也是明镜似的,知道摩鸠说的是实话,在目前这种情形之下,无论是突围还是反抗,她都没有半分成功的机会。

    这里除了摩鸠,还有好几位大降头师,凭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姬轻纱就能断定,他们在降头术上的修为,绝对不在夷孥之下。

    “啊,对了,忘了请教,你那位朋友贵姓大名?”

    “萧凡。”

    姬轻纱很简单地答道。这样的问题,没必要对摩鸠隐瞒。

    “原来是萧先生。”

    “真是很希望能够尽快和萧凡先生会面,对那一刻,我很期待。”

    摩鸠大国师的态度,益发的优雅了,看不出有任何不悦和生气的表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