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17章 斩魔剑
    一般来说,摩鸠大国师平日里并不在“圣泉”石阵之中修炼。这里地脉阴气太重,摩鸠大国师修炼的降头术,并不是一味走阴寒的路子,时时在“圣泉”附近练功,不是那么合适。再说,“赤炎草”吸收天地灵气,阴阳精华,在没有完成成熟之前,这株神药其实就是一个大漩涡,会将周围所有的生命精气远远不断地汲取进去。

    好端端的,摩鸠大国师为什么要在这里和自己的神药“战斗”?

    不过自从萧凡突袭过“圣泉”之后,这几天摩鸠大国师一直都在石阵之中坐镇,引导地脉阴气不住滋补遭受重创的十二阴鬼。平时都是阴鬼自行汲取阴气,如今又大国师亲自引导,自然事半功倍。只是萧凡实在手辣,一口气将十二阴鬼好不容易凝结起来的阴躯抽走一小半,想要恢复如初,短时间内还真的很难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夷孥来到石阵之前,恭声通报。

    尽管是大白天,石阵也是黑雾缭绕,寒气逼人。夷孥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色微微一变,估摸着是想起了在“苦竹苑”的遭遇。这“圣泉”他不是头一回过来,但以往大白天,黑雾没有这样浓郁,整个石阵内的情形,基本能看得清楚。不像现在,“圣泉”上空完全被浓稠的黑雾笼罩,尺许之外,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夷孥估计,这是摩鸠在作法,强力汲取地脉阴气,为十二阴鬼“大补”。

    反正“赤炎草”成熟在即。现在多压榨一下地脉的阴气精华,对“赤炎草”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等这株“赤炎草”被采摘之后。此处地脉至少又需要三四十年的时间来恢复,才有可能再生长出第二株“赤炎草”来。而且这种可能性非常之低。

    对于摩鸠而言,修炼“天鬼降”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今后这地脉灵气能否顺利恢复,他可以完全不予理睬。

    夷孥躬身通报之后,石阵里迟迟不见回音。

    夷孥便紧张起来。

    相对其他人的诚惶诚恐而言,这么多年来,夷孥在大国师面前还是比较放松的。他自认对师父忠心耿耿,又没有任何想要取而代之的野心。但是今天,自然不一样了。

    再过片刻,浓浓的黑雾忽然翻滚起来。分开了一条通道,身着传统服饰的摩鸠大国师,缓步从黑雾之中走出来。看上去,摩鸠大国师的脸上竟然略略露出了疲态。足见这几天,大国师十分辛劳。

    从这条通道往里看,夷孥甚至看到两名年轻男女的身影,模模糊糊地一闪,又被黑雾遮掩住了。

    夷孥禁不住心中一跳。

    这两名年轻男女,应该就是摩鸠从首都带回来的那八名阳男阴女之中的两人。在摩鸠庄园受到极其严密的保护。生活在专门的区域,决不许其他人接触他们。照理,这些阳男阴女,要在正式修炼“天鬼降”之时才用来当作“炉鼎”。现在忽然出现在石阵之中,难道摩鸠已经开始动用这些阳男阴女给阴鬼“进补”?

    摩鸠缓步来到夷孥面前,瞥了夷孥手中捧着的宝剑一眼。淡然说道:“都解决了?”

    夷孥忙即躬身说道:“是,师父。都解决了。元成子和他的几个得意门徒,都已经被干掉。还有黄家父子。也是一样的,现在黄氏集团是由黄青云的二儿子在掌管。这是个没用的家伙,范英说用不了多久,就能把黄氏集团打垮了……师父您看,这是玉阳观的镇教之宝……”

    夷孥说着,连忙双手捧上那柄看上去古意盎然的宝剑。

    “镇教之宝?”

    摩鸠脸上闪过一抹不以为然的神色,随手接过了那柄宝剑。和大多数丹曼国土著一样,摩鸠尽管贵为大国师,对这种最传统的华夏国独有兵器的了解却也不多。何况夷孥带过来的这柄宝剑,相当陈旧,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出色之处。

    夷孥忙即说道:“师父,据玉阳观剩下的那些道士说,这把宝剑是元成子的师祖,玉阳观的创始人玉阳真人的佩剑。平时都是供奉在玉阳观的‘藏锋阁’里,每天香火不断。那些道士说什么,这剑有灵性,能驱邪荡魔,名字就叫‘斩魔剑’……”

    摩鸠冷笑一声,很不屑地说道:“哼哼,这些华人,就是喜欢搞这些噱头,华而不实。一柄剑,就是死物而已,能有什么灵性?”

    说着,摩鸠一压剑鞘上的卡簧,“噌”地一声清鸣,刹那间寒光耀眼,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夷孥虽然早已有备,还是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往后退了一步。

    “嗯?”

    摩鸠的双眉顿时扬了起来,脸上轻蔑不屑的神色,瞬间收敛不见。

    这“斩魔剑”不过出鞘三分,居然就如此杀气冲天,甚至连隐藏在阴雾之中的十二阴鬼都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摩鸠能清楚地感应到它们的局促不安。

    单纯从锋锐程度上来看,这是好剑,但绝不仅仅如此。利器,摩鸠见得多了,现代冶炼技术甚至已经能够完整再现大马士革刀的绝世锋锐。在最高苏丹的皇宫收藏室内,摩鸠见过许多锋锐的刀剑。然而,那些刀剑只是利器而已,唯独他手里这柄“斩魔剑”,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神兵”。

    遥想当年,这柄剑肯定斩杀过不少厉害的东西。

    是“东西”,不一定是人。

    玉阳真人在甲六岛开宗立派,为后世子孙撑起一片天地,要对付的,不仅仅是人。

    如今玉阳真人西归已久,留下这柄宝剑,甚至连摩鸠都感受到了那种令人心悸的寒意。

    摩鸠握住剑柄,一点点将宝剑拔了出来,神色凝重。利剑完全出鞘的瞬间,一声龙吟骤然鸣响,一道亮闪闪的宝光,在剑脊上闪耀而出,宛如游龙一般,晃得摩鸠和夷孥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

    甚至于摩鸠身后的黑雾,都猛地翻腾不已,仿佛受到了某种极强的刺激。

    “好剑!”

    摩鸠定定地望着手中宝光流转的利剑,终于赞叹出声。

    “单单看这柄剑就能知道,它的主人,当初很了不起。可惜啊,没有早生一百年,不然,倒是可以好好会一会这位玉阳真人。看来我是小瞧他们的道术了,玉阳观有这样的开派祖师,怪只怪,元成子他们自己不争气。”

    稍顷,摩鸠又感叹地说道。

    这样的镇教之宝,都被夷孥取来了,可见玉阳观的精英确实已经覆灭,现在的玉阳观,不过是徒有其表的空壳子罢了,再也不足为虑。

    夷孥不由长长舒了口气。

    目前这一关,应该是过了。

    特意将这柄宝剑取来奉献给摩鸠,是出自元成子的建议。这柄“斩魔剑”对于玉阳观的意义,有点类似佩剑对于东岛武士的意义,奉上武士刀,就表示彻底的臣服。

    有了这柄宝剑,摩鸠应该不至于对夷孥起疑心。

    现在夷孥只能祈祷,玉阳观那些道士的戏能够演得像一点,千万别露陷。要是让摩鸠知道元成子他们还活着,他夷孥只怕就活不成了。

    对夷孥心中的紧张,摩鸠似乎没有察觉,慢慢将“斩魔剑”收回剑鞘,向夷孥点了点头,说道:“这柄剑就留在我这里吧,闲暇时候,我也可以研究一下。华夏国的道术,看来有很多是我们以前不了解的,值得深入了解一下。”

    夷孥连忙说道:“师父,只要练成了‘天鬼降’,华夏国的道术再厉害,又算得什么?”

    “那是当然。”

    一提到“天鬼降”,摩鸠脸上立即流露出极其傲然的神色。当着苏南的面,摩鸠始终不肯承认自己要修炼“天鬼降”,在自己徒弟面前,自然什么都无需隐瞒。

    “天鬼降”一旦练成,自己立即就能变成“半人半灵”之躯,从此纵横阴阳两界,拥有长生不死之身,华夏国的道术再神奇,想必也没有这种妙法。

    “夷孥,那些纯阳纯阴的男女,你召集得怎么样了?”

    摩鸠随即转换话题,说道。

    夷孥忍不住问道:“师父,您是不是已经……”

    说着,就向着摩鸠身后漆黑的阴雾望了一眼,脸上带着明显的征询之意。

    摩鸠脸色略略一沉,颇有点不悦地说道:“这个你不用管,我心里有数。我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至少要凑齐四对,有把握吗?”

    “四对?”

    夷孥吃了一惊。

    在此之前,摩鸠只要求两对阴阳男女,如今加码,一下子就翻了一番。这个事情,一直都是范英在操作的,他还真没有什么把握,平日里只是催促范英,自己基本上不过问。

    “怎么,有难度么?”

    摩鸠淡然问道,脸色早已回复正常。

    夷孥心中一凛,急忙躬身应道:“是,师父,我一定竭尽全力。”

    “不是尽力,是必须。你记住,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否则,就会误了大事。”

    摩鸠毫不客气地说道。

    “是,师父。”

    夷孥再不敢迟疑,立即满口答应。

    不管怎么样,先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接下来再说,再找范英商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