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14章 姬轻纱的秘密
    玉阳观“苦竹苑”。

    地下密室。

    灯光昏暗。

    元成子斜斜靠在椅子里,脸色灰败,气息很弱。不过,眼看萧凡进门,元成子还是奋力坐直了身子,向萧凡欠身为礼。

    “萧真人。”

    虽说是闭关疗伤,其实以眼下的局势而论,玉阳观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情势几有累卵之危,元成子又怎能真的静下心来休养?如果不是昨天萧凡及时赶到玉阳观,给他服下无极门的特制丹药,元成子的情况只会比现在更加糟糕。

    萧凡连忙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元成真人,不必多礼。”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元成子的气色,不由蹙起了双眉:“元成真人,还是要多休息多调养。”

    元成子这个模样,不要说调养,很显然连睡眠都不充足。

    元成子苦笑一声,说道:“睡不好。几十年清修,事到临头,还是这般德行……愧对历代祖师啊……”

    道家讲究清静无为,元成子这两天焦虑难安,自然是与祖师爷的教导相悖离了。

    萧凡笑了笑,随即正容说道:“元成真人,夷孥和他的师弟差吉,都已经被抓住了。我建议元成真人和玉阳观的重要执事,先避一避风头。”

    元成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萧真人还要再闯摩鸠庄园?”

    夷孥和差吉被萧凡擒获,已然有人第一时间向在密室之中静养的元成子报告。元成子欣喜之余,也暗暗感叹不已。无极门不愧术法领袖,萧凡不愧当代掌教。夷孥身为摩鸠大国师的嫡传弟子,亦是一鼓成擒。毫无抗拒之力。

    不过大胜之余,萧凡却建议元成子和玉阳观的重要执事先行躲避。自然是因为萧凡认为这个事远远不曾结束。

    “嗯。”

    萧凡轻轻点头,没有多言。

    辛琳等着“赤炎草”救命,没有拿到“赤炎草”,萧凡绝不会回去。但面对摩鸠大国师,萧凡也没有必胜把握。再闯摩鸠庄园,倘若成功了,自然万事大吉。一旦失败,摩鸠大国师必然会继续迁怒于玉阳观,到那个时候。再无人能庇护他们周全。

    元成子也沉默下来。他知道萧凡这种人的性格,看上去斯文守礼,但决定了的事情,绝对难以改变。

    “萧真人,真是抱歉,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稍顷,元成子喃喃说道。

    萧凡淡然一笑,说道:“元成真人何必自责?其实苏南教主和玉阳观,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

    元成子就笑。

    无论是他元成子玉阳观。还是苏南“纳吉派”,与摩鸠放对,基本都是为了自身考虑,谈不上是有意相助萧凡。萧凡能这么说。足见宗师胸襟。

    “萧真人,既然已经抓获夷孥,这个人应该还有些用处。”

    元成子提醒道。

    夷孥不仅仅是摩鸠的嫡传弟子。关键还是“不古派”日常事务的主持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摩鸠和“不古派”的大管家,摩鸠坐镇庄园。不敢擅离,很多事情,就必须依靠夷孥去完成。估摸着萧凡没有对夷孥痛下杀手,而是生擒,应该也有这个方面的考虑。

    约莫一盏茶功夫之后,萧凡离开了地下密室。

    元成子随即强打精神,也离开地下密室,来到“苦竹苑”那一排安静的平房,紧急召见观里的执事弟子。在元成子的安排之下,玉阳观开始进行有条不紊的“撤退”。不过离开玉阳观的只是为数不多的十余名年轻弟子,大多数道士道姑,并没有异动。

    范英的供述非常明白,摩鸠给夷孥下达的指令,是灭杀玉阳观的中坚力量,并非将玉阳观连根拔起,整体抹杀。杀人太多,肯定会引起地方震动。在即将修炼“天鬼降”的要紧关头,摩鸠也不愿意把动静闹得太大,以免节外生枝。

    元成子也不愿意“闹大”。

    玉阳观毕竟传承了数百年,是香火圣地,信众极多。倘若让信众们知晓观里的道长们一个个“逃命去也”,对玉阳观的声誉,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元成子雅不愿海外龙门派支脉的传承,在自己手中彻底断绝。万一出现最坏的情形,有这十余名天赋最高,修为最深的弟子在外,躲过一劫,也能将龙门派的香火传承下去。

    至于元成子自己,压根就没打算走。

    都到了这个年纪,元成子可不想背上“临阵脱逃”的恶名。再说,摩鸠真要报复玉阳观,只要他元成子在,多数“罪衍”都能承担下来。

    除了元成子,那几位身受重伤的嫡传弟子,也一起留了下来。

    夷孥被关押的地方,也在“苦竹苑”的地下密室,只不过和元成子静养的密室,不在一个区域。“苦竹苑”的地下建筑,应该是整个玉阳观最隐秘的所在了。

    萧凡和姬轻纱进门之时,夷孥还是直挺挺地躺在硬板床上,四肢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无极门的制穴之法,和降头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范畴,夷孥本事再大,对这种神奇的“魔术”也是一筹莫展。

    眼见萧凡进来,夷孥眼里立即闪过一抹畏惧之意,带着说不出的尴尬。

    萧凡微微一笑,曲指轻弹,“嗤嗤”声中,夷孥只觉得僵硬的身躯,渐渐又开始有了几分活力。

    “别想说服我,那不可能!”

    夷孥终于勉强坐直了身子,立即毫不犹豫地说道,脑袋摇得拨郎鼓似的。

    “萧先生,你不要以为自己去过庄园,就以为这个事情很容易。那是因为,我师父刚好不在。要是他在庄园,后果绝对不是这样的。”

    萧凡慢慢在夷孥对面坐下,淡然说道:“夷孥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说服你的,我是来和你谈判。”

    夷孥就笑,冷冷问道:“这有区别吗?”

    “当然。我要说服你,听不听,主动权在你;但谈判则不然,主动权在我。如果你同意合作,那么你可以提条件,如果你不同意合作,怎么处置你,就由我说了算。”

    “夷孥先生,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处境,你是俘虏。”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略略有点冷。

    对这位土著降头师,萧凡基本上没有什么好感。降头师践行的“丛林法则”,萧凡很难认同。不过既然是和降头师在打交道,倒也不妨碍萧凡以这样的法则来和夷孥谈判。

    姬轻纱在一旁轻声说道:“夷孥先生,你要是不和我们合作,那么对我们来说,你就毫无价值。请你告诉我,我们有什么理由让敌人活下去呢?”

    语气轻柔,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冷冰冰的,一下子冷到了骨头缝里。

    夷孥猛地扭头,将目光转移到姬轻纱脸上,顿时就被晃花了眼。在“苦竹苑”院子里的时候,月色清淡,又背着光,夷孥满心惊惧,只想着逃命,完全没有看清姬轻纱的长相。如今终于看清楚了。

    再也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样妖娆的美女。

    夷孥原先觉得,给自己侍寝的几个华人女孩,已经是貌若天仙了。谁知和姬轻纱一比,仙女立即变成村姑。至于自己种族的那些落伽女孩,简直就和黑炭没有任何区别。

    那能叫女人么?

    不过这位大美女显然不是自己能打主意的。自己的性命,现在都还捏在人家手中。

    “范英是怎么回事?”

    夷孥憋了一会,忽然问道。

    今晚上之所以栽个这么大的跟斗,夷孥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范英身上。否则,萧凡再强,自己纵算不敌,也应该有机会向师父求救。

    姬轻纱就笑,珍珠般的贝齿,在灯光下闪耀着迷离的光泽。

    “夷孥先生,范英比你聪明多了。在我们华夏国,有一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被我们抓住之后,立即就做了正确的选择。所以他到现在还活着,还能继续享受着巨大财富和权势给他带来的种种好处。夷孥先生,如果你能向范英学习的话,那么你以前享受的一切,今后还能继续享受。否则,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很难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姬轻纱的声音,极具诱惑力。

    夷孥心中一动,眼神变得有些迷乱。

    很显然,姬轻纱的话语,勾起了他对往昔“幸福生活”的美好回忆。姬轻纱说得没错,巨大的权势和财富,确实能够给人带来无数的好处和惬意的享受。这几年来,夷孥已经越来越习惯,甚至是越来越依恋这种奢靡的生活。在此之前,如果有人想要破坏他的这些享受,夷孥会毫不客气地将其当作敌人,立即清除掉。

    “具体要我做什么?告诉你们,我不可能与大国师为敌!”

    终于,夷孥从回忆之中醒过来,猛地一晃脑袋,咬着牙,狠狠地问道。

    萧凡和姬轻纱对视了一眼,一抹淡淡的笑意,自姬轻纱绝美的嘴角掠过。

    “夷孥先生,请你放心,我们不需要你亲自出手对付大国师。”

    姬轻纱微笑着说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摩鸠大国师不是正需要我这样的女孩子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