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05章 庐山真面貌
    周围的天地灵气翻滚涌动起来,以萧凡为中心,不住向这边聚集过来。石阵中弥漫着的黑雾,也随着天地灵气的变化而翻涌不已。

    “开!”

    蓦地,萧凡一声大喝。

    双掌齐出。

    一股远比刚才掌力强劲得多的庞然巨力骤然涌出,宛如万马奔腾,滚滚向前。圣泉之上笼罩着的粘稠黑雾,一遇到这股巨力,立即便翻滚着往后退去。

    这口神秘的圣泉,终于一点点在萧凡面前露出了真面目。

    一泓漆黑如墨的泉水,在萧凡眼前展现出来,在昏暗的月色之下,犹如一面打磨得很不平整的铜镜,没有波光粼粼的景致,就好像一块黑漆漆的铁板似的。

    尽管圣泉上空的黑雾已经驱散,萧凡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股彻骨的奇寒,正从泉水之中升腾而起,向四周散发而去。十二根巨大的石柱组成的石阵,最大的作用似乎就是隔绝内外,不让这里的奇寒阴气再往外渗透,否则整个摩鸠山庄都会被冻成冰块。同样的,这里的阴气消散在天地之间的话,也就没办法生长出“赤炎草”那样的神药了。

    圣泉的池壁,以一种黑色的岩石堆砌而成,池壁之上,则整齐地排列着十二尊白玉雕成的石像,六男六女,形态各异,俱皆赤身裸体,和外围高大的石柱两两对应。

    对这些东西,萧凡只是一掠而过,双眼随即向着圣泉中心望去。

    在那里。有三片碧绿的莲叶。或许,那并不是莲叶。只是看上去有点相似。三片莲叶组成一个品字形图案,莲叶正中,则开着一朵鲜红的花朵。

    乍一看去,这红花也和莲花有几分相似,但仔细一看,就能看得出来有明显的不同。这红花没有莲花那么大,却远比莲花要鲜艳得多,通体火红。宛如以红色的玛瑙雕刻而成。晶莹剔透,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更像是人工雕琢出来的装饰品。

    “赤炎草……”

    萧凡喃喃说道,眼里也罕见地流露出极其热切的神情。

    《惟珍祖师文集》上边并未仔细描述过“赤炎草”的模样,但萧凡几乎立即就能肯定,这是“赤炎草”无疑。对于各类药物,萧凡可谓是见多识广。许多别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药。萧凡不但收藏过,甚至还不止一次使用过。但很少有什么药草,能够像这株红花那样,给他如此强烈的生命气息。

    生机如海!

    纵算在石阵的强力压制之下,这株药草的生命气息,还是源源不绝地发散出来。

    整个圣泉都好像是一块漆黑的铁板。唯独“赤炎草”周围,有一点点涟漪泛起,可以看得到流动的水波,也不像其他水面,有彻骨的奇寒升腾而起。

    “赤炎草”沐浴天地灵气。吸收阴阳精华,中正平和。这才有起死回生的奇效。如果是至阳或者至阴之物,药效固然猛烈无比,却失了平和之气,未免美中不足。

    不过这鲜艳无比的红花,严格来说,还仅仅只是一个花苞,微微绽放开来,并未盛开。

    萧凡火热的心情一下子回落,眼里闪过一抹深切的失望之色。

    这株“赤炎草”,尚未完全成熟。

    尽管现在感觉,“赤炎草”的生命气息极其旺盛,但典籍记载,尚未完全成熟的“赤炎草”,疗效会大打折扣。难怪摩鸠回庄园这么些日子了,还没有起始修炼“天鬼降”,料必他也是在等待“赤炎草”最后的完全成熟。

    不过萧凡并未就此离去,双目微闭,沉吟了一会,站起身来,又是一掌平推而出,平静如镜的水面,狂风陡起,终于起了一阵波澜。萧凡五指如勾,施展“擒龙功”,一股细细的水箭,亮晶晶地向这边飞来,顿时奇寒扑面而来。萧凡手腕一翻,“乾坤鼎”浮现而出,那股水箭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坠入到“乾坤鼎”之中。

    萧凡再凝神望去,“乾坤鼎”内多了几滴清泉,再不是那种漆黑如墨的样子,而是清澈透亮,略带芬芳之气,那股彻骨的奇寒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萧凡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来这泉水倒是没有其他的异常,主要是这里地脉过于冰寒所致,一离开地脉,奇寒之气被“乾坤鼎”吸收,泉水便即恢复正常。

    这样一来,这泓圣泉倒不至于会对他摘取“赤炎草”造成太大的障碍。

    深深望了圣泉中央的“赤炎草”一眼,萧凡目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不再看向“赤炎草”,开始围着圣泉转圈子,足下踏着七星方位,双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每到一根石柱面前,都要停留一阵,伸出手指,在石柱之上又写又画,如果有人看到,还以为这人发了疯。

    当然,假如是精通术法的大师在这里,立即就能看得出来,萧凡这是在石柱上摹刻自己的阵纹。

    萧凡的动作很快,约莫一刻钟光景,就快转了一个圈子。这个时候,他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姬轻纱的气息,正在快速向这边靠近。看来他布置在迷宫里面的那些小手段,已经快要失效了。

    萧凡嘴里念诀,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凌空在最后一根石柱上刻上一串古怪之极的纹路。

    忽然之间,“轰”地一声,整个石阵似乎都震动起来,十二根石柱之上,闪耀着一点点的光芒,就好像水泡一般,围绕着石柱不断向上翻滚。

    十二股诡异的气息,自石柱顶端迸射而出,从池壁之上十二具白玉裸体雕塑的头顶直射而入。刹那间整个圣泉都沸腾起来,原本漆黑如墨,宛如铁板一块的泉水,翻滚着往上冒气泡。丝丝缕缕的阴气,从泉水中升腾而起,被十二具白玉裸体雕塑争先恐后地吸收了进去。

    萧凡形容严峻,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双眼烁烁,死死盯住了眼前的圣泉和白玉雕塑,手腕翻转,一叠厚厚的朱砂符箓已经捏在手心之中。左手捏诀,竖在胸前,嘴里轻轻念咒。

    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自他体内透体而出。

    圣泉之中的泉水翻滚得益发激烈,奇寒阴气飞快地注入到十二具白玉雕塑之中。

    整个圣泉上空骤然一暗,一团团黑色的浓雾倏忽间自十二具白玉雕塑的头顶冒了出来,浓郁异常,很快就在雕塑上空形成了一个个清晰的人影。

    六男六女,赤身裸体,口鼻毕现,身材宛然。

    萧凡来落伽城只有几天时间,但降头师蓄养的阴鬼,倒是颇为领教了几回。范英蓄养的阳童阴童,不过是幼童模样,能力也非常有限。苏南蓄养的六名阴仆,模样已经是青年人,躯体要凝厚得多,口鼻清晰,较之范英,要厉害得太多了。

    但是,苏南蓄养的阴仆和眼前这十二个人影比较而言,又大为不如。

    这十二名人影不但口鼻清晰,还有表情,漂浮在半空之中,一个个居高临下,对着萧凡怒目而视。而且他们的躯体,已经完全和实体一般无二,黑黝黝的,在暗夜之中,犹如真人似的。

    一股股阴森至极的寒气,指它们体内散发而出,甚至比圣泉散发的寒气还要令人难以抵受,饶是萧凡身怀浩然正气,极速运转起来,也还是感到阴风拂体,奇寒难耐。

    约莫一盏茶光景,沸腾不已的圣泉终于平息下来,却不再是那种漆黑如墨的样子,而成了普通的泉水,涟漪轻起,波光粼粼,甚至连泉水正中的“赤炎草”都随风轻轻摇曳起来。感觉上,这圣泉似乎被抽干了灵气。

    半空中的十二条人影完全凝聚成形,暗夜之中,人影的眼睛部位是红色的。二十四只带血的眼珠狠狠盯住了萧凡,尽管没有发出半分声息,气势已经足够骇人。

    萧凡深深吸了一口气。

    传言之中,摩鸠大国师养了六对阴鬼,看来传言确实是真的,这六对鬼,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了。摩鸠之所以能够做到其他大国师都难以办到的事情,除了他的天赋确实极其出众之外,这处极阴之地的圣泉,恐怕也是关键的原因之一。

    所谓阴鬼,原本就是由地府的奇寒阴气凝结而成,阴气越浓郁之地,生出的阴鬼就越发凝厚。降头师再做法收取阴灵,与阴鬼合体,便练成了自己的阴仆。

    这圣泉的极阴之气如此与众不同,等于是摩鸠大国师的一大帮手,在这里辅之以法阵,凝聚地脉阴气,蓄养阴鬼,自然事半功倍。

    难怪与苏南放对,摩鸠始终依靠的是本身的法力,并未将阴仆放出来相助,原来他的阴仆,都留在了这极阴之地。既背靠圣泉滋养鬼物,又构成一个强大异常的防御手段,倒是一举两得。

    不过萧凡心中也在怀疑,这六对阴鬼,只能养在这里,一直靠圣泉的极阴之气来滋养,如果像其他降头师那样,随身带着,恐怕强如摩鸠大国师,也一样受不了。

    如此强大的阴鬼,平日里用来饲养他们的精血灵气,不知需要多少。

    倘若单纯依靠自身的力量来饲养这许多阴鬼,再厉害的降头师,也很快会被吸干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