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03章 爆裂虫
    那边厢,摩鸠和苏南一追一逃,很快就横穿黄府宅院,到了后门处。

    黄府后院,是一大丛野生的竹子。这是黄府后花园的一个“景点”,占地差不多有六七十个平方。和野生竹林比较而言,这么点面积啥都不算。但在落伽城华人上层社会聚居区这样寸土寸金的所在,怕也只有四大家族有这样的大手笔,在自己的后花园栽种这么大一丛竹林。

    苏南身形如同离弦之箭,就要从这丛竹林的旁边掠过,取道后门逃走。

    离黄府后门不多远,就是一个热闹的商业区,其中不少二十四小时营业不打烊的商铺,尽管已经是晚上,谈不上人潮如织,也还是有不少市民在那里休闲娱乐。

    苏南的目标就是逃到那里去。

    摩鸠再是大国师,料必也会有几分顾忌,不至于在闹市区大开杀戒。降头师也有很多规矩要守的,不能随便对普通人出手,尤其不能肆意杀戮。

    只要到了那里,苏南脱身的几率就要大得多了。

    至于此后要怎么样逃脱摩鸠对他的追杀乃至对整个“纳吉派”的压迫,那又另当别论。估计接下来的时间,摩鸠就会回到庄园,闭关不出,全力进行修炼“天鬼降”的准备工作,暂时肯定还顾不上再来找他的麻烦。再往后,摩鸠是不是能够练成“天鬼降”,那还两说呢。

    万一在修炼过程中出现意外,遭到阴鬼反噬,大国师一命呜呼。就此陨落而亡,岂不是一天的大事都没了?

    只可惜苏南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别人不那么同意。

    摩鸠仰天一声长啸,袍袖一扬。曲指连弹,只听得“嗤嗤”声中,五六只细小的甲壳飞虫向着前边疾奔的苏南激射而去。这些飞虫一只只圆滚滚胖乎乎的,甲壳金光闪闪,猛一看上去,宛如一颗颗闪闪发亮的金色弹珠,尚未飞近苏南,一股狂暴的气息便铺天盖地的将苏南笼罩其下。

    正在全速奔逃的苏南被这股气息一逼,也忍不住扭头来看。一看之下,顿时脸色大变。

    “爆裂虫?”

    “摩鸠,你竟然养这种邪恶的东西……”

    苏南大叫起来,声音之中夹杂着难以抑制的恐惧,甚至还隐隐带着绝望之意。

    爆裂虫也是丹曼降头术的一种,而且极其高深。这种爆裂虫最邪恶之处,就是每一只爆裂虫养成,都必须以一条人命为代价。也就是说,每一只爆裂虫。都需要一个“炉鼎”,或者是一个“寄主”。降头师以活人为炉鼎,炼制降头术,再在这个寄主的身上。培养爆裂虫。爆裂虫一点点地吸收寄主的精气元神,等寄主精气丧尽而毙命之日,也就是爆裂虫养成之时。

    每一只爆裂虫就是一个活的“降头”。寄主身上培育的降头都转移到了爆裂虫身上。以活人为炉鼎,多年培育出来的降头。其厉害之处,自然非同小可。而且爆裂虫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一旦爆裂开来,对手只要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沾染上一点点,立时便会蔓延全身。

    如果爆裂虫不是这么厉害的话,又有哪个降头师愿意花费偌大的精力和心血去培育?

    何况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以活人做“炉鼎”?

    毕竟这不是蛮荒时代,丹曼国也是法统严密的国家,降头师以活人做“炉鼎”来祭炼降头,法律也不能置之不理。被敌对的降头师知悉,更是会以此为由,联络其他同道,讨伐这种邪恶的降头师。

    一方面,是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而最主要的则是,没有哪个降头师愿意他的对手掌握这种威力大到变态的爆裂虫。

    所以,一般的降头师绝没有条件炼制爆裂虫。就算机缘巧合,有了这样的条件,通常也是偷偷摸摸炼制一两只,作为最后的保命手段来压箱底。

    现在摩鸠一出手就是六只爆裂虫,其奢华程度,堪比凡人世界超级富豪直接以大颗钻石砸人了。由此可见,摩鸠对这一战志在必胜,哪怕一次性消耗六只爆裂虫,也要将苏南彻底留下,永绝后患。

    以摩鸠之能,除了苏南,篙澄,纳左这三位超级大降头师,整个丹曼国,也没有其他人值得他以爆裂虫来对付。所以摩鸠几乎是专门为了这三人炼制的爆裂虫,如今用来对付苏南,自然是倾其所有,毫不可惜。

    情急之下,苏南也是一声大喝,六名阴仆倏忽间从他体内涌出,四下一分,飘飘荡荡地朝着六只爆裂虫迎了上去。

    只听得“噗噗噗”的几声轻响,六只金光闪闪的爆裂虫几乎是同时在半空中炸开来,一股金色的飓风猛然刮起,带着滔天的气浪,一眨眼间就将六名阴仆包裹了进去。

    “轰”地一声巨响!

    六名阴仆也在瞬间爆体,化为一大团黑色寒雾,反过来将金色飓风包裹其中,猛地压缩下去,又猛地膨胀开来。相互拉锯。

    “砰”!

    转眼间一声闷响,黑色寒雾彻底爆裂,和金色旋风一起,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摩鸠脸色一变,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在身前连划了几个圈子,脚下一点,身子飘然退后。

    他也没想到苏南如此决绝,危急关头,竟然自爆苦修多年的六名阴仆,和他的爆裂虫同归于尽。这种巨大的威力,纵算是他摩鸠,也不愿正面承受。

    虽然说,苏南这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拼命,但六名阴仆最少养了二三十年,几乎已经等同于他身体的一部分,说是他的分身也没错,多年以来,不知帮过他多少回。顷刻之间,就下定决心自爆个干干净净。这位纳吉教主,果然也是个狠人!

    与此同时。苏南一声惨呼,口中鲜血狂喷。身子一闪,躲进了竹林之中。

    一条鳞甲乌黑似铁的大蛇。盘在一丛竹子的中间,蛇信吞吐,居高临下,恶狠狠地盯住了摩鸠,双眼红通通的,充满着怨毒和憎恨之意。

    这是苏南的本命灵宠。

    看上去,这条大蛇依旧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令人一见之下就胆战心惊。摩鸠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大蛇的气息非常不稳定,时强时弱,很明显,苏南已经身受重伤,因而影响到了他的本命灵宠。

    无论是纳吉教主还是他的灵宠,都已是强弩之末。

    待得面前的金色飓风和黑色迷雾彻底散尽,摩鸠这才缓缓向前,在离竹林不远处站定,瞥了那条黑色的大蛇一眼。脸露不屑之色。

    “苏南,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认命么?”

    沉默稍顷,摩鸠缓缓说道。

    “摩鸠。没想到你竟然炼制爆裂虫这种东西,而且一炼就是这么多。亏你还有脸自称是大国师。我们丹曼国的历史上,有你这么邪恶的大国师么?”

    竹林之中。响起苏南极其愤怒的声音。

    听得出来,苏南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嗓音。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有些微微颤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因为受创太重的缘故。

    任谁都知道。蓄鬼对降头师的重要性,降头师的手段,至少有一半要依靠阴鬼来发挥。而且阴鬼和降头师本人是心意相通的。忽然之间,六名阴鬼一齐自爆,固然让苏南躲过一劫,神魂却已遭受重创。甚至连逃往商业街那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躲进这竹林之中,苟延残喘一时了。

    “嘿嘿,这些爆裂虫都是用死囚为炉鼎来祭炼的。他们本来就应该上绞刑架,我让他们多活了许多年,又给他们家里一笔可观的金钱作为补偿,有什么不好?”

    摩鸠冷笑说道。

    “哼,亏你还是大国师。上绞刑架和被虫子吞吃干净,能是一个概念么?国家的法律规定是怎样,那就应该怎样,你怎么可以随便去破坏法律?还在这里狡辩!”

    摩鸠哈哈一笑,说道:“苏南,就算你说得有道理,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在降头师的世界,弱者没有话语权!”

    “你以为你就一定能成功吗?摩鸠,有本事你来杀我好了。我跟你决一死战!”

    “是吗?难道你还有什么手段没施展出来?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摩鸠不屑地说道,一样手,一团绿色焰火飞射而出,化为一只绿莹莹的蝴蝶,向竹林飞去。

    苏南现在虚弱已极,摩鸠不认为他还有什么还手之力。一团绿色焰火,就足以将他解决掉了。

    谁知情形大谬不然。

    绿色焰火一飞到竹林上空,顿时就像遇到了一张无形的巨网,怎么也穿不透,只能在上空不住盘旋飞舞。

    “咦,这里居然还有些古怪。”摩鸠双眉一蹙,神念往前一探,随即双眉舒展开来,说道:“嗯,是元成子那几个道士搞的鬼。没什么,也拖延不了几分钟。”

    尽管摩鸠觉得这竹林中所布禁制的气息,与元成子玉阳观的气息略有区别,但肯定是华夏道术无疑。在落伽城,除了元成子和玉阳观的门人,也没有别的人会道术。摩鸠也就不是很在意。

    估摸着这会,元成子和他的几个门人,就快被自己的本命灵宠消灭了吧?

    躲在竹林之中的苏南也略略舒了口气。早些时候,似乎看到萧凡在这里转悠过一阵,当时也没太在意,没想到他果然在这里留了一着后手。

    只可惜这着随手布置的后手,在摩鸠大国师面前,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

    “摩鸠,你尽管在这里耽搁好了,你以为,今晚上去你庄园的人,只有猜旺他们几个么?”

    眼见摩鸠双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就要作法进攻,苏南忽然说道。

    “嘿嘿,苏南,你也是一派教主的身份,多少顾及一下你的脸面。到这个时候了,还在东拉西扯,你觉得这样有意义么?能救你一命?”

    摩鸠冷笑说道。

    “哈哈,好好,那你来杀我吧!”

    苏南也冷笑起来。

    摩鸠冷哼一声,再不说话,双手扬了起来,就要发动惊天一击,却忽然停住了动作,猛地扭头向摩鸠庄园的方向望去,脸色骤然大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