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501章 逆转
    只见巨蟒粗大的脖颈处忽然多出一个血洞,滚烫的热血箭一般飚了出来。

    很快,血洞处冒出一个小脑袋瓜,两只前爪寒光闪烁,双眼滴溜溜乱转,正是那只小老鼠,猜旺的本命灵宠。

    这小东西狡猾无比,竟然懂得兵法,明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知道在外边没办法打赢巨蟒,索性甘冒奇险,冲到巨蟒的肚子里去捣蛋。

    “轰”地一声巨响。

    巨蟒负痛,猛地挥舞尾巴,重重扫在一根石柱之上。石柱巍然不动,巨蟒却被弹了开去,在地上不住翻腾打滚,脖颈处鲜血如注。

    “当啷!”

    长刀坠地。

    基安尼一声狂嚎,伸出蒲扇般巨大的手掌,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脖子,鲜血随即透过他的指缝汨汨往外流淌。

    “噗通!”

    基安尼硕大无朋的身躯栽倒在地,仿佛倒下去一座大山,震得地表都隐隐颤抖了一下,浑身不住抽搐,已经在挣命。

    猜旺长长舒了口气,伸手向小老鼠一招,小老鼠浑身浴血,双脚往后一撑,带着一蓬鲜血,向猜旺激射而去。

    猜旺仿佛极其疲累,背靠在石柱之上,连连喘息,嘴角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解决了基安尼,“赤炎草”近在眼前,基本上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根据灵虫传来的消息,摩鸠依旧还被苏南拖在黄府的大宅院之中,难以脱身。这就意味着,猜旺有足够的时间。带着“赤炎草”离开摩鸠庄园,远遁他处。

    被这样美好的前景刺激着,猜旺深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挺腰身,站直了身子,肩上停着浑身毛发都被巨蟒鲜血糊住了的小老鼠,大步向着被黑色石板圈住的圣泉走去。

    圣泉依旧被浓浓的黑雾紧紧包裹着,看不真切。

    便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趴伏在地,一动不动的基安尼,忽然慢慢抬起了他那颗硕大无比的头颅,冷冷望着猜旺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无比的笑意。他握住自己脖颈的双手,也已经松开了,奇怪的是。他脖颈上的伤口似乎在瞬间痊愈,再没有半点鲜血涌出来。

    无论从眼神,脸色还是神态来看,大降头师基安尼都不像是一个垂死之人。

    对身后这无声的诡异变化,猜旺一无所觉。眼下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面前的圣泉之上。笼罩着圣泉的黑色阴雾。浓稠到化不开。

    但是,猜旺已经能够感受到圣泉中央那股强大绝伦的生命精气。

    那是“赤炎草”无疑。

    唯独这种可以起死回生的神药,才能散发出如此精纯,如此强大的生命气息。

    猜旺满心欢喜,在圣泉一侧盘膝坐下。双手捏诀,嘴里喃喃有声。开始作法。手腕一翻,两块橙黄色的物体出现在他手里,这种物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却有驱散彻骨奇寒的功效,让猜旺在石阵之内也可以纵横自如。

    现在,猜旺显然想用这东西来驱散笼罩在圣泉上空的黑色阴雾。

    但下一刻,猜旺嘴里的念咒声戛然而止,黝黑的脸孔扭曲起来,似乎突然之间,被一种莫名的痛苦包裹住了。

    “吧嗒”!

    一直蹲伏在猜旺肩头的本命灵宠,忽然变得浑身僵硬,再也站立不住,硬邦邦地摔到了地上,四脚朝天,一动不动。原本糊在它身上的巨蟒鲜血,渐渐变成惨绿的颜色,却散发出一股冲天的血腥味。

    “血降……”

    猜旺喉咙嘎嘎作响,从嘴里艰难无比地迸出这样两个字来,黝黑的脸庞,瞬间也变成了惨绿色。

    基安尼竟然将血降炼化到了巨蟒的体内,猜旺的本命灵宠从巨蟒体内钻出来,沾染的满身蛇血,其实是血降之毒。

    将降头术直接炼化到本命灵宠的体内,纵算猜旺身为大降头师,见多识广,对这种方式也闻所未闻。这种降头术要发挥作用,前提是本命灵宠重伤,以自己的鲜血作为降头。就好像降头师的自爆,是一种最惨烈的方式,最后关头,同归于尽。

    而且,这对本命灵宠的培育,有很大的妨碍,怎么会有降头师做这种事情?

    但是,下一刻,猜旺忽然明白过来。

    “不对……”

    那条巨蟒,其实不是基安尼的本命灵宠,只是他豢养的“卫士”,伪装成本命灵宠,居然骗过了猜旺,也骗过了他的本命灵宠。

    以猜旺的精明,以及在降头术上的造诣,想要骗过他,其实并不容易。关键身在石阵之中,猜旺的感应之力受到极大的压制,同时心里头也远比平日紧张得多,被基安尼这样一个“巨型”降头师挥舞超过一米五的长刀追杀,哪里能够静下心来,仔细去辨认这巨蟒是否真是基安尼的本命灵宠?

    何况基安尼还在这巨蟒身上做了精致的伪装,一不小心,猜旺就被他骗过去了。

    “猜旺大师,你现在才察觉不对,不觉得太迟了么?”

    基安尼早已来到猜旺的身后,长长的利刃毫不客气,一刀捅了过去,从猜旺的后背直透前胸,下手狠辣,绝不容情,也没有再给猜旺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负责镇守最后一道关卡,基安尼肩上的担子太重,由不得他“猫戏老鼠”,慢慢和猜旺磨蹭。基安尼固然四肢发达,头脑却绝不简单。他坚信一点——只有死人是没有危险的!

    猜旺低下头来,望着从胸口透出的那一段利刃,鲜血正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一串串往下滴落。

    “基安尼,你也不要太得意……我们都死了,摩鸠练成‘天鬼降’之后,没有强大的灵魂吞噬,你们这些身边的人,都会成为他的食物。”

    猜旺缓缓说道,脸上却已没有痛苦,双眸之中,绿芒闪耀,长长吐出一口气,仿佛终于解脱了。

    “嘿嘿,猜旺大师,谢谢你的提醒,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安心去吧!”

    基安尼一声狞笑,伸出一只大脚,踩在猜旺背上,手腕一抖,长长的利刃猛地拔了出来,带起一蓬暗红的血雨。

    猜旺一声不吭,扑地栽倒,鲜血迅速在他身下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

    至此,“纳吉派”四名大降头师全军覆灭,无一幸存。

    远在黄府大宅院之中的苏南“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围绕在他身周的黑雾也剧烈地翻滚起来。

    正在黑雾四周盘旋飞舞的绿色焰火,却倏忽收了回去。

    摩鸠大国师淡淡地望了过来,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道:“苏南,可以好好打一场了么?现在,你的奇兵已经全军覆没,再拖延下去,毫无意义。”

    “你早就知道了?”

    苏南叫道,声音又惊又怒,刚刚勉强平息一点的黑雾,又急速翻涌不已。

    摩鸠悠悠说道:“既然我到了这里,就不怕你们捣蛋。你真以为为了你,我会连庄园都丢下么?可惜了猜旺,近二十年来,他是修炼天眼通造诣最高的降头师,他死了之后,恐怕再过二十年,也很难再找到一个像他这样有天赋的人了。”

    说到这里,摩鸠轻轻叹了口气,似乎颇为遗憾。

    论到降头术造诣的高深,丹曼国自然无人能比得上他,然而单以“天眼”这一神通而论,纵算是摩鸠,也不如猜旺。

    这是全能冠军与单项冠军的区别。

    苏南冷笑说道:“摩鸠,不要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要真有这样的心肠,就不应该尝试去修炼那样的邪术。”

    到底不愧是丹曼国声望仅次于摩鸠的一等大降头师,苏南很快就冷静下来。面对摩鸠这样的强敌,任何暴怒都没有半点作用,只能是自速其死。

    摩鸠望着他,摇摇头,嘴角浮起一丝不屑,说道:“苏南,我还是高估你了。你对降头术的理解,远远赶不上你在降头术上的造诣。‘天鬼降’是降头术的最高境界,任何一位降头师,只要有条件,都应该尝试去修炼。谁跟你说‘天鬼降’是邪术?谁告诉你练成‘天鬼降’之后,就一定要靠吃人来维持?都是妄加猜测,想当然而已。纵算‘天鬼降’真的有什么缺陷,我们也要设法去纠正,去完善。当初‘大天王’拉扎得里能够练成‘天鬼降’,难道我们做后人的,就一定会比前辈差?就没有一点超越前辈的信心?如果这样,全世界都不会有什么进步了!”

    苏南冷笑一声,说道:“你高高在上,无人能够威胁到你,当然可以说得这样冠冕堂皇,大义凛然。假如现在,有人要拿走‘赤炎草’,你还能站在这里,好整以暇地教训我么?”

    “拿走‘赤炎草’?嘿嘿,你以为‘赤炎草’是什么?无论什么人都能随便取走的么?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上如果还真有人可以办到这件事,我就不会到这里来。这样的事,你还是不要幻想了。”

    摩鸠哈哈一笑,说道,脸上不屑的神色益发明显。

    “是吗?那也未必见得!”

    苏南嘴角一扯,闪过一抹极其古怪的笑容,隐隐带着讥讽之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