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98章 石阵
    摩鸠庄园内城的这座迷宫规模很大,奈何猜旺准备充足,早就已经豢养了一种可以探路的灵虫。这种灵虫个头很小,小到和摩鸠赐给江澄等人的联系灵虫差不多,纵算在大白天,如果只有一只灵虫飞舞的话,普通人用肉眼也很难发现。

    猜旺一共养了六对探路灵虫。这是修炼隐匿术的降头师所必备的东西,有了这些灵虫探路,降头师才能成功避开别人的监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探路灵虫,就等于是战场微波监视系统。不过普通修炼隐匿术的降头师,能够养两三对灵虫,就已经很了不起,只有想猜旺这样在隐匿术上有着杰出天赋的大降头师,才能养到六对灵虫之多。

    依靠着探路灵虫,摩鸠庄园的巨大迷宫对猜旺而言,基本上形同虚设。

    没怎么走弯路,猜旺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成功走出了迷宫。

    一座巨大的法阵,出现在猜旺面前。

    这座法阵,一共由十二个阵脚组成,而所谓的阵脚,则是十二条高大的石柱。每条石柱都足有一两抱粗细,石柱上雕刻着一个个古怪的图案,石柱顶部,则是一个个狰狞的鬼头。十二个鬼头,形态各异,但从石柱上雕刻的图案来看,依稀能够辨别得出来,似乎是六男六女,或者说,是六阴六阳。

    猜旺从这些石柱之上,感受到了惊人的阴寒之气。

    丹曼国大部分国土都在赤道附近,堪称全球平均气温最高的国度之一,乃是极热之国。这些石柱并非修建在地下深处,而是在山间露天修建。眼下正是全国最热的月份,虽然是在夜晚,照理也绝不应该在这里感受到这样惊人的阴寒之气。

    这种阴寒之气,和冰雪寒冷完全不同。冰雪能让人感觉到冷,不过多穿点衣服就能御寒,但这种阴寒之气却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抵抗。稍微靠近一点,阴寒之气就会直接透进骨头缝里去,瞬间将人的四肢百骸都冻僵。

    这是来自地府的阴寒鬼气。

    猜旺在远远看着这十二根石柱,眼神立时眯缝起来。

    他是大降头师,自然能够感受到这种阴寒鬼气特别的与众不同。南洋的很多降头术,都是在阴暗潮湿之所修炼,特别阴寒之所。猜旺也见过不少。在“纳吉派”总坛,也有这种专门的阴寒处所。然而阴寒鬼气重到这样的程度,此前猜旺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猜旺几乎立即就可以断定,“赤炎草”就在这里,就在法阵的中央。

    这处所在,正是所谓极热之国的极阴之地。

    甚至这个法阵。都是依靠着极阴之地建造起来的,因为这种极阴极寒的鬼气,法阵威力立即大增,普通的阴寒法阵,压根就不可以和此处相提并论。

    一股股几乎肉眼可见的寒气,围绕着十二根石柱不住翻涌。

    透过这些翻涌的黑雾寒气,猜旺隐隐看到法阵中心。似乎有一处更为阴寒的所在,所有阴寒鬼气,俱皆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猜旺心中“怦怦”乱跳。

    无疑,那里应该就是法阵的阵眼,如果所料不错,也应该是“赤炎草”的生长之所。

    作为一名降头师,猜旺对“赤炎草”的感觉,和普通人大不相同。就好像金库之于赌徒。白粉之于瘾君子,美女之于色鬼的“意义”一样。“赤炎草”是所有降头师梦寐以求的终极神药。

    对于猜旺,“赤炎草”的意义更是非比寻常。

    有了这棵“赤炎草”,猜旺立马就能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甚至在降头术的造诣上有可能超越苏南,成为“纳吉派”乃至丹曼国的第一降头师。

    饶是如此。猜旺也没有轻举妄动。

    越是要紧关头,越要沉住气,猜旺可不是刚刚入门的初级降头师,喜欢冲动的小年轻。能够修炼到今日的境界。猜旺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艰难险阻。

    好事不在忙中。

    猜旺很小心地在一处山石之后隐藏好身形,双眼绿芒闪烁,开始仔细查探阵中的情形。

    在他的法眼之下,普通人看来一片混沌的黑色寒雾,顿时就变得清晰了许多。法眼勉强能够看透这片黑雾。

    十二根石柱之间,包围这一处不大的广场,广场正中央,则是一处水池。

    水池不大,约莫只有十余平方米的水面,水池壁由一种黝黑的岩石堆砌而成,乍一看上去,就是一口大号的水井。

    滚滚的阴寒黑雾,就是从水池里往外冒出来。

    水池是阴寒鬼雾的源头,雾气太浓,纵算猜旺修炼有法眼,也难以看透。十二根石柱组成的大法阵,将水池严严实实地封锁起来,猜旺的神念之力根本就探不进去。

    虽然从常理推测,水池中央,应该就是“赤炎草”的生长之所,但这样重大的事情,没有亲眼所见,心里总是不踏实。

    猜旺想了想,左手捏诀,轻轻一弹。

    一只肉眼难见的灵虫振翅而起,无声无息地向着水池方向飞去,转眼之间,就没入了黑雾之中。

    忽然,一声尖锐的鸣叫在猜旺的脑海中骤然响起,以猜旺神念之力的强大,也抵受不住,脑袋一阵眩晕。猜旺大吃一惊,猛地一咬舌尖,剧痛之下,脑海中的眩晕感顿时消除,重又恢复了清醒。

    猜旺立即就察觉到,自己失去了灵虫的气息。

    这一惊,非同小可,猜旺立即捏诀作法,竭力召唤灵虫,却是毫无反应,灵虫和他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了。

    猜旺手腕一翻,手掌之中多了一只极其细小的虫子。这是和刚才那只探路灵虫配对的虫子,一雄一雌,雄虫探路,雌虫感应,形成一个完整的“侦察系统”。

    而现在,这只雌虫肚皮朝天,六肢僵硬,一动不动,对猜旺的感应召唤。也没有半分回应。

    降头师豢养的灵虫,阴鬼,一般都是成双成对,这亦算得降头术的传统了。不过一对灵虫,实际上是雌雄同体,其中一只出问题,另一只肯定也跑不掉。

    就好像降头师和本命灵宠的关系是一样的。

    如今雌虫僵毙。可以料想的是,雄虫肯定也已死亡。

    猜旺不由大为心痛。

    这些探路灵虫,培养着实不易,六对灵虫,不知花费了他多少心血,眨眼之间就在这里损失了一对。却连水池之中到底有什么都不知道。

    猜旺心痛之余,也大为恼怒。

    远远的,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传来。

    猜旺脸色一变,手腕一翻,另一只小虫子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一样的六肢僵硬,死于非命。这是他们同行四人其中一人的寄养灵虫。相当于本命牌。虫子活着,就说明人还活着。虫子死了,人肯定也就没了。

    先前已经死掉了两只寄养灵虫,昭示着两名师弟已经战死。如今最后一只寄养灵虫僵死,就说明最后一名师弟,也已经战死。

    四人闯关,不到两个小时,就剩下他孤家寡人了。

    如果他再失手。那就是全军覆没。苏南教主和他苦心图谋,毁于一旦。

    可是眼前这个巨大的法阵,完全看不透,让猜旺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是忍不住心惊肉跳,似乎自己只要一踏足其中,立即就会发生极度危险的情形。

    猜旺犹豫起来。

    如果他现在退出去。应该还来得及。

    三名同门刚刚战死,估计摩鸠庄园的损失也小不了,就算是大降头师的损失,至少也在三人以上。这当口。整个庄园肯定还是乱成一锅粥。想要在短时间恢复警戒措施,基本上没有可能。

    这样混乱的情形下,依靠着自己出类拔萃的隐匿之术,无声无息地退出庄园,成功的把握在七成以上,纵算被人察觉,自己一心想走,庄园这些人也未必就拦得住。

    只是这样一来,“赤炎草”那是半分指望都没有了,突破瓶颈更是想都不要想。几年之后,自己就会成为阴鬼的嘴中之食,被自己蓄养的阴鬼当成食物,一点点吃掉。

    可毕竟,还有几年缓冲时间不是?

    说不定在这几年中,他又能找到其他突破瓶颈的方式呢?岂不是比在这里拼命要强得多了。

    这谁能说得清楚。

    一时之间,猜旺心中转过无数的念头,望向黑雾的绿色眼芒之中,闪耀着贪婪与畏惧混合而成的奇特神色,迟疑着下不了决心。

    便在此时,他胸口一跳。

    另一只灵虫“吱吱”地叫了起来。

    这是苏南在催促他。

    他和苏南之间,早已相互交换过寄养灵虫,这么多年培育下来,灵虫灵性极高,这么“吱吱”一叫,猜旺立即就能感受到苏南急迫的心情。

    那边厢,苏南苦苦抵挡着摩鸠的攻击,估摸着也已经难以支撑下去了。

    况且,苏南也和他一样,清楚地知道,其他三位师弟已经死于非命,只剩下猜旺一人。

    情势当真已经危殆万分。

    猜旺将心一横,再不想其他的,手腕一翻,右手中多了一件黑黝黝的法器,左手捏诀,嘴里念咒,一团团黑雾升腾而起,逐渐凝聚成四条黑色的人影,身材高大,口鼻异常模糊。

    “去!”

    猜旺一声冷喝。

    一阵阵阴风刮过,四条黑色人影向着不同的石柱飘然而去。

    猜旺却身子一猫,向着右边两根石柱之间,激射过去,动作快如闪电。

    既然隐匿之术已经不起作用,那就只能凭真本事硬闯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