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96章 无可与抗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迷宫深处一个拐角处,“不古派”大降头师江澄坐在那里,嘴角溢出鲜血,气息微弱,脸色灰败。离他不远处,两个人倒伏在地,其中一个没了左上臂,正是纳吉大降头师雾淙,另一个则是江澄的同伴,那位脾气比较暴躁的“不古派”大降头师。两人都一动不动,没有半分生命气息,已经是两具尸体。

    江澄虽然还有一口气在,情形也很不乐观。他甚至连发信号向同门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片刻过后,江澄似乎恢复了一点精神,正准备要有所动作,忽然又停住了,猛地抬起头来,向两道高墙之间形成的通道尽头望去,满脸震惊之色。

    通道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条人影,背光,看不清楚容颜,勉强能分辨得出,好像是一男一女,正不徐不疾向着他走过来,仿佛在自家的庭院里散步一般,看不出有任何急躁之意。

    “什么人?”

    江澄奋力坐直了身子,厉声喝道,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怎么看,这两位都不像是庄园的人。纵算是摩鸠庄园的驻守者,一般人也决不允许接近这个迷宫。除了他们几位大降头师之外,只有为数不多的十来名后辈降头师获得这样的“特权”。这十来名后辈降头师,每一个都认识江澄,看他重伤在此,肯定会急着上来救援,绝不是这样漫步而行,好整以暇。

    “江澄大师!”

    近了,果然是一男一女,打头的那位年轻男子,长相儒雅,大气非凡,一看就不是土著人,而是华人。慢慢来到他身边不远处站定。淡然给他打了个招呼。

    江澄尽管并不精通汉语,却也勉强能够听懂,一般的会话,不成问题。这似乎也是落伽城土著人的习惯,一边痛恨着华人高高在上的优越,一边自觉不自觉地努力向华人学习。

    包括他们的语言,那也是表现自己上等人身份的一种手段。

    “你是谁?”

    江澄的心和他的脸色一样。沉到了谷底。

    这种情形,实在足够诡异。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摩鸠庄园的核心地带,两名华人,忽然出现在迷宫之中,出现在他的面前。在江澄的心里。这样的情形甚至连想都不曾想过。落伽城的华人尽管是“上等种族”,但在降头界,他们毫无地位可言。

    这么多年,真正以平等身份进入过摩鸠庄园的华人,只有夷孥师兄的那个华人弟子范英。而且还是为庄园奉献各种物资,才得以进入庄园外城。

    内城,连他都没资格踏入半步。更不用说这后花园了。

    “我姓萧,萧凡。来自华夏国。”

    萧凡的语气依旧平静而淡然。

    江澄更是大吃一惊,叫道:“来自华夏国?你不是落伽城的华人?”

    尽管如今已经是信息时代,但华夏国对于江澄来说,仍然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再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有一位华夏国的“客人”,深入到摩鸠庄园的最核心地域。

    萧凡轻轻一笑。

    江澄到底不愧是摩鸠的弟子。“不古派”有名的大降头师,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警惕地问道:“萧先生,请问你半夜三更,到我们庄园来做什么?难道你也是‘纳吉派’的人?”

    实话说,敢于直接进攻摩鸠庄园的家伙,在丹曼国还真是凤毛麟角了。也只有“纳吉派”这种老牌大派才敢有这样疯狂的举动。江澄警惕归警惕,却实在想不到,一位华夏国的华人,远涉重洋。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到底所为何事,自然而然地将萧凡归为“纳吉派”的阵营。

    应该说,江澄这个猜测,基本不算离谱。

    至少在目前,萧凡和“纳吉派”算得上是盟友。

    虽然眼下苏南正和摩鸠拼命,萧真人撇开他们,直接跑到摩鸠庄园来打“赤炎草”的主意,似乎有违朋友之道。不过,他要真能摘走“赤炎草”,绝对就是帮了苏南和“纳吉派”一个大忙,苏南可以掉头就走,再不必待在落伽城这是非之地,胆战心惊地等着摩鸠来杀他。

    “江澄大师一定要这么认为,也不算错。但是,我无意杀戮。如果江澄大师能够配合我的话,或许可以不再流血。”

    萧凡缓缓说道。

    江澄冷笑一声,说道:“萧先生好大的口气。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既然到了这里,你是不是还能活着走出庄园都是个疑问,却在这里胡吹大气,说什么“无疑杀戮”?当摩鸠庄园之中住着的都是死人么?

    姬轻纱轻轻一笑,接过了话头:“江澄大师,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至少我们现在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所以,请你配合一点,不要逼我们动手杀人。”

    通常大降头师都很傲气,对付傲气的家伙,就是要先打掉他的自尊。

    “是吗?你真的这么认为?嘿嘿……”

    江澄冷笑连连,借着这个说话的时间,他体内几乎流逝殆尽的精力正在一点点恢复过来。这两个来自遥远国度的华人,肯定是将降头师等同于普通人了。他们永远都没办法了解,一个真正的降头大师是多么的可怕,拥有着多么强悍的生命力和爆发力。纵算是刚才,江澄连移动一根手指都很困难,要对付一名健壮的普通男子,也依旧轻而易举。

    江澄现在已经不想和这两个家伙废话,只想直接将他们灭杀,好尽早闭关疗伤。

    雾淙不愧是“纳吉派”最强的降头师之一,重伤之余,以一敌二,依旧和他们拼了个同归于尽,他要不是运气略好,恐怕眼下这里躺着的就不是两具尸体而是三具了。

    江澄还来不及仔细查探自己的伤势,但肯定十分沉重。甚至连神魂都受到了重创,尤其是自己的本命灵宠,对自己的召唤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养,怕是恢复不过来了。偏偏又钻出来这样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华人,在这里缠夹不清。

    江澄可浪费不起这个时间。

    大降头师手腕一翻,一件黑漆漆,造型古怪的法器,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同时双眼微闭,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就要祭出杀手锏,一举将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灭杀,让他们做一对糊涂鬼。

    萧凡轻轻摇头,叹了口气,举起手掌,轻飘飘一掌向前按下。

    周围的天地元气骤然间翻滚起来。

    江澄大降头师只觉得瞬息之间,一股大到无以复加的巨力猛然镇压而下,宛如大海狂涛,猛地将他笼罩其下。刚刚凝聚起来的那点精力,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浑身骨骼更是被压迫得咯咯作响,不要说捏诀作法,就是抬起一根小手指,都变得艰难无比,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受到那股强大无匹的镇压之力。

    完全无可与抗。

    江澄大降头师张开嘴,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尤其让江澄恐惧的是,那股巨力不仅仅压迫他的身躯,不能动弹,甚至正在透过他的皮肤,一点点往他的体内渗透,很快就遍布他的四肢百骸,浑身的每一处经脉,都被压得萎顿下去。

    原本对他的召唤没有丝毫反应的本命灵宠,也在瞬间惊醒,竭尽全力想要挣脱这股巨力的压迫,却只不过是扭动了一下,便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浑身僵直,再也不能移动半分,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江澄清楚地感觉得到,那股巨力,围绕在他的本命灵宠四周,不住翻涌。

    这是萧凡手下留情了,同时也在警告他。只要萧凡愿意,随时都能杀死他的本命灵宠。对任何一位降头师而言,本命灵宠被杀,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彻底终结。

    就算是他师父摩鸠大国师也不能例外。

    江澄还在死命硬撑。

    下一刻,江澄只觉得那股庞然巨力忽然转向,潮水般从他体内退了出去。

    “啊……”

    江澄忍不住大叫出声,奋力喷出胸中憋着的一股浊气,长长吸进去一口新鲜的空气。如果那股巨力再镇压下去,江澄怀疑自己就要承受不住,爆体而亡了。

    然而紧接着,江澄就察觉到不对。

    他的胸口空空如也。

    原本依偎在他胸口处,借着他的体温取暖的本命灵宠——一条长不足一尺的黑背小蛇,也和那股潮水般退去的巨力一起,离开他的身边。

    江澄猛地抬头望去,只见本命灵宠已然握在萧凡手中,依旧盘成一团,蜷缩在萧凡手掌之中。

    萧凡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条僵硬的小蛇,似乎在打量着一头有趣的宠物,脸上甚至还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一股刺骨的严寒,忽然间遍布江澄的四肢百骸,仿佛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之中,被来自地狱的酷寒冻成了一个冰疙瘩。

    萧凡握住了他的本命灵宠,就等于握住了他的生命。

    这个来自遥远异国的华人,不但功力深不可测,甚至还精通降头师的一切,一出手就制得他服服帖帖,再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当然,如果江澄不是身受重伤在前,那么萧凡再强,他也自信有一战之力。

    可是,现在……

    “江澄大师,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