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82章 大国师杀上门来
    与黑天鹅咖啡厅的喧嚣热闹刚好相反,此刻的黄府静悄悄的,虽然还不是太晚,多数房间都亮着灯,府里的路灯也亮着,但相对于黄府的面积而言,这些灯火还是显得太零星了,整个黄府似乎都陷入了夜幕之中,多多少少有些苍凉之意。

    和以往一样,一到天黑,就无人敢于接近苏南大降头师居住的小别墅。自从入住黄府,苏南就没怎么露过面,一天到晚呆在小别墅里,没人知道这位“纳吉派”的教主大人到底躲在房子里做什么。更不会有人敢于刻意去查探。

    但今天晚上,黄府以及苏南所居小别墅的宁静,被打破了。

    “彪哥,抽支烟……”

    驻守在黄府门外的保镖阿四,掏出香烟敬给彪哥一支。阿彪是他们这一组人的老大,在黄府工作很多年了,任劳任怨,又有胆有识,颇得黄老爷的看重。若不是因为阿彪文化太低,黄老爷老早就抬举他去公司当部门负责人了。

    但这丝毫也不影响阿彪在一众保镖之中的“声望”,每一位新人,都对彪哥恭敬有加。

    阿彪随手接过阿四递过来的香烟,叼在嘴里,眼神却依旧警惕地注视着周围,严防有可疑者接近。这是阿彪的人生信条——拿了人家的工资,就要对得起这份薪水!

    阿四一边给彪哥点燃了香烟,一边笑着说道:“彪哥,放松放松,别那么紧张,不会有事的。如今咱们府里,不但有玉阳观的几位真人坐镇,还有一位超级大降头师在那杵着,一般人谁敢来找麻烦啊?”

    在阿四看来,有了这么一堆强人在内,他们这些个只会舞刀弄枪的保镖。无非就是应个景,凑个人数罢了。

    如今的黄府,早已固若金汤。

    阿彪重重吸了口烟,又重重从鼻孔里喷出来,摇了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我们拿了老爷开的薪水,就要对得起自己这个饭碗。玉阳观的真人和苏南教主是厉害。却不表示我们可以松懈,哪怕提前给他们报个警也是好的。”

    “嘿嘿,彪哥,真要是来了那样厉害的角色,我们报不报警,又管什么用?再说了。整个落伽城,除非摩鸠大国师亲自过来,其他人还真不放在眼里。”

    阿四有点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段时间,他经常和阿彪搭档,慢慢的熟了,有些话也就敢说。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阿四是这样的性格。自己也劝不动他。阿彪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再次重重抽了口烟,忽然间,原本微眯的双眼一下子瞪得老大。

    只见一条黑乎乎人影,正缓步向着黄府的大门走来。

    背着灯光,看不清楚来人的长相。

    阿彪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眼前这道人影。若有若无,不像是生人。

    “什么人,站住!”

    阿彪猛地将叼在嘴里的香烟吐掉,右手条件反射似的一伸,将巨大的仿制五—四式手枪拔了出来,“咔哒”一声,顶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而前。

    不管来的是人是鬼,既然他阿彪守在这里,就不能这样无声无息地将其放了过去。

    那道人影对此视若无睹,继续缓步向前。甚至于连脑袋都没有向这边扭一下。

    四周万籁俱寂,阿彪甚至连身边阿四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却偏偏听不到半点脚步声,那道人影就好像飘浮在路面之上,双脚都不曾点地似的。

    阴鬼!

    阿彪终于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饶是阿彪胆气甚豪,此时握枪的双臂也禁不住轻轻颤抖起来。来的如果真是阴鬼,五—四式手枪的杀伤力再大,也是毫无用处。

    好几次,阿彪的右手食指都已经扣在了扳机之上,就是压不下去。

    他真不敢朝一名阴鬼开枪。

    毫无疑问,这阴鬼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他阿彪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阿四更加微不足道,不至于有降头师会出动阴鬼来对付他们。可是自己一旦开枪,万一惹怒了这鬼物,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近了。

    “彪哥,是人!”

    一直在旁边浑身颤抖的阿四,忽然尖叫起来,声音之大,差点将阿彪的耳鼓直接刺穿,在夜空中远远传扬开去,听起来十足瘆人。

    其实不用阿四提醒,阿彪也已经看得清楚,慢慢走过来的这道黑影,不是阴鬼,而是一个人,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此人身材并不太高,可以说是个子矮小,穿着丹曼国传统的服装,宽袍大袖,在昏暗路灯的照射之下,服装上的金线甚至还偶尔闪耀着金光。这是一种非常华贵的服饰,一般来说,只有地位十分尊崇的本土人士,才会穿着这样的衣服。华裔大人物不会穿这种服饰。

    来人颌下一部短髯,修剪得整整齐齐,双眼精光闪烁,凛然有威,竟然是一位极有气度的绅士,因为背光的关系,不能精确判断他的年龄,但想来不会太年轻。

    这样一位威风凛凛的大人物,刚刚出现的时候,居然会被阿彪和阿四当成“阴鬼”,实在是很奇怪。但阿彪和阿四刚才的感觉,却也是“真真实实”的,确实不像是面对着一个活人。这跟来人穿什么样的服饰无关,就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这位先生,请留步。这里是私人地方,不可以乱闯!”

    确定来的是人不是鬼,阿彪顿时胆气壮了许多,同时话语也客气多了。尽管这里是华人聚居区,对土著人有着天生的“种族歧视”,可是也因人而异。

    来人明显非比寻常,绝不是阿彪他们可以随意呵斥的。

    眼见来人毫无反应,阿彪以为他听不懂自己的语言,连忙又用当地通用的土著语言复述了一遍,语气略略起了一点变化,不如刚才那么恭敬了。

    数十年来养成的“歧视”土著人的习惯,不是那么好改的。

    这种极其细微的变化,立即就被来人捕捉到了,眼睛终于向这边望了过来,同时一声冷“哼”。这一声冷哼并不如何响亮,但听在阿彪和阿四耳中,简直如同天上惊雷一般,轰隆隆作响。

    两人同时惨呼,“吧嗒”,手枪落地,随即紧紧抱住脑袋,一屁股坐倒在地,痛苦地抽搐起来。

    来人随即扭过头,再也不望这边一眼,缓步向着黄府紧闭的大门走了过去。

    黄府这个大宅院,是仿古建筑,紧闭的大门由沉重的红木打造,看上去,十分厚实。

    华服男子刚一走到门前,沉重厚实的红木大门便发出“嘎吱嘎吱”的闷响,似乎正在承受某种极其巨大的压力,并且转瞬之间就已抵挡不住,一声巨响,两扇沉重至极的红木大门“轰然”倒了下去。

    华服男子一抬腿,飘然走了进去。

    原本隐身在红木大门一侧的两位“暗哨”,也和阿彪阿四一样,捂住耳朵蜷缩在地,不住抽搐。

    黄府原本算得实力雄厚的保镖队伍,在华服男子面前,就好像草人布偶一般,完全不堪一击,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华服男子都不用亲自出手,就已经被轻易摧毁。

    对于这些保镖,华服男子压根就没有半点放在眼里,只是缓步向前,目标似乎是苏南所居的小别墅。

    没人敢于阻拦。

    黄府的保镖队伍自然不止这么区区四个人,但其他保镖早已被华服男子这气势镇住了,没有任何人再敢拔枪相向。华服男子对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曾再对他们出手。在华服男子眼里,这些人不过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经过一处灯光较为明亮地方,终于有人看清楚了华服男子的脸。

    那是一张黝黑的脸庞,有着典型的本地土著人的样貌特征,只是那威风那气度,远不是其他土著人可比的,似乎手握着天下的生杀大权,只在一念之间,就能定人生死。纵算在有着“种族歧视”传统的华裔保镖眼里,也无人敢于流露出稍有不敬的目光。

    还没等看得仔细,灯光一暗,华服男子有走进了较为昏暗的地域。

    “居士请留步!”

    华服男子转过一道回廊,右侧是通往苏南所居别墅,左侧不远处就是黄青云一家人居住的大别墅。一名中年黄冠从暗处转了出来,向着华服男子打了一个稽首,沉声说道。

    是元成子的嫡传弟子之一。

    “你是玉阳观的道士?”

    华服男子终于停住了脚步,平静地望着他,淡然问道,居然是很纯正的汉语普通话。

    “无量寿福,贫道金阳,正是玉阳观的出家人。请问居士……”

    中年道士金阳子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华服男子打断了,淡淡说道:“你们玉阳观不是一向自诩公正无私吗?怎么给私人当起保镖来了?什么时候改的规矩?”

    连珠炮似的,毫不客气。

    金阳子有点尴尬的一笑,同时心头也有一股怒火升腾而起,皮下肉不笑地说道:“对不起居士,这是我们玉阳观的家务事,不劳外人关心。”

    “是吗?这么说,你们玉阳观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跟我摩鸠作对了?”

    华服男子缓缓说道,语气已经变得冰冷。

    摩鸠!

    他就是摩鸠大国师!

    居然亲自杀上门来了。

    怪不得如此气势凌人,无可与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