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71章 范玲出事了
    “吵什么?”

    元成子立即起身,大步走到门口,沉着脸,呵斥了一声。

    对黄青云这个二儿子,实话说,元成子是有点瞧不上眼。这孩子,太软弱了,和他哥哥相比,差得老远。幸好黄家还有黄高辉来继承家业,不然黄勇辉还真是指望不上。

    明知道有贵客在,却这么大呼小叫的,没有半点家教,岂不是惹人笑话?

    “七叔公,七叔公,不好了不好了,玲玲,玲玲被人抓走了……”

    黄勇辉平日里原本极为害怕这位叔公,如今却顾不得那么多了,跑到元成子面前,急急忙忙地叫道。

    “玲玲?你是说范玲?”

    元成子蹙着眉头问道,心中却是暗暗舒了口气。黄勇辉这么气急败坏,一开始元成子还以为是黄青云或者黄高辉出了什么大事呢。这段时间,元成子的神经也是高度紧张,颇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是啊是啊……”

    黄勇辉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抹汗。

    “怎么回事?”

    住在隔壁的范乐,现身而出,厉声问道。

    “二,二哥……”

    黄勇辉一看到范乐,便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对范玲的两位堂哥,黄勇辉都心怀敬畏。尤其现在范玲出了事,黄勇辉更是害怕范乐对他不客气。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范乐一步跨到黄勇辉面前,沉着脸喝问道。

    “是这样的……”

    黄勇辉结结巴巴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却原来今晚上,他和范玲去金海岸大酒店演艺大厅辞职,结果在酒店门口,范玲被人抓走了。

    因为萧凡亲口告知黄青云,黄勇辉和范玲有“夫妻缘”,他俩的事,就算定下来了。黄家不反对,范乐也不反对。范玲也就尝试着接受黄勇辉。既然范玲将来会成为黄家的儿媳妇,那么在演艺大厅抛头露面的“下贱职业”就不能做了,黄家丢不起这个人。

    其实,如果范乐抢回了属于自己的家产,范家也一样丢不起这个人。

    这件事情如此发展,最高兴的自然莫过于黄勇辉了,幸福来得如此突然。黄二少连续几天都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之中。至于家中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黄二少不是不担心,实在他担心也没用,丝毫插不进手去,一切都有爹哋大哥和七叔公做主,没他什么事。

    对于黄家的长辈而言。只要他安安心心和范玲去谈恋爱,小两口卿卿我我,不要来麻烦家里就已经很不错了,也没指望他能帮得上什么忙。

    谁知他还真又给添乱了。

    范乐喝道:“什么人干的?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没用,是,是范英亲自出了面,那个林成铎带人抓的。我看到范英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范英坐在车里抽烟……”

    黄勇辉急急忙忙地解释道。

    大伙的眉头不由都蹙了起来。黄勇辉说得没错,真要是范英亲自出马,报警肯定没用。警察谁都不敢去捋范英的“虎须”。范家也还罢了,关键“不古派”惹不起,尤其在摩鸠大国师已经回到落伽邦,亲自坐镇摩鸠庄园的情形之下,不要说落伽城警察局,就算是丹曼国最高警察署。也没人敢随便出手去抓摩鸠大国师的徒孙。

    “范英亲自出马了?”

    范乐低声追问了一句,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七叔公,请你一定要救玲玲,范英肯定没安好心。”

    黄勇辉却不管不顾,直冲着元成子嚷嚷。不管这位黄二少在外人眼里是何等的“废材”没用,至少他心地善良,对范玲一片真心。

    元成子紧绷着脸。对黄勇辉的求恳视而不见。

    若是在正常情形之下,纵算有夷孥和“不古派”做后台,在元成子眼里,一个范英也不足道。玉阳观在落伽城开派那么多年。不是随便哪个降头师流派的弟子都能欺上门来的。但眼下这个句式,一切自又另当别论。元成子绝不会在没有商量定计之前,贸然对范英出手。不然,一个范英事小,引起摩鸠大国师的关注,就很麻烦了。

    “你急什么?怎么说范玲也是范英的堂妹,他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的。”

    眼见黄勇辉“聒噪不已”,元成子很不耐烦地喝道。

    “不是不是,七叔公,你不知道,范英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压根就没有半点人情味的。他根本就不认玲玲是他的堂妹,玲玲的爸爸就是被范英逼死的……”

    黄勇辉急得要哭起来。

    “黄二少,稍安勿躁。我们会去救范玲。”

    就在黄勇辉“走投无路”之时,萧凡开口了,语气平静,声音柔和,没有半点向黄勇辉“施恩”的意思,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萧真人!”

    元成子连忙在一旁说道,脸色严峻之中略带几分焦虑和不解。

    黄勇辉就是个孩子,他不懂事,难道你萧真人也不懂事?范英此举,必有深意。眼下根本就不值得为了一个范玲去打草惊蛇,凡事必须从长计议。

    萧凡一摆手,止住了元成子,淡然说道:“元成真人,这是我们的事,不应该将无辜的人牵扯进去。而且,范英突然这么做,我对他的动机也比较感兴趣。”

    照理说,范玲现在绝对引不起范英的关注。一个破落户堂妹,已经对范英造不成任何威胁,犯得着范英亲自出马来抓人么?

    料必林成铎在领教了萧凡“降头师”的手段之后,也不敢在范英面前胡说八道。而且,就算林成铎不甘心,他一个下人,哪里能够蛊惑范英为了他亲自出马来抓自己的堂妹?

    “萧真人的意思是……”

    元成子不由一愣,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元成真人,在没有了解到确切的情报之前,一切推理分析都不能作为依据。贸然行动,对我们而言,都没有什么好处。范英那里,或许能够有一些我们需要的信息。”

    “正是正是,我完全赞同萧真人的意见。”

    元成子频频点头。

    苏南一直冷眼旁观,不发一言。

    对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一无所知,自也不好表态。再说,他也很想要亲眼看到,萧凡出手对付范英。情势格禁,他不得不选择相信萧凡。但选择相信和真心信任,完全是两回事。彼此之间,能合作到何种程度,就取决于双方的相互信任,能到何种程度。

    不久之后,一台普通的黑色小车,驶出黄府的后门,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夜幕完全笼罩住落伽城的时候,范府大管家林成铎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开着自己崭新的小汽车,疲惫不堪地离开了范府,回家去。

    自从得到范英的赏识之后,林成铎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先他不过是个最低等的下人,住在范府的工人宿舍,哪里有自己的家?如今不但开上了崭新的小汽车,还买了房。

    不过凡事都有代价,这个范府大管家真不是那么好当的,每天累得像条狗一样。尤其是这段时间,事情更多。

    一般情况下,林成铎依旧住在范府,不常回自己的房子。今晚上情况不同,林成铎必须回去。他约了一个女人在家里相会。

    当然这个女人无论身材长相都和范玲没有任何可比性,好歹是个女的。反正范玲那边基本已经没指望了,林大管家也不能当真在一棵树上吊死,还是及时行乐的好。

    只要一想到今晚上的“床戏”,林成铎就精神大振,只觉得浑身的疲惫都一扫而空,情不自禁地将油门一踩到底,小车如同离弦之箭,直射而前。

    尽管林成铎是范府的大管家,范英对他不薄,华人上层社会聚居区的房子,他还是一百年都买不起的,只能选择在华人聚居区的边缘处,与贫民区接壤的地方安家。

    那就已经很不错了,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落伽城拥有自己的房子的。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小车终于开进一个小区,林成铎在楼下停好车,美滋滋地掏出手机,给那个女人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相会。那女人就租住在不远处的小区,不然,要是住得远一点的话,林成铎就绕路去接她了。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那女人不同意林成铎去接她。或许是有什么不方便吧。林成铎也没有深究,反正他又不是打算当真和她结婚,又何必搞得那么清楚?

    这种露水姻缘,聚散离合,皆寻常事耳。

    听着电话里娇嗲嗲的声音,林成铎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要酥了,笑眯眯地上了电梯,直达十二楼,哼着小曲,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林成铎买的这套商品房,面积不小,差不多有一百二三十个平方,装修也还算过得去,至少在这种抵挡小区,林成铎的装修,算是很有档次的了。目前还是林成铎一个人住着,没有女主人。如果不是萧凡范乐这两个家伙横插一杠子进来,林大管家是下定决心要让范玲成为这套房子女主人的。

    可惜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刚刚一打开房门,“吧嗒”一声,客厅的大灯就自动亮了。

    “是谁?什么人……”

    林成铎大吃一惊,吓得浑身一激灵,刚抬起的右脚急忙收了回来,嘴里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