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67章 融为一体
    那道人影正是苏南蓄养的一名“阴仆”,相比范英养的“童子”,区别还是很明显的。范英蓄养的鬼物,明显处于起步阶段,人影模糊不清,似乎还处于幼年时期,而且范英也只蓄养了两只鬼物。苏南养的这名“阴仆”,乃是青年人面相,虽然一样的模糊不清,身材却要高大得多。

    苏南一共养了六名“阴仆”。

    元成子说得客气,将其称为苏南的分身。没想到尽管他提醒了萧凡,萧凡依旧还是半分假借也无,说打就打。

    眼见符箓闪电般射来,“阴仆”脸上也显现出拟人化的表情,又惊又怒。阴风一起,就要向外退走。却哪里还来得及?

    符箓上血光大盛,“呼”地一声,就化为一张血色巨网笼罩而下,瞬间将那名“阴仆”完全包裹,一股刺鼻的血腥气,顿时在客厅内弥漫开来,那名“阴仆”似乎对这血网极其忌惮,一被血网笼罩,便呆呆地立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元成子又是吃惊又是佩服。

    就在南洋之地,元成子当然知道,降头师蓄养的阴鬼是何等的可怖,越是高明的降头师,蓄养的阴鬼就越是厉害,来去如风,法力高强。一般来说,降头师蓄养的阴鬼,都是婴孩和幼童模样。而苏南蓄养的阴鬼,竟然是青年人的模样,可见这几名阴鬼蓄养时间之长。

    谁知在萧凡的攻击之下,这阴仆居然没有丝毫抗拒之力,束手就擒。

    一声冷“哼”,别墅外阴风阵阵,苏南已经到了外边。

    “萧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墅外边院子里的苏南冷冷问道,语气大为不善。

    通常来说,一旦对降头师蓄养的阴鬼出手,就等同于正式挑战了。

    元成子不由大急。不住以眼色向萧凡示意。

    萧凡却是视若无睹,微笑着说道:“苏南教主,请入内一叙如何?”

    “好!”

    苏南毫不迟疑,一口答应,随即大步走进了卧室。目光在落地窗前被血网束缚住的“阴仆”身上一扫,双眉微微一扬,随即便向萧凡这边望过来。

    “萧先生。没想到你也是降头师,而且还是‘不古派’的人!”

    苏南的声音冷冰冰的,满脸都是戒备之色。

    元成子更是大吃一惊,猛地站起身来,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萧凡,好像不认识似的。

    实在苏南这句话太惊人了。

    萧凡竟然是“不古派”的降头师?

    自己居然将他当作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还和他商议要对付摩鸠大国师!

    这,这却是从何说起?

    至于“不古派”的降头师,因何会道门法术,还会使用无极门的符箓,一时之间,元成子又哪里能想到那么多?

    萧凡笑了笑,说道:“苏南教主何出此言?”

    苏南冷冷说道:“血降之术虽然很普通。但每个门派的血降术都有不同的特点。萧先生以为将‘不古派’的血降术融入符箓之中,就能瞒得过我吗?”

    萧凡微笑说道:“这么说,苏南教主其实对‘不古派’的血降术十分忌惮?仅仅只是几分相似的气息,就让苏南教主如临大敌。”

    “相似的气息?你什么意思?”

    “教主慧眼如炬,何不再仔细分辨一下?”

    听萧凡这般说法,苏南顿时有些将信将疑,再仔细向落地窗前看去,只见那张血网依旧红光闪闪。刺鼻的血腥气却淡薄了许多,被血网笼罩的“阴仆”,尽管还是不敢乱动,脸上却没有了惊慌之色。

    “奇怪……这是……”

    苏南毕竟非同小可,刚才惊怒之下,未曾细看,只顾着全神戒备萧凡。如今仔细一观察,果然就看出了区别。血网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固然和“不古派”的血降术极其相似,但细微处还是颇为不同。少了几分邪气,而散发出另外一种深不可测的气息。这种神秘的气息,是苏南所不熟悉的,好像与元成子所传龙门派道术有相似之处,却又有明显的分别。这种气息十分堂皇正大,没有丝毫旁门左道的意思。

    “起!”

    萧凡举手一招,那张笼罩着“阴仆”的血网瞬间还原成一张朱砂符箓,向着萧凡飞射而回。

    最后一丝淡薄的血腥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阴风一起,得到自由的“阴仆”花费一团黑雾,倏忽钻入苏南的体内,不见了踪影。

    苏南急忙以神念之力细细查探,确定“阴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紧绷的脸色才终于和缓下来,朝着萧凡一拱手,说道:“萧先生,看来是我误会了,抱歉。”

    萧凡还没有开口,元成子已经长长松了口气,作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着说道:“苏南教主,你可是把贫道吓得够呛。”

    苏南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元成真人,这话有点言不由衷吧?大家都是老朋友啦,你们玉阳观的厉害,我又不是不清楚。”

    你又何必在我面前扮猪?

    论整体实力,玉阳观或许尚不能和“纳吉派”“不古派”这些一等一的大降头流派相提并论,但论个人实力,元成子绝对可以跻身一流行列,不在那些知名的大降头师之下。就算萧凡真是“不古派”的降头师,元成子也不会当真吓得够呛。

    元成子哈哈一笑,也不否认。

    “萧先生,我也听说过华夏国的道术,源远流长,高深莫测。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难得萧先生这样年轻,修为就已经如此高明,苏南佩服得很!”

    苏南随即转向萧凡,又回复成了那位彬彬有礼,浑身书卷气息的“另类”大降头师。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好奇之意,也有掩饰得非常到位的深深戒备。

    无论萧凡是不是和“不古派”有关系,这个年轻人刚才展示的手段,都足够惊人。在没有摸清楚萧凡的底细之前,苏南心中怎能不警惕?

    萧凡微笑说道:“苏南教主过誉了,大道之极,万法皆通。”

    苏南沉声说道:“萧先生,虽然我很赞同你的意见,但在贵国的道术之中,忽然掺杂了我们降头师的手法,还是很让人吃惊。难道萧先生一直都在研究怎样把这两者融合在一起?”

    萧凡笑道:“一直都在研究,自然是谈不上,我真正接触降头术,也是这几天的事。不过在刚才那张符箓之中,确实掺杂了血降的内容。而且这血降,也确实是来自于‘不古派’的降头师。”

    “哦?萧先生能否给我们详细解释一下呢?”

    苏南马上问道,双眼精光烁烁,直直盯住了萧凡。

    萧凡瞥了一旁的元成子一眼,说道:“元成真人,对刚才那血降的气息,真人应该很熟悉吧?”

    元成子沉吟着说道:“难道是从青云体内取出的那道血降?”

    “正是。这道血降,很可能就是范英落在黄青云先生身上的,我把它收了起来,这几天研究了一下,发现可以和我们的符箓融合在一起。至于到底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暂时还不是太清楚。”

    效果其实刚才已经检验过了,连苏南蓄养的“阴仆”,被符箓笼罩之后,都不敢乱动。只是当着苏南的面,这话却是不好说出口来。

    元成子又惊又佩,叹息道:“无极门不愧是华夏术法领袖,萧真人只用了区区三天时间,就能将降头和符箓融为一体,实在让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啊……”

    这一回,老道士的惊叹倒确实是发自内心。

    将道术和降头术融合,老道士不是没有做过尝试,很早以前,他修炼道术有成之时,就尝试过要取降头术之长来补道术所短,可惜没有半点进展,最终不得不放弃这种念头。原以为道术和降头术,就是冰炭不同炉。没想到萧凡只不过短短数天时间,居然就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看来这东西,还真的需要了不起的天赋。

    其实,除了天赋之外,“乾坤鼎”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没有可以安置降头的法器,又谈何研究?唯独萧凡能够将降头禁锢在“乾坤鼎”中,再进行查探研究。

    “范英落在黄先生身上的血降?”

    苏南却不怎么吃惊萧凡将两者的融合,他关注的是“范英”。

    元成子连忙说道:“是这样的,苏南教主,我们分析认为,和维多先生交手的应该是夷孥,趁着维多先生不能分神的机会,给青云落降头的,应该就是范英了。”

    苏南的双眉顿时紧紧蹙了起来。

    范英不过是夷孥的徒弟而已,他落在黄青云身上的降头,居然有偌大威力,萧凡将之掺杂进了符箓,就连苏南祭炼多年的“阴仆”,都忌惮异常。照此推论,范英的师父夷孥,岂不是益发强悍得离谱?

    至于摩鸠大国师,那就更不用说了。

    “不古派”如果当真强大到这种地步,“纳吉派”哪里还有还手之力,只怕连招架之功都不会有了。

    对于苏南的担忧,元成子心里明镜似的,马上说道:“苏南教主,萧真人研究降头术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符箓之术,却是无极门千百年的传承。”

    您呐,可别想左了,困住你的“阴仆”,萧凡主要靠的是符箓之力,不是降头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