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66章 分身
    黄府的宅院够大,别墅够多。

    苏南独自占据了一栋小别墅,这栋别墅,原先就是维多居住的。独处一隅,比较清静,很适合修行的人入住。

    苏南一住进别墅,黄府所有下人都离那栋别墅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看上去,苏南是最温和的降头师,但再温和,降头师就是降头师,尤其是经历了三天前那场惨烈的大战之后,黄府众人,早已被降头师的斗法吓得肝胆俱裂。苏南是大降头师,一派之主,那手段肯定更加了不得。

    太阳渐渐下山,别墅四周更加安静。一名老仆壮着胆子走进别墅,战战兢兢地请苏南教主用晚餐,屋子里绝无声息。老仆迟疑着,不知该走该留。便在此时,老仆只觉得一阵阴风袭体,别墅的角落里,似乎漂浮着一个迷迷糊糊的人影。

    老仆顿时吓得肝胆欲裂,大叫一声,再不敢停留,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别墅二楼一间卧室之中,苏南安安静静地盘腿坐在宫廷大床之上。这间卧室,奢华程度令人吃惊,与一般降头师简朴的居室大相径庭。苏南一走进这间卧室,就能感受到维多的气息。维多在黄府,竟然享受着这样奢华的待遇,难怪降头术上,进境缓慢。

    这孩子,天赋实在一般,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学习降头术,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或许能得善终。而作为降头师,尤其是作为“纳吉派”教主苏南的儿子,在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维多这一生,注定是凶多吉少的。

    苏南手里慢慢摩挲着维多遗留下来的乌珠手链,眼里不时闪过一抹哀伤。渐渐地,哀伤之色隐去,换上了毅然决然的神情。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

    下一刻,原本温暖的卧室之中,阵阵阴风翻滚,一个个模糊的人影显现而出,随阴风飘荡扭曲,但人脸却渐渐变得清晰,一共六条人影。俱皆是青年人的面相,其中三条人影,面相较为柔弱,身材凸凹剔透,竟是明明白白的女子。

    若果不是这些人影太过阴冷,并且随风飘荡。不住扭曲,黑暗之中,眼神不好的人怕是要将它们当成同类了。

    苏南左手捏诀,嘴里连声吩咐。

    两男两女向着苏南微微躬身,飘然而去,也不见房门张合,四条人影就这么透墙而出。不见了踪影。另外两条人影,则一个盘旋,化为阵阵黑雾,消散于无形。

    苏南则闭上双目,盘膝而坐,再无半分声息。

    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里,客厅灯火通明,萧凡和姬轻纱坐在一侧的餐桌上用晚餐。晚餐是姬轻纱让黄府下人将食材送了过来。亲自下厨做的,很简单也很清淡,口味却非常棒。饶是萧凡已进入半辟谷状态,也吃了一碗米饭。

    饭后,姬轻纱收拾完餐桌,和萧凡一起来到客厅沙发坐下,姬轻纱开始泡茶。

    “这苏南教主。好像和元成子的介绍,略有出入啊……”

    姬轻纱一边泡茶一边轻声说道。

    照理,他们现在应该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一致对外。然而苏南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意向。不但对萧凡视若无睹,对元成子的态度也相对比较冷淡,不像是元成子说的那种“老朋友”。

    却不知这位“纳吉派”第一降头师,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萧凡笑了笑,说道:“他对我们不放心,那是理所当然的。换了我,也一样不能对他完全放心。”

    姬轻纱轻轻一笑,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不过他就一个人这么大摇大摆地过来了,连个帮手都没带,难道就想这样去对付摩鸠?”

    萧凡说道:“目前来看,他只是想要对付夷孥。”

    “那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范英和夷孥有什么区别,夷孥和摩鸠就有什么区别。”

    姬轻纱想了想,点头称是。

    “无量寿福!”

    一声道号响起,元成子已经到了别墅门口。听上去,这老道士有些焦虑。事情发展到现在,明显超出了元成子当初的预期,“纳吉派”先后毙命四名降头师,苏南亲身驾到,与“不古派”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玉阳观夹在两大流派之中,夹在两名超级大降头师之中,一不小心,就是灭门之祸。

    当此之时,萧凡似乎是唯一的变数,也是元成子最后的“稻草”。

    “元成真人,请进!”

    萧凡微笑着说道。

    “打扰萧真人清修,见谅。”

    元成子也不客气,大步走进门来。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元成真人,这边请坐,一起喝杯茶。”

    “好,有劳姬姑娘。”

    一开始,元成子称呼姬轻纱为“居士”,如今既然改口称萧凡为“真人”,也就很自然地改称姬轻纱为“姬姑娘”,显得亲近许多。

    “元成真人似乎有心事?”

    等元成子落座,萧凡微笑问道。

    元成子苦笑一声,说道:“萧真人慧眼如炬,就不用贫道解释什么了。目前这局势,表面看还算平静,实际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一不小心,不但黄家有灭门之祸,就算玉阳观,只怕也是万劫不得翻身。”

    萧凡微微颔首,并不否认。

    玉阳观虽然实力也很不小,是落伽城华人的宗教领袖,元成子术法高深,徒子徒孙之中也有能人,但无论是和“不古派”还是和“纳吉派”比较而言,差距都十分明显。

    苏南的亲生儿子,死在夷孥手里,这是死仇,决不可解的。“纳吉派”是不是会和“不古派”全面开战,暂时不好下判断,但苏南肯定不会放过夷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现在的关键在于,苏南和“纳吉派”,都并非必胜。元成子将宝完全压在苏南这边,一旦苏南战败,“纳吉派”底蕴深厚,未必就会全军覆没。最多是苏南本身遭劫。元成子和玉阳观却绝对不会有这么幸运,就算摩鸠大国师不降罪,夷孥和范英必然不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将玉阳观打残了,黄家没了靠山,还怎么支撑得下去?自然会被连根拔起。

    “萧真人,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元成真人请讲。”

    “你此番来落伽城,目的到底是什么?”

    元成子直直地盯住了他。目光锋锐如刀。

    一开始,元成子还以为萧凡纯粹是为了范乐而来。一则,范乐可能是萧凡的朋友。二来,如果能帮助范乐夺回家产,那么以范家的财力,今后倒是能给萧凡帮上不少的忙。算是“互利互惠”。

    但现在,元成子心中的疑虑,却是越来越盛,隐隐觉得,萧凡的目的,恐怕绝不止那么简单。

    萧凡脸上的微笑收敛不见,静静地望着元成子。轻声说出了三个字。

    “赤炎草!”

    “什么?”

    元成子差点跳了起来,双眼蓦然瞪得老大。

    “你,你为了赤炎草来的?”

    萧凡默默点头。

    “萧真人,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萧凡缓缓说道:“我的爱人,身受重伤,需要‘赤炎草’救命。”

    听到“我的爱人”四个字,姬轻纱的双眉,微微掀动了一下。

    震惊良久。元成子才吃吃地说道:“‘赤炎草’确实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可是,萧真人想要怎样得到它呢?直接杀上摩鸠庄园去,干掉摩鸠大国师?”

    “如果这是唯一的办法,我打算试试。”

    萧凡平静地说道,没有丝毫激越之意,似乎在述说着一件十分理所当然的事情。

    元成子再次苦笑起来。说道:“萧真人,请恕我直言,恐怕就算是止水祖师,也不会这样冒险的。”

    萧凡缓缓说道:“降头术是很可怕。但无极传承,也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个……”

    元成子不知该如何启齿了。其实心中却长长舒了口气,似乎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假如萧凡真是为了“赤炎草”而来,并且是志在必得,那么,萧凡就是最可靠的盟友。至少在对付摩鸠大国师这件事上,萧凡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对于元成子而言,萧凡实在是一个极大的“筹码”,有萧凡加盟,玉阳观和他元成子,就有了和苏南“谈判”的资格。

    既然和“不古派”兵戎相见已然难以避免,那么和苏南以及“纳吉派”联手,就势在必行。然而,是作为平起平坐的盟友和“纳吉派”联手,还是作为“小跟班”附于骥尾,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最起码,万一事有不谐,玉阳观和黄家,不至于被当成“弃子”。

    “萧真人如果决心已定,玉阳观愿意鼎力相助!”

    元成子随即说道,神色十分郑重。

    姬轻纱不由抿嘴一笑。

    这老道士倒也“狡猾”,明明是他更加需要萧凡的帮助,从他嘴里说出来,倒像是萧凡承了他一个大人情似的。

    只不过萧凡绝不会去点破他。

    嘴里怎么说是一回事,最终如何合作,还得靠实力说话。

    萧凡笑了笑,正要开口,客厅窗户厚实的天鹅绒窗帘轻轻一动,一股若有若无的凉风吹拂了进来。元成子和姬轻纱脸色立变,猛地站起了身子。

    萧凡手腕一翻,一道朱砂符箓显现而出。

    “萧真人,不可,这是苏南教主的分身……”

    元成子大惊,急急叫道。

    萧凡仿佛没有听见,左手捏诀,右手手臂一抖,符箓顿时红光耀眼,闪电般向着刚刚在客厅里出现的一道模糊人影激射而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