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65章 纳吉教主
    看着查高蔡万明濑三人惨不忍睹的尸体,苏南脸色铁青,一句话都不说。

    萧凡是三天之后才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纳吉派”教主,丹曼国一等一的大降头师。丹曼国乃至整个南洋,名气最大的降头师,当然是摩鸠,但最神秘的降头师,却不是那位声名赫赫的大国师,而是苏南。

    在查高蔡万明濑等三名降头师毙命之后,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没有任何警察上门来询问这起当街发生的惨案,夷孥和范英那边,也没有丝毫动静,似乎这件事压根就不曾发生过。那名受刺激过度而发疯的劳斯莱斯司机,被偷偷地送进了疯人院,关押在最严密的病房之中,除了特定的医生,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触到他。

    但萧凡等人都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苏南非出面不可了。不然,“纳吉派”在丹曼国降头界的名声将会直接跌落到谷底。

    有关苏南的情况,这几天元成子向萧凡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说明。

    苏南是十几年前接替老教主,正式出掌“纳吉派”。当时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降头师开口就问:“苏南是谁?”

    几乎没人听说过苏南的名字,就算是“纳吉派”内部,真正见过苏南的弟子也很少。苏南低调异常,几乎从来不在一切公开场合露面,传说中,他是一位“苦修”之士。

    但老教主偏偏就选了这么一个人来掌管“纳吉派”。老教主不是苏南的师父,而是苏南的师兄,前任丹曼国大国师的嫡传大弟子。据老教主说,苏南才是师父指定的教主继任人选,只是因为那时候,苏南正在闭关苦修某种厉害的降头术,教主之位,才暂时由师兄担任。如今苏南功行圆满,这教主之位。自然要交给“正主”。

    “纳吉派”很多降头师都不服气苏南。

    说起来也难怪,这个人大伙都没怎么见过,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位同门存在,忽然之间,就变成了教主,大伙要在他面前俯首听命,实在有点太过分了。

    降头师的世界。原本就是强者为尊的,不管是前任大国师的遗命还是老教主的指定,都不怎么管用,苏南得拿出真本事来。

    “那苏南到底有何真本事呢?”

    听元成子转述的时候,姬轻纱也在座,忍不住开口问道。

    “实话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只知道两件事……”

    “哪两件事?”

    “第一件,十几年过去了,苏南还是‘纳吉派’教主,没有任何人撼动过这个位置;第二件,凡是向‘纳吉派’挑衅的降头师,没有一个活着的。”

    元成子单单说道。

    姬轻纱和萧凡便对视了一眼。

    在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这两件事足以说明一切了。

    以至于有这样的传闻。说苏南有可能在摩鸠大国师退位之后,被丹曼国皇室册封为新的大国师。

    不过萧凡对这位苏南大降头师的第一印象很不错,苏南尽管也有着土著人的某些外貌特点,但似乎不是纯粹的土著人,带着本地土著很少有的斯文儒雅之气,仿佛一位饱学之士,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很少有人能猜得到。他居然是一位大降头师。和他的师弟查高比较而言,更是迥然有异,让人难以相信,他们是同门师兄弟。

    只是查高在和夷孥交手过程中表现出的实力,让萧凡心中有所怀疑,查高可能和苏南不是同一个师父。前任大国师亲自调教的弟子,实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弱才对。三人联手。片刻之间就被夷孥全灭。

    如果查高是苏南某位师叔的弟子,大排行的师弟,那就对了。

    这种大排行师兄弟之间,实力相差天壤之别的现象。并不罕见。

    但不管苏南如何的斯文有礼,见到师弟师侄们的尸体,还是忍不住怒气勃发,神情变得阴厉无比。

    “黄先生,维多的尸体在哪里?”

    良久,苏南抬头望向黄青云,沉声问道。

    “这个……苏南教主,维多先生没有留下遗体……”

    黄青云吃了一惊,忙不迭地答道。

    苏南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眼里精光迸射。

    黄青云吓得浑身一颤,连忙结结巴巴地解释道:“苏南教主,是这样的,当时,当时维多先生整个人都化成了血雾,和,和他那条蛇一样的……”

    说到这里,黄青云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恐惧之意,嘴角肌肉不住抽搐,显见得当时的情形让他惊恐不已。在亲眼目睹了那样恐怖的情形之后,黄青云居然还没有疯掉,神经要算是极其坚强的了。

    “血雨降?”

    苏南的双眼,骤然收缩,嘴里喃喃低语了一声。

    元成子吓了一跳,忍不住说道:“苏南教主,你是说,夷孥练成了血雨降?”

    所谓“血雨降”,乃是血降术之中极其高明的一种,据说要练成“源血之力”才能施展“血雨降”。很多练习血降术的降头师,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练成“源血之力”。

    苏南点了点头,说道:“照黄先生描述的情况来看,应该就是‘血雨降’,其他血降术,没有这样的威力。至于是不是夷孥施展的,我现在也不能肯定。”

    元成子微微颔首。

    其实到底谁是杀维多的凶手,苏南心中肯定已经有底,只是不愿意当众说出来而已。足见此人性格之沉稳。毕竟这里是落伽城,是“不古派”势力较大的地盘。饶是如此,苏南也是孤身前来,并没有带任何帮手。

    由此可见,这位低调的“纳吉派”教主,对于自己的实力,内里相当自负。

    黄青云从口袋里掏出一串乌黑的珠子,双手呈递给苏南,低声说道:“苏南教主,这是……维多先生留下的遗物,现场只找到这串珠子了……”

    这串珠子看上去黑黝黝的,似乎是以某种木头雕成,毫不起眼。

    萧凡却从珠子上感受到了十分明显的禁制波动。这串外表普通的珠子,实则是一件很不错的法器,被大能之士加持过法力。从禁制波动的气息来看,和苏南如出一辙,这串珠子应该是苏南赐给维多护身用的。只可惜珠子毕竟是死物,对手太强,珠子也不能保得维多平安。

    苏南伸手接了过去,缓缓抚摸着乌珠,手指竟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眼里闪过一抹深切的悲哀之色。

    萧凡轻声说道:“苏南教主,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令郎之殇,大家都很悲痛。”

    苏南的眼神,顿时如同刀锋一般扫了过来,一股强烈的杀机,猛地鼓荡而出,惊得黄青云黄高辉父子连退了好几步,脸色苍白如纸。

    “你怎么知道维多是我儿子?”

    苏南沉声问道,声音变得十分嘶哑,眼里杀气逼人,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对萧凡出手。

    他赶到黄府的时候,元成子也向他介绍过萧凡,只说是来自华夏国的道门一脉,修为高深。苏南急着察看查高等人的尸体,也没十分在意这么一个文静秀气的年轻异国男子。

    谁知萧凡却一口就道破了他的秘密。

    面对苏南的杀机,萧凡镇定自若,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淡然说道:“苏南教主,这串珠子上的气息和你如此一致,维多先生明显是你的嫡系血脉。”

    而且,萧凡一见苏南,立即就看出他是老来丧子的面相,儿女宫血光冲天,正应在维多身上。只不过这番话,萧凡就不好说出口来了。

    太不厚道。

    不管苏南是不是大降头师,老来丧子的悲痛,肯定也和常人无异。

    元成子就望了黄青云一眼,黄青云立即摇头,表示这个事绝不是自己告诉萧凡的。至于萧凡是不是真的凭着一串珠子就能判断出苏南和维多的真实关系,黄青云就不敢肯定了。这些术师的世界,绝不是他所能搞得明白的。

    元成子连忙对苏南说道:“苏南教主,萧真人是同道中人,术法高深无比。是我们的朋友。”

    “朋友?这么说,如果我现在去杀夷孥,萧先生会助我一臂之力?”

    苏南身上涌现出来的杀机,丝毫不减,正眼都不看元成子一下,直直地逼视着萧凡,冷冷问道。

    萧凡缓缓说道:“如果苏南教主认为有这个必要,我不介意出手。”

    “好,很好!”

    苏南又定定地看了萧凡一眼,微微点头,那股狂暴的杀机,倏忽之间就收了回去,一下子又变成了沉静斯文的老样子。

    “黄先生,请你收拾一间房子,我要休息一下。”

    苏南随即扭头转向黄青云,很客气地说道。

    “啊,是是,苏南教主请跟我来,客舍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只是鄙陋了些,还请教主不要见怪……”

    黄青云一迭声说道,吩咐黄高辉领着苏南去休息。

    苏南向元成子,萧凡点头示意,跟着黄高辉去了,步履沉稳,神态冷静,看不出来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萧真人……”

    目送走苏南,黄青云又紧着对萧凡说道。

    萧凡笑了笑,说道:“黄先生,我也想先休息一下,告辞了。”

    言毕,和姬轻纱转身就走。

    黄青云和元成子对视一眼,满脸都是忧虑之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