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62章 狂妄的大降头师
    不远处的范府。

    阴森森的密室之中,范英忽然心中一跳,一下子就变得烦躁不安起来。与“阳童”的心神联系,忽然中断了。

    这是降头师最担心会碰到的情形。降头师蓄鬼,远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简单,不但要以自身的精血饲养鬼物,还要和鬼物心神相通,才能顺利驱使。一旦所蓄鬼物发生意外,轻则让降头师功力大损,重则心神受损,当场发疯。

    难道“阳童”出了意外?

    好在体内的“阴童”还算安静,并没有什么异常,让范英略略安心了些。

    降头师蓄鬼,俱皆是阴阳配对,所谓“独阳不长孤阴难生”。阴阳鬼物彼此之间的联系,远比降头师与蓄鬼之间的心神联系要密切得多,也敏感得多。“阳童”如果真的出了意外,“阴童”绝不会这么安静。

    沉吟半晌,范英尝试着与“阳童”联系了两次,都毫无动静,顿时站起身来,走出了密室。

    范府的建筑格局,和黄府相差无几,占地之广,甚至更在黄府之上。原本范府的规模并没有现在这么大,范英出任家长之后,进行了大肆扩建。成为黄范魏冉四大家的第一,这是范英的既定目标,也是最低目标。

    深夜,月色如水。

    整个范府安安静静,也显得十分阴森。

    范英一个人静静在偌大的宅院里走着,悄无声息。

    很快,范英走进了一栋独立的别墅,在二楼的一间卧室前停住了脚步,低声从嘴里发出几下极其怪异的鸣叫。

    片刻之后,卧室内亮起灯光,传来一个中年男子很不耐烦的声音。

    “什么事?”

    说的是本地土著落伽人的语言。

    范英连忙躬身施礼,低声说道:“师父,是我。”

    却原来住在这里的。乃是范英的师父夷孥,“不古派”实际的负责人,大降头师。

    “我知道是你。半夜三更的,还不睡觉?”

    夷孥的语气并未变得平和,看来对这位得意门人的举动,十分不满。这也怪不得夷孥生气,任谁一口气和四个女人纠缠过后。都会筋疲力竭。这才刚刚入睡,又被吵醒,不满腹怨气才怪。

    “师父,我感应不到‘阳童’的存在了……”

    范英也知道师父生气,连忙将重点说了出来。

    “嗯?”

    夷孥也有点吃惊。

    “怎么回事?”

    范英忙即将情况简单描述了一遍。

    “哼!你胆子不小!”

    夷孥一听,不由大怒。毫不客气地呵斥起来。

    “明知道黄家有那个老道士亲自坐镇,连我都忌惮几分,你有多高的道行,就敢去刺探他的消息?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范英真要是刚刚入行的年轻降头师,也就罢了,初生牛犊不怕虎。明明已人届中年,掌管着那么大一个集团公司和那么大一个家族。做事却也这么毛躁。

    玉阳观住持真人,是你一个半路出家的降头师可以轻易挑战的么?

    “是是,师父,是我莽撞了……”

    被夷孥训斥,范英连声认错,却也并无尴尬之色。

    师父就是这么个脾气,火爆爆的,等他骂过。也就没事了。这些年,金银财宝什么的先不说,自己花在夷孥身上的心血可着实不少。就此时此刻,睡在夷孥大床上的那几名华人女子,还不是自己费尽心机搞回来的。自己都没来得及尝一口,就直接奉献给了师父。

    什么时候,一个土著男人能享受这样的艳福了?

    没有自己的供奉。就算夷孥是大降头师,也享受不到。

    “‘阴童’有什么反映么?”

    夷孥训斥几句之后,问道。

    “暂时没有……”

    夷孥便常常舒了口气,说道:“那就没事。我估计。是那老道士布置了什么阵法,暂时困住了‘阳童’。以他的道行,要灭杀你的‘阳童’,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知道你是我的徒弟,他不会那么没有分寸的。应该只是小小的教训你一下,‘阳童’不会有大事。”

    听这语气,夷孥相当自负。

    “可是,师父,那老道士毕竟是黄青云的七叔……”

    “那又怎么样?插手我们‘不古派’的事情,玉阳观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难道不知道祖师爷已经回到庄园来了么?不要说元成子,就算是整个丹曼国,也没人敢和祖师爷作对!”

    夷孥傲然说道。

    范英点头称是。当初他竭力巴结夷孥,拜入“不古派”门下,不就是冲着摩鸠大国师的赫赫声威去的么?有这个一个大靠山在,只要摩鸠大国师不死,就没人敢动夷孥,也就没人敢真把他范英怎么样。

    “不过,师父,我收到消息,‘纳吉派’的三位降头师,明天就会感到落伽城。”

    “纳吉派?”

    夷孥一声冷哼,语气益发不屑。

    如果搁在以前,摩鸠尚未成为大国师之前,听到“纳吉派”三个字,夷孥绝不敢露出这样的语气来。纵算现在,在很多降头师心目中,“纳吉派”也依旧强于“不古派”。这种底蕴的积累,不是靠某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可以扭转过来的。这么多年来,成为大国师的降头师不止一位,出自不同的派别,但“纳吉派”始终都是公认的最强降头术流派,至少是之一。

    “你去吧,不用担心,就算是‘纳吉派’的人来了,又能怎样?一切有我!”

    “是,师父!”

    范英终于放下心来。

    夷孥脾气不好归不好,狂妄也是真狂妄,却也有一桩绝大的好处,那就是勇于任事,遇到麻烦绝不退缩,更不会将徒弟扔在半路上不管。

    有这样一桩好处,倒也不枉了范英如此尽心尽力供奉于他。

    这边师徒二人隔着房门对话,那边厢,萧凡已经在客厅沙发里盘腿入定。面前的“乾坤鼎”鼎口闪现出一个鲜艳的混沌图案,缓缓旋转。其下则是一个同样鲜红色的鬼脸,却不再是刚才那副闭眼闭嘴的晕沉沉的样子,而是不住扭曲成各种形状,似乎十分痛苦。

    姬轻纱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萧凡。

    她知道,萧凡的神念已经侵入到“乾坤鼎”内,正在查探那鬼脸的秘密。术师能将第六感强化。变成可控的神念之力,这一点,姬轻纱是知道的。不过这么多年来,她还处于初级阶段,只能做到勉强操控这股神念力量。而像萧凡这样,可以控制自如。甚至深入“乾坤鼎”直接和鬼脸“沟通”,在此之前,姬轻纱连想都没这么想过。

    除了萧凡天赋异禀之外,无极传承的强大,也是主要原因。

    姬轻纱见过的几位无极传人,文天,叶孤雨。萧凡都强悍得离谱。不过叶孤雨和萧凡给她的感觉,却是如此的不同。和叶孤雨在一起的时候,姬轻纱始终高度警惕,浑身上下都绷紧了弦,不敢有半分松懈,时时刻刻都要打叠起十二分精神。而和萧凡在一起的时候,姬轻纱却感到说不出的轻松安逸,就算她不是萧凡真正的女朋友。和萧凡没有肌肤之亲,也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可信赖可依靠。

    难怪有些古人素昧平生,却能生死相托。

    萧凡,实在有古之王者的风范!

    忽然,盘膝而坐的萧凡身子轻轻一震,双眉也微微一蹙,额头隐隐有汗水渗出。

    姬轻纱一颗芳心。随即就揪了起来。只可惜这种情形,她却只能看着,帮不上什么忙。因为实在不知道萧凡遇到了什么麻烦。

    萧凡的双眉越蹙越紧,额头汗水亦是越渗越多。

    “萧凡。你怎样?”

    姬轻纱忍不住抓住了萧凡的胳膊,低声问道。

    一声闷“哼”,萧凡终于张开眼来,姬轻纱忙即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为他轻轻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担忧地望着他,一股幽香直冲萧凡鼻端。

    “还行。看来还得多加练习……”

    萧凡舒了口气,说道。

    姬轻纱双眼一亮,连忙问道:“真的有效?”

    “有效。”

    萧凡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过因为他修炼“恶鬼道”第六道的口诀和法相时间还不长,“修罗道”六法相也只是刚刚贯通,离大成之境还差得远,暂时还只能勉强窥探到血降的些许秘密,想要强行深入,立即就遭到反噬。

    “不过,血降是无自主意识的东西,受本能驱使而已。那边里面的东西,可能有些不一样。”

    说着,萧凡的眼神向着墙角的景泰蓝花瓶望去,目光熠熠生辉,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

    降头师蓄养的鬼物,可是与主人心神相通,直接从鬼物身上着手,所获肯定远比研究血降要大得多。

    “会不会惊动范英?”

    姬轻纱有点担心地问道。

    萧凡想了想,说道:“如果借助‘乾坤鼎’的禁制之力,应该不会。范英的修为并不高!”

    姬轻纱就笑着点了点头。

    大约夜半时分,已经回到自己密室内的范英,忽然神色一动,猛地从木榻上站起身来,密室之中阴风吹动,一道模糊的人影在范英面前显现而出。

    “‘阳童’,你回来了,没事吧?”

    范英不由大喜,急急问道。

    模糊人影不答,一阵扭曲,随即就化为黑雾,钻入范英体内,不见了踪影。

    范英急忙运起心神之力查探,只见“阳童”已经和“阴童”依偎在一起,陷入沉睡之中,似乎这一趟十分疲累。再仔细查探一下,好像并没有其他不妥,范英终于放下心来。

    PS:感谢老姨爱初三5万厚赐!

    感谢:山爷、,霜月映雪渡云天万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