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61章 脏东西
    远远的,看到了待客别墅。

    萧凡很客气地将送他们过来的黄府保镖打发走了。

    范乐有点疑惑,压低声音说道:“好像没什么异常?”

    这句话问的是姬轻纱,没有问萧凡。

    姬轻纱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低声说道:“有异常。我感觉到了……”

    不过那种感觉比较模糊,姬轻纱也难以确定。

    萧凡笑了笑,说道:“已经进了我们的房间,正在四处转悠呢。”

    范乐脸色一变,急急说道:“那……玲玲还在房间里休息呢!”

    萧凡淡然说道:“不要紧,那东西进的是我的房间。想要出去,怕是没那么容易。它惊吓不到范玲,放心好了。”

    范乐不由恍然大悟,貌似刚才元成子率领着门人布阵之时,萧凡回到这边别墅转悠了好一阵,感情早就布置好了后手,只等着那东西来自投罗网。

    “萧凡,连这个也能算到?”

    范乐却是有点将信将疑,这卜算之术,未免太神奇了些。

    萧凡摇摇头,说道:“这回没有起卦,只是预作准备罢了。既然到了这里,向着人家出手,总也要防范几分。”

    这话倒是正理。

    当下三人进了别墅,向着萧凡和姬轻纱所居的套间走去。

    刚一进别墅,氛围立即不同,阴风阵阵,范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饶是他武艺高强,胆气甚豪。也忍不住心中栗栗,四处观望。实在有些东西。非人力所能抗衡,何况范乐还是吃过大亏的人。

    姬轻纱也凝神戒备。

    只有萧凡依旧镇定自若。脚下不徐不疾,伸手推开了房门。

    “呼”地一声!

    一阵凄厉的阴风猛地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朦胧之中,只见一道模糊的黑影裹在阴风之中,飘然而来。

    “回去!”

    萧凡冷“哼”一声,右手食中二指一并,虚空画了几下,再并指如戟,往前猛地一点,低声喝道。

    一股比阴风更加强劲猛烈的旋风席地而起。迎头撞了上去,阴风立即如同受到重击一般,飞速往后退去,范乐耳中,隐约听到一阵“吱吱”声,顿时浑身鸡皮疙瘩大起,很不舒服。

    萧凡缓步进门,打开了客厅大灯,顿时光华耀眼。

    客厅里亮亮堂堂。空空荡荡的,哪里看得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过转瞬之间,那东西就踪影不见了。

    “跑了?”

    范乐问道。

    “跑不了。”

    萧凡笑笑,手腕一翻。一枚雪白的龟壳亮了出来,正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的“玄武甲”。

    玄甲一出现,立即便在萧凡手中震动起来。萧凡双眼一抡,向着东北方向的角落里望去。那里立着一只巨大的景泰蓝花瓶,有一人多高。极尽奢华。

    萧凡取出一枚黄色的符箓,右手捏诀,喃喃念咒。

    “疾!”

    只见符箓腾空而起,就好像有一只无形大手托着,缓缓向着巨大的景泰蓝花瓶飞去。符箓尚未飞临景泰蓝花瓶上方,瓶口处骤然涌出一股阴风,原本温暖的客厅一下子变得冰寒刺骨。而明亮的水晶吊灯,也在这一刻忽然熄灭。

    借助着窗外清冷的月色,只见景泰蓝瓶口黑雾翻滚,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探出了上身,冲着空中的符箓一声尖利的嘶鸣,似乎十分愤怒。愤怒之中,又夹杂着丝丝的惊慌之意。

    随即,室内阴风大起,那模糊人影的大半身子都从景泰蓝花瓶里冒了出来,凝神做势,似乎想要对凌空镇压而来的符箓进行攻击。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萧凡冷冷一笑,说道,右手剑诀往前一指。原本缓缓向前的符箓转瞬之间变得红光闪耀,快如离弦之箭,向着模糊人影激射而去。

    模糊人影挥舞双臂,想要抵挡,转眼之间,符箓就已临头,只见红光乱闪,一声低低的怪叫,阴风一收……

    水晶吊灯重又变得明亮璀璨,客厅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异常。

    只有景泰蓝的瓶口处,多了一张以朱砂描就的黄色符箓,看上去也是平淡无奇,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封住了?”

    范乐却死死盯住了那个景泰蓝花瓶,如临大敌地说道。

    “嗯。”

    萧凡点了点头,缓步来到客厅沙发坐下。

    “这东西……我以前听说过,好像很厉害的。”

    范乐迟疑着说道。

    现在看来,在萧凡手下,这东西几乎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反手间,就被萧凡镇压了。

    萧凡笑道:“这是因为,这东西祭炼的时间不长,祭炼它的人,功力也不够。”

    蓄鬼,几乎是每一个有所成就的降头师必修的功课。在降头术之中,蓄鬼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秘密打探消息,跟踪敌人,在敌人毫无防备的情形下落降头等等,都要靠蓄养的鬼物去完成。相对来说,降头师自身的安全更有保障。

    但刚刚入门的降头师,可没有这个能耐蓄鬼。总要夯实基础,做好准备,方能开始尝试。

    范英前些年才半路出家学习降头术,就算天赋再高,短短数年时间,功力也不可能太高。蓄鬼之法,估计也学习没有多久。所蓄鬼物能力不强,正在情理之中。像他这样半路出家的降头师,几年内就能开始蓄鬼,并且驱使鬼物打探消息,甚至还敢对无极门的镇压符箓做出对抗之举,已经很不错了,堪称进步神速。

    估摸着这也是因为夷孥肯费心教导的原因。

    “范乐,累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

    萧凡开始下逐客令。

    范乐点点头。也不多言,转身就往外走。最开始。范乐坚持要回落伽城,乃是因为姬轻纱的缘故。但这几天下来,不知不觉间,就开始以萧凡为主了。

    萧凡又向姬轻纱望去。

    姬轻纱笑道:“看我干嘛,还想赶我走啊?人家就给咱俩安排了这一个套间。大不了待会我睡床你睡沙发好了。”

    萧凡不由摇摇头,也是一笑。

    今晚上,怕是没觉睡了。

    等范乐一出门,萧凡便将“乾坤鼎”取了出来,轻轻摆放在面前的茶几之上,右手食中二指向着小鼎一指。一股法力射出,“乾坤鼎”鼎身上褚红色的花纹开始缓缓蠕动。

    姬轻纱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

    不一会,只见鼎口血光闪烁,露出一只模模糊糊的鬼脸,正是不久前萧凡在那边卧室里从黄青云身上收取的血降之灵。不过眼下这鬼脸双目紧闭,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显然在“乾坤鼎”内活得不够“滋润”。

    这“乾坤鼎”是无极门历代掌教祖师亲自掌管的镇教之宝,不知被多少大能之士在其中铭刻了自己的道纹,区区一只下等鬼物。既然被“乾坤鼎”收纳其中,若是还能兴风作浪,那才是咄咄怪事了。

    “乾坤鼎”原本就有安魂的作用,据说历代掌教祖师归西之后。都会将一缕魂魄安置在“乾坤鼎”内,据说可以历千万年而不散。是否当真如此,连萧凡都不是那么清楚。但如今“乾坤鼎”被萧凡用来收押鬼物。倒也算是另辟蹊径。

    萧凡观察着那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鬼物。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东西?直接炼化么?”

    姬轻纱忍不住问道。

    “我想仔细研究一下。”

    “怎么研究?”

    姬轻纱顿时精神一振。她在落伽城留学,学习玄术。对降头术本就极感兴趣。姬轻纱坚信,只要将降头术研究透彻了,对自己所修玄术,肯定也有莫大的好处。只是在此之前,姬轻纱所知道的研究之道,就是自己学习降头术,成为一个降头师。

    这却是姬轻纱所不能接受的。

    她是河洛阴阳派的正宗传人,怎么可以舍本求末,将降头术作为主攻方向?

    如今听萧凡这个意思,他还有其他的办法?

    “我打算和这个东西沟通一下试试。”

    “啊?”

    饶是姬轻纱见多识广,也不由犯起了愣怔。

    萧凡望了她一眼,说道:“不必惊讶,降头师不就可以和它们沟通么?”

    不然怎么蓄鬼?怎么驱鬼?

    “可你不是降头师啊……”

    姬轻纱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溜圆,满脸不肯置信的神色。

    “你忘了我上次跟你说的么?”

    “上次说的?什么……是‘轮回相恶鬼道’?”

    姬轻纱忽然坐直了身子,惊呼起来。

    “对。轮回相六道,有地狱道和恶鬼道,虽然地狱道还有两个法相与口诀没有收集齐全,但恶鬼道已经齐全了。那就可以尝试一下,和这东西沟通。如果可行的话,我把‘恶鬼道’的修炼口诀和法相传授给你。”

    “传授给我?”

    姬轻纱再一次呆住了。

    叶孤雨曾经明确要求她弄到“恶鬼道”完整的口诀和法相,姬轻纱总觉得这任务极难完成。毕竟这可是无极门掌教的主修功法,哪有可能传给外人?没想到萧凡忽然主动提出来,要将法相口诀传授给她。当真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味道。

    “为什么?”

    姬轻纱并未大喜过望,反倒疑惑不安地问道。

    她现在不过是“冒充”萧凡的女朋友而已,又不是真的女朋友。

    “明知道危险,你为什么还要跟我来落伽城?”

    萧凡反问道,也不看她。

    姬轻纱一愣,俏脸上随即浮起两团淡淡的红霞,伸出纤纤素手,轻轻握住了萧凡温暖的手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