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55章 命中贵人
    “既然你中了范英的血降之术,为什么现在又回来了?难道……”

    元成真人望着他,有些疑惑地说道。

    范乐随即解答了他的疑问:“是的,师伯。我中的血降已经解掉了。”

    “什么?解掉了?”

    黄高辉不由一声惊呼,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在什么地方解掉的?谁帮你解掉的?”

    在南洋,落降头经常听到,但解降头这种事,听说的还真不多。降头术要是能被轻易化解,也就不会人人谈之色变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黄先生,我们帮他解掉的。”

    “啊,对了,听说萧先生也是一位大降头师?”

    黄高辉连忙说道,脸上的敬畏又多了一分。

    每个降头师的法术都有自己的独到之秘,用的什么药,什么蛊,怎么落降,降头师自己不说,别人很难知道。能为他人化解降头术的,一定是大降头师,功力远在落降头的降头师之上,才能堪破天机,化解降头。普通降头师是无能为力的。

    萧凡微笑说道:“黄先生,能够化解降头术的,不一定只有降头术。我们祖宗传承下来的很多法门,都能管用。比如道家的大德高人,就有这种能耐。”

    说着,就瞥了元成真人一眼。

    元成子宣一声道号,说道:“萧居士,不瞒你说,我们龙门派的传承,对于降头术的防范,还是有一定的研究。但是化解。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普通的降头术,当然没有太大的问题。然而厉害的降头术。想要化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一着不慎。不但降头解不掉,连化解者自身都会有大麻烦。实在是因为,降头术千变万化,不是落降者本人,其他人是很难找到根源的。”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真人,请恕我无状。不知道黄青云先生,中的是什么降头?”

    黄高辉双眉猛地扬了起来,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满是警惕之意。

    元成子也神情严肃,毫不客气地问道:“萧居士怎么知道黄居士中了降头?”

    萧凡淡然一笑,说道:“从黄二少的面相上就能看得出来。现在黄大少的面相也是这样,那就更加明显了。只是奇怪的是,两位公子的面相都这样明显,府中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想来是因为元成真人在此。”

    照理说,黄青云中的降头术非比寻常,连他两个儿子的面相上都有了清晰的显示,那么黄府之中。更加应该邪气冲天才是。谁知却安安静静,一切如常。估计是元成子施法,将降头术的邪气禁锢起来了。

    降头术在亲人面相上的这种显示,也有时间限制。范乐第一次和萧凡见面时。中降头术已经多年,血毒在他体内潜伏起来,隐而不显。自然面相上就没有什么异常了。

    黄青云应该就是近期遭人暗算。

    元成子吃了一惊,顿时坐直了身子。上下打量萧凡一眼,说道:“萧居士竟然是同道中人?”

    看相算命这种事情。对于一位道士而言,自然毫不陌生。元成子本身也是此道高手。但从黄家二子面相上推断出黄青云中了降头术,这就不是一般的高明了。萧凡相术之精,只怕很少有人能够比得上。至少元成子自认没有这样的水准。

    不过暂时元成子也只是将信将疑。谁知道萧凡是不是真的能从黄高辉黄勇辉兄弟的面相上看出端倪,还是从其他途径知道了黄青云中降头的事,故意跑到这里来装神弄鬼的?

    尽管萧凡看上去正气凛然,眼神纯正,不像是奸诈之人,但非常时期,还是多加小心为妙。

    姬轻纱微笑说道:“元成真人,论到术法上的造诣,恐怕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更在萧凡之上。”

    语气平和,但那股隐隐的傲气,却是自然而然带了出来。

    原本说的就是事实。

    “真人,黄先生,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先去拜访一下黄府君。”

    黄高辉便望向元成子,显然是一切唯马首是瞻的意思。

    元成子倒是没怎么犹豫,马上点头应允:“好,我也正有此意。萧居士是高人,我们请都请不来呢。或许这正是青云天大的机缘到了。萧居士,请!”

    从元成子对黄青云的称呼来看,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姬轻纱和范乐都是暗暗点头。

    这老道士果然是极有决断之人。既然萧凡都已经住进黄府,又表明了大术师的身份,是友是敌,就在黄家一念之间了。黄家要是小里小气,拒人于千里之外,恐怕就会得罪了高人。反正黄青云已经中了降头,情形危殆,还不如索性大方点儿,就算萧凡不怀好意,至不济是对黄青云的“病情”没有什么帮助,还能坏到哪里去?

    有元成道人这种大高手坐镇,也不用太过小心谨慎。

    当下元成子亲自领路,萧凡,姬轻纱,范乐等人紧随在后,向宅院之中的另外一栋别墅走去。至于范玲和黄勇辉,却是不必掺和进来了。这宅院设计得极有意境,小桥流水,花径曲折,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淡淡的月色之下,更显得清静悠远。

    黄青云所居的另一栋别墅,戒备就要比萧凡他们住的“客舍”要森严多了。荷枪实弹在门口站岗的几名保镖,自然并不放在萧凡等人眼里。这些保镖,防备一般的入侵者没有问题,但想要防住术法大师,不过是白日做梦罢了。

    真正的防御力量,隐藏在暗处,看不见,却能感觉得到。

    萧凡以第六感随便一扫,至少在别墅里外察觉到了五名以上的高手,隐隐有法力波动,显见得都是懂得术法的术师,气息与元成子一致,想来肯定是玉阳观的门人弟子。黄青云遭人暗算之后,紧急从玉阳观调到这里来的。

    降头术固然厉害,诡异非常,却并非全然不能防范。尤其是术法高明的道士或者和尚,都有办法避免受到降头术的伤害。

    当然,这也因人而异。如果遇到的是摩鸠大国师那样一等一的超级大降头师,那么再术法高明的道士和尚,都不敢自夸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让对方的降头术无用武之力。

    只是修为到了摩鸠大国师这个份上,普天之下值得他亲自出手去对付的人,也实在是不多了。真有这个“资格”的人,本身也会很了不得,绝不好惹。

    除了隐藏在暗处的道门高手,萧凡还在别墅外边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凭法阵的气息判断,应该是全真道的九宫八卦阵。九宫八卦阵是比较常见的阵势,然而要是由术法高深的人布置出来,威力极大。这个九宫八卦阵带着鲜明的龙门派气息,自然也是元成子所布。而且法力波动极其强劲,显而易见是不久前才布下来的。

    普通邪法妖术,想要突破这个强大的九宫八卦阵侵入进来,基本上没有可能。难怪萧凡在宅院之中没有察觉到降头术的邪恶气息,俱皆是这个九宫八卦阵的功劳。

    走进别墅之后,萧凡脚下忽然微微一顿,抬头四处打量了几眼,鼻翼噏动,双眉轻轻蹙了起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物事。

    元成子也停住脚步,不动声色地问道:“萧居士?”

    稍顷,萧凡略略颔首,说道:“好厉害的血降之术。”

    元成子脸色一变,问道:“萧居士有何察觉?”

    萧凡扭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真人,这九宫八卦阵,是真人亲手布置的吧?”

    元成子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萧居士连这个也看出来了?”

    这个萧凡,年纪轻轻,不但内功绝顶,而且还是一个术法高手,现在看来,他对阵法之道,竟然也精通无比。

    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

    仅仅“天才”二字,已经无法形容了。术法界什么时候出了这样厉害的年轻高手?

    “嗯。九宫八卦阵是最堂堂正正的道门大阵,威力极强。在这个法阵的威力笼罩之下,这血毒的邪气还是四处扩散开来,只想往外边扩展。这血降之术,未免太邪恶了。一般的降头师,都不会炼制这样邪恶的血降。看来施法的这个降头师,已经完全走入了邪道。但是这样一来,降头术的威力固然大增,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怕反噬么?”

    萧凡有点诧异地说道。

    这就好像练武之人,剑走偏锋,一味追求伤人的威力,却将自身的防御置之不顾。一旦碰到真正的高手,伤人不成,自己就非常危险了。

    选择这种方法的人,一般来说,性格都十分偏执,甚至会有些疯狂。

    这种降头师,虽然厉害,可是自身的破绽也必定很多。

    元成子不惊反喜,轻轻一拍手掌,满脸欢喜之意,说道:“萧居士说得再对也没有了,和我的看法完全一样。萧居士当真是一代宗师的水准。我给青云推演命相,虽然眼下有难,最终会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看来这位贵人,就应在萧居士身上了。”

    “萧居士,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