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54章 元成真人
    从脚步声判断,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位,是黄高辉。无论是谁的脚步声或者说话的声音,只要听过一次,萧凡就能牢牢记住。

    黄高辉走在道人身后,他是黄家大少,黄家日常事务的实际负责人,在自己家里,却礼让道人在前,这道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而走在前边的道人,脚步声几乎细不可闻,若非萧凡姬轻纱俱皆是大高手,普通人绝对听不到。

    “无量寿福!萧居士,姬居士,贫道元成,深夜打扰,请两位居士不要见怪。”

    道人来到门口,停下脚步,缓缓说道,语音中正平和,不带丝毫戾气。

    姬轻纱大吃一惊,压低声音对萧凡说道:“是玉阳观的住持真人,落伽城龙门派掌教元成子。”

    这身份,等于是落伽城道教领袖,也就是落伽城华人的精神领袖。

    萧凡点点头,朗声说道:“有请元成真人!”

    客厅大门被轻轻推开,一名黄冠鹤氅的老道士,在黄高辉的陪同下,缓步走进门来。这名老道士,头发花白,颌下三绺长须,也是灰白颜色,看上去年纪在六七十岁之间,容貌慈祥,亲和力十足。单看长相,任谁也不会将他和武林高手联系在一起。

    只有同为大高手,才能看得出来,这老道士双目张合之间,神光湛然,显见得内力极其深厚。

    “萧居士,姬居士!”

    一见到萧凡和姬轻纱,元成子双眼微微一眯。打了个稽首。

    元成子夤夜过来拜访之前,有关这几位“神秘客人”的来历。自然必须先向黄勇辉仔细了解一番。尽管黄家这位二少,真的是个书呆子。一番话说得拖泥带水,不清不楚,但关键的表述却是很明白的。根据黄勇辉的描述,萧凡是个“降头师”。

    在整个落伽邦,华人降头师也不是绝无仅有,只是相比土著降头师,数量要少得多。这么一位神秘的年轻华人降头师忽然主动找上黄家,肯定有原因,必须要连夜搞清楚。

    得知对方居然是降头师之后。饶是黄高辉胆气甚豪,也不敢再孤身一人前来拜访,好在有元成真人亲自坐镇,倒也不用太过害怕。

    但元成子一见到萧凡和姬轻纱,就很敏锐地意识到,黄勇辉的描述出了问题,至少是不完整的。萧凡是不是降头师还不好确定,但他和姬轻纱,都百分之百是武术高手。而且是顶尖的那种。

    元成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尤其萧凡,双目神光闪烁,脸上宝光莹莹,隐隐流转不已。元成子这一生。只有年轻时节,在龙门派再上代掌教,他的师祖丹霞真人身上感受过这样的气息。丹霞真人一手创立了玉阳观。是公认的龙门派落伽城支脉最杰出的传人,内功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已经修炼到了传说之中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

    但那个时候。丹霞真人已然古稀高龄,勤修苦练超过六十年,练到那样的高深境界,可以理解。眼前的萧凡,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年轻得不像话,难道也修炼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最高境界?

    元成子真要怀疑自己的感官出了毛病。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萧凡肯定不是本地华人。落伽城的华人年轻一辈中,出了这样的绝顶大高手,身为华人精神领袖的元成子不可能一无所知。

    “元成真人!”

    萧凡微微欠身还礼。

    “真人之名号,绝不敢当。萧居士请直呼贫道道号……”

    “真人太客气了。元成真人请坐!黄先生请坐!”

    萧凡微笑相邀。

    元成子和黄高辉对视一眼,就在茶几前落座。黄高辉再次向萧凡致谢:“萧先生,我弟弟已经将情况都跟我说了,非常感谢萧先生和您的朋友仗义出手,不然我弟弟今晚上真的会很麻烦。”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事有凑巧,说起来,黄二少也算是受了池鱼之殃。那个林某人和几个本地土著,原本不是冲着令弟来的。就算令弟不牵涉其中,我们也一样会出手教训那几个人。”

    黄高辉点了点头。

    这个萧凡果然大气,并不以此居功,向黄家示好。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很感谢萧先生和您的朋友们……萧先生,说起来也真的是很凑巧,也许是我弟弟听错了,他居然说,和你们一起的那位范先生,是范家以前的少爷范乐先生,哈哈……”

    黄高辉嘴里打着“哈哈”,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双眼直勾勾地盯住了萧凡,神色颇为紧张。

    数年前,范家唯一的法定继承人范乐忽然失踪,在当地华人上层社会之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作为华人四大家族之首的黄家,对此事尤其关注。黄家和范家的关系,尽管谈不上多么密切,但一直也并未交恶,范乐失踪,范家变数太大,自然会影响到今后的“势力划分”。

    范英接替范乐掌控范家之后,华人上层社会的格局果然为之大变,范英毫不客气地将手伸向黄家的传统势力范围,逐渐和黄家成为竞争对手。几年来,这种竞争愈演愈烈,前段日子,终于彻底撕破了脸。范英仗着自己是降头师,又有“不古派”和夷孥大降头师撑腰,黑白两道通吃,竟然将黄家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彻底撕破脸之后,更是悍然对黄家家长黄青云痛下毒手。

    黄高辉一方面要继续掌控集团,对外做出一切平安的样子;一方面要想方设法挽救老父的性命;一方面还要密切防范范英那个疯子进一步对他和黄家其他重要族人加害。饶是他再精明强干,短短十几天下来,也是筋疲力竭,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再这样下去,不用等范英出手,他自己累也累垮了。

    在这节骨眼上,原本大家都以为死了的范乐,忽然在落伽城现身,怎不叫人大感意外。以黄高辉的聪明才智,立即就意识到,如果这个范乐是真的,那么,这将是改变目前黄家被动局面的一着关键棋子。自然要牢牢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了。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黄先生,这个范乐,就是你认为的那个范乐。”

    “什么?”

    尽管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黄高辉还是大吃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连沉静肃然的元成子,也双眉一掀,似乎对此大感诧异,说道:“萧居士,此话当真?”

    萧凡笑了笑,轻轻点头。

    元成子和黄高辉对视一眼,都有点将信将疑。

    便在此时,门外响起脚步声,范乐推门走了进来。

    黄高辉情不自禁地站起了身子,望向范乐,满脸惊诧之意。

    范乐对黄高辉不理不睬,大步走到元成子面前,深深鞠躬,朗声说道:“弟子范乐,拜见掌教师伯!”

    范乐拜在元成子的师弟元罡子座下,是玉阳观的俗家弟子。因为他天赋极高,颇得掌教元成子的喜爱,曾经亲自指点过他。若非他是范家的唯一继承人,元成子甚至想要让他出家玉阳观,授以衣钵。

    “范乐?真的是你?”

    元成子惊讶万分,连忙伸手去扶。“先天玄功”一涌而出,将范乐包裹了起来。

    范乐衣服飘然而起,一股浑厚的内力鼓荡起来,正是全真道龙门派嫡传的“先天玄功”,和元成子手上涌出的那股劲力轻轻一碰,就立即收了回去,顺着元成子那股力道直起了身子。

    “不错,你确实是范乐。”

    范乐的易容依旧没有去掉,外表和当年有很大的差别。但这正宗的“先天玄功”绝不能作假。元成子浸淫其中数十年,或许当今之世,有人的内力比元成子更加深厚,但想要在“先天玄功”上骗过他的观感,自然绝无可能。

    虽然会“先天玄功”的人不一定就是范乐,但几下里一凑,却是再无疑虑。

    “范大少,你好!”

    黄高辉立即向范乐伸出手去,笑容可掬。

    范乐和他握了握手,神色倒也不是十分的平淡。至少在目前而言,他俩有共同的敌人需要对付,具备了成为朋友或者说成为盟友的基础。

    “范乐,你当年怎么会忽然失踪?是不是也和范英有关系?”

    等两人寒暄了两句,元成子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年范乐离奇失踪,大家都传言说这位范家大少已经遭遇不测,随后范英出掌范家,各种倒行逆施,元成子就有了这样的猜测。

    实在范英的动机太明显了,得的好处也太大了。

    只是找不到范乐来当面对质,再有怀疑也只能憋在心里。

    范乐向元成子欠了欠身,说道:“是的,师伯。我当年中了范英的血降之术,原本是想去玉阳观向师父和师伯求救,范英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派人在路上等着,想要截杀我。我只能去华人大学找我的朋友帮忙了。范英的血降很厉害,我必须立即离开落伽城才能保住性命……”

    范乐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因为怕范英知道他还没死,这几年,范乐再不敢和以前的任何熟人亲戚联络,只能离得落伽城远远的,隐姓埋名。

    这一次重返故园,若不是机缘巧合,范玲遇到麻烦,而且得到了萧凡的“允许”,范乐也还是不会随便出手,暴露身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