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53章 术法禁制
    在黄高辉的亲自引领之下,自然不会再受到任何阻碍,两台豪车一前一后,驶进了黄家巨大的宅院之中。

    黄家这座大宅院,与其说是一座别墅,还不如说是一个庄园,由好几栋独立的建筑物组成,带着很明显的华夏古典建筑风味,在这异国他乡,让人心中油然而生亲切之感。

    黄高辉很客气,亲自安排萧凡等人在一栋小别墅里入住。看得出来,这是黄家的客房。装修之精美奢华,远在一般的五星级酒店之上。当然,普通的客人,肯定也无缘入住这栋别墅。

    萧凡和姬轻纱还是被安排在一个套间内休息。

    如今这世界,所谓男女朋友,不就是那么回事嘛?

    等黄高辉领着黄勇辉告辞离去,姬轻纱终于忍不住了,急着问道:“萧凡,你也懂降头术?”

    萧凡整治林成铎的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故意装模作样。因为没有那个必要。真要收拾林成铎,有的是其他办法,不必一定要让他将萧凡当成“降头师”。

    萧凡就笑,轻声说道:“其实这个事情相当简单,只需要明白一个问题就可以了。”

    “什么问题?”

    “什么是降头术!”

    “什么是降头术?”

    “对。所谓的降头术,说白了就是苗疆的养蛊之术传到了南洋,再和当地流行的巫术相结合,产生出来的一门带着浓重药理学痕迹的玄学。它的原理不外乎是借助药物或者天地之力来作用于人体。有时是作用在生理上,有时是作用在心理上,或者二者兼备。这样的手法。可不仅仅是降头术一家可以做得到,其他很多流派。都有类似的禁制方法。”

    萧凡微笑着给姬轻纱做了解释。

    无极门的禁止手法极其精妙,这是外人极难理解的。比如止水祖师下在辛琳身上的同命禁制。就非常奇妙。只要萧凡出了问题,辛琳就会跟着出问题。和降头术的手段,十分相似。高明之处,犹有过之。

    “原来如此……无极传承,当真是博大精深。”

    姬轻纱不由得轻轻叹息了一声,有些羡慕,也有些敬服。

    萧凡望着姬轻纱,问道:“难道河洛派没有这样的传承吗?”

    “没有。”

    姬轻纱断然摇头,十分肯定地答道。

    “我学过的点穴术。其中有一些原理,勉强有点相似,但也仅此而已。点穴术本来就是很高深的手法,我也只是懂一点皮毛罢了。至于术法上的禁制,我真的从来没有机会学习过。”

    “哦?”

    萧凡的双眉轻轻扬了起来。

    姬轻纱不由诧异地说道:“这有什么不对么?为什么你是这样的表情?”

    从萧凡的神情来看,似乎姬轻纱应该懂得禁制之术才对。可是,姬轻纱自己很清楚,她是真的不懂。但接触过,只不过这种接触。对她而言绝非什么好事,而是噩梦。

    “河洛阴阳派,有这样的传承。”

    萧凡很肯定地说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姬轻纱益发诧异了。

    萧凡摇摇头,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河洛派的传承,和我们无极门的传承一样,都散失得厉害。尤其阴阳派的传承。几乎散失了大部分。不过河洛派一些基本的禁制手法,我还是知道一些。这样吧。等这边的事情办完,回去之后我把你们河洛派的这些资料都复印一份给你。你自己慢慢去领悟。”

    “你倒是镇定得很。你就那么有把握,一定能打败摩鸠,从他手里拿到‘赤炎草’?”

    姬轻纱水汪汪的美目瞥他一眼,说道。

    “没有。这个世界上,恐怕无论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打败摩鸠大国师。但不管怎样,总得向前看,人不能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之中。”

    萧凡淡淡说道,语气自自然然,没有丝毫做作之意。

    “我没你这么好的心态,实话跟你说,这几天,我都紧张得很。”

    姬轻纱也很坦然地说道。

    面对丹曼国甚至是整个南洋的“第一降头师”,任谁都会紧张,姬轻纱承认这一点,丝毫也不丢脸。真要是一点不紧张,那才奇怪了。

    又不是憨大!

    萧凡便伸出手去,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姬轻纱的纤纤素手,略略有点发冷。

    “你放心,不管局势多么险恶,我都会竭力保证你的安全。”

    姬轻纱反手握住了萧凡的手,仰头望向他,低声却坚定地说道:“我不要你保证,我也不要你那么拼命。不管能不能拿到‘赤炎草’,我就要你好好的……”

    萧凡轻轻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所谓世事无常,又所谓天命难违。纵算强如他萧凡这样的大术师,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洞察未来,在很多事情上都无可奈何。

    那些动不动就叫嚣“人定胜天”的,萧凡只是觉得可笑而已。

    连上帝都造不出一块他自己拿不起的石头。

    普通凡人,也敢说出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上天注定你是这样的结局,你就是再心高气傲,再有一万个不甘心,也只能接受,没有半点抗拒的余地。

    姬轻纱柔软的身子慢慢靠了过来,轻轻依偎进萧凡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腰,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了。

    有很多情意,是无需用言语表白的。

    明知道南洋之行凶险无比;明知道要面对的是摩鸠大国师和“不古派”数十位降头师,一着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明知道萧凡要“赤炎草”是拿回去为辛琳救命,姬轻纱有一万个理由不来。她却毫不犹豫就选择了与萧凡同行。

    她的心思,她自己明白。

    萧凡也明白!

    不必说出来。

    姬轻纱只是在萧凡怀抱里轻轻一偎,瞬即站直了身子,嫣然一笑,说道:“我给你泡茶去。”

    黄家这栋待客别墅的豪华套间,配置之齐全,丝毫不在豪华大酒店的总统套间之下。茶具都有好几套,看上去似乎都一样,其实懂得茶道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区别。

    姬轻纱拿了一套岭南功夫茶茶具过来,摆放在乌木茶几之上,摆开了功夫茶的架势。

    夜色已深,但明显还不到睡觉的时候。

    还有客人会来拜访的。

    萧凡静静坐在木制沙发里,眼望姬轻纱蹲在那里,忙忙碌碌的,青葱般的手指微微翘了起来,萧凡不得不承认,这一辈子从未见过这么漂亮,这么动人心魄的兰花指。

    看姬轻纱泡茶,和看她下厨一样,绝对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

    就好像刚才那“惊鸿一瞥”般的拥抱,却让人回味无穷。

    如果说世间有绝代尤物,姬轻纱无疑就是!

    辛琳,苑芊芊,乃至阿杰莉娜,陈阳,方由美,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各有各的特色。论长相论身材,姬轻纱未必比她们更胜一筹,但论到女人味道,却绝对是姬轻纱最足。

    姬轻纱明明是名动四方的女强人,铁门市地下世界真正的终极仲裁者,却偏偏又这样女人味十足。这种感觉,本来就奇妙非常。

    或许能称为绝代尤物的女人,都是这么特别吧。

    征服这样的女人,是许多强大的男人一辈子的终极梦想。

    甚至连萧真人的内心深处,也在不知不觉间起了一丝丝异样的变化,连萧凡自己都不曾察觉。

    袅袅的清香,在室内渐渐升腾而起,姬轻纱将一杯黄澄澄的茶水轻轻摆放在萧凡面前。难得这套间里准备的,也是极品的明前茶。

    黄家不愧是落伽城四大华人家族之首,底蕴深厚。就算远在这蛮荒异邦,依旧保留着十分纯正的华夏传承。

    萧凡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笑着说道:“茶是好茶,不过和我的想象之中,还有那么一点点差别。”

    “差别?什么差别?”

    萧凡看了看她娇媚入骨的面庞,笑而不语。

    茶是好茶,可是还配不上泡茶的人!

    姬轻纱瞬间就明白过来,不由得俏脸生霞。没想到萧真人也会有开玩笑的时候,尽管这玩笑开得如此的隐晦。

    但至少,这是一种特别的与众不同。

    在此之前,是姬轻纱在促狭地调侃萧凡,萧凡始终没有什么回应,甚至还有点点不好意思,胳膊都是僵硬的。现在,萧凡终于回应了。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层。

    如果姬轻纱面对的是其他男人,压根就不用这么麻烦,不要说她有所表示,就算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那些男人还是会千方百计望她跟前凑,想尽一切办法讨她的欢心。

    萧凡不是别的男人。

    这么一点细微的变化,已经足够姬轻纱开心满足的了。继续发展下去,肯定还会有进一步的突破。对于未来的突破,姬轻纱心中充满着隐隐的期待。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几分特别。

    “幸福”永远是短暂的,这种特别的气氛,很快就被人打断了。

    “无量寿福!”

    一声低沉浑厚的道号忽然传来。

    萧凡原本低垂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姬轻纱更是立即起身。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深夜前来拜访的这位道长,好深厚的内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