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50章 萧真人也会降头术?
    “呀……”

    几个土着人却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眼见范乐一步步走过来,眼中血光大放,明显要对他们不利。土着人可就忍耐不住了,一声狂嚎,丢开毫无还手之力的黄勇辉,各个捋起袖子,向着范乐冲去。

    先下手为强!

    土着人没文化,却也明白最基本的“战争原理”。

    当然,明白战争原理是一回事,是不是有实力打赢,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论单兵战斗力,土着人确实是比当地华人还要强那么一点。毕竟华人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是文明人;而当地土着,则是不折不扣的野蛮人。这些土着人一个个瘦小枯干,却十分灵活,很好地弥补了力气不足的缺陷,尤其要紧的是,不讲道理,悍不畏死。

    俗话都说,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但很不幸,这几个不要命的土着人,碰上的是范乐。

    龙门派“先天玄功”的嫡系传人。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率先传出,不说传遍了整个地下停车场,最起码半个停车场的人都能听到,瘆人瘆到了骨子里头去。

    第一个与范乐交手的土着人,捂着自己的下身倒了下去,像只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惨叫声很快就变成了低低的"shen yin",瘦小黝黑的身子不住抽搐,嘴巴白沫涌将出来。

    远远的,姬轻纱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龙门派“先天玄功”乃是道门正宗传承,源远流长。所传武功光明正大,曾几何时,有过这样阴损的“招数”?

    “让他好好出口气!”

    萧凡在一旁微笑说道。

    这口气,范乐一憋就是好几年,这几个土着人虽然不是罪魁祸首,却运气不好,傻乎乎地往范乐的枪口上撞,当真是自寻死路了。

    紧接着。一阵刺耳的骨裂声传出,第二个土着人倒在地上,双手扭曲成奇怪的形状,正常情况下,人的胳膊不可能扭曲成这样的角度。稍有医学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土着人双臂的骨头,已经全部碎裂。并且不是一般的骨折,而是碎成了片片。

    第三个土着人起的飞脚,身手还蛮矫健。

    然后,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他的两条腿就有“内八字”变成了“外八字”,和第一个土着人一样。这个土着人的嚎叫也没持续多久,顷刻间惨嚎就变成了"shen yin",声音以惊人的速度变弱,整个人趴在那里,抽搐不已。

    第四个土着人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硬生生想要止住自己前冲的身形,然后。拔腿逃跑。

    眼前这个人,明显不是人力可以对抗得了的,也许,他压根就不是个人!

    只可惜,最后这个土着人也没有修炼高明武功,他前冲的速度太快,忽然想要中途刹车,调头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

    范乐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然后,目瞪口呆的林成铎就看着最后这个土着人瘦小枯干的身子骤然飞上天去,就好像个玩具娃娃,被人一脚踢上半天,“吧嗒”一声,摔下地来,就此一动不动,连半声嚎叫都来不及发出。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似眼花缭乱,实际上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等四个土着人都变成了半死人,林成铎大张的嘴还不曾合上,依旧张开来,口水直往下流淌,兀自不觉。

    范乐干净利落地收拾完几个土着人,依旧慢慢向前走去,慢慢来到林成铎身边。

    林成铎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放开了死死揪住的范玲的头发,再也坚持不住,双膝一曲,“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朝着范乐死命地磕起了响头,额头碰在水泥地板上,“咚咚”作响。

    “少爷,少爷,您大人大量,饶了我,饶了小人这条狗命……求求您,饶了我……我是畜生,我猪狗不如,我再也不敢了……”

    这么多年来,林成铎第一次感到死神和自己如此接近,几乎就握着雪亮的镰刀,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紧接着,林成铎只觉得脑袋上一沉,一股千钧巨力骤然压将下来,脑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磕在了地板上,“咚”地一声闷响,林成铎眼前一黑,差点就晕死过去。

    刹那间,眼泪鼻涕都冒了出来。

    范乐穿着皮鞋的大脚,直接踩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二哥,真,真的是你么?”

    受惊吓过甚,软瘫在黄勇辉身上的范玲,终于抬起头来,望向范乐,嘴里吃吃地问道,脸上却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

    早在几年前,范乐忽然失踪之后,连续寻找了许久都没有结果,大家便都推断,范乐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有范玲等少数几个至亲之人不肯完全相信。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亲眼见到尸体,说什么也不能相信范乐真的没了。

    这也是范玲的父亲,范乐的堂叔一直都不服气范英的最根本原因。

    范乐才是范家真正的继承人,范英什么都不是!

    “是我。玲玲,站起来!”

    四目相对,范乐狠戾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血红的眼珠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二哥,真的是你……”

    范玲一声欢呼,瞬间忘记了脚踝处的剧痛,猛地站起身子,扑进范乐怀里,搂住他大哭起来,泪水不受丝毫阻滞的倾泻而下,身子不住颤抖着。

    一贯冷面的范乐,此刻也真情流露,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脊背,笨嘴笨舌地安慰着他。

    而被几个土着人打倒在地的黄家二少,也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却是鼻青脸肿,狼狈不堪。黄二少实在没有半点与人争斗的经验,完全没有丝毫防御能力,短短一刻间,就被揍得不善。

    “你,你是……嘶……”

    黄勇辉刚一开口,立马牵动了伤势,顿时痛得呲牙咧嘴,不住地抽凉气。

    范乐先是忍不住轻轻一笑,随即收敛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包装的湿巾纸,丢给黄勇辉,冷冷说道:“擦一下。”

    “哎哎……”

    黄勇辉忙不迭地接住了湿巾纸,在嘴角脸上轻轻擦拭起来,“嘶嘶”声不绝于耳。

    今晚上,黄二少这苦头吃得有点大。

    “少爷……”

    被范乐一只大脚牢牢踩住的林成铎,整张脸斜斜搁在地板上,只觉得出气多进气少,随时都有可能扛不过去了,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嘶哑地叫喊了一声。

    以此提醒范乐,您脚下还踩着一活人呢!

    “林成铎,你的狗胆真不小啊!”

    范乐冷笑一声,脚下又再加了三分力气,林成铎趴在那里,双手胡乱挥舞,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范乐,利索点。”

    姬轻纱和萧凡都走了过来,蹙眉说道。

    这里终归是金海岸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尽管已经是深夜,也不能保证完全没有人过来。要是让人看到这一幕,再打电话一报警,事情就有点麻烦,必须要速战速决。

    和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有什么好计较的?既然暴露了身份,直接干掉就是了,省得夜长梦多。

    “嗯。”

    范乐点点头,表示明白姬轻纱的意思,脚上肌肉一紧,就打算再加几分劲力,直接踩断林成铎的脖颈,取他狗命。

    “等一下。”

    萧凡忽然开口了。

    范乐和姬轻纱都望了过去。

    “让他站起来。”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范乐想都没想,立即放开大脚,弯下腰去,揪住林成铎的衣服后领,将他拎了起来。范乐猿臂蜂腰,个子远比林成铎高大,居高临下,宛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拎起林成铎,毫不费力。

    林成铎早已鼻青脸肿,一张黑脸都扭曲变形了,一站直身子,就忙不迭地向着萧凡点头哈腰,嘴里乱喊乱叫:“先生,饶命,饶命……”

    萧凡手腕一翻,手里多出来一张黄色的符纸,血光耀眼,上边用血红的朱砂,画着一个谁也看不明白的图案。

    “不,不,先生,不,不……”

    一见到这种符箓,林成铎眼里露出惊恐欲绝的神色,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去。

    范乐拎住他的后颈,略一使力,林成铎顿时就像是黏在地上一般,再也移动不得半步。

    “张嘴!”

    萧凡对他的惊恐视若无睹,淡然说道。

    “先生,饶命,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不……”

    然后就没了声音,却原来范乐一伸手,捏住了他的下颌,不得不张大了嘴,眼里神情益发惊恐万状。

    萧凡伸出左手食中二指,在符箓上画了几圈,嘴里念念有词,只见火光一闪,萧凡手里的符箓忽然就燃烧起来,萧凡手一伸,燃烧着的符箓倏忽间就塞进了林成铎的嘴里。范乐捏着他下颌的手掌往上一抬,林成铎的嘴就合上了,顿时双眼翻白,浑身抽搐不已。

    “疾!”

    萧凡脸色凝重,一声低喝,右手食中二指猛地探出,点在林成铎的眉心正中。

    林成铎浑身一震,就此呆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降头,降头,你是降头师……”

    良久,林成铎才瑟瑟发抖着,哆哆嗦嗦地低声叫道,声音之中透出又是惊恐又是绝望,如果不是范乐牢牢拎住了他的脖颈,只怕早就站立不稳,往地下出溜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