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47章 通灵降
    “这位先生,我说的绝对是真的。这个事,可不仅仅是我知道,整个落伽城知道的人不少。大家都说,我们落伽邦出了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第一降头师’,一个个都很兴奋呢……”

    见范乐不信,陈阿三顿时举起手掌,像是赌咒发誓般地说道。

    范乐毕竟对降头术所知不多,见陈阿三这般模样,不由将信将疑地,向姬轻纱望了一眼。姬轻纱对降头术的研究,可不是他能比的。当年姬轻纱前来落伽城华人大学留学,其一是冲着这里馆藏的道教古籍而来,其二就是来研究南洋降头术的。姬轻纱自己不修炼降头术,却不妨碍她从降头术的修炼之道中悟出一些心得来。

    修炼之道,总是有些道理是相通的。

    姬轻纱轻轻摇头,显然也认为这陈阿三是在故作惊人之语,欺负他们是外地来的游客,不懂降头术。

    陈阿三偏偏是个急性子,见状大为不忿,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摩鸠大国师不久前已经从皇宫返回摩鸠庄园,听说就是要修炼一种至高无上的降头术。”

    姬轻纱双眉猛地扬起,问道:“摩鸠大国师回到了摩鸠庄园?”

    “是啊。就在十几天前,我们落伽城还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城里所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一起去机场迎接。大国师还和他们握了手,赐了福呢。”

    萧凡一直平静的脸色,终于也略略露出了一丝变幻。

    摩鸠大国师返回庄园。确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原本以为,摩鸠会居住在皇宫之中。摩鸠庄园只有夷孥和其他弟子镇守,尽管夷孥这些大降头师也非同小可,但至少比摩鸠要好对付多了。

    如今摩鸠大国师亲自坐镇庄园,加上夷孥等一批徒子徒孙,萧凡区区三人,其中还有一个对降头术一窍不通,当真是势单力薄得很。

    “你说摩鸠大国师要回庄园修炼一种至高无上的降头术,到底是什么降头术啊?”

    姬轻纱装出完全不懂降头术的样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嘿嘿,这个……”

    陈阿三却卖起关子来,嘻嘻哈哈地笑着,端起面前的啤酒猛灌。

    范乐手腕一翻,一张五十美元的钞票就推到了陈阿三面前。陈阿三双眼刹那瞪得圆滚滚的,满脸又惊又喜的表情。关键时刻卖个关子,乃是他们这些“包打听”惯使的小手段。原本不过希望能够在客人那里得到十元五元的赏赐,谁知范乐一出手就是五十美元,怎不叫陈阿三欣喜若狂?

    今儿个是真遇上贵人了。

    陈阿三忙不迭地将五十美元收了起来,却还是没有急着回答姬轻纱的问题,再次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将剩下的半杯啤酒一饮而尽,似乎在给自己壮胆,然后伸长了脖子,尽量压低声音,对姬轻纱说道:“听说。大国师要修炼的是‘通灵降’……”

    “通灵降?这怎么可能?”

    姬轻纱大吃一惊,差点叫出声来。

    “真的。大家都是这么说的,除了‘通灵降’,这世界上所有的降头术,大国师都会。唯独‘通灵降’才对大国师有吸引力了……”

    “什么叫‘通灵降’?”

    萧凡在一旁插口问道。

    “‘通灵降’其实就是‘灵鬼降’,就是降头师和自己蓄养的灵鬼合体,变成半人半灵的样子……”

    陈阿三边说,便不住向左右张望,似乎在害怕什么东西似的。

    萧凡微微颔首。

    有关“灵鬼降”的传闻,《无极术藏》的附录之中,其实也有记载,当然是比较简单的记载,语焉不详。根据《无极术藏》的描述,“灵鬼降”是南洋降头传承之中,一种无上的邪术。一旦降头师与自己蓄养的厉鬼成功合体,立即就会变成“通灵之躯”,阴阳两界可以随意行走。时而为人,时而为鬼。并且突破了人类寿命的桎梏,尽管还不能长生不死,但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强大精魂补充,却大有希望活到好几百岁甚至上千岁。

    不过《无极术藏》附录篇中,也只有这么简单的描述,并没有记载说,是否有降头师练成过这种无上邪术。在古代,交通不便,信息更是闭塞无比,中土和南洋相隔千万里之遥,无极门的先辈们能够得到这么一些有关降头术的信息,并且记录在册,已经很了不得了。

    “哼,‘通灵降’就是个传说而已,从来都没人练成过。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厉鬼吞噬掉了,尸骨无存。摩鸠大国师又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怎么会去修炼这种传说中最凶险莫测的降头术?”

    范乐冷“哼”一声,说道。

    “嘿嘿,这个,我也不是太懂,是听朋友说的……不过,我朋友可是真正的降头师,他就是这么说的,除了‘通灵降’,摩鸠大国师还有什么降头术不会呢?”

    陈阿三实在不愧是个资深的“包打听”,边说边露出了迷惘的表情,将现场的“悬疑气氛”烘托得益发到位。看来这些“包打听”还真得有说书人的潜质,才能在这一行混得如鱼得水。

    萧凡问道:“陈先生,刚才有位林先生在这里吵吵闹闹,说是范府的总管,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眼见有关摩鸠大国师的事情,这位陈阿三也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猛料”要爆,而且已经说到的也多半是道听途说,萧凡便转换了话题。

    再厉害的“包打听”也只能提供一些大众化的似是而非的消息,想要知道内幕,自然还得找真正的内部人士去询问。比如一个“不古派”的降头师,摩鸠大国师的徒子徒孙,知道的“内幕消息”就肯定比陈阿三多得多。

    “哎呀,您问这个啊?算是问对人了,我就住在范府隔壁,是他们的邻居……”

    陈阿三伸手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

    范乐就笑。

    范府隔壁,怎么会有做“包打听”的邻居?范家的邻居,无一不是当地华人上层社会的头面人物,非富即贵。这位陈阿三分明就是欺负他们外地人不懂行,胡乱吹牛的。他又哪里能够想到,坐在他眼前的这位,才是范府货真价实的嫡系子弟?

    对这种小人物的意淫,范乐自不会去拆穿。

    说起来,他这位范家真正的主人,命运较之陈阿三还要多舛,如果不是很巧合地由萧凡和天青子给他去掉了体内的血降,他至死都要流落他乡,不得归根。

    “那个林先生林总管啊,一开始只不过是范府的一个园丁而已,谁都看不上他。几年前,范家的少主范乐先生忽然失踪,范家就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范家你们几位听说过吧?黄范魏冉四大家,是我们落伽城华人社会最有钱最富贵的四大家族,听上去很有趣吧?和‘防患未然’是一个音……”

    “黄范魏冉”与“防患未然”当然不是一个音,只是陈阿三的国语本就说得不标准,却是不必计较了。他能说出“防患未然”这样的成语,已经大大出乎萧凡的意料之外。

    “范家起了什么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呢?”

    姬轻纱紧着问道。

    “当然就是因为范英范先生……范先生原本不是范家的第一继承人,范乐先生失踪之后,范英先生才有机会接管范氏集团。这位范英先生,真是个人物,厉害得很,心狠手辣。范家很多老人并不服气他当家长,还是忠于范乐先生。范英先生就把这些不服气的老人一个个都清除掉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吧,范英先生也是一位大降头师,摩鸠大国师的徒孙,现在已经是我们落伽城华人第一降头师了。刚才那位林先生,就是很会拍马屁,得到了范英先生的信任,步步高升,终于当上了范府的总管。嘿嘿……”

    说到这里,陈阿三情不自禁地伸手抹了一把嘴巴,似乎对林成铎的“青云直上”无限羡慕。

    所谓府中总管,说到底不过是个下人头目而已,再威风显赫,仆人的身份始终去不掉。当然在陈阿三眼里,能够给范英先生当个仆人头目,那也比他现在这样子不知要威风多少倍。至少林成铎就能在金海岸大酒店充大爷,他陈阿三却只能做他的“包打听”。

    “范英先生这么厉害,其他三家就没有意见么?”

    萧凡继续问道,神情颇为关注。

    “有意见啊,怎么会没有意见呢?尤其是黄家,对范家意见可大了。这几年,仗着有大降头师做后盾,范家拼命扩展,四处抢其他家族的生意,其他三家意见很大。前不久,黄家已经公然和范家撕破了脸,大打出手。”

    姬轻纱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哦,大打出手?黄家难道不怕范家的降头师吗?”

    “嘿嘿,范家有大降头师撑腰,黄家也有啊。他们那么有钱,肯定能找到大降头师保护。再说,黄家和我们这里‘玉阳观’的道长关系非常好。降头师厉害,‘玉阳观’的道长们也不是吃素的。”

    听陈阿三这语气,他内心深处还是向着黄家与“玉阳观”的。毕竟他也是个华人,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对范英的行为,很看不惯。

    萧凡和姬轻纱对视一眼,都轻轻点了点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