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38章 祖师爷与掌教师叔
    便在这个时候,一台计程车驶到了无尘观大门之前。

    两男一女三名年轻人走下车来,看得大伙一阵发愣。两男倒也罢了,那姑娘实在好看。

    严格来说,萧掌教和范乐,都堪称帅哥,怪只怪萧凡身边的女孩子太漂亮。无论是辛琳,苑芊芊,姬轻纱还是陈阳,方由美,就没一个不是大美女。

    萧真人被无视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但在孙志光和李大姐眼里,情形当然不是这样的,这个小白脸走在最前边,大美女跟随在后,毫无疑问,在这个三人组合里,小白脸才是地位最高的人。

    李大姐和孙志光长期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和普通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不过,萧凡显然并不十分在意别人的目光,他微笑着以眼神向李大姐孙志光略略示意,便径直向着那位年轻的道士走过去。

    “道长,有礼了!”

    年轻道士眼光倒也不差,看得出来萧凡不是普通香客,连忙还了一礼,说道:“无量寿福。”

    萧凡说道:“这位道长,在下萧凡,有事要见天青道长,请代为转达一声。”

    “天青道长?”

    年轻道士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极其惊诧的神色。

    “萧居士要见我家祖师爷?”

    无尘观当代主持真人,道号“天青子”。只是这许多年来,“无尘真人”这个名号太过响亮。普通信众更是以“大天师”,“老神仙”名之,知道“天青子”这个道号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于观里的道士,都要愣怔一下才能想得起来,“天青道长”是何许人也。

    “是。”

    “对不起啊,萧居士,我家祖师爷很忙,要见他老人家,至少需要提前三天以上预约……”

    年轻道士边说。边再次打量着萧凡三人,神色变得有点不以为然。

    萧凡一口正宗的京片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难怪不知道无尘观的规矩,祖师爷那么忙碌,每天求见他的名人显贵不知有多少。现如今,不要说请“大天师”出门看个风水辨个阴阳。“车马费”至少在十万以上。就算要和“大天师”一起用顿素斋,也要敬奉香油钱,不少于两万。

    这年轻帅哥跑过来,一张口就要见“天青道长”,连“老神仙”都不肯叫一声,实在太不通晓“行情”了。若不是看他气度俨然,不像寻常香客,年轻道士只怕话都懒得跟他再说。

    萧凡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或者说。是类似于名片大小的一张硬纸片,递给了年轻道士。

    年轻道士接了过去,正反一看,顿时就一脑门子雾水,完全不知道萧凡是什么意思。

    这张硬纸片上,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年轻道士看了好一阵,才勉强认出来,好像是一副混沌图,硬纸片的反面,则龙飞凤舞地写了两个狂草大字——萧凡。

    除此之外,硬纸片上再无任何别的内容。

    说它是张名片,还真的说不过去。

    再牛逼的大人物,名片上除了名字,总也还得有个电话号码吧?怎么画一个混沌图案在上边,而且是手绘,不是印刷的。

    “萧居士……”

    “道长,请将这张卡片直接交给‘天青子’,他会明白的。”

    萧凡依旧很温和地说道,语气却十分笃定,毋庸置疑。这一回,甚至连“天青道长”都不称呼了,直接叫“天青子”。

    年轻道士脸色一沉,不悦地说道:“萧居士,你开玩笑吧?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以随便去交给祖师爷?你这不是让我去挨骂吗?”

    真是莫名其妙!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小道长,你最好还是马上照办吧。不然,就真的会挨骂了。你知不知道,萧先生和你家祖师爷的关系很特殊?你要是耽搁了,你家祖师爷说不定真的会很生气。”

    姬轻纱的真实年纪,或许还不如这位三十来岁的年轻道士大,却口口声声叫人家“小道长。说起来,这或许也是大人物的某种特权吧?

    年轻道士的心思,压根就没放在这种细枝末节之上,只是将信将疑地望着姬轻纱,似乎在心里头评估,姬轻纱这话的可信度有多高。

    难道眼前这个“小白脸”萧居士,当真和祖师爷有某种特殊的关系?

    嗯,京城来的,或许真有这种可能。

    年轻道士迟疑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先给通报了再说,万一这几个家伙要是胡说八道,乱攀亲戚,再出来骂他们个狗血喷头不迟。

    这里是无尘观的地盘,还怕他们能飞上天去?

    “好吧,你们先等一下,我回去报告。”

    年轻道士再次打量了他们几眼,迟疑着说道,转身向观里走去。

    看到这里,李大姐撇了撇嘴,似乎完全不相信萧凡能够和观里的祖师爷有什么特殊关系。孙志光却是暗暗感激。幸好萧凡等人“及时赶到”,将李大姐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否则,可就真的尴尬了。就算李大姐当真按照“老梁”的指示给观里的道人道了歉,这笔账也非得算在他孙志光头上不可。

    这女同志要是一直在心里头惦记着你,麻烦实在不小。

    一阵山风吹来,李大姐禁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索性拉开奥迪车的车门坐了进去。被老公训斥一顿之后,李大姐性子是不会再耍了,心里头那股气,却不见得就这样咽了回去。总要见见“老神仙”,看看这老道有些什么真本事再说。

    要确实是“活神仙”,李大姐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倘若只是装神弄鬼,实则狗屁不通,那就不要怪李大姐当场发飙。

    李大姐正坐在车里发狠,却只听得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

    大家急忙循声望去,原来是无尘观沉重的红漆大门正在缓缓打开,门轴和石臼的摩擦声,听起来是如此的碜人。

    随之,“当当当”的钟声也响了起来,空山寂寂,钟声远远传扬出去。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两名保安更是抬起手腕来看表,满脸疑惑之色。

    不是还没到开山门的时间么?

    虽然只差不到十分钟了,但这么多年来,观里都是准点打开大门,几乎从未有过例外。无尘观的规矩,一贯很严,甚至比一些部队还要管得严格。

    发生什么事了?

    很快,正门大开,一队着装齐整的道士,从门后鱼贯而出。当先一位,约莫六十岁上下,花白长髯,面相威严,头戴紫金冠,身披金光闪闪的丹鹤八卦氅,手持拂尘,脚下七星登云履,好一派仙风道骨,正是无尘观主持真人,“大天师”天青子。

    紧随其后的,约莫有十来名道士,也一个个着装齐整,手持拂尘如意。

    两名保安不禁目瞪口呆。他们在无尘观上班也好几年了,像今天这样的大阵仗,还真的见得很少。往往只有一年一度的**会,或者亲自登坛讲经,祖师爷才会着这样隆重无比的正装。而如果不是**会,就算是祖师爷登坛讲经,观里其他的“天师”们也不会聚集得这么齐全。

    祖师爷将观里最有身份地位的十余名执事“天师”都领出来了。

    孙志光更是大吃一惊,眼见无尘真人大步向这边走来,老远就躬身下拜,神色极其虔诚。在孙志光的人生当中,经历过两次大劫难,都是靠着“大天师”指点迷津,才化险为夷,“老神仙”名不虚传。孙志光心悦诚服,诚心皈依,拜入“大天师”门下,当了俗家记名弟子。

    甚至连刚从车里下来的李大姐,也被这架势镇住了,一愣一愣的。

    无尘真人对孙志光等人视而不见,毫不理睬,径直向着萧凡走来,步履急促,看上去,神情甚至颇为激动。

    那名通传的年轻道士,这一回得了彩头,跟在祖师爷身边,给祖师爷指引萧凡是哪一位。要是搁在平日,以他在观中的地位,要见祖师爷一面都难,更不用说越过十余位师门长辈,在这样的大场合下跟在祖师爷身边伺候了。

    那是想都不用想!

    萧凡脸带微笑,颀长的身躯挺得益发笔直,气度俨然。

    无尘真人带着十余名亲传弟子,疾步来到萧凡面前,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地说道:“弟子‘天青’,拜见掌教师叔!”

    说着,躬身下拜。

    原本跟萧凡站在一起的姬轻纱和范乐,早已避过一边。

    “天青子”年过六旬,又是得道高人,南方市道教界领袖,向本门掌教师叔下拜,乃是理所当然,他们却不能占这样的“便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眼珠子差点掉落一地。

    不是吧,这年轻人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居然是“老神仙”的师叔?

    这,这却从何说起?

    但看“老神仙”的态度如此虔诚,甚至比他们拜见“老神仙”时还要虔诚,似乎又不像是搞笑的。

    当真被弄糊涂了。

    “不必多礼。”

    萧凡笑了笑,伸手轻轻往上一托。

    天青子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大力潜地而至,瞬间就包裹住他的身躯,沛然无可与抗,情不自禁就顺着这股力道站直了身子,不由骇然变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