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35章 血降
    “他可没有什么忌讳,是我命大而已。”

    范乐淡淡说道。

    姬轻纱说道:“我们河洛派的道术,对一般的降头术还是有一定作用的。那个时候,范英还是学艺不精,如果是夷孥亲自出手,我肯定没有办法了。”

    萧凡轻轻点头。

    基本上,他算是清楚姬轻纱与范乐之间为何会形成这种关系了。只不知是范乐与姬轻纱认识在前,范英对范乐落降头在后,还是范乐中降头之后很凑巧被姬轻纱搭救。不过这不是重点,萧凡也没有那么八卦要去刨根究底。

    “惭愧的是,我学艺不精,当时没办法将降头完全祛除掉。这么多年,降头早已深入骨髓,再想什么办法都作用不大了。好在这个降头是有范围限制的,只要远远离开落伽城,远远离开落降头的人,就不会大发作。”

    姬轻纱又加上了几句说明。

    所谓不会“大发作”,并不是不发作,估计还是需要姬轻纱不断地予以做法祛除才能制止情形进一步恶化。

    范乐始终跟随着姬轻纱,这应该也是最关键的原因,最少是之一。就好像苑芊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必须跟在萧凡身边。好在经过萧凡的悉心治疗,苑芊芊体内的阴煞之气已经祛除大半,和迟斌交手时留下的内伤也已基本痊愈,再过几个月,应该就能大功告成了。

    只不知道范乐中的降头,需要多久才能完全祛除,或者说,终生都难以彻底祛除掉。

    “中的什么降头术?”

    “血降的一种,与蛊毒有点相似。”

    萧凡想了想。说道:“范先生,我给你号一下脉。”

    姬轻纱有点诧异地说道:“一少,中医对巫蛊之术,也有效用么?”

    萧凡笑了笑,说道:“万法皆通。不管是什么样的术法。最终总是要作用于人体才能生效。无论好坏,都是一样的道理。”

    范乐当即上前,向萧凡伸出了自己的右臂。

    在秦关省阳西酒店,萧凡为苑芊芊疗伤,祛除阴毒,范乐也算是亲眼所见。对萧凡的医术,倒是还有几分信得过,至少萧一少不是那种装神弄鬼的蒙古大夫。

    萧凡伸出右手食中二指,搭在了范乐的脉腕之上,片刻之后,双眉就轻轻蹙了起来。

    范乐的脉象很奇特。以萧凡经验之丰富,却也很少号过这样的脉。

    “范先生,请换左手。”

    差不多一盏茶功夫过去,萧凡沉声说道。

    范乐一言不发,伸出左臂。

    良久,萧凡问道:“范先生,这种降头术。龙门派的‘先天玄功’,完全不能抗拒么?”

    在范乐的脉象中,萧凡察觉到了很清晰的“先天玄功”运行的迹象,正如姬轻纱所言,范乐是正宗龙门派传人。

    “要是完全不能抗拒,我当时就没办法撑到轻纱的住所了。”

    萧凡微微颔首,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

    “范先生,我需要借你体内一滴血一用。”

    萧凡说着,手中寒光一闪,一枚雪亮的柳叶飞刀浮现而出。

    范乐条件反射般将左手飞快地收了回去。望了姬轻纱一眼,满脸疑虑之色。

    姬轻纱忙即说道:“一少,不是我们信不过你,实在这血降之术诡异无比,一滴血就足以散播开去了。万一控制不住。会很麻烦……”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血降之术再诡异,一滴血也不当大事。”

    语气柔和之中透出隐隐的傲然之色。

    南洋的降头术固然神秘莫测,难道无极门的掌教真人,就是吃素的不成?在南洋降头师眼中,只怕无极门术法之神奇,更在降头术之上。

    姬轻纱又和范乐对视一眼,这才轻轻点头,说道:“既然一少有把握,我们当然没意见。”

    言辞之间,带上了几分希冀之意。

    范乐当年和姬轻纱是校友,在同一所华人大学求学,两人都精研武术,身手高强,自然而然成为朋友。当初范乐中了血降后,及时找到了姬轻纱,姬轻纱施法控制住了范乐体内的血毒。那时候,姬轻纱修炼河洛派术法尚未有成,只能压制血毒,没有办法祛除。随后范乐立即离开落伽城,姬轻纱持续做法,为他镇压血降,却始终无法将血毒完全祛除体外。

    如今好些年过去,姬轻纱在叶孤雨那里得到了河洛派前辈宗师留下来的典籍,修为大进。可惜范乐中的血降术已深入五脏六腑,和他的奇经八脉纠结在一起了,姬轻纱想尽了办法,也是无可奈何。

    无极门术法领袖,萧凡修为精深,或许有办法为范乐彻底根治血毒亦未可知。

    以姬轻纱对萧凡的了解,没有七八分把握,萧凡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柳叶小刀轻轻刺破范乐的手指,飞快地收了回去。

    范乐立即紧紧捏住中指,神情紧张,如临大敌,似乎生怕这血毒立时散播开去。

    萧凡将褚红色的“乾坤鼎”取了出来,就搁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也不避讳姬轻纱和范乐。无极门历代掌教,都是这么大气磅礴,不像有些敝帚自珍的江湖门派,遮遮掩掩,小里小气的,似乎生怕别人将门派中的绝技偷学了去。

    能够被人轻易偷师的绝技,还能叫绝技么?

    姬轻纱和范乐都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面容凝重,尤其姬轻纱,更是目不转睛地盯住了那褚红色的小鼎,脸上神色又是吃惊又是感动。

    早就听说“乾坤鼎”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首,无论在谁想来,这种一等一的重宝,肯定是妥善保管,绝对不会随意拿出来示人,更不会随便出示给同道中人看。

    萧凡这不仅仅是大气,而是真的将她当好朋友了。

    内力一催,一滴血珠从柳叶小刀上浮现而出,尚未完全凝聚,一股特别的腥气便以弥漫开来,血珠的颜色也与普通人不同,暗红色的血珠表面,隐隐闪动着一丝碧绿之色,并且不住在血珠表面游动,闪烁不定,好似活物一般,仿佛随时都会从血珠之中脱身而出。

    萧凡轻轻一声冷“哼”。

    说来也怪,只见那一丝灵动异常的碧绿之色,忽然好像受到了某种极其沉重的打击,一下子就变得呆滞无比,静静地附着在血珠表面,一动不动了。

    姬轻纱和范乐情不自禁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震惊乃至骇然之色。

    这种碧绿之色,他们毫不陌生,正是范英下在范乐身上的“血降”,极其诡异邪恶,姬轻纱曾经也试图抽取一丝出来,仔细研究,谁知这血毒一离范乐的体内,便即“张牙舞爪”的,想要对姬轻纱不利,姬轻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这血毒给镇压了下去,从此之后,再不敢轻易尝试。

    谁知萧凡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也不见他再有其他动作,这“血降术”就被压制得丝毫不能动弹。

    术法之高深,实在令人又惊又佩。

    血珠滴落在“乾坤鼎”内,还不待萧凡开始施法,一股淡淡的药香便飘扬开来,将血珠上那股特别的腥气完全压制下去,再也闻不到了。

    萧凡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并指如戟,向前一点,一道精纯的法力注入“乾坤鼎”中,原本淡淡的药香的顿时就变得浓郁无比,姬轻纱和范乐一闻之下,便心怀大畅。

    萧凡曲指轻弹,五指如轮,一道道法力源源不绝地注入鼎内,鼎身上的混沌图案渐渐流转起来,一道尺许大小的血红色混沌图,在“乾坤鼎”鼎口上方凝聚成形,围绕着鼎口,缓缓旋转。

    范乐也还罢了,姬轻纱的神情,已然变得又是专注又是紧张,紧紧盯住“乾坤鼎”,眼睛都不眨一下,纤纤素手甚至捏成了小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变成了青白色。

    忽然之间,“乾坤鼎”小巧的鼎身轻轻一震,鼎内发出一声尖叫,又是凄厉又是愤怒,听得人心中一寒,紧接着一个惨绿色的鬼脸猛地从鼎口冲了出来。这鬼脸不过两寸大小,满是惊慌之色,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急匆匆向外逃走,转瞬之间,就狠狠撞在鼎口上方血红色的馄饨图案之上。

    鬼脸立马又是一声惨叫,随即就拼命扭曲挣扎起来,竭尽全力想要挣脱混沌图案的束缚。

    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乾坤鼎”是无极门传承上千年的无上神器,虽然此刻远远不曾发挥出全部的威力,也不是这区区鬼脸可以对抗得了的。

    萧凡并没有急着做法消灭这鬼脸,而是控制着“乾坤鼎”,牢牢束缚住鬼脸,任由它在混沌图案之中左冲右突,惟其如此,才能观察得更细致些。

    这鬼脸不过是附着在一滴血珠之上,能为极其有限,不过片刻光景,便停止了扭曲,呆呆地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筋疲力竭,再也无力挣扎。

    萧凡微微点了点头。

    “疾!”

    一声轻喝,并指如戟,又是一道法力打入“乾坤鼎”内。

    鼎口血红色的混沌图案猛地光华大放,那鬼脸哀鸣一声,瞬间就在混沌图案中灰飞烟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