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29章摩鸠大国师
    惟珍祖师这本册子记述的大都是李谷亲自撰写的文章,而保命符就记载在册子之中。

    对这一篇记述,萧凡看得非常认真,双眉渐渐扬了起来,脸上露出喜色。

    却原来保命符就是惟珍祖师亲创,并遗之后世的。这倒是很符合李谷大相师的身份。无极门也有不少符箓制作之法传承下来。

    萧凡赴东岛之时,就给苑芊芊留下一些符箓,代替自己继续为她祛除体内的阴煞之气。

    惟珍祖师亲笔记述的只是保命符的制作方法,固然让萧凡有耳目一新之感,但真正让萧凡关注的,则是这本册子的编纂者,在附录中加注的一个故事。

    从字面来看,这本册子是由七妙宫的后辈弟子编纂的,应该是宋初人士,离李谷生活的五代末年相隔不远,故此能够将李谷的著作编纂成册,流传后世。

    附录中加注的这则故事,描述的情形和辛琳眼下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一位具有素阴之体的七妙宫女弟子,自幼修习童子功,在神功尚未大成之时,与男人合欢破身,随即身负重伤,服下保命符之后,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变成了“植物人”。

    “……月余,以‘清灵丹’服之,乃愈……”

    看到这里,萧凡大喜,立即抬头说道:“前辈,这‘清灵丹’……”

    “没那么容易!”

    还没等萧凡把话说完,林青鸾一句话便将他堵了回去。

    “不管有多难,我都会想办法。请前辈明示。”

    萧凡坚定地说道。

    “炼制‘清灵丹’的方子,就记载在后边,你自己看吧。”

    “是。”

    萧凡答应一声,连忙又专注于小册子了。

    在附录之后,果然记载有“清灵丹”的配方和炼制方法,萧凡越看越是心惊。这配方上记载的药物倒不是太多,只有三十二味,但其中十几味,都是罕见罕闻的天地灵物。以萧凡的博闻强记以及在医术上极高的造诣,好几味药也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真正的实物。而且这几味药,似乎都早已绝迹,甚至有绝迹了几百年之久的“老古董”。

    要凑齐这配方上记载的药物,其难度与“乾坤大还丹”相比,也不遑多让。

    而萧凡上次炼制“乾坤大还丹”,主要靠的就是无极门历代祖师积累下来的奇材妙药,萧凡亲手收集到的药材,还不到配方的三分之一。这还是十余年前,萧凡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如果上次没有炼制“乾坤大还丹”,这配方上的大部分药材,倒是能够凑齐。

    沉吟良久,萧凡才抬起头来,望向林青鸾,沉声说道:“前辈,其他药材先不说,就是这‘玲玉’,‘七彩’和‘赤炎草’三样,早已绝迹。尤其是‘赤炎草’,根据典籍记载,生长在极热之国的极阴之地,我们国家好像自古就没有出产‘赤炎草’的记录。这文集上也说得明白,‘赤炎草’是南蛮丹曼国进献给皇帝的贡品。现在只怕是很难找得到了……”

    林青鸾冷冷说道:“我叫你过来,不是听你诉苦的。‘赤炎草’是炼制‘清灵丹’的主药,没有‘赤炎草’就没有‘清灵丹’,别的药材还可以找替代之物,‘赤炎草’是绝对不能替代的。”

    “赤炎草”生长在极热之国的极阴之地,同时汲取天地精华,阴阳二气,是难得一见的天地奇物,以“赤炎草”为主药,“清灵丹”才能炼制出来。林青鸾话语冷冰冰的,心里头却也暗暗吃惊,原以为当今之世,只有自己才知道“赤炎草”这种东西,没想到萧凡一口就道破了“赤炎草”的奥妙。

    此人年纪轻轻,当真渊博得很。

    无极门领袖术法界多年,绝非侥幸所致。

    对林青鸾的“讥讽”,萧凡毫不在意,却从这位青鸾宫主的话中听到了一线希望,急忙说道:“前辈,你是说,‘赤炎草’还能找到?”

    “当然。”

    萧凡顿时精神大振,猛地挺直了身子。

    “哼,你也不要高兴太早。‘赤炎草’虽然没有绝迹,要得到它,也绝不容易,我怕你没那个胆量。”

    萧凡就轻轻一笑,说道:“前辈,你不必用激将法。只要能救迦儿,不管是刀山火海还是龙潭虎穴,我都会去闯。”

    “是吗?先别把话说那么满!”

    林青鸾依旧冷冷说道,带着明显不相信的语气。

    从《惟珍祖师文集》的记载来看,七妙宫创派之初,其实是男性为尊的,开派始祖多数是男性。至于后来为什么逐渐演变成“女尊”门派,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但想必发生了极端的大事,才造成这样巨大的转变。

    “不相信男人”,几乎成了七妙宫核心人物的“共识”,就算是辛琳,和萧凡之间也经历过一个由高度戒备到逐渐敞开心扉的“漫长”过程。

    如今萧凡说得那么“情深意重”,林青鸾却只是“姑妄听之”。

    萧凡也不辩白,只是说道:“请前辈明示!”

    “好,我也不要你去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用你去闯龙潭虎穴,就让你去丹曼国一趟。去摩鸠大国师的庄园,把‘赤炎草’采回来。你敢去吗?”

    林青鸾缓缓说道,盯住萧凡的双眼,目光炯炯,原本冷淡的面容一下子变得严肃无比。

    饶是萧凡一贯镇定自若,闻言也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摩鸠大国师!

    尽管萧凡是华夏国人,却也听说过这位大国师的赫赫威名。

    摩鸠是丹曼国鼎鼎大名的大降头师,多年以前,就被丹曼国国家元首最高苏丹授予“大国师”的荣誉头衔,并且有一段时间长驻苏丹王宫,担任最高苏丹和王宫的终极守护者。一般来说,只有该国号称降头术第一的大降头师,才有资格获得这样的殊荣。

    丹曼国地处南洋群岛,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无论是伊斯兰教,佛教,道教还是印度教,在丹曼国都有各自的信众。当然,伊斯兰教教徒最多。然而,自古以来,丹曼国民间最神秘,也最受人尊敬,最被人敬畏的职业的,却从来都只有一种——降头师!

    所谓降头术,一直都被传得神乎其神,有关起来龙去脉,有多种传说,但目前被大多数人采信的,还是说降头术源自华夏国苗疆的蛊术,流传到东南亚地区之后,与当地流行的巫术相结合,不断演变,就成了后来的降头术。

    降头术名目繁多,手法高明。原本一切术法都无正邪之分,为正为邪只在乎施法之人的心性。比如萧凡和江道明,俱皆是无极门传人,一样的术法高深,武艺高强,但止水祖师却始终不肯将掌教之位传给江道明,就是缘于江道明杀孽太重,与无极门“行善积德”的门规教义不符。

    因为降头术的练习过程十分神秘,普通人不得而知,多年以来,就被越传越神,而且降头术自成体系,与任何现代科学原理都并不相通,加上部分心术不正的降头师为了一己私利,下降头害人。故此降头术在南洋一带,普通老百姓心目中,都是神秘而可怕的。

    实际上,也是非常神秘可怕。

    和中土武术一样,降头术也分为很多派别。不同派别之间的降头师,经常会施法争斗,互有胜负。故此丹曼国的大降头师,都是“打出来的”,实战经验极其丰富。降头师之间的斗法,危险程度极高,落败者往往会丢掉性命,灰飞烟灭。因此真正大有名气的降头师,无一不是斗法的高手。

    摩鸠被丹曼国皇室正式册封为“大国师”,那么他就算不是丹曼国降头术的第一高手,也差不多了。

    这个“大国师”的帽子可不是那么好戴的。

    降头师之间的争斗,远远比现阶段华夏国武林派别之间的争斗要频繁得多,也惨烈得多。“第一降头师”代表着无上的荣耀,哪个降头师派别不想要这个极其尊荣的头衔?

    历代“大国师”都只有一人,而且是“终身制”的,其他降头师想要获得这个荣誉,只有一条路可走——大国师之位,出现空缺!

    换句话说,要等前任大国师归天而去,才会产生新的大国师。

    一些自负降头术极其高明的大降头师,往往不服气别人获得这个“第一降头师”的头衔,主动向大国师提出挑战,大国师压根就不能拒绝——不管你接不接受挑战,人家直接向你施法了。你不迎战,就只有死!

    通常来说,这种斗法就是生死之战,一旦展开,不分出生死胜负绝不会终止。胜者就是“大国师”,负者百分之百死路一条,没有任何侥幸余地。

    摩鸠成为丹曼国大国师,已经三十年了。

    这三十年间,不知接受过多少挑战,与多少大降头师斗过法。时至今日,丹曼国大国师依旧是他,“第一降头师”的地位稳如泰山。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摩鸠大国师尚未经历过任何一次失败,是真正的百战百胜,打遍丹曼无敌手。

    现在,林青鸾却要萧凡去摩鸠大国师亲自驻跸的庄园去采“赤炎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