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28章惟珍祖师
    林青鸾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终究这是人家无极门的家务事,兄弟相残,原本就不是外人可以置评的。

    “前辈,迦儿现在这种情形,今后会如何发展?”

    眼下,萧凡真正关心的,自然还是辛琳的伤势病情。萧凡医道高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能够洞察生死轮回,但辛琳目前这样的情况,却是他从所未见,《无极术藏》之中,似乎也不见记载。

    这也很好理解,毕竟保命符是七妙宫的不传之秘,七妙宫又与无极门纠缠数百年,这种机密,怎可能透露给无极门的传人知晓?

    “我也不知道。”

    林青鸾直截了当地说道。

    萧凡脸色立时一变,说道:“前辈也不知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种情况,我以前也从未碰到过。素阴之体,本来就少之又少,这种体质,可遇不可求。我们七妙宫传承上千年,真正素阴之体大成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都是前辈宫主,我们七妙宫的天纵奇才,怎可能被人袭击,身受重伤?”

    林青鸾没好气地答道。

    好不容易,一百多年才出了辛琳这么一个素阴之体,生生给无极门的家伙毁了!

    萧凡脸色又是一红,尴尬地问道:“前辈,那么贵派的典籍之中,也找不到相关的记载么?”

    这也是无奈之下,抱着姑妄试之的想法有此一问。可并不是什么门派,都和无极门一样,典籍浩繁,穷极古今。

    尤其江湖门派,传的是刀剑武功,有几本武术秘笈就了不得了。

    “有,自己看。”

    谁知林青鸾的回答,却大出萧凡的意外,手一扬,一本薄薄的册子,轻飘飘地向着萧凡飞去,平稳异常,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托住这本册子,不徐不疾地送到萧凡面前。

    萧凡暗暗点头。

    不愧是七妙宫当代宫主,辛琳的授业恩师,这手内功可着实高明。想想也很正常,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止水祖师的对手,和其赌赛的。

    萧凡伸手接住了册子,只觉得一股大得异乎寻常的巨力直撞而来,幸好萧凡早有准备,当下“浩然正气”流转,不声不响就将册子上的巨力化解掉了。

    林青鸾双眉微微一扬。

    这一掷之力,看似寻常,实则包含了极其高明的内功手法,一共三重力量,一重强过一重,内力稍微差点的,能挡住第一重力量也挡不住第二重,侥幸捱过了第二重力量,也绝想不到后续还有更厉害的招数隐藏着,第三重力量接踵而至,非出洋相不可。

    这萧凡年纪轻轻,却是举重若轻,若无其事就将她这一掷随手化解了。止水那老头子自己厉害得不像话,教出来的徒弟,也一个个如此了得。难怪数百年来,七妙宫与无极门争斗,从未真正胜利过一回。如果不是无极门门规严峻,严禁滥杀,换一个邪恶些的门派做对手,七妙宫早就有**烦了,哪里能延续香火至今,并且还益发兴盛。

    萧凡将册子接在手里,向林青鸾欠了欠身子,这才开始仔细阅看。眼神刚刚一扫封面,顿时脸色微微一变,大为惊讶。

    这册子蓝色封皮,绒线装订,虽然装裱一新,却是明明白白的古册,以萧凡的眼力,自然能看得清楚,这是真正的宋版书。

    不过宋版书固然珍贵,却不是萧凡吃惊的原因。类似的宋版书,止水观的地下密室之中,不知收藏了多少,萧凡如果缺钱花,随便拿一册出来,在古玩市场上就要引发轰动。

    真正让萧凡吃惊的是,这本册子的书名,封皮上以工楷写着六个大字——惟珍祖师文集。

    惟珍祖师,李惟珍,李谷!

    五代名相。

    李谷这个人,在历史上并无太大的名气。不是历史发烧友或者历史专业的学生,很少有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李谷,字惟珍,颍州汝阴人。二十七岁举进士,先后在五代后晋、后汉、后周三朝为官。后周广顺初年加户部侍郎。不久任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式成为后周朝廷的宰相。

    《宋史.李谷传》记载:李谷身长八尺,容貌魁伟。少勇力善射,以任侠为事。

    五代本来就是一个乱世,短命朝廷一个接着一个,皇帝走马灯似的换,正所谓“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短短五十几年时间,中原换了五个朝廷,一十四个皇帝。皇帝尚且如此,大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一般人能够知道李谷这个名字,知道他是五代后周的宰相,判度支盐铁三司事,就已经很不错了。

    连萧凡都不曾想到,李谷的名字会出现在一个江湖门派的流传之中,而且郑而重之地称其为“惟珍祖师”。

    难道李谷竟然和江湖上流传千年的七妙宫有联系?

    林青鸾自然明白萧凡此刻心中的诧异,淡然说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惟珍祖师是本门始祖之一。本门的很多功法传承,尤其是命相堪舆占卜之术,都是从惟珍祖师那里传承下来的。”

    “可是,我听说贵教以女性为尊,男性弟子,都在外围……”

    也不怪萧凡困惑不解,这么一个“女尊”门派,却供奉着一位男性始祖,怎么着都有些怪异。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

    林青鸾一句话就将萧凡的疑问堵了回去。

    “前辈,据我所知,迦儿并不懂得命相堪舆占卜之术?”

    萧凡却并没有被“吓住”,继续锲而不舍地刨根究底。这个情况,萧凡身为无极门掌教真人,却是必须要问清楚的。

    一直以来,七妙宫都被当成是正宗的江湖传承,林青鸾现在却告诉他,命相堪舆占卜之术,也是七妙宫的传承。前几天花婆婆亲口对萧凡说,宫主早就算到圣女“有此劫难”。这占卜之术可是相当了不得了,功力极其高深。

    而辛琳作为七妙宫圣女,宫主第一顺位继承人,却跟在萧凡身边四年了。萧凡不是怀疑辛琳在做“卧底”,迦儿绝不会骗他的,说不会玄学,肯定就是不会。然而,既然青鸾宫主的玄学造诣如此高明,为什么不传给自己的衣钵传人?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原因?

    “萧真人,没想到你疑心病还很重的。你这样胡乱怀疑,对得起迦儿吗?”

    林青鸾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不屑地说道。

    萧凡却并不惭愧,欠了欠身子,也不说话。

    这个事,林青鸾应该给他一个答复。

    这是“公事”,与他和迦儿之间的感情无关!

    “很简单,迦儿是练武的奇才,却并不适合学习玄学。你们无极门,不是凡事都讲究个缘分么?”

    林青鸾这个解释,听上去有点敷衍,不怎么靠谱,萧凡却立即就相信了。

    以林青鸾的身份地位,以及所表现出来的风度气派,决不至于在他一个晚辈面前虚言相欺。如果真有难言之隐,林青鸾就会直截了当地回绝萧凡,就好像刚才所言的“家务事”。

    不告诉你就是不告诉你,但绝不撒谎。

    萧凡开始翻阅手中的册子。

    书名《惟珍祖师文集》,肯定不是李谷手书,而是后人编撰的。册子不厚,纵算是以文言文写就,这册子的内容,也不会太过丰富。

    册子里果然记载的是一些有关命相堪舆占卜之术,用词十分精炼,没有半个字多余。

    考虑到这是七妙宫的秘笈,尽管是林青鸾亲手交给他的,萧凡也没有过多浏览这些内容。只不过匆匆一瞥,一两行字看在眼里,就已经让萧凡大为惊讶。李谷记载的这些玄学内容,竟然颇有新意,他以前不曾接触过,但是略一思量,却越想越有道理。

    不管是什么学术,每位大师的理解都是各有千秋。

    命相史上,从来没有李谷的大名,然而李谷却是实实在在的命相大师。

    《宋史李谷传》中有明确记载:契丹主病,且曰:“我南行时,人云尔谓我必不得北还,尔何术知之?今我疾甚,如能救我,则致尔富贵。”穀曰:“实无术,盖为人所陷耳。”穀气色不挠,卒宽之。俄而德光道殂,永康继立。

    后晋天福年间,辽太宗皇帝耶律德光南下灭晋,俘虏晋少帝石重贵,李谷时任磁州刺史,就断言耶律德光阳寿将尽。结果正如李谷所言,覆灭后晋没多久,耶律德光便驾崩了。

    同样是《宋史李谷传》记载:周显德中,扈载以文章驰名,枢密使王朴荐令知制诰。除书未下,朴诣中书言之。穀曰:“斯人薄命,虑不克享耳。”朴曰:“公在衡石之地,当以材进人,何得言命而遗才。”载遂知制诰,迁翰林学士,未几卒。世谓朴能荐士,穀能知人。

    这个扈载,正经是后周广顺年间的状元,后周显德年间,同样是状元公的王朴出任枢密使,对扈载十分欣赏,推荐他担任中书舍人知制诰,却被宰相李谷压住,迟迟不肯任命。王朴亲自去问原因,李谷便明白告诉他,说扈载是短命之相,怕他不能胜任这个职务。

    王朴对此很不以为然,就差直接说李谷装神弄鬼,胡说八道了,坚持要任命扈载为知制诰,李谷没有再反对,谁知没多久,扈载就真的死了,卒年不过三十六岁。

    王朴王文伯是五代后汉乾祐三年的状元,在历史上大大有名,比李谷的名气要大得多,史载他自幼聪慧警敏,勤奋好学,精通音律,也精研命理星相之学。不过从这个故事看来,李谷才是真正的大相师,而且对自己的相术非常自信。身为宰相,不给官员任命的理由竟然是“斯人薄命”,居然还在宰相的办公地点——政事堂,当着大伙的面,直接将这个理由告知最受皇帝柴荣信任的枢密使。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相人之术自信至于极点,何敢如此?

    这样一位大相师,竟是七妙宫的始祖之一,看来今后对七妙宫必须重新认知才行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