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26章守宫砂
    骆月将萧凡引领到建在悬崖边上的一排平房式院子之中。

    七妙宫总坛,并没有完全占据老君山峰顶,而是在山巅偏右一带。真正的峰顶上,没有人居住。峰顶偏右这一块,地势相对平缓,有利于修建较多的房屋,供人居住。

    当然,这种聚居也是相对而言的。数十百栋建筑物分布在老君山的密林之中,星星点点,毫不起眼。为了不引人瞩目,七妙宫在这个方面下足了功夫。

    骆月引领萧凡进了第二个院子。这个院子很小,三间平房,都是砖瓦结构,里面的装修家具更十分简单,但让萧凡意外的是,这简简单单的平房里面,有线电视,网线一应俱全。

    看来任何一个江湖门派,在坚守传承的同时,也在与时俱进。

    就好像止水观,也一样的有闭路电视,有电脑网线这类现代化的东西。

    不过止水观就在京郊,老君山却孤悬湖心,四周俱皆被烟波浩渺的湖水阻隔,这里又在峰顶,要把这些线路接进来,可比止水观那边麻烦多了。

    七妙宫在本地的势力,可见一斑。

    两名年轻少女见骆月进门,立即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鞠躬为礼。

    骆月朝两位少女摆了摆手,随即扭头面相萧凡,说道:“萧真人,暂时委屈你在这里住上一晚。乡下地方,可不能跟你们首都大城市相比,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萧真人多多原谅。萧真人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她们说就是了。”

    “好,谢谢骆姑娘。”

    对于这里幽静的环境,开阔的视野,萧凡都很满意。

    骆月又吩咐了那两名少女几句,让她们千万不可怠慢了贵客,便即向萧凡告辞而去。

    等骆月离开之后,两名少女望向萧凡眼神立时就起了变化,先前那股隐隐的敌意消散不见,转而充满了好奇之色。

    刚才萧凡以长啸之声“大闹”老君山,早已将七妙宫总坛的所有人都惊动了。

    有关本教圣女和无极门掌教传人生活在一起的事情,在七妙宫总坛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所有核心弟子地很清楚这期间的前因后果。对无极门乃至萧凡的怨恨,当然也是有的,但对于这些年轻至极的姑娘家而言,更多的自然还是好奇。大家不止一次在私下议论,无极门那个男子,到底何德何能,居然需要她们七妙宫的圣女亲自伺候。

    真不知道是个何等三头六臂的厉害角色。

    如今一见之下,竟然是这样一个眉清目秀,脸色苍白,身材高挑甚至略显瘦削的斯文男子,满身书卷气息,和大伙心目中高大威猛,凶神恶煞的模样,实在差得太远了。

    就是这么个人,居然还没上山,便将宫主都逼了出来,亲自接招?

    看上去,真没那么厉害啊!

    对两名涉世未深的少女心中所想,萧凡自然了若指掌,若在平时,看在辛琳面上,免不了要和两个小丫头聊上几句,眼下却真的没有这个心思。

    当下只是向两名少女微一点头,便走进卧室之中,关上房门,取出一颗药丸吞下,盘膝坐在木板床上,双手捏诀,开始吐纳调息。

    与西离教的大巫师们一连斗法三天,又损耗本命真元和根源血脉为辛琳续命,一路马不停蹄地从首都赶到这里,自始至终,以“浩然正气”在辛琳体内维持生机。饶是萧凡术法高深,内力浑厚,也大感心力交瘁。

    虽然心里牵挂着辛琳的安危,萧凡还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炼化药力,补充真元。

    这一盘膝打坐,不知不觉间,就已数个时辰过去,夕阳西下,天色黑了下来。两名负责接待他的少女几次在卧室门口徘徊,询问萧凡是否要用晚餐,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两名少女未谙世事,有点拿不定主意,不过终究还是没敢推门进去看个究竟。

    这么多年来,七妙宫总坛来的外客,实在不多。

    陌生男人出现在老君山峰顶,更是凤毛麟角,两名少女还真的没有多少接待客人的经验。

    整整一个晚上,萧凡都没有走出卧室半步。

    不过对于左右两旁院子里的动静,萧凡却是一清二楚。夜半时分,这两座小院子里都住进来好几个人,一个个脚步轻盈,呼吸细长,俱皆身手不弱。

    无疑,这些人是负责“看守”萧凡的。

    目前在这老君山上,萧凡的身份最尴尬,朋友肯定谈不上,一定要说是“敌人”,似乎也有些勉强。七妙宫圣女,可是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四年,出则同车,入则同室,关系密切。

    至于无极门和七妙宫千年以来的纠葛,真正了解内幕的七妙宫弟子,更是少之又少。至少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冲突了。

    只是萧凡今日欺上门来,七妙宫无人能阻,最终不得不由宫主亲自出马,对于七妙宫这些自视甚高的高手而言,算得是奇耻大侮了。宫主没有发话,断然不能让萧凡这个家伙偷偷“溜掉”。

    当然,按照情理来推测,萧凡“溜掉”的可能性很少。从他坚决不肯将辛琳交到其他人手里的态度来看,在辛琳没有确切的结果之前,就算赶都赶不走的。

    对这一切,萧凡只做不知,安然吐纳调息,休养身体,只偶尔出来走一走,凭栏远眺,欣赏欣赏老君山和光明湖的秀美风景。

    这一住就是三天。

    直到第四天早上,萧凡结束晨课,背着双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不远处的薄雾之中,骆月慢慢走了出来。

    山林之间,雾气很重,差不多总要到上午九十点钟左右,才会逐渐消散。

    “萧真人,好兴致!”

    骆月远远便露出微笑,给萧凡打招呼。

    萧凡连忙问道:“骆姑娘,迦儿有消息了么?”

    骆月顿时神色一正,认真地说道:“圣女的情况,我暂时不得而知。我是奉宫主之命,来请萧真人前往一叙,不知萧真人眼下方便不方便?”

    萧凡毫不犹豫:“请骆姑娘引路吧。”

    “好的,萧真人请跟我来。”

    萧凡所居的平房,离七妙宫总坛并不远,几分钟之后就到了。呈现在萧凡眼前的,是一片仿古式的建筑,雕梁画栋,红墙绿瓦,却是以钢筋水泥为根基。

    这栋仿古式的建筑,并没有守卫森严,甚至连一个门卫都看不到,院子里静悄悄的,只偶尔有鸟雀鸣叫之声,十分安谧祥和。

    萧凡自然而然的放出神念之力,也没有在院中找到暗藏的高手卫士。

    说到底,还是时代不同了。方当盛世,四海太平,不再是那种刀光剑影,杀戮不堪的乱世光景,不会动不动就出现江湖仇杀,灭门惨案。

    当然,这更加彰显出一种满满的自信。

    七妙宫总坛,高手如云。

    就这么门户洞开,摆在这里让你打,你也打不动!

    又需要什么守卫?

    仅仅那位七老八十的花婆婆,如果不是碰到萧凡这样的“变态”,一般的武人,只怕没几个能在她手底下走上三招。一根竹杖,保准揍得你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骆月领着萧凡穿门过户,来到一间厢房之前,停住了脚步,躬身说道:“师父,萧真人来了。”

    原来这位不但是青鸾宫主的“秘书”,也是她的嫡传弟子。

    “进来!”

    屋子里静默片刻,才传来林青鸾声音,威严依旧,却隐隐带着一丝难以尽掩的疲惫之意。想来这三天,这位名震江湖的七妙宫当代宫主,也没有片刻闲着。

    保命符的具体激发方式,辛琳没有和萧凡细说。但辛琳受伤如此沉重,强如萧凡,动用了本命真元和根源血脉,还必须借助历代祖师英灵庇佑,才能侥幸为辛琳延寿一日一夜。保命符纵算神妙万方,要将其功效完全激发出来,肯定也要大费周章,绝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凑效的。

    “萧真人,请!”

    骆月说着,推开了房门。

    萧凡缓步走了进去,却只见林青鸾依旧宫髻高挽,黑衣黑裙,背负双手站在屋子里,背对着门口,萧凡进门,也并未转过身来。

    面对着迦儿的长辈,萧凡自不会失了礼数,当下恭恭敬敬地双手抱拳,恭声说道:“晚辈萧凡,见过青鸾宫主!”

    林青鸾仍然没有回过身来,只是摆了摆手。

    骆月轻轻欠身,退了出去,在外边掩上了房门。

    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至极。

    林青鸾不说话,萧凡也不说话。

    “跟我来!”

    约莫一盏茶功夫过去,林青鸾忽然沉声说道,还是头也不回,举步就进了内室。

    萧凡毫不犹豫,就跟了进去。

    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一具老式的木制床榻之上,辛琳静静地躺着,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单,一动不动,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雪。

    “迦儿……”

    萧凡情不自禁地叫道,疾步上前。

    林青鸾一声冷哼,手一抬,拦住了萧凡的去路,随即走到床前,卷起辛琳右臂的衣袖,露出莲藕般雪白的玉臂,没有半分瑕疵。

    林青鸾霍然转过身来,狠狠盯住了萧凡,双目之中,满是怒火。

    “是你干的好事?”

    这条玉臂之上,原本有一颗鲜艳欲滴的守宫砂,萧凡不止一次见过,如今却光洁柔滑,鲜红的守宫砂早已无影无踪。

    萧凡猝不及防,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