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17章当然喜欢的是皮囊
    白苏苏如同一道清风,无声无息地吹拂进了庄园。

    她是唯一一个顺利进入止水观,没有受到任何阻扰的天鹰杀手。

    止水观东北方向,由辛琳和苑芊芊负责守卫,以辛琳为主。苑芊芊的伤尚未完全痊愈,暂时还不能充任主要战斗力。饶是如此,虚弱的胭脂红也绝不是谁都可以无视的。

    夺命胭脂红,江湖上名气实在太大了。

    苑芊芊虚弱的只是身体,其他感官能力可丝毫不曾退化,白苏苏的一举一动,被苑芊芊尽收眼底。

    “这个女人是谁?好像今晚上来了不少身手高超的女孩儿……真是邪门了……”

    苑芊芊双眉微蹙,有点诧异地说道。

    最先和文思远交手的,是一个女人;不久前和镇守东南方向的灵云大师交手的,也是一个女人。并且似乎都还比较年轻,居然力抗“万人敌”和灵云大师这许久,不落下风。

    现在走过来的白苏苏,莲步姗姗,纤腰盈盈,身材凹凸有致,年纪也不大。

    江湖上身手敏捷的女孩不在少数,但武术高强到可以独斗文思远和太极门第一高手灵云大师的年轻女孩,当真是凤毛麟角。苑芊芊如果伤愈,倒是有这个能耐。问题在于,胭脂红名震北方江湖道,大名鼎鼎,号称“女魔头第一”,能够和她相提并论的年轻女孩,能有几个?

    忽然之间,就冒出来三个,紧赶着在止水观扎堆。

    这事果真邪门。

    辛琳一声不吭,慢慢从密室中走了出来,拦在白苏苏前边。既然人家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辛少主也不会躲在暗处偷袭。

    白苏苏停住脚步,剪水双瞳上下打量着辛琳,咯咯一声娇笑,说道:“辛少主!”

    辛琳眉棱骨轻轻一掀,冷冷问道:“你是谁?”

    白苏苏一看到她,就直呼“辛少主”,由此可见,对辛琳的出身来历,清楚得很。问题是,辛琳对她没有半分印象。这种情形,辛琳很不喜欢。

    白苏苏继续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辛琳,笑着说道:“啊……看来我应该称呼您为萧夫人更加合适,嘻嘻……”

    辛琳的脸色沉了下去。

    她并不介意“萧夫人”这个名号,她现在,由里而外都是萧凡的女人。辛琳介意的是白苏苏谈论此事时那种戏谑和轻佻的态度。

    辛琳的性格,比文思远还要冷,压根就不喜欢人家这样轻佻地和她说话。

    “哟,您在民政局工作呢?专门负责给人发结婚证的?”辛琳不乐意,有人比她还不乐意。苑芊芊从一旁转了出来,嬉笑着说道:“萧夫人我也想当,要不,您也给我发一结婚证得了,我请您吃喜糖喝喜酒,还不收份子钱,怎么样?”

    这种话,也就苑芊芊能够当众说出来,毫不忌讳。

    “啊,苑大当家也在,失敬!”

    白苏苏灵动的双眸从辛琳身上转移到苑芊芊脸上,依旧笑容可掬。

    “不过苑大当家,对不起啊,您现在就想做萧夫人,资格还不够。起码你要和辛少主一样,取得这种资格,人家民政局才好给您发结婚证是吧?”

    苑芊芊双眼微微一眯,随即又舒展开来,笑着说道:“姐们,功夫下得很足啊,把咱们都查了个底掉。不过光调查这些东西没用,你今晚上不是想要和我们谈判吧?你要是想聊天,我很乐意奉陪。只要你的主子能扛得住时候,我一点意见没有。”

    苑芊芊索性双手抱胸,一眨不眨地盯住白苏苏,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无疑,苑芊芊将白苏苏当成了容天祖师的部属。

    苑芊芊这么分析很正确。

    不管白苏苏是谁的手下,她现在确实是为了解救容天祖师的危难而来。

    白苏苏也不生气,嫣然一笑,说道:“大当家,你现在也就只能聊聊天了。我劝你还是一边呆着去,省得待会动手误伤到你,那就不好了。”

    苑芊芊咯咯娇笑起来,说道:“这位大姐,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入。你这种激将法太小儿科了,还是不要拿出来献丑的好。我就是个盗墓的,我做事从来只问结果,不问手段。你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你的主子就多一分危险。估摸着用不了多久,我家萧凡就能把你家主人解决掉了。”

    “实话跟你说吧,我就怕一件事……”

    尽管明知苑芊芊东拉西扯就是在拖延时间,白苏苏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苑大当家怕什么?”

    “这个很简单啊,我就怕人家说我不好看。女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要长得好看,别的倒是无所谓。大姐,你说是不是?”

    苑芊芊依旧笑嘻嘻的,一口一声“大姐”。其实白苏苏尽管易容术高明,并未以本相示人,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她的年岁大致和苑芊芊相当。

    白苏苏顿时语塞,却又不得不承认,苑芊芊说得有道理,真有道理!

    如果她白苏苏不是个大美女而是一头“恐龙”,哪怕她再本事通天,再为“天鹰教”立下汗马功劳,相信叶王对她也绝对不会是眼下这种态度。

    男人喜欢的,就是女人的皮囊,难道还会喜欢女人的五脏六腑不成?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真有道理。哪怕是在眼前这种危急的情形之下,这台戏依旧紧锣密鼓地演了起来。

    辛琳尽管身在戏中,却是冷眼旁观,一声不吭,但也没有阻止苑芊芊和白苏苏斗嘴。

    别看苑芊芊似乎喜欢胡闹,大事绝对不糊涂。

    现在的情况就是她们这边拖得起,敌人拖不起。白苏苏乐意在这里和苑芊芊聊天斗嘴,辛琳就乐意旁听下去。

    “苑姐姐,你很聪明,胭脂红名不虚传,是个人物。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也有个人聊天斗嘴。可惜啊,今儿不行。今儿我得进去,阻止他们。”

    白苏苏长长叹了口气,说道。

    看上去,清风使确实有几分郁闷。她喜欢苑芊芊的性格,偏偏却各为其主,交不了这个朋友。

    苑芊芊嫣然一笑,说道:“姑娘,我知道你很了不得,但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就算我和辛姐姐让开道路,放你进去,你也什么都阻止不了,什么都改变不了。里面那几位,完全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虽然如此,总也得试一试。两位,得罪了!”

    白苏苏轻轻叹息一声,低声说道。

    白影晃动,宛如一阵清风,向前吹拂而去。

    苑芊芊只觉香气扑鼻,倏忽之间,一袭洁白的轻纱,就已经吹到了自己面前。

    白苏苏将苑芊芊定为第一个攻击目标。

    很显然,目前的苑芊芊,比辛琳要弱,更好对付一些。

    “欺负人啊……”

    苑芊芊撅起嘴巴,嘀咕了一声,显见得对白苏苏捏软柿子的行为十分不满。嘴里嘀咕着,手下却是丝毫不慢,一眨眼间,苑芊芊手里多了一柄淡红色的短剑,轻轻向前一挥。

    “嘶”地一声轻响,那一袭洁白的轻纱被削去一角,如同流云一般,反转了回去。

    白苏苏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没想到重伤未愈的苑芊芊,身手居然已经如此敏捷。这轻纱一击,看似寻常,却是她苦练多年的杀手锏之一,不知有多少人着了道儿,就死在这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轻纱之下。

    眨眼之间,就被苑芊芊一剑破了。

    还没等白苏苏施展第二招,眼前红光闪烁,苑芊芊已然挥剑而上,剑式连绵不绝,剑走偏锋,每一着都暗含杀招,正是胭脂剑的厉害家数。

    胭脂剑在北方武林流传数百年,名震大江南北,却一直不是堂堂之阵正正之师,而是走的偏锋。

    历代胭脂剑的嫡系传人,绝大多数都是女子,和人硬拼内力也好,招数也好,都不是女人最擅长的。以缅铁短剑走偏锋,正合适。

    白苏苏纤纤素手往高耸的酥胸之下一抓,“哗啦啦”一阵脆响,一条式样奇特,造型精美的银白色软鞭就已握在手里,挥手扬鞭,瞬间就和胭脂剑杀作一团。

    两位漂亮女孩儿没动手之前,巧笑嫣然,一个比一个温柔可爱,这一动手,却就是生死相搏,各自将压箱底的绝招都亮了出来,恨不得立时就取了对方的性命。

    胭脂剑一上来就算是进攻招数,剑锋乱闪,将白苏苏完全笼罩在剑光之下,饶是白苏苏武艺高强,一时之间也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苑姐姐,真下杀手啊?不陪你玩了!”

    原以为苑芊芊重伤未愈,如此连绵不绝的攻势,绝对难以持久,谁知一盏茶功夫过去,四面八方依旧只见淡红色剑光,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招架起来相当吃力。

    白苏苏不由轻叱一声,手中银鞭猛地一挥,身子倏忽间往后疾退而去。

    “清风使”身法飘逸无比,转瞬之间,就和苑芊芊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莲足一抬,往旁边荷花池的假山之上踏去。

    寒光一闪!

    一道犀利无比的锋镝,直朝白苏苏高耸的酥胸杀来。

    好不轻佻。

    “辛姐姐,你占我便宜么?”

    白苏苏一声娇呼,手下却是丝毫不慢,银鞭急舞,莲足在假山上一点,飘然向一旁飞去。

    就这么缓得一缓,苑芊芊又从旁杀来。

    兵刃交击之声连绵不绝,瞬间三女杀得难分难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