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15章 警讯
    容天祖师掐诀施法,脸色苍白,神情却依旧平静。

    便在这时,一股强烈至极的杀气,骤然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密室之中的五人,无一不是身手高强,见多识广之辈,却也被这股强烈杀机刺得很不好受。

    萨比尔脸色大变。

    江道明这个时候忽然现身,想要做什么?

    难道,他要趁人之危?

    若在平日,有容天祖师亲自坐镇,江道明虽强,也不敢造次。但眼下这个局势,却实在是不好说。

    这位天鹰之王,还真会选时机啊!

    两名白袍人无声无息地闪身而出,并排挡在叶孤雨身前。

    从他们的眼神来看,这两名白袍人充满着恐惧,很明显,他们知道自己拦住的是什么人。只是他们负责守卫这里,形势格禁,不得不然。

    挡在天鹰叶王的面前,实在太需要胆量了!

    叶孤雨冷冷看了他们一眼,脚下继续缓步向前,没有丝毫停留,似乎这两名西离教的高手,在他眼里就如同空气一般,完全透明。

    “叶王……”

    眼见叶孤雨慢慢靠近,两名白袍人禁不住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喉头嗫嚅着,喃喃叫了一声。另一人则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弯刀,却隐藏在大袖之中,不敢显露出来。

    在天鹰叶王面前亮刀子,这个想法未免太过疯狂。

    “道明!”

    就在两名西离教白袍教众暗暗咬牙,打算拼死一搏之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后院缓缓响起。平静如水,却充满着说不出的威严之意。

    两名白袍教众立即垂下脑袋。神色恭谨异常。

    叶孤雨也终于停下了脚步。

    容天祖师就叫了这么一声,再也没有半分声息。

    叶孤雨向着密室方向微微欠身。

    两名白袍教众眼前一花。愕然抬头,院子之中哪里还有叶孤雨的身影?不禁相顾骇然,彼此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极度震惊害怕的神色。

    与此同时,止水观密室之中的气氛也并不太轻松。

    三天三夜斗法,师兄妹三人在术法上的修为造诣,也渐渐显出了高低。

    谭轩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头顶白气氤氲,渐渐凝聚一团,并不消散。这是体内真气法力运转到极致的表现。

    萧凡设计的这个“颠倒三才绝杀阵”。三个阵脚的法力是可以互补的。控制阵法的一方稍弱,另外两方可以及时援助。在极端情况下,纵算只剩下一个人,也还是可以操控这个法阵。

    不过谭轩自然不愿意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尽管她只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

    文二太爷却笑着说道:“这些域外的家伙,还有几分棘手呢!”

    斗法至此,不但整个“颠倒三才绝杀阵”的力量已经全部发动起来,止水观其他几个防护法阵的力量,也已调集大半。对方主将受伤在先,居然还能在“三才绝杀阵”的猛攻之下坚持到现在。确乎有几分真本事。

    难怪去年萧凡在他们手里吃了老大一个亏。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当初的计划,也没有想过要侥幸成功,各凭实力决胜负才是正途。”

    “说得是。”

    文二太爷傲然说道。

    江湖搏杀。黑道争雄,也不是说黄海文家从未搞过阴谋诡计,那不现实。文二太爷绝非食古不化之人。但在这样的斗法之中。文天却绝不心存侥幸。

    绝对的实力才是胜利最可靠的保障。

    师兄弟二人语气轻松,很明显还行有余力。

    谭轩心中暗暗苦笑。

    虽然她只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但当初师父可并未另眼相看,对她一样悉心指点。只可惜自己当时忙于工作。经常出国执行任务,没有多少时间在师父座前听讲。

    要紧关头,和师兄弟们的差距就显示出来了。

    二师兄数十年寒暑苦功,法力深厚也还罢了。萧凡年纪轻轻,居然造诣也是如此高深,不愧天赋杰出,难怪师父会授以衣钵。

    能够被上代祖师立为掌教传人,岂同小可。

    “再加一把劲,彻底打垮他们!”

    文二太爷蓦然站起身来,左手掐诀,右手大袖一拂,一股雄浑无比的法力猛地注入到“乾坤鼎”中,大喝一声,霸气四溢。

    萧凡笑了笑,身上金光闪闪的鹤氅鼓荡而起,无尽法力狂涌而出。

    “乾坤鼎”光华大盛,鼎口旋转不停的混沌图案再长大了数寸,一股较先前更加浑厚凝固的光柱冲天而起,直射苍穹。

    谭轩不由大为骇然。

    萧凡在去年受过重伤,术法上的造诣迄今未能恢复到全盛时期,体内法力已然这样充沛,似乎无穷无尽,永无止境一般,倘若去年不曾受伤,真不知道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这当口,自己就算想要再加一分法力,也是十分为难了。

    虚空之中,猛兽虚影还在竭力抵挡。

    容天祖师已经第六次吐血,面色苍白如纸,身上宽大的白袍完全被汗水湿透。按在猛兽头骨之上的右手青筋暴涨,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呈现出一种奇特的青白色。

    “咯”!

    清脆的破裂声在密室之中显得如此刺耳。

    猛兽头骨横过双目之间的那条裂痕,爆裂开来,整个头骨之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细纹。

    萨比尔等人大吃了一惊。

    这是神器被催使太过,即将自毁的先兆!

    “师父……”

    萨比尔叫了起来。

    到了这样的局势,获胜是想都不用想了,就算全身而退,都已成为奢望,现在必须要想办法避免全军覆没的下场。

    如果这是战争,那么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就必须要做出选择——牺牲少部分人,掩护大部队成功撤退。

    “大师兄,拼命吧!”

    一直以来都很少说话的蒙面白袍女子终于开口了,清脆的声音变得冷冰冰的,对萨比尔这位执掌日常教务的大师兄,殊少尊敬之意。

    萨比尔的表现,也确实让人难以心生敬意。

    对萨比尔的叫喊,容天祖师恍若未闻,只是口中念咒,手中捏诀,将浑身法力源源不绝地注入到猛兽头骨之中。对猛兽头骨的巨大裂纹,也是视若无睹。

    萨比尔苍白的脸色变得铁青。

    虚空之中,斗得难分难解,止水观却一片安谧,只有秋虫低鸣之声。

    文思远安坐在止水观西北方凉亭之内,一直在用心观摩着虚空之中的大战。作为文二太爷的亲传弟子,在无极门第六十五代传人之中,文思远的术法造诣已然不低。尽管他还是头一回前来止水观,短短几天时间,也已对止水观的布局了如指掌。

    西北方向,由他亲自坐镇。

    对止水观的安全,文思远并不特别担心。止水观外,法阵遍布,加上那些布置在外围的那些人手,一般的人,压根就不可能接近止水观。

    文思远的主要心思,都放在这场旷世大战之上。

    往小了说,这是无极门和域外胡人的教派决战;往大了说,这是中外术师的大决战。这场大战的结果,有可能直接影响到中原和西域术法的前途与未来。

    好在师父和师叔他们已经明显占据上风,文思远心中大定,更能细细参悟交战双方各展神通的妙处。

    忽然,文思远的眉棱骨轻轻一动。

    西北方有警讯传来。

    安排在西北方向外围警戒的,是他亲自训练的一批精锐部属。这批部属有好几位都可算是文思远的半个徒弟,得到了文思远的真传。“万人敌”威震黄海,亲自调教的部属,乃是黄海文家的核心中坚力量。更何况,还有两位师弟在那边亲自坐镇。

    纵有警讯传来,文思远也不是很在意。

    敌人招架不住,自会想方设法来止水观这边“搞破坏”,这是师父师叔早就算到了的。以止水观防护之严密,纵算是一支小型军队,一时三刻也很难突破进来。

    然而下一刻,文思远的双眉却猛地扬了起来。

    文思远所处的凉亭,已经在止水观的西北边角,围墙之外,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一棵高大的乔木,和文思远所在的凉亭面对面,不过三数米的距离。

    这棵乔木茂盛的树冠之上,仿佛有微风吹拂,沙沙作响。

    半夜深更,止水观地处郊区,有风吹过,十分正常。

    文思远却徐徐起身,缓步走出凉亭,双目精光闪烁,望向对面的乔木。夜色之中,树冠茂盛,黑影瞳瞳,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朋友何方高人?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藏头露尾,不算好汉。”

    文思远双眼微眯,死死盯住了黑黝黝的树冠,沉声说道。

    “好汉?我本来就不是好汉啊……”

    树冠之中,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三分娇媚之意,竟是女子之声。

    文思远为人严谨,不苟言笑,闻言冷“哼”了一声,脑袋却是高速运转起来。自己刚刚接到警讯,转瞬敌人就欺到了近前,这速度也未免太骇人了。

    自然,文思远马上就想到,这是敌人的声东击西之策。

    虽然如此,却也足够惊人。

    这女子竟然视止水观周边的法阵和其他布置如无物,悄无声息就欺到了止水观前,足见了得。

    看来这批敌人绝非庸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