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08章一起活,一起死!
    一贯安静的止水观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文二太爷率领门人弟子,一股脑迁居了进来。当然,能够入住止水观的,只能是文二太爷本人和六位嫡传弟子,其他再传弟子以及跟班随从,人数太多,如果都住进止水观,事实上也不大可能。

    文思远安排其中一部分精明强干的,租住在附近的农家,负责止水观的外围警戒。

    接下来要进行的将是一场“大决战”,这一点,文二太爷并没有对文思远隐瞒。其他五位师弟,都只能算是文二太爷个人的徒弟,唯独他文思远乃是正儿八经的无极门传人。文思远在术法上的造诣,或许尚未臻于极高明的境界,修为却也不算太浅。关键时刻,或许就能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而且文思远武艺高强,江湖争斗经验丰富,由他和辛琳一起来筹划整个止水观的安全防御措施,正是合适的人选。

    每个人都很忙碌。

    辛琳和文思远开始布置止水观的防御网。止水观里里外外都布置了好几个防御法阵,辛琳和文思远的中心思想就是围绕着这些防御法阵来进行人员部署,以便形成梯次防御纵深。

    纵算是在这弹丸之地,防御也是需要纵深的。

    目前为止还留在止水观的人员,都没有一个闲着的。

    表面上看,萧凡,文二太爷和谭轩是最闲的,这师兄妹三人基本每天都躲在密室之中,到底在做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无极门第六十四代的三位传人,在竭尽全力炼制布阵的法器。这个法阵,取名“颠倒三才绝杀阵”,是萧凡和文二太爷反复研究多日才最终确定下来的。和止水观以往布置的法阵都不相同,“颠倒三才绝杀阵”是专务进攻的法阵。以“天地人”三才为阵脚,集合三人之力,再辅助其他法阵之力,对敌人进行绝杀。

    原先萧凡和文天准备的是“两仪杀阵”,如今有了谭轩的加入,便改为“三才杀阵”。

    说起来,文二太爷对谭轩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尽管道义上他们是同门师兄妹,但在此之前,一直不曾见过面。甚至连谭轩的姓名,文二太爷都是近期才知道的。此前只知道师父收了这么一位记名弟子,是个女性。至于师父为什么要做得如此神秘,文二太爷自也不好深究。

    驱动法阵对敌,需要在术法上有极高深的造诣才行。谭轩只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万一在术法上的造诣过低,远远不如萧凡和文天,那么“颠倒三才绝杀阵”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反倒不如“两仪杀阵”了。

    须知他们要对付的那个敌人,乃是曾经重创过萧凡的绝世高手。据文思远他们在西山别墅区查探到的消息得知,那里还有不少的帮手。其中最少有两个和文思远打过照面,是术法高手。

    对付这样的敌人,焉能掉以轻心?

    和谭轩见面之后,文二太爷毫不客气出手相试。事关重大,纵算此举会引起这位数十年来头次见面的师妹的反感,也顾不得了。

    好在谭轩并未令文天失望,虽然只是止水祖师记名弟子,在术法上的造诣,委实不低。或许正因为谭轩天赋出众,止水祖师才会破例允许她带艺投师。

    对于二师兄的慎重其事,谭轩并不反感。作为一名经常在海外执行高危任务的王牌特工,谭轩在很多时候的行事风格和文天一模一样。

    对于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拜入无极门下的原因,谭轩也很隐晦地解释了几句。第一,是因为谭轩的身份十分特殊,止水祖师不愿意无极门和情治机关牵扯太深。在过去,江湖豪侠与六扇门之间的关系是撇得很清楚的。谭轩只是止水祖师个人的弟子,不是无极门的正式传人,这种牵扯就有限得很。其二,则是因为谭轩在太极门的身份相当重要,止水祖师和太极门的前辈交情匪浅,也就不能“夺人所爱”。

    谭轩离开师门已经很多年了,这么多年,重回止水观,自有一番感叹激动。

    时间紧迫,师兄妹三人略事寒暄几句,便立即开始分头炼制布阵法器。

    作为绝杀阵,三个阵脚至关重要。法阵最终能发挥多大的威力,全看三处阵脚的支撑力度是否足够。布阵法器炼制越精,阵脚支撑力度就越强,整个法阵发挥的威力便越大。

    萧凡负责天字号阵脚,文天负责地字号阵脚,谭轩负责人字号阵脚。

    师兄妹三人各自炼制法器,法器炼制完成之后,再行交换,彼此在对方的法器之中留下印记,最后布阵之时,萧凡还要将所有法器沟通一次,这样“三才绝杀阵”才会融为一体。

    七天之后,法器炼成,师兄妹三人再次齐聚在地下密室之中。

    谭轩眼里闪过一抹疲惫之色。

    这七天尽管有源源不断的丹药供应,精力消耗依旧过巨。

    反观文天和萧凡,却是神完气足,精神矍铄。萧凡年轻,又是止水祖师的衣钵传人,方当壮盛,也就罢了。二师兄已是耋耄之年,居然还是这般好精力,谭轩不由暗暗佩服不已。

    彼此验看了对方炼制的法器,文天连连点头,对谭轩炼制的法器甚感满意。从法器上蕴含法力之深厚而论,谭轩负责的人字号阵脚,将不会比他们负责的天字号地字号阵脚弱上多少。

    三处阵脚力量均衡,是整座大阵发挥最大效力的关键。

    谭轩却提出了疑问:“萧凡,我研究过这‘颠倒三才绝杀阵’,按照你和二师兄商量好的布阵方式,这个大阵布下去,就会把止水观原先那些防护法阵的力量抽走一多半。这样一来,三才阵的威力是得到了极大的强化,可是整个止水观的防御力却要大打折扣了。不会出问题吧?”

    对萧凡,谭轩现在是直呼其名。或许无论是叫“师弟”还是称呼“萧处长”,谭轩都觉得不是那么妥当。陈阳的态度,实在太坚决,谭轩不得不照顾闺女的心情。

    “师姐,我们这次是进攻。防御的任务,就交给辛琳和思远他们了。”

    谭轩蹙眉说道:“敌人到底有多少潜力,我们现在也不少十分清楚。将防御法阵的多半力量转移到三才阵这边,万一敌人大举进攻,我们就比较麻烦了。”

    文天捋了捋雪白的胡须,淡然说道:“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我们打得越狠,他们就越腾不出手来。只要最强的几个人被困住了,小喽啰不足为惧。再说思远和辛姑娘都不是弱手,加上有令师兄灵云大师亲自坐镇,就算敌人大举来攻,想必也能支撑一段时间……目前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这个机会要是再不抓住,想要打败他们,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就算因此而需要冒点风险,那也是值得的。”

    谭轩又蹙眉沉吟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对文天和萧凡的观点表示赞同。

    止水观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总医院的小院子里,却早已乱成一团,愁云惨雾。医疗专家组的队伍又扩充了,加入了两个新面孔,但宁副院长的眉头却越蹙越紧。

    萧老爷子的情况,又已变得和去年一模一样。

    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新加入的这两位同行,虽说都是近年声名鹊起的年轻专家,在学术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绝对堪称“良医”,但面对萧老爷子这种情形,任何药物都不起作用,年轻专家也束手无策。

    看来只能等待奇迹再次出现了。

    宁副院长注意到,萧凡已经十来天不曾在总医院出现过了。上次萧老爷子病重,也是这样,两个月内,萧凡只在总医院出现过一次。三天之后,老爷子的病情就忽然开始好转,短短七天不到,竟然豁然痊愈,就此出院。

    那么这一次,萧凡能否再创造奇迹呢?

    前来医院看望老爷子的大人物越来越多,职务也越来越高,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其实大家都已经在心里认为,这是见老爷子最后一面了。

    一直被宁副院长视作最后希望的萧凡,如今正在止水观为如何说服苑芊芊头疼。

    萧凡为苑芊芊疏通了全身经脉之后,很严肃地告诉苑芊芊,让她先离开止水观几天。马上就要“打大仗”,萧凡不能再分心照顾她。

    “打仗?好啊,我就等着这一天呢!”

    苑芊芊笑嘻嘻的,亮出了寒气逼人的胭脂剑。

    “芊芊,你要明白,我不是跟你开玩笑!”

    萧凡一张脸板了下来,不悦地说道。

    “萧凡,我也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虽然还没有大好,一般人想要欺负我,也没那么容易。这个时候,你赶我走,你不觉得欺负人么?”

    苑芊芊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眼里全是一片坚毅之色。

    眼见得萧凡就要和对手“拼命”,辛琳陪伴在侧,却要让她先“避一避”,苑芊芊无论如何都绝不会答应的。

    萧凡不禁苦笑起来。

    原也知道,这小姑奶奶的思想工作不是那么好做。

    还没等萧凡想好其他的说辞,鼻端香风涌动,苑芊芊伸出小手握住了他的手,仰起头来,定定地望着他,神情坚定异常。

    “你别再劝我了,我就告诉你一句话——一起活,一起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